<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二十七章 张狸被冰封
    楚江王越是强大,宋歌的渴望越是强烈。

    “哗啦啦~!”

    楚江王收起了锁魂链,将之继续缠绕在腰间,朱勤也恢复了自由,但他却不敢有任何的小动作,只能忍着。

    楚江殿对战大宋仙岛,三处战场,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处战场——花血痕对战元神玄仙。

    “嘭~!”

    血魔掌铺天盖地,密密麻麻的一片血红,元神玄仙竭力抵抗,但心中却是甚为震撼和着急:“朱勤大人竟然败了,所有的金丹境侍卫都死了?!”

    “唰~!”

    “呲嘭~!”

    就在元神玄仙分神之际,在满天血魔掌之中,一根散发着血色光晕的雪白色长藤突兀出现,轰然刺入元神玄仙的胸膛。

    “什么?”元神玄仙大吃一惊,他不再竭力出击,而是全力以赴地爆发了。

    “嘭嘭嘭~!”

    强大的修为爆发,雪白色长藤寸寸断裂,这令花血痕脸色一白,冷哼一声,出掌愈加的狂暴,看上去宛若血色恶魔。

    可,元神玄仙毕竟是元神境,其实力也极为强悍,虽然被花血痕偷袭,折损了一些气血,但好在及时拔除,并无大碍。

    但是,被一个金丹境大圆满的修妖者逼的如此狼狈,元神玄仙非常恼怒,所以他手中的大刀金光四溢,一个十丈大的金色刀罡轰然斩下。

    “轰~!”

    元神玄仙乃是一名刀修,强大的十丈金色刀罡一经出现,虚空震荡,一股一往无前的锋利之气扑面而来。

    “不好!”花血痕见此,神色大变,翻手间,手中多了一个血色长刀,全身血魔气翻腾不息,纵身一跃间,花血痕手持血痕刀悍然一刀斩下。

    “嘭~~~~~~~!”

    血色刀罡和金色刀罡猛烈碰撞,元神玄仙和花血痕都不约而同的倒飞而去,只不过元神玄仙借着反弹之力,轰然间返回到了自己的队伍,而花血痕则倒退数百丈之远。

    “轰~!”

    花血痕脚下狠狠地一踏,巨大的石头瞬间粉碎;花血痕手持血痕刀,血色眼眸凶狠的盯了一眼元神玄仙,不甘的冷哼一声,翻手间收起了血痕刀。

    “嗖~!”

    花血痕划过一道血影,出现在了楚江王的身旁,深深地可以楚江王,闷哼一声,没有说话。

    楚江王见此,微微一笑,说道:“花血痕,好厉害的一刀!没想到,你的刀法如此凶悍,竟然能够硬悍元神玄仙的全力一击,佩服!”

    花血痕眉头一簇,冷漠道:“楚江王,客气了!若是楚江王的话,那人恐怕早已经死了吧!”

    楚江王冷然一笑道:“这不更好吗?”

    “哼~!”花血痕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冷嘲热讽的楚江王,心中对楚江王多了一丝顾虑和忌惮,暗道,“锁魂链?哭丧棒?两**宝,锁魂链束缚敌人,哭丧棒攻击敌人,若是配合的天衣无缝,楚江王完全可以杀死元神玄仙!如此实力,怪不得伏魔大神不要让我轻易得罪他!”

    “咕噜~!”宋歌冤魂感受到花血痕身上那股凶狠的血魔气,瞳孔巨缩,对于强大的力量,他愈加的渴望了,“伏魔大神手下的一个藤妖就如此强大,那他是否还有更加强大的手下?若是有,那伏魔大神所掌控的势力必然比楚江王更强!”

    “一个楚江殿,就能够遏制我们大宋国,若是伏魔大神呢?”宋歌冤魂不敢想象了,瞥了眼乾聚阁和雪花神宗之人,暗道,“雪花神宗和乾聚阁都没有动手,这份震慑力太强了!”

    “花血痕?”朱勤、宋玉月和苏瑾等大宋国的人记住了这个血袍女子,尤其她的最后一刀,更是硬悍元神玄仙的全力一刀,可见其实力之强。

    “花血痕?”程云成也记住了这个杀气腾腾的血袍女子,“如此凶悍的藤妖,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她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看她的态度,她好像并不是楚江王的部下,他们应该只是合作关系,她又隶属于哪一个大势力呢?”

    程云成心中猜测不断,而程家仙村和天哈仙岛、黒龟仙岛和紫衫仙岛的战斗极为惨烈,程家仙村的筑基境差不多已经死了九成,而三大仙岛的金丹人仙也几乎死伤六成。

    “嘭嘭嘭~!”

    程家仙村的六个元神玄仙对战三大仙岛的六个元神玄仙,三十个金丹人仙对战三大仙岛的六十个金丹人仙,强大的战斗余波竟然无法撼动程家祠堂。

    程家祠堂,内部。

    程刚眸露警惕的盯着对面突兀出现的青袍身影和黑衣人,深吸口气,沉声道:“罹龙岛主,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罹龙岛主?

    很显然,程刚没有料想到张狸竟然如此之快,快的自己都有些措手不及。在张狸的身后,自然是伏魔山神了。

    张狸先是扫了一眼程家祠堂里面无数先辈牌位,有些落寞和羡慕的开口道:“程家仙村竟有如此之多的英雄好汉,本尊甚是钦佩!更重要的是,你们有···根!”

    钦佩?

    根?

    程刚和伏魔山神都为之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张狸转头看向程刚,微笑道:“程刚,元神境大圆满,金系修仙者。很不错,不知你是否愿意为我们百罹仙岛贡献出一份薄力?”

    贡献一份薄力?

    程刚眉头一皱,他知道张狸来此的目的果然还是为了那件自己无意间得到的神秘法宝,他勉强的微笑道:“罹龙岛主,您贵为一岛之主,何须做出如此屈尊之事!”

    伏魔山神目光一寒,冷漠的盯着程刚,程刚目光一凝,颇为意外的看了眼只有金丹境大圆满的伏魔山神,暗道:“伏魔山神?看样子,他的本体应该就是那座神秘的火焰山了!”

    张狸走了一圈程家祠堂,看着牌位上面记录的一件件英雄事迹,他钦佩道:“为了族人,自我牺牲,这种伟大的情怀和传统,可不能被淹没!”

    自我牺牲的情怀和传统?

    程刚神色狂变,盯着张狸,眼眸深处充满了浓浓的苦涩,暗道:“真不愧是兵不血刃就一统百罹仙岛的英雄少年,如此杀人于无形的手段和谋略,太狠了!”

    程刚知道,若是他不交出那件神秘法宝,程家仙村恐怕就会被夷为平地,程家仙村上上下下数百人口就会永远留在这里。

    深吸口气,程刚面露苦涩,看向张狸,开口道:“罹龙岛主,果然厉害!”翻手间,程刚手中多了一个白色圆珠子,递给张狸,说道:“罹龙岛主,这就是他们口中传说中的神秘至宝!”

    “圆珠子?”张狸接过白色圆珠子,眼眸中青光一闪,却无法看透白色圆珠子究竟是何物,想了想,张狸输入祖龙法力,却发现白色圆珠竟然阻挡了祖龙法力。

    程刚见此,摇头一笑道:“没用的!我曾经尝试过各种各样的方法,但还是无法确认这件宝物究竟是何种宝物,又有何用途!”

    伏魔山神也有些好奇的看了眼白色圆珠,暗道:“程刚贵为元神境大圆满都无法炼化这枚圆珠子,看样子还真够神秘的!”

    “无法炼化?”张狸冷然一笑。

    “嗡~!”

    张狸心意一动,罹龙神剑浮现在面前,张狸看了眼罹龙神剑的剑柄,又看了眼手中的白色圆珠,探手间,将白色圆珠放入了剑柄双龙戏珠的龙珠里面。

    “嗡~~~~!”

    遽然间,罹龙神剑一阵阵的嗡鸣,散发出一股股浓郁的白色寒气,刹那间罹龙神剑都变成了一把白色冰剑,周围的温度更是急剧下降,这令张狸、程刚和伏魔山神都为之吃惊。

    “呜呜~~~!”

    白色寒气翻腾了好一会,才缓缓地收敛,没入了罹龙神剑,罹龙神剑也恢复如初。

    “呼~!”

    张狸探手间,即将抓住罹龙神剑的剑柄。

    程刚和伏魔山神几乎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盯着张狸的手,盯着他慢慢地抓向罹龙神剑。

    “嗡~!”

    张狸抓住了罹龙神剑。

    “咔咔咔~!”

    一连串的冰封声响在程刚和伏魔山神耳中轰然响起,他们看到张狸的右臂刹那间便被白色寒气冰封了,而且还逐渐扩散向张狸的全身。

    伏魔山神着急道:“龙首?”

    张狸微笑道:“放心,没事!”说话间,张狸便被白色寒气冰封了,他变成了一尊栩栩如生的冰雕。

    伏魔山神见此,眉头紧皱,深深地看了眼张狸冰雕,深呼吸,扭头看向程刚,面露警惕之色。

    程刚见此,先是一愣,随即眉头紧皱,惊疑不定的盯着张狸冰雕,暗道:“寒气?冻彻心扉的寒气?这就法宝究竟是一件什么样的法宝?还有,罹龙岛主的罹龙神剑究竟是一把什么样的宝剑,竟然可以激发出神秘白色圆珠的一些威力,太不可思议了!”

    程刚瞥了眼全神戒备的伏魔山神,轻轻地摇头一笑,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动手的!再说了,罹龙岛主还在这里,我可不敢动手!”

    “哼~!”伏魔山神冷哼一声,戒备之色更浓了;同时,伏魔山神看了眼张狸冰雕,心中祈祷道,“龙首,希望您没事,快点醒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