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二十章 立仙门,功德无量!
    雪崖城,天机阁。

    当赵延带领林宽和林霜二人去往天龙山的途经,魏汛看到了他们,不禁眉头一簇,暗道:“林霜要去见罹龙岛主了?”

    魏汛站了起来,走到窗口,望向天龙山方向,仙识逐渐覆盖了整个百罹仙岛,但他的仙识一碰触到天龙山,却被反弹了回去:“又是隔绝仙识的法阵,着实可恶!”

    无法仙识探测,魏汛收起了仙识,脚步也随之走来走去,思索道:“林霜去了天龙山,他定然会将那宝物交给罹龙岛主,据时想要夺取那神秘宝物,恐怕就更加困难了!”

    “不过,那宝物究竟是什么,即便是阁主都在意?”魏汛忽然间一怔,眉头一挑,回忆了一下,皱眉道,“不对!阁主虽然在意,但并不是非要取得那神秘宝物,看样子阁主应该知道那是什么宝物!”

    “可是,既然知道,也不是很在意,那他还派我前来,这是什么意思?”魏汛有些糊涂了,“不重要,可有可无,却又要求将它夺回去?阁主他究竟想干什么?”

    “咚咚~!”

    有人敲门,打断了魏汛的思考。

    “进来。”魏汛皱眉道。

    “吱呀~!”

    天舞圣女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天舞圣女?”魏汛疑惑的看向天舞圣女,“您怎么来了,有什么大事情吗?”

    “魏汛长老,您可看到林霜他们去了天龙山?”天舞圣女目光询问道。

    “看到了。”魏汛点头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你们要回圣地了?”说话间,魏汛取出了一壶酒,遥望着天龙山,饮着灵酒。

    天舞圣女见此,蹙眉道:“魏汛长老,这些天,我走访了很多地方,发现罹龙岛主很少管理百罹仙岛,几乎都是吴丰雨在管理!所以,要夺回百罹仙岛,我们或许可以从吴丰雨下手。”

    吴丰雨?

    魏汛端着酒壶,回头看了眼天舞圣女,摇头道:“吴丰雨?哈,您不用白费心思了。”

    “为什么?”天舞圣女不解道。

    “因为,吴丰雨是罹龙岛主的奴仆!”魏汛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什么?”

    “奴仆?”

    “这怎么可能!”天舞圣女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魏汛,沉声道,“魏汛长老,您确定您不是在开玩笑?”

    魏汛饮了一口灵酒,摇头道:“我查探过吴丰雨,曾施展《****》,得出的结果,我都大为吃惊!罹龙岛主之所以信任吴丰雨,就是因为吴丰雨是他的奴仆——忠实奴仆!一个永远都不会背叛他的奴仆!”

    “奴仆?天呐,这可是一个重大发现!”天舞圣女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所以,这些日子以来,我并没有太多的举动,否则一旦被罹龙岛主发现了,恐怕我不会活着离开百罹仙岛!”魏汛苦涩的饮尽一口灵酒。

    “什么?这不可能!”天舞圣女一瞪眼,不可置信道,“整个百罹仙岛,也就是只要那么几个元神境玄仙,而魏汛长老您更是虚境地仙,比他们都高出两个境界,他们怎么可能杀得了你?”

    “他们或许没有那个实力,但若是加上罹龙岛主,他们就有可能留下我!毕竟,对于罹龙岛主的真实情况,我们几乎一无所知!说不定,我们身边就是罹龙岛主的忠实奴仆!”魏汛看向天舞圣女,“所以,你最好不要擅自轻举妄动,否则我们都损失惨重!”

    “嘶~!”天舞圣女倒抽了口气,她完全没有想到,魏汛会对张狸评价如此之高,“留下我们?他就怕天机阁的报复吗?”

    “报复?”魏汛摇头苦笑道,“天舞圣女,您可不要忘记了——天机阁之中,还有很多圣女,死了一个也没有什么,可有可无!同样,像我这样的虚境地仙,我们天机阁多如牛毛,阁主根本不在乎!”

    “这?”天舞圣女神色惨白。

    “吸~!”魏汛深吸口气,看了眼有些失魂落魄的天舞圣女,劝说道,“所以,天舞圣女,若想保住您的圣女之位,您最好有一个强大的后台!”

    后台?

    天舞圣女忽然间发现,自己除了自己的父亲之外,好像还没有自己的势力,这也恐怕是自己在天机阁之中地位并不高的原因之一吧。

    天舞圣女眼眸微眯,盯着魏汛,试探道:“魏汛长老的意思是:若是可以和罹龙岛主合作,或许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不错!”魏汛长老笑了笑,说道,“罹龙岛主雄心勃勃,看似无所动作,实则暗棋密布,就如同他的故乡——紫云岛!名义上他派遣清风卫、海崖卫和铁牛卫回归紫云岛,接千仞山宗门回归,实则是为了掌控紫云岛和千仞山宗门!您看,如今的紫云岛不是已经归入百罹仙岛管辖了吗?千仞山宗门最近不是低调了很多吗?”

    紫云岛?

    千仞山宗门?

    天舞圣女望向千仞山宗门的方向,目光微沉,说道:“怪不得,没有册封他真人之位之前,我就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功德气运,原来如此!”

    魏汛点头道:“所以,在百罹仙岛,我们只需要安安静静的修炼,其他事情都不需要管!因为,罹龙岛主不想看到一个指手画脚的天机阁使者;一旦他发现我们有所小动作,恐怕我们会死的很惨!”

    天舞圣女依偎在栏杆,遥望天龙山的龙神殿,神色复杂道:“魏汛长老,这么说来,我现在想离开百罹仙岛,恐怕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对,应该是这样。”魏汛苦笑道,“我试图传递消息出去,可惜被四方龙门的四大守将给截获,并非常干净利落地处理了。”

    天舞圣女瞳孔一缩,惊愕道:“这么说来,他一直都在防备着我们?”

    “不是一直防备,而是一开始就在防备我们!”魏汛遥望龙神殿,“自从发现你们开始,他恐怕就已经想好怎么对付我们天机阁了!”

    “为什么?”天舞圣女不可思议道。

    “哈,对于一个志在成仙者,一切的障碍都会被一一铲除!甚至于,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同归于尽!罹龙岛主,他是一个非常凶戾冷酷之辈!”魏汛无奈道。

    天舞圣女回想起张狸的种种过往,一时间有些失神了。

    魏汛见此,遥望龙神殿,目光越来越凝重。

    ········

    ······

    龙神殿。

    张狸手持金色卷轴,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上面第一行:立仙门,功德无量!

    “立仙门,功德无量?”张狸目光闪烁,“仙门?功德?功德!”深吸口气,这几天里,张狸深刻地体会到了功德气运的好处:“三倍的修行速度!再加上紫云岛提供的信仰之力,我的修行速度高达四倍!”

    四倍!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别人修行一天,他就相当于修行四天!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值!

    “立仙门,功德无量!”张狸回想起这些天来,紫云岛提供的信仰之力凝而涣散,并没有天机阁那里获得的功德气运凝实,这让张狸明白,“或许,只有建立仙门,我才能够将这些无量信仰之力据为己有,据时我的修行将一日千里,成仙有望也!”

    成仙?

    这是张狸一直的目标!

    如今,有此捷径,张狸又岂会错过!

    “立仙门,功德无量!”张狸目光微眯,看向第二句,“红尘万丈,业障无尽;功造四方,天降功德!功德气运,洗净业障;道行千里,福寿延绵!”

    红尘万丈,业障无尽;功造四方,天降功德!

    功德气运,洗净业障;道行千里,福寿延绵!

    “道行千里,福寿延绵!”张狸目光越来越亮,双手都在颤抖,“若真是如此,这个仙门,必须建立!”

    第三句:天降功德,至宝镇压;分封功德,天册账簿!

    “天降功德,至宝镇压?分封功德,天册账簿?”张狸眉头微蹙,“至宝镇压?天册账簿?”张狸缓缓地合上了金色卷轴。

    “至宝镇压?”

    “天册账簿?”

    “至宝?天册?”张狸眉头紧锁,“需要至宝镇压功德气运,需要天册分封功过得失!至宝?天册?”张狸深深地闭上了眼睛。

    大殿之中,林宽和林霜师徒二人望向身影模糊的张狸,不知道那卷轴究竟是什么,竟让得张狸如此沉默良久。

    林宽仙识传音道:“霜儿,看样子,那金色卷轴定然不是凡物,罹龙岛主肯定动心了!只怕,他不会告诉那那是什么!”

    林霜也紧紧的邹起眉头,紧握双拳,目光死死地盯着身影模糊的张狸。

    好半响,张狸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将金色卷轴里面的内容全部看了一遍,而后又记录了一份,方才放回古朴盒子里。

    “嗖~!”

    张狸深吸口气,最终还是将古朴盒子还给了林霜,复杂道:“坎,一切就看你的造化了!”

    造化?

    “啪~!”

    林霜接住了古朴盒子。

    林宽:“······”

    林霜打开盒子,取出金色卷轴,打开一看,整个人如同被晴天霹雳震荡到了,目光呆呆地盯着第一行,他终于明白张狸为何那么的失态,为什么要说看自己的造化了。

    “啪~!”

    林霜收起金色卷轴,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睁开眼睛,看向张狸,苦涩道:“巽,谢谢!”

    “不客气,你好自为之吧!”张狸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挥手,一股清心风卷起林霜、林宽和赵延送出了龙神殿。

    “轰咔~!”

    大门关闭,林霜三人已然出现在天龙广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