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十五章 宁达闯主龙门
    西门。

    它,又称——西方龙门。

    西方龙门划分三门:主龙门、左龙门和右龙门;其中:左龙门持有龙门通行证方可通过,右龙门缴纳一块玉仙币方可通过,主龙门只有得到张狸允许方可通过。

    此刻,无论是左龙门,还是右龙门,两大侧门欲要进入龙门仙村者早已经排成了长龙,一眼望不到头;然而,主龙门之前却是只有数百人,即:张狸、魏汛地仙、天舞圣女、白珊侍女、左右护法和八百金袍侍卫。

    对于突如其来的魏汛地仙等天机阁之人,人们没有多加注意,他们的目光几乎全部聚焦在身穿青龙长袍、容貌神圣不可见的百罹仙岛之主和龙门仙村之主——罹龙剑客——张狸。

    所有人都好奇和敬畏的望着张狸,目光之中充满了尊崇之情;他们更是停止了步伐,以示尊重。

    通过西门,即可进入龙门仙村。

    此时,无论是镇守西门的黑蝙蝠,还是西门城的清风卫,亦或者其他人们,几乎一瞬间都将目光聚焦在主龙门,尤其是对面的张狸等人。

    黑蝙蝠、鹤无涯、鹤子云和赵延等人,他们更是恭候在主龙门,等候张狸的到来。

    魏汛扫了一眼周围的概况,眉头一挑,有些惊讶道:“罹龙岛主,看情形,你还真是一个备受尊崇的强者,了不得啊!”

    张狸了然一笑道:“魏汛长老说笑了,为人们祈福,护一方平安,本就是吾辈职责。如今,百罹仙岛刚步入和平时期,但强敌窥觊、内忧外患之下,本尊不得不谨慎行事。”

    强敌窥觊?

    天舞圣女冷然一笑:“罹龙岛主,蓝鲸仙岛这一次吃了大亏,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前来报复,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张狸看向天舞圣女,微笑道:“多谢天舞圣女提醒,本尊自会自强不息!”

    “哼~!”天舞圣女不爽道。

    “好了,罹龙岛主,我们可以进入了吗?”魏汛微笑道,他刚才查探过西门,却发现这是一件成长型法宝,更有种奇特的禁止,若是是自己硬闯,这座西门恐怕就要报废了,这可是他想看到的。

    张狸收回目光,微笑道:“魏汛长老,请!”

    魏汛微笑道:“请。”

    “嗡~!”

    张狸踏步间步入主龙门,心念一动,收起了主龙门的诸多用途。

    “嗡~!”

    魏汛踏步间进入主龙门,却赫然间发现之前阻挡自己查探的种种禁止居然全部消失了,不,或者说是被张狸给隐藏了,不由得眉头一簇,暗道:“这个罹龙岛主好深的戒备之心!”

    “嗡嗡~!”

    天舞圣女、白珊侍女、左右护法和八百金袍侍卫陆陆续续步入主龙门,他们发现这主龙门也很普通嘛,并无奇特之处。

    天舞圣女绣眉一簇,脸色有些难看到:“罹龙岛主,你的主龙门,好似很普通嘛?”

    张狸回应道:“它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门,又有何特殊之处呢?”

    天舞圣女目光一沉,她知道张狸在敷衍自己,问再多也无济于事,于是不再询问。

    “嗡~!”

    待得众人通过主龙门,主龙门忽然间青光一闪,又恢复了之前的古朴威严。

    天舞圣女眉头一挑,瞥了一眼八百金袍侍卫的头领一眼,宁达会意,身影一晃,刹那间便闯入主龙门。

    “吟~!”

    一声暴怒的龙吟响彻天地间,主龙门顶部的龙门源珠更是冒出一条青色神龙,它似虚似幻,却又散发出重重威压。

    “轰~~~~!”

    一声巨响,西方龙门之内除了宁达统领之外,其他所有的人都被青色神龙轰出了西方龙门。

    “嘭嘭嘭~!”

    被轰出的人们神色惊骇的望向主龙门之巅的青色神龙,不可思议的望着愤怒凶戾的青色神龙。

    “那是?”

    “神龙?”

    “青龙?”

    “天呐!”人们惊呼不已。

    黑蝙蝠更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那盘旋在主龙门之巅的青色神龙,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吞咽:“我的乖乖,青龙啊!”

    鹤无涯、鹤子云和赵延等人倒抽了一口气,那恐怖的威压,都能将正在西方龙门的金丹人仙都轰出去,可见其强悍之能。

    白珊侍女更是捂着嘴巴,不可置信的望着散发着阵阵青色光晕的西方龙门,尤其是那条威严青龙,更是震惊了她。

    左右护法眉头紧皱,目露凝重,他们当然能够看出那条青龙只是一条能量体,或者说那只是一缕神念凝聚庞大能量而成的青龙,其威力恐怕可以比肩普通的元神境玄仙。

    天舞圣女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望着那突然间冒出来的青龙,青龙掌控着西方龙门,赶走了所有欲要通过西方龙门进入龙门仙村的人们,其中更是有不少金丹境人仙啊!

    魏汛首次露出了一丝凝重,一条元神境的青龙?不!这只是一缕神念!一缕神念就如此强悍,那他的本体实力之强,恐怕就更加的匪夷所思了!

    这一刻,魏汛对百罹仙岛开始重视了,尤其是张狸,暗道:“青龙?这个罹龙岛主究竟和龙族是什么关系,竟然有一位青龙一族的前辈守护这里?怪不得,阁主那么重视这位罹龙岛主!”

    张狸最先是想压制,但转念一想,张狸便不再压制,任由他们胡闹闯荡:“不过,一些苦头是不可避免了。”

    “轰~!”

    宁达冲入主龙门,一刹那间,好似空间置换,一片漆黑寂静的黑暗空间,哗啦啦间,宁达突然看到无数血色雨滴遽然间从天而降。

    “啪嗒~!”

    一滴血色雨滴滴落在宁达的身上,一缕血色怨气冲入宁达身体里,宁达并没有任何感觉,但是紧接着越来越多的血色雨滴啪嗒并进入宁达的身体里面,血色怨气淤积越多。

    “轰~!”

    某一刻,血色怨气爆发了,强大的怨念轰然冲爆了宁达的脑袋。

    “啊~~~!”宁达捂着脑袋,发出了凄惨的惊恐吼叫。

    “啊~~~~~~~~!”

    宁达无边惨叫的惊恐吼叫之声此起彼伏,回荡在天地之间,瘆的人们纷纷不由自主的好一阵哆嗦,面露惊骇的望向主龙门里面跪在地上痛不欲生、撕心裂肺、驴打滚地撞来撞去,整个人身体周围更是冒出了极为浓郁的血色怨气,惊得人们恐惧非常。

    “嘶~!”

    “好恐怖的主龙门!”

    “是啊,这就是私闯主龙门的下场!”

    “太可怕!”

    “太凄惨了!”

    “那家伙要疯了!”

    “应该不会,毕竟他们是客人,龙首只会教训一下,不会要了他的命!”

    “还好,我没有闯主龙门,否则······”

    “是啊,太恐怖了!”

    ·······

    “圣女!”白珊侍女有些看不下去了。

    天舞圣女望着宁达撕裂自己的血肉,啃咬自己撕裂下的血肉,就一阵的倒胃,神色惨白,好一阵呕吐,太恐怖了!太恶心了!

    “太狠了!”左右护法看到宁达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心中给张狸打了一个标签——恶魔!

    魏汛眉头紧皱,他也有些看不下去了,因为此时此刻的宁达身上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整的,惨不忍睹啊!

    魏汛深吸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一丝颤栗,微笑道:“罹龙岛主,你看,宁达也是一时不慎,不小心误入主龙门,还请罹龙岛主行个方便,饶他一面,如何?”

    张狸眉头一挑,转头看了眼转过身一直呕吐不止的天舞圣女和白珊侍女,微微一笑道:“既然魏汛长老开口了,本尊就暂且饶他一命。”

    “嗡~!”

    张狸右手一挥,一道青光没入西方龙门,青龙一个盘旋,飞入了龙门源珠。

    “嗡~!”

    青色光晕内敛,西方龙门又恢复平常,露出了瘫软在地上的宁达。

    “嗯?”魏汛眉头一皱,看着身体完好无损却又昏迷不醒的宁达,眼中愈加的凝重了,暗道,“好一个罹龙岛主!够狠!”

    “啊~!”

    “这?”

    “哈哈,我就说嘛,龙首只是给他一个教训!看看,他不是完好无损吗?”

    “嗯,还是龙首仁慈!”

    ·······

    仁慈?

    魏汛:“······”

    天舞圣女:“······”

    白珊侍女:“······”

    左右护法:“······”

    八百金袍侍卫:“·······”

    黑蝙蝠和鹤无涯等人:“······”

    宁达那凄惨渗人的嘶吼之声还在耳边回荡,宁达那生撕裂和吞食自己血肉的画面还在脑海中回放,张狸仁慈?

    魏汛等人完全无语了。

    仁慈?

    与他沾边吗?

    魏汛等人摇了摇头,很显然他并不认为张狸是一个仁慈的人物。

    金袍侍卫赶忙上前扶起自己的头领,看到宁达毫发无损,只是神色惨白惊惧,就知道他并无大碍,只是受了一些惊吓而已。

    但是,宁达究竟看到了什么,竟然将他一个元神境大圆满的玄仙都吓晕了!

    答案无从得知,只有等待宁达清醒过来,询问一下了。

    可是,宁达会说吗?

    这是一个大问题。

    张狸看向神色惨白的天舞圣女和白珊侍女,微笑道:“二位,你们导演的这出戏,可看的尽兴?”

    天舞圣女:“······”

    白珊侍女:“······”(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