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十二章 张狸狡猾
    虚空中,百丈木舟。

    左右护法两大虚境地仙大吃一惊的看着张狸对战韩子丰,战中顿悟,练得《风遁术》和《水遁术》,更有那让他们都渴望的神通之一的《裂空指》。

    《裂空指》!

    天机阁之中有传承,但那也只有寥寥几人方能习得,更是难学难精,想要大成,太难太难了!

    可,现在,他们再一次看到了《裂空指》的威力,即便是三大元神境玄仙联手,也方才抵消裂空指的威力;即便是如此,韩子丰等蓝鲸仙岛的人也不得不退出。

    《裂空指》已经令左右护法望着吃惊,而张狸在生死大战之中顿悟凝炼出护体剑罡,更是深深地打击了一下他们,让他们久久无法平静。

    护体剑罡就罢,但那恐怖的剑道领域,却再一次深深地刺激到了他们这两大虚境玄仙。

    剑道领域!

    剑道领域啊!

    天下间,无数剑修,但能够领悟出自身剑道领域者更是凤毛麟角,且个个都是一方天地豪杰。

    可,如今,一个小小的金丹境人仙,特么的他居然领悟了剑道领域,奶奶的,他还是人吗?左右护法开始有些嫉妒这个小小的金丹人仙了。

    如此天才,他的地位在左右护法二人心中一拔再拔,甚至于他们情不自禁的和小木屋里面的天舞圣女开始比较。

    虽然说天舞圣女已然是合体境金仙,但她已然修行一百多年之久,而张狸呢?他才十七岁!十七岁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左右护法二人呆住了。

    左右护法不敢想象了,小木屋里面的白珊早已经化为一座石像雕刻了,天舞圣女也快了。

    不过,天舞圣女乃是天机阁的圣女,她的承受能力还是非常强大的。

    “吸~!”天舞圣女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透心凉的寒气,目光死死地盯着逃窜的韩子丰等蓝鲸仙岛的人,载看向半空中风轻云淡的张狸,二者之间的差距······

    “罹龙剑客?”天舞圣女目光沉重,“如此强者,果然了不得!虽然只有金丹境四层,但他的剑道境界太高了!剑道领域!剑道领域啊!”

    “更重要的是——他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无畏,更是让他绝处逢生,一朝顿悟,直飞天际!”天舞圣女回放着张狸和韩子丰的战斗情景,看着张狸由弱变强,看着他一次次的施展《风遁术》和《水遁术》,看着他的剑法越来越强横,看着他一剑撕裂长空,那股一往无前的凶戾气势,天舞圣女都为之胆寒,“可怕的罹龙剑客!”

    努力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天舞圣女转头看向呆若石雕的白珊,不由得摇头苦笑:“看样子,罹龙剑客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白珊都不敢言语了。”

    摇了摇头,天舞圣女继续看向万象宝镜,她很想知道,张狸接下来要做什么。

    下空。

    张狸抹去嘴角淤血,望了一眼韩子丰逃离的方向,目光微沉,暗道:“蓝鲸仙岛?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摇头一笑,张狸便不再理会,压在心里了。

    转头,张狸看向西门城城头的林霜,微笑道:“好了,坎,他们走了,你们也安全了。”

    林霜好半响才回过神来,神情极为复杂的看向张狸,皮笑肉不笑道:“巽,多谢了!”

    “不客气。对了,想必你也知道千仞山宗门搬到百罹仙岛了吧?”张狸微笑道。

    “知道。”

    “嗯,有时间,你去看一看他们吧。”

    “好。”林霜点了点头。

    微微一笑,张狸扭头看向鹤无涯、黑蝙蝠和鹤子云等人,微笑道:“好了,鹤无涯,你们回去吧,继续守护好西门,知道吗?”

    “喏!”鹤无涯等人恭敬道。

    “嗯,退下吧。”

    “我等告退。”鹤无涯等人微微一礼道。

    “嗖嗖~!”

    鹤无涯、黑蝙蝠和鹤子云等人从左龙门进入了龙门仙村。

    这个时候,张狸才神色一肃,继而,纵身一跃。

    “呼~!”

    张狸的身影穿过重重云障,出现在百丈木舟之前。

    “锵锵~!”

    八百金袍侍卫训练有素地齐刷刷拔出宝剑,一个个冷漠而又警惕的盯着张狸。

    张狸见此,目光微凝,扫了一眼八百金袍侍卫,张狸的目光落在了小木屋,尤其站在小木屋前的两个黑发老者,即左右护法二人,凝重道:“你们是何人?”

    左右护法原本还在呆愣之中,但他们时时刻刻都在注意着张狸,所以当张狸穿过重重云障来到这里之时,他们不免有些吃惊。

    左护法疑惑道:“罹龙剑客?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右护法也好奇道:“对啊,我们的穿云战船可是有着阵法隐匿,你又是如何发现我们的?”

    这个问题,不仅左右护法为之好奇和疑惑,天舞圣女同样如此。

    天舞圣女看着万象宝镜里面站在百丈木舟‘穿云战船’之前的张狸,绣眉不自觉的一簇,又恢复了张狸之前的种种行为,最终得出的结论让她倒抽了口气:“原来,当我们查探百罹仙岛之际,他就发现了我们?太可怕了!可是,他又是如何发现我们,并找到这里呢?”

    听到左右护法的疑问,张狸眉头一挑,回应道:“《裂空指》这门法术神通,想必你们都知道吧?”

    《裂空指》?

    左右护法都为之一愣,天舞圣女也为之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左护法不解道:“愿闻其详。”

    张狸眉头一皱,深深地可以左右护法二人,确定二人不是在耍自己,方才开口道:“《裂空指》,乃是一种奇特的法术神通,它归类于空间类法术神通;虽然说,《裂空指》只是处于空间法则的边缘地带,但它的威力还是不容小觑的。”

    《裂空指》,空间类法术神通?

    《裂空指》,更是粗浅的空间法则的运用法术神通?

    左右护法和天舞圣女都被深深地震撼了。

    空间法则!

    那可是至高无上的天地法则之一,诡秘莫测,深奥难明!能够领悟空间法则之辈,个个都是天之骄子,非凡绝伦!

    即便是天机阁那几位习得《裂空指》的天之骄子,他们也没有联想到《裂空指》居然和神秘莫测的空间法则有某种密切而又隐秘的关联。

    但是,这位罹龙剑客,他又是如何得知呢?

    右护法开口道:“敢问罹龙剑客,你又是如何得知《裂空指》与传说中的空间法则有所关联呢?”

    张狸眉头一皱,冷漠道:“二位,本尊已经回答了你们一个问题,作为还礼,你们是否应该告知本尊你们的来历?”

    左右护法为之一愣,右护法开口道:“好吧,那我就告诉你——其实,我们是天机阁的人,里面是我们天机阁的圣女——天舞圣女!”

    天机阁?

    圣女?

    还天舞圣女?

    张狸眉头紧皱,说道:“本尊获得《裂空指》的传承,自然知晓。那么,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为何?”

    《裂空指》的传承?

    左右护法对视一眼,是这样吗?

    天舞圣女绣眉一挑,露出了一丝苦笑,暗道:“这个罹龙剑客,还真是一点也不吃亏啊!”

    左护法咳嗽了一声,看向张狸,说道:“那个,罹龙剑客,你的师尊是哪一位高人,可否引荐一二?”

    师尊?

    张狸一怔,自己有师尊吗?

    “忘了。”张狸回应道。

    忘了?

    左护法:“······”

    右护法:“······”

    天舞圣女:“······”

    八百金袍侍卫:“·······”

    忘了?!

    忘了?!!

    忘了?!!!

    你特么的还真是···极品啊!

    左右护法有些抓狂的盯着张狸,忘了?靠!

    “咳咳~!”右护法好一阵挣扎,方才开口道,“罹龙剑客,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册封雪鲤仙岛的一岛之主;只是,没想到如今的雪鲤仙岛竟然被你更名为——百罹仙岛!”

    册封?

    张狸一愣,回想起了雪花神宗雪飞武、乾聚阁乾雪和大宋国朱勤等人的告知,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说话间,张狸的右手剑指指了指上天。

    左右护法:“······”

    天舞圣女:“······”

    八百金袍侍卫:“······”

    天上?

    你师尊是死了,还是飞升仙界了?

    靠,又这样!

    左右护法和天舞圣女等人彻底的无语了,这个老奸巨猾的罹龙剑客,实在是太可恶了,可恶至极!

    左右护法恶狠狠的瞪了眼张狸,右护法开口道:“好!好一个罹龙剑客!你够狠!”

    张狸微笑道:“二位,本尊一向如此。”

    左右护法:“······”

    天舞圣女则摇头一笑:“这个罹龙剑客,太不是东西了!”苦笑间,天舞圣女站了起来,并收起了万象宝镜。

    看了眼呆立不动的白珊,天舞圣女摇头叹息道:“唉,可怜的孩子啊,苦了你了!”感慨之间,天舞圣女即将打开房门,走出去,而这个时候——

    “啊~~~~~~!”

    一声嘹亮的、撕心裂肺的吼叫之声震彻天地间,久久不息。

    天舞圣女:“······”

    左右护法:“······”

    八百金袍侍卫:“·······”

    张狸张了张口,瞪视小木屋,至于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