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十章 韩子丰抓狂
    西门城,城头。

    “轰~!”

    金色拳头如同炮弹般轰轰炸响,轰鸣不已。

    “嗡~!”

    青色右臂神剑更是惊天地,摧枯拉朽般破灭咆哮的蓝色海蛇,轰碎蓝色水系长剑的剑尖,更是差一点轰碎蓝袍中年人的头颅。

    “嘭~!”

    紫色闪电剑光悍然掠过,却被右臂神剑隔挡住,身影爆退。

    “啊~~~~~!”

    蓝袍中年人神色狰狞可怖,如同疯狂的凶兽,令人望而生畏,胆颤心惊。

    “轰隆隆~!”

    元神境大圆满的韩子丰和金丹境二层的张狸打的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嘶~!”林宽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口惊惧的寒气,望着那三百丈暗无天日的恐怖黑暗炼狱战场,林宽突然间发觉自己的世界观开始崩溃了。

    “强大而又神秘莫测的罹龙剑客!”林宽深吸口气,目露敬畏,如此强者,怪不得他能够短短的一年之内荡平三大仙门,横扫四面八方,统一雪鲤仙岛,创建偌大的百罹仙岛!

    林宽忍不住的转头看向目光呆滞的林霜,心中幽幽的叹了口气,暗道:“霜儿要想追赶上罹龙剑客,太难了!罹龙剑客,太强了!”

    强大!

    林宽都有些仰望如今的张狸了。

    林霜整个人都惊呆了,他完全不敢想象,那昏天黑地的战场里面那道若隐若现的青色光芒就是昔日好友——巽金刚——张狸!

    张狸的强大,深深地震撼了林霜那颗高傲的心!

    曾经,二人实力不相上下;如今,却是天差地别,日月悬殊!

    即便是张狸的亲人——张烈、路宁、张倩和张桥,遥望着那日月无光的黑暗天空,整个人都深深地被震呆了。

    从小到大,张狸的强大早已经深入人心,但如今再一次见识到张狸的强横,张烈等人还是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气,那种极度骄傲和自豪的心情汹涌澎湃,轰隆隆间淹没了他们,整个人都呆若木鸡的望着那遥远的电闪雷鸣的黑暗天空。

    站立在旁边的吴丰雨等近乎于八百金丹境人仙,他们同样一个个长大了嘴巴,如同一座座雕像,仰望着那一片他们可望而不可即的恐怖战场,那恐怖的战斗即便有着四方聚龙大阵的隔绝,他们还是能够感受到那惨烈恐怖的战斗余波。

    北方龙门的司空渊、龙鱼周瑜和铁血三兄弟率领三万铁牛卫,南方龙门的黑刀老祖和吴韬率领六千零八十一天河军,东方龙门的青蛟龙王、银岭蟒和孟帆师徒九人率领三万海崖卫,他们同样充满了无尽惊惧和敬畏。

    这一刻,司空渊、龙鱼周瑜、黑刀老祖、青蛟龙王和银岭蟒等人都纷纷收起了自己那颗高不可攀的高傲之心,面对那片毁天灭地的黑暗战场,他们也只有仰望的资格,却无法参与其中。

    这一战,彻底的奠定了张狸在百罹仙岛第一强者的压倒性地位!

    这一战,注定铭记于人们灵魂深处,代代相传,成就永恒传说!

    这一战,百罹仙岛内部那些动机不纯之辈进一步收敛,他们知道只要张狸在一天,他们就不要妄想兴风作浪,否则······

    此时此刻,那片暗无天日、昏天黑地的三百丈无边黑暗炼狱,万众瞩目,天下仰慕。

    即便是高傲如左右护法都忍不住全力以赴地凝望那片三百丈禁地战场,看到了里面酣畅淋漓战斗的韩子丰和张狸两大强者。

    左右护法更是震惊的望着青龙长袍破碎不堪、身披青色罹龙战甲的张狸,他的每一次出现、每一次出剑,都是那么的凶戾强横,看似处于弱势,却又立于不败之地,这令左右护法二人大为惊叹,心中将张狸的地位一升再升。

    左右护法尚且如此,更不要白珊这个小丫头,她早已经当机了,痴痴呆呆的盯着万象宝镜里面那越来越模糊不清的画面。

    就算是天机阁高高在上的天舞圣女,她同样呆若木鸡的盯着万象宝镜里面那暗无天日的无边炼狱战场,那一道道惊天紫色霹雳闪电,那一道道撕裂长空的青色剑影,都让天舞圣女感到窒息:“同样是元神境,为什么差距如此之大!同样是金丹境,差距竟是如此的天差地别!”

    好半响,天舞圣女才回过神来,心中的滔天巨浪却是久久无法停息,惊涛骇浪间,汹涌澎湃,击打着天舞圣女那颗孤傲的心!

    身为天机阁的圣女,天舞圣女见过数不清的天才人物,但是如今的张狸却让她也才是了一种仰望的奇异感觉:“即便是我们天机阁第一天才天无敌也没有如此夸张!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太可怕了!”

    可怕?

    相比于其他人,韩子丰感受至深,越是战斗,韩子丰越是胆战心惊,因为他发现张狸的气息不但没有衰弱,反而还越发的强盛,更是中途突破到金丹境三层,愈战愈勇,癫狂至极,凶戾无敌!

    “噼里啪啦~~~~~~~~~!”

    韩子丰将《雷鲸剑典》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周身更有百丈雷鲸护体,紫色长剑更是电闪雷鸣,威力超绝,即便是初入合体境的金仙,韩子丰都敢与之一战,但如今······

    “呲吟~~!”

    一道青色剑气划过,撕拉,虚空撕裂,护体雷鲸更是差一点被一剑斩裂。

    “嗡~~~!”

    一道三丈青色剑指遽然间降临。

    “轰~~~~~!”

    紫色雷电节节溃散,三丈青色剑指更是撕裂护体雷鲸直奔韩子丰。

    “嘭~!”

    韩子丰神色狂变,直接自爆了护体雷鲸,身影爆退,闪电般即将脱离三百丈黑暗炼狱,但一道青光掠过,却是一柄青色神剑撕裂长空,呼啸而至。

    “不~!”

    “破~~!”

    “轰~~~~~!”

    疯狂间,韩子丰毫不犹豫地抛出了一块紫色玉佩,轰的一声爆炸巨响,青色神剑被逼退,青色身影爆闪,刹那间竟然无影无踪。

    “可恶!”韩子丰发狂至极,自从开始战斗,双方都展开各自的大道领域,两个大道领域折叠之后,二人好似被困在了这里,这里到处都是那诡异的灰色奇风,还有那引人发狂的血色怨雨,更是令韩子丰吃亏不断。

    “吼~~~!”

    护体雷鲸再现,韩子丰引动天地雷电弥漫三百丈黑暗炼狱,一道紫色剑光刺向那飘忽不定的青色光芒。

    “嘭嘭嘭~~~~!”

    一次次的碰撞,一次次的刺杀,一次次的发狂,险些令韩子丰崩溃:“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啊~~!”

    “撕拉~~!”

    一道青色剑气撕拉虚空降临,韩子丰提剑迎战。

    “哗啦~!”

    一个青色剑指裂空逼来,韩子丰抓狂不已:“该死!该死的罹龙剑客!你究竟修炼的是什么破功法,如此诡异莫测!可恶!可恶!可恶至极!”

    “轰轰轰~~~~~!”

    韩子丰一次次的吞食补充法力的丹药,一次次的试图袭杀张狸,却又一次次的被张狸反袭杀,这种猫戏老鼠却被老鼠反戏的感觉一次次的瓦解这韩子丰那强悍无比的心理。

    相比较于韩子丰的抓狂,张狸却沉浸在对《裂空指》、《袖里乾坤》、《千仞剑诀》等一大批功法、法术神通的参悟之中,一处次的提炼其中的精华,剑法的威力越来越强盛,体内的祖龙法力更是越来越深厚。

    就这么的,张狸对于自己的空间剑道渐渐地有了全新的认知,罹龙神剑每一次出剑都开始能够轻微地撕裂虚空、斩破虚空,身法更是将风遁术和水遁术提炼到无限无形之境,神出鬼没。

    或是风遁出剑,或是水遁出剑,张狸的每一次出剑,剑法的威力就提升一点,出剑更是越来越悄无声息,飘忽不定,令人防不胜防。

    “嘭嘭嘭~~!”

    无尽的碰撞,韩子丰快要崩溃了,一咬牙,韩子丰肉疼地翻手间取出一枚紫色的球体,愤恨道:“可恶的罹龙剑客,去死吧!”

    “轰~~~~~~~~!”

    韩子丰愤恨地抛出紫色球体,轰的一声,响彻天地间,无与伦比的爆炸轰鸣之声更是久久不息;凶猛的爆炸威力更是狂暴的轰击四面八方。

    “轰咔~~~~!”

    三百丈黑色炼狱出现了一丝丝裂缝,紧接着越来越多。

    “轰~~!”

    凶狠猛爆的紫色剑罡轰然刺破那一丝丝裂缝,致使裂缝加速了崩溃,一道紫色身影更是快若闪电般地狂暴而出,轰隆隆间,重见天日,出现在众人面前。

    “嘶~~~~~~~~!”

    “天呐~!”

    “韩子丰!”

    “他?”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啊~~~~~!”

    韩子丰也抓狂了,因为他身上的宝甲早已经变成了布条,露出了一片片青色淤青,更甚者还露出了他的诸多隐秘之处,惊得无数女子为之尖叫。

    “啊~~~~~!”

    “罹龙剑客~~~!”

    “吼~~~~!”

    韩子丰癫狂了,无穷无尽的愤恨、凶狠目光直奔恢复青色透明的天空,盯着手持罹龙神剑,身着青色罹龙战甲,毫发无损的、闭着眼睛的张狸,发狂道:“吼~~~!罹龙剑客!本座与你不死不休!吼~~~~~~!”

    不死不休?

    鹤无涯等人惊叹的看向癫狂的不能自已的韩子丰,不死不休?好啊,那你上啊!打啊!既然不死不休,那你逃出来干什么?抽风了?!

    鹤无涯等人无语了。

    此时,蓝袍中年人终于清醒了,看向凄惨不能自已的韩子丰,皱眉道:“峰主,你又被峰主夫人抓到现行了?”

    韩子丰:“······”

    紫袍中年人:“·······”

    二百金丹人仙:“·······”

    鹤无涯等人:“·········”

    百罹仙岛所有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