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变态的囚龙篮
    百丈大坑底部。★★

    “嗡~!”

    青色罡罩牢牢地包裹着张狸,抵挡着乾沣化身巨人的一脚又一脚,这种被人脚踩的感觉,让张狸目露凶光,一股沸腾的杀心扑通扑通震荡,眼眸之中的癫狂,差一点令张狸直接冲出去灭了乾聚阁满门!

    强行压制心中的怒火,张狸低头看着手中缩小了无数倍的罹龙之门,就是这一座龙族至宝——泾河龙门保住了张狸一条命。

    抬头望了一眼滚滚而落的乱石,张狸面色狰狞可怖,此刻的他前所未有的暴怒凶戾,但他却死死地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的一时冲动破坏了这一场‘好戏’。

    “乾聚阁?乾沣?你们既然想死,本尊绝对成全你们!等本尊出去了,雪鲤仙岛上所有的的乾聚阁弟子一个不留!”张狸低沉而又充满杀气地凶戾道。

    “什么?黑刀魔门的马光远居然雪花神宗的弟子?”张狸倒抽了一口气,凶光乍现,“好一个雪花神宗,到处都是你们的棋子,说不定本尊的龙门仙村内部也有你们的棋子,本尊倒要看一看,他们是谁?”

    “嗯?靠~!刘三刀竟然是乾聚阁的弟子?”张狸开始有些同情黑刀老祖了,自己最为得意的两个手下,竟然都是别人的棋子,都在时刻想着要了他的命,夺取黑刀魔门,“太悲催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

    “嘭~!”

    一道黑影突然间降落。

    “嗯?”张狸抬头一看,有些惊愕的望着视死如归的黑刀老祖,颇为古怪的笑道,“这么巧?哈哈,黑刀老祖啊,看样子,老天爷都让你成为本尊的部下,这下子,你逃不掉了!”

    “嗡~!”

    张狸催动罹龙之门,救下了昏迷的黑刀老祖。

    “唉,可怜的娃啊!”张狸笑眯眯的看着黑刀老祖,翻手间,从乾坤袖里面取出一瓶瓶疗伤丹药,一颗颗地填入黑刀老祖的口中,并运转祖龙法力帮助黑刀老祖化解丹药之力。

    “嗡嗡~!”

    一股股祖龙法力输入黑刀老祖体内,张狸惊愕的现黑刀老祖的灵根居然只是一个下等灵根,而且还是极为普通的水系灵根,就凭着这么一个普通的下等水系灵根,黑刀老祖居然修炼到了元神境,这让张狸感到太不可思议了:“好家伙!”

    “咳咳~!”

    不多时,黑刀老祖慢悠悠的清醒了过来,一看到张狸,立马警惕的躲开张狸,死死地盯着张狸:“咳咳,罹龙剑客,你想干什么?”

    张狸耸了耸肩,微笑道:“黑刀老祖,你都死过一次了,你还怕再死一次啊?都给你说过了,吾辈修仙之途,走到就是寻死之路,你还不信!怎么样,现在信了吧?”

    修仙之途,即是寻死之路?

    黑刀老祖张了张口,最终好似没有反驳,他有些惊疑不定的环顾四周,望向周围的青色壁障,皱眉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张狸盘膝而坐,右手指了指上方,微笑道:“瞧,上面就是你的黑刀峰。不过,它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地盘了,你还是乖乖地在这里养伤吧。”

    黑刀老祖将信将疑的看向张狸,问道:“你怎么会这里?整个青色壁障又是怎么一回事,他们现不了吗?”

    张狸挥了挥手,微笑道:“安啦,他们现不了的,你就乖乖的先养伤吧。嘛的,胆敢偷袭老子,还踩脸,哼,等本尊出去,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说完,张狸直接闭上眼睛,开始休养生息了。

    黑刀老祖捂着腹部,抬头望了一眼青色壁障外面那厚厚的乱石碓,眉头紧皱,暗道:“地底?乾沣化身的巨人威力无穷,竟然都无法攻破这个青色壁障?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法宝?”

    看了眼闭目调息的张狸,黑刀老祖深吸一口气,也忍着痛,慢慢地就地盘膝而坐,暗道:“罹龙剑客,他究竟是什么来历,他又经历过什么,面对死亡,面对如此之大的羞辱,他都能够忍着,太恐怖了!”

    深深地深吸口气,黑刀老祖翻手间取出一瓶瓶疗伤丹药,开始疗伤了。

    上方。

    “嘭嘭嘭~!”

    花老和乾沣二人交手数十次,二人还是奈何不了对方,但花老知道乾沣所化巨人的法阵定然支持了不了多久,他打得是持久战。

    同样的,乾沣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要战决,但却又一时半会解决不了花老,这让他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嘭~!”

    伴随着最后一次的碰撞,乾沣和花老二人各自后退数步,方才警惕的盯着对方。

    乾沣沉声道:“花老,你和我的目的是一样,不如我们暂且罢手,一同攻破龙门仙村,如何?”

    合作?

    花老眉头一簇,瞥了一眼大坑,沉思片刻之后,说道:“也好,反正也不急于一时。”说罢,他飞向南门,看向黑风城主,命令道:“黑风,打开南门!”

    黑风?

    “唰唰~!”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凝聚在黑风城主的身上,吴丰雨和鹤子云二人更是不可置信的盯着黑风城主,他居然是雪花神宗的人?

    黑风城主神色变幻间,却没有动手,但他身后的李雪崖却身影一闪,轰然间攻击向守卫南门的吴韬。

    吴丰雨和鹤子云二人眉头一皱,却没有出手,戒备的盯着黑风城主;刹那间,万兽城和万鹤城的军队对峙向了雪崖城的军队。

    鹤无涯、龙鱼周瑜和青蛟龙王眉头一挑,同样没有出手,反而看向了李雪崖。

    “轰~!”

    雪花飘落,李雪崖一掌轰击向站在主龙门的吴韬。

    吴韬阴冷的一笑,轻蔑道:“哼,一个小小的金丹境,也想夺本将军的大印?可笑!杀!”

    “咻咻~!”

    一瞬间,六千零个天河军齐刷刷地释放出来屠仙箭。

    “咻咻~~~~!”

    成千上万的白色屠仙箭气势汹汹地射杀而来,李雪崖却冷然一笑,一双手掌更是雪花凋零,片片雪花化为一片片利刃飞舞向白色屠仙箭。

    “嘭嘭~~~~~~!”

    李雪崖飘然如雪,穿过重重箭雨,直奔吴韬而去。

    “呲吟~!”

    吴韬拔出了自己的银色宝剑,继而一剑挥出,一道银色江河轰然降临李雪崖。

    “轰~~~~!”

    李雪崖跌落倒地,一个反弹,继续杀向吴韬,但其他天河军却纷纷拔剑,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剑气化为一张剑网笼罩向李雪崖。

    “破~!”

    李雪崖一拳轰出,却被吴韬主持的银色剑网牢牢地困住。

    “嗡~!”

    吴韬左手一挥,一道青光飞向半空中,刹那间化为一个青色花篮,赫然是——囚龙篮。

    “轰~!”

    一道青色光柱直接笼罩银色剑网内部不断轰击的李雪崖,一股庞大的吞噬之力刹那间降临在李雪崖的身上。

    “什么?不可能!”李雪崖大吃一惊,他的身体却身不由己地飞向囚龙篮。

    “不~!”

    “轰轰~~~!”

    李雪崖不停的拼命一拳又一拳的轰击,却无法摆脱囚龙篮庞大的吞噬之力,最终还是被囚龙篮收了。

    “呼~!”

    囚龙篮飞入吴韬手中,他的目光直接望向了雪崖城的军队,凶狠道:“既然你们是雪花神宗的人,那么,你们就进去陪伴你们的掌门人吧!”

    “嗖~!”

    吴韬一抛囚龙篮,一道三丈大的青色罡罩遽然间笼罩了雪崖城的军队,庞大的吞噬之力一霎间间降临到他们的身上。

    “什么?”黑风城主神色大变,他欲要反抗,却见吴丰雨目光凶狠的盯着他,致使他不敢轻举妄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接着一个的被吞入囚龙篮里面。

    “嗖嗖~~~~!”

    转眼间,除了黑风城主,雪崖城所有的人全部被囚龙篮收了。

    “呼~!”

    囚龙篮回到吴韬的手中,吴韬冷冷的看了眼黑风城主,重重的冷哼一声,沉声道:“黑风城主,你最好不要自误,否则,下一个就是你!”

    黑风城主张了张口,最终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

    吴丰雨也松了口气,深深地看了眼手持囚龙篮的吴韬,吴丰雨明白——吴韬已经拥有了对抗金丹境的实力。

    鹤子云则羡慕的看了眼吴韬,心中苦涩一笑:“囚龙篮?龙竟然赐予了吴韬?哈哈~!”

    龙鱼周瑜则看到囚龙篮之际,脸皮好一阵的抽搐,目光阴沉,想动手,但看了一眼外面的大坑,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鹤无涯和青蛟龙王二人眉头紧皱,同样没有出手。

    外面的乾沣面露惊愕:“······”

    花老更是张了张口:“·······”

    雪花神宗:“·······”

    其他人同样颇为无语的望着吴韬,望着吴韬手中的囚龙篮;李雪崖,那可是雪崖仙门的掌门人,金丹境的强者,居然被囚龙篮给收了?

    李雪崖收了也就算了,雪崖城那些成百上千的筑基境和金丹境竟然也被收了?

    囚龙篮?

    无论是花老,还是乾沣,亦或者其他人,对手持囚龙篮的吴韬多了一丝忌惮,对于炼制出变态囚龙篮的张狸,更是充满深深地惊惧。

    “还好,他死了!”乾沣忌惮的要命。

    “还好,罹龙剑客死了,否则,再多几个囚龙篮,我们的一切都将化为泡沫!”花老暗松了口气,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大坑,却陡然间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寒毛直立,惊惧的差一点跳了起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