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渔翁得利?
    “嘭~~~~!”

    庞大的灰色炼狱轰然炸裂,一股股黑色法力波纹震荡四面八方,一股千刀万剐之感油然而生。

    却见,黑刀老祖周身黑雾翻腾,气焰滚滚,手持黑刀,狰狞可怖;而张狸依旧看不清楚他的容貌,但他身上的青龙长袍却是破碎不堪,露出了里面的青色罹龙战甲。

    由此可见,二人战斗的惨烈程度。

    所有人鸦雀无声,无比惊骇的望着黑刀老祖气焰滚滚,望着风轻云淡的张狸,两个人那非常明显的对比,一瞬间惊住了所有人。

    “呜呜~!”

    黑雾翻腾,气焰滚滚,黑刀老祖心有余悸的盯着看似风轻云淡的张狸,这一刻,他看清楚了张狸苍白的脸色,口角的溢血,但也仅仅只是如此?

    张狸微不可察的抖了抖双手,恶狠狠的瞪了眼吓人的黑刀老祖,凶戾道:“该死的黑刀老祖,你咋咋呼呼,干什么,嗓门大啊!”

    黑刀老祖:“······”

    所有人:“········”

    我咋咋呼呼?

    我嗓门大?

    黑刀老祖阴沉的盯着张狸,若不是你差一点斩了我,老祖会动用秘法?可恶的罹龙剑客!

    深吸口气,黑刀老祖抬头望了一眼晴空万里的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沁人心脾的新鲜空气,再与之前那灰蒙蒙的炼狱相比,黑刀老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黑刀老祖沉声道:“罹龙剑客,你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只要你退回龙门仙村,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穷途末路?

    花老等人眼睛一亮,刚欲动手,却见东方一个巨大的人影带着轰隆隆之声,一双巨大的铁拳轰然间轰击向近在咫尺的黑刀老祖。

    “什么?”黑刀老祖大吃一惊,来不及多想,一刀悍然斩出。

    “嘭~~!”

    黑刀老祖连人带刀直接被巨大人影给一拳轰向了大地,更是直接砸出了一个百丈之深的大坑。

    “嗯?”张狸也被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镇住了,目光一凝,望向庞大的人影,那模样赫然是乾聚阁的乾沣,这令张狸神色冰冷,寒声道,“乾聚阁?乾沣,你找死!”

    “哈哈~!罹龙剑客?你早已经穷途末路了,找死的是你!给我去死吧!”化身巨人的乾沣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庞大右拳轰然拍击向张狸。

    “嗖~!”

    张狸躲了过去,强大的劲风却撕裂了张狸的青龙长袍,彻底地露出了罹龙战甲。

    “嗯?居然躲过去了?”乾沣有些惊讶道,“不过,你还是死定了!我本金丹境,又有大阵之力,实力直追元神境巅峰!罹龙剑客,受死吧!”

    “轰轰~~~~~!”

    乾沣一拳又一拳地轰击向张狸,却又被张狸一次又一次地躲了过去,他有想过逃亡南门,却见南门早已经被雪山仙门和乾聚阁的人给堵住了:“该死!”

    “嘭~!”

    黑刀老祖刚飞出打开,迎接他的却是一个寒冰雪拳,被一拳轰击倒飞向黑刀魔门的黑刀峰。

    “轰~!”

    黑刀老祖重重的被嵌入了黑刀峰里面,而他左手狠狠地一拍,借助反弹之力,黑刀老祖飞到了半空中,站立在黑刀峰之巅,可是,他还没有站稳,却又感受到一股血腥之气,扭头一看,顿时瞳孔欲裂,极为不可置信的盯着马光远:“你——”

    “噗嗤~!”

    马光远的白色大刀却是刺入了黑刀老祖的腹部,直接洞穿了黑刀老祖的身体。

    “什么?”张狸大吃一惊。

    “嘭~!”

    张狸这么一愣神,却被乾沣一拳砸入了大地,更是一脚直接跺了下去。

    “嘭~~~~~~!”

    “啊~~~~~!”

    张狸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响彻天地间。

    “咔擦~~咔擦~~~!”

    一阵阵骨头断裂的声响响彻天地,乾沣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罹龙剑客?哈哈哈,你也不过如此嘛?”

    “咔咔~~!”

    乾沣亢奋地碾砸着大坑。

    “嘭~!”

    黑刀老祖被马光远轻飘飘地推下了黑刀峰。

    “什么?”

    “不~~~~!”

    “老祖~~~!”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黑刀魔门的弟子们极度难以置信盯着手持还在滴血长刀的马光远,他们不明白马光远老祖为什么要杀死黑刀老祖,我们不是一家人吗,怎么会这样,为什么?

    “呼呼~~!”

    感受着耳畔呼啸而过的风,黑刀老祖凄惨的望向面部狰狞的马光远,又望了一眼袖手旁观的刘三刀,这一刻,黑刀老祖的世界观嘭的一声——破碎了!

    “哈哈~!”

    “哈哈~!无依无靠,又不思进取;不灭你,天理不容?”黑刀老祖脑海中回荡着张狸那钻心刺骨的讽刺话语,整个人开始癫狂了,“哈哈哈哈~~~~!”

    黑刀老祖抱着黑刀,呼啸间,一坠再坠;或许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他坠落而下的地方赫然就是张狸所在的大坑。

    “嘭嘭~~~~!”

    乾沣解气的恶狠狠地跺了几脚,大坑里面没有声音,乾沣这才停止了碾砸,目光转向黑刀峰的花老等人,瞳孔一缩,恍然道:“哈哈,原来马光远元神玄仙竟然是你们雪花神宗的人?哈哈,好一个雪花神宗啊!”

    马光远恭敬的站立在花老身后,花老望了一眼掉落山崖的黑刀老祖,便没有再理会,而是看向化身巨人的乾沣,微笑道:“乾聚阁?你们也不错,刘三刀居然是你们乾聚阁的弟子,厉害啊!”

    什么?

    刘三刀居然是乾聚阁的弟子?

    马光远是雪花神宗的弟子?

    这一刻,惊呆了所有人!

    乾沣哈哈大笑道:“花老,彼此彼此!”

    “嗖~!”

    刘三刀飞到了南门,降落在陈逸群身旁,二人微微一笑,显然早有默契。

    “嘭~!”

    黑刀老祖终于坠落到地,砸入了百丈大坑之中,一堆堆乱石掩盖了黑刀老祖。

    此时,乾沣和花老二人只是淡淡的望了一眼大坑,便火花肆意的盯着对方。

    守卫南门的吴韬等天河军,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他们难以置信的盯着乱石堆砌的大坑,那里埋葬着他们的精神支柱——张狸!

    “不~!”吴丰雨身影一晃,狰狞的盯着乾沣和花老二人,眼眸通红,一股股暴虐的杀气肆意开来。

    黑风城主则是微微一闭眼,眼不见心不烦。

    鹤子云则紧握拳头,目光看向了鹤无涯;鹤无涯则是眉头紧皱,他不确定张狸是否真的死了,他抬头望了一眼四方龙门,望了一眼天空中青色透明的罡罩,眉头皱的更紧了。

    龙鱼周瑜和青蛟龙王二人同样如此,不到万不得已,他还真的不敢动手,因为他们身旁还有一个杀气腾腾的吴丰雨和掌控南龙门的天河军!

    北方龙门的司空渊、西方龙门的黑蝙蝠和东方龙门的银岭蟒,他们三个守门大将如同掌控南方龙门的吴韬一般,都没有准备动手,他们的目光一直盯着那大坑。

    千仞山宗门的弟子们则好一阵沉默,神色极为难看,义愤填膺,却又无可奈何,因为目前的局势他们根本无法插手,也没有那个实力!

    清风卫、铁牛卫和海崖卫三大护卫队则保持原样,但他们却是杀气腾腾的盯着四方:清风卫盯向了千仞山宗门,铁牛卫盯向三大巨城,海崖卫则盯向雪鲤仙门、雪山仙门、乾聚阁和雪花神宗。

    他们明白,此时此刻就是选择立场的关键时刻,一个不慎,恐怕就会葬送了自己的小命!不论张狸是生是死,他们都不敢赌!

    龙门仙村内部,各方牵制,倒也出乎意料的相安无事,这令花老和乾沣二人为之不解和皱眉,他们也很想进入龙门仙村,但龙门仙村的四方聚龙大阵却阻挡住了他们,迫使他们根本就无法进入龙门仙村,只能在外面等候内部自行混乱。

    于是,花老和乾沣二人对上了!

    乾沣冷笑道:“花老,你们已经退出了雪鲤仙岛,何必再回来?”

    花老同样冷笑道:“彼此彼此!你们乾聚阁不是也退出了雪鲤仙岛,还不是也回来了?大家的目的都一样,只不过你比我快了一步而已!”

    乾沣冷然笑道:“花老,龙门仙村,本少爷要了!罹龙剑客的修炼功法,本少爷也要了!”

    罹龙剑客的修炼功法?

    花老一愣,随即眼睛一亮,对啊,罹龙剑客这么厉害,若不是乾沣背后偷袭,罹龙剑客恐怕还死不了,他如此之强,他的功法会弱吗?

    还有,他的面貌,自己都无法看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神秘功法?这一刻,花老对张狸的神秘功法也动心了!

    花老冷漠道:“小子,你乖乖的退出雪鲤仙岛,否则别怪老夫对尔等不客气!”

    “哈哈,花老,想要罹龙剑客的功法?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了!”乾沣哈哈大笑间,轰然一拳击出。

    “嗯~!”花老纵身一跃,周身洁白的雪花飞舞,一股股冰冷的寒气迅速蔓延,花老的拳头更是变成了一双寒冰铁拳。

    “嘭~~~!”

    巨人拳头和寒冰铁拳轰然碰撞,一股股寒冰气浪翻腾,花老倒飞数百米,巨人更是倒退数十步,每一步都一个深深地脚印。

    花老目光阴沉,盯着化身巨人的乾沣,沉声道:“好一个乾聚阁!好厉害的阵法!一个小小的金丹境都能够媲美我这个元神境,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