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八十七章 张狸跳龙门
    雪崖山。

    孙谦仙人和白浮仙人等金丹人仙看着青色罡罩,看着青色罡罩上面的血色缓缓地退去,这让他们眉头一簇,不知道雪崖秘境内部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天已经黑了,但依旧没有一个弟子被排挤出雪崖秘境。

    孙谦仙人等金丹人仙们开始有些烦躁了。

    同样的,站在大地上的雪崖仙门弟子们,以及陆陆续续赶过来的修仙者和修魔者们,好奇的望着青色罡罩里面的雪崖秘境。

    “嗨,师兄,那就是传说中的雪崖秘境?内部有着雪崖仙门的至宝——雪崖门?”

    “不错,那就是雪崖秘境!不过,那里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进入的,否则有生命危险!”

    “生命危险?这么可怕?”

    “哼,你看看,三十多万的各大势力的弟子,他们进入雪崖秘境之后,再也没有出来过,或许他们早已经死在了里面。”

    “什么?三十万弟子?这么多!”

    “是啊,很多很多!不过,很可惜,他们的鲜血染红了雪崖秘境,却不曾有一名弟子出来,估计,他们早已经死了吧。”

    “嘶~!太可怕了!”

    “对了,听说罹龙剑客也进入了雪崖秘境,不知道他死了没有?”

    “不知道。”

    “等着吧。”

    ·······

    雪崖山的上空,漂浮着一团不同寻常的白云。

    鹤无涯俯视着雪崖秘境,皱眉道:“鹤子云,罹龙剑客进入雪崖秘境之后,他再也没有出来过?”

    鹤子云点头道:“是的,老祖!各大势力派出了三十万弟子进入雪崖秘境,也不曾见有弟子排挤出雪崖秘境!”

    黑风长老站在一旁,悲戚的望着雪崖秘境。

    鹤无涯望着缓缓退去血色的青色罡罩,眉头一挑,说道:“或许,雪崖秘境内部的杀戮已经停止了,就是不知道罹龙剑客有没有夺取雪崖门!”

    “杀戮停止了?”鹤子云疑惑道。

    “我曾经见过一次,和现在一模一样!只有杀戮,只有鲜血才能染红雪崖秘境;只有停止杀戮,雪崖秘境才会退去血色,回归正常。”鹤无涯神色复杂道。

    “杀戮?”鹤子云眉头紧皱,隐约间,他有些担忧张狸了。

    黑风长老愈加的悲戚了。

    “呼~!”

    陡然间,一阵怪风掠过,鹤无涯身旁多了三个人。

    鹤无涯眉头一挑,转头看了眼身穿古朴青色战甲的冷漠中年人,惊讶道:“青蛟龙王?你怎么来了?”

    青蛟龙王看了一眼鹤无涯,面无表情的说道:“鹤无涯?好久不见!没想到,周瑜也被解封了,而且还去了紫云岛,欺负一群凡人去了,可笑!”

    鹤无涯眉头一皱,说道:“紫云岛?怪不得这几天没有看到他,原来他去了紫云岛!看样子,罹龙剑客要统一紫云岛了!对了,你怎么来了?”

    青蛟龙王眉头一簇,说道:“有人在跳龙门!”

    “跳龙门?”鹤无涯一愣,不可置信的望向雪崖秘境,“这么说来,那个传说是真的?可是,为什么不见其他龙族过来呢?”

    青蛟龙王皱眉道:“他们应该都来过,可惜都是无功而返!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谁在跳龙门!”

    跳龙门?

    鹤子云好奇而又疑惑的看着鹤无涯和青蛟龙王,暗道:“龙门?莫非,传说中的龙门,就在雪崖秘境里面?可是,那可是传说中的龙族至宝,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鹤子云有些想不通。

    黑风长老面色更苦了。

    ········

    ······

    雪崖秘境,龙门。

    在张狸踏入龙门的一瞬间,生存下来的六千零八十一名弟子忽然间恢复了自由,还来不及高兴庆贺,却又回想起那威严的声音:“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点额不成龙,归来伴凡鱼。万鲤过江,优胜劣汰,强者为尊,弱者奴仆。”

    一瞬间,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一个个不可置信的望向那三千丈青色龙门,他们都有一种面对天地之威的感觉。

    “嘶~!”

    “龙门?”

    “好可怕的至宝!”

    “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点额不成龙,归来伴凡鱼?这岂不是在说我们吗?我们在这通天大河之中,就宛如过江鲤鱼,通不过通天大河,就被抽取一丝灵魂之力,额头更是有了一个青色印记!”

    “万鲤过江,优胜劣汰,强者为尊,弱者奴仆!这岂不是在说:我们相互杀戮,唯有强者生存,弱者死亡;而,强中自有强中手,我们却成了那最强者的奴仆?”

    “天呐?奴仆?!”刹那间,所有的人神色狂变,一个个不可置信的抚摸着额头的青色印记,又面面相觑,看着同伴额头上一模一样的青色印记,整个人都不好了。

    “奴仆?”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望向了三千丈青色龙门,随之那一丝冥冥之中的感应,他们知道那个人就在龙门里面,“可是,他会是谁呢?”人们心中繁杂不堪。

    三千丈龙门之中。

    “哗啦啦~!”

    三千弱水滚滚而来,无尽威压震慑张狸。

    张狸抬头望向那看似遥不可及的龙门,尤其是那白色光球,深吸一口气,目光一凝,继而纵身一跃,咻的一声,张狸如同一柄出鞘利剑轰然刺向龙门。

    “嘭嘭~~~!”

    滔滔弱水轰击而来,张狸化身罹龙剑,刺破一道道弱水洪流而去。

    “嘭嘭~~~~~!”

    张狸运转全身罹龙法力,神合罹龙之神,背负罹龙剑,化身罹龙剑,竭尽全力地奔赴龙门。

    “轰~!”

    三千弱水的阻力再一次暴涨,张狸吃力地继续攀登。

    “轰隆隆~!”

    一千丈了,张狸体内的罹龙法力已经所剩无几了。

    这一刻,张狸没有繁杂的思绪,他眼中和心中的目标只有一个——跳龙门!

    “风来~!”

    “呼~!”

    不得已,张狸召唤来了清心风。

    “咻~!”

    张狸的速度这一次暴涨,一瞬间就爆发到了一千五百丈之高;但是三千弱水的阻力再一次暴增,张狸的速度也渐渐地缓慢了下来。

    一千五百丈,仅仅只有二分之一高!

    “轰~!”

    张狸转身清心风环绕,心无旁骛,不断的召唤清心风,渐渐地,张狸竟然好似化身一缕灰色的清心风,呼的一声,直接蹿高了数百丈之高。

    然而,张狸尽管已经施展出了全部实力,但他依旧没有突破两千丈!

    这个时候,张狸体内的罹龙法力已经油尽灯枯了,而罹龙之神也渐渐地委靡了下去,可以说张狸此刻已经穷途末路了!

    然而,就这个危机时刻,陡然间一股股白色能量凭空出现,轰然进入罹龙之神。

    “昂~!”

    吞食了白色能量之后,罹龙之神好似得到了大补之物,一下子又生龙活虎了,张狸再一次蹿高数百丈之高,跳过了两千丈。

    “嗡嗡~!”

    一股股凭空而来的白色能量也被四方神鼎所吸收,继而转化为一股股淡金色能量,紧接着源源不断地涌入罹龙之神的金色龙珠里面。

    “昂~~!”

    “昂~~~!”

    “昂~~~~~~!”

    罹龙之神愈发的高昂,张狸的身影也急速攀登,两千三百丈、两千四百丈、两千五百丈···直至两千九百丈。

    “轰隆隆~!”

    三千弱水无比强悍的澎湃之力迫使张狸的身影极速缓慢了下来,但张狸依旧在执着的力争上游。

    但是,三千弱水的阻力愈发的强硬,即便是张狸已经化为一缕清心风,人剑合一之境,依旧无法快速上游。

    “呼呼~!”

    一股股白色能量源源不断而来。

    “嗡嗡~!”

    四方神鼎极速运转,快速地吸收着一股股白色能量,将之转化为一缕缕淡金色能量,进而涌入罹龙之神口中,增强着罹龙之神的力量。

    蓦然间,在这些白色能量之中,张狸看到了一个个熟悉的身影:“赵延?铁血?牛锤?孙鲛?孟帆?这是什么?”

    张狸不解的看着白色能量光点里面的一个个熟悉身影,龙门上方的泾河龙王却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惊愕的看向即将跳过龙门的张狸,整个龙都惊呆了:“这怎么可能?”

    泾河龙王呆滞了片刻之后,方才认真的观察着张狸,发现了张狸的情况:“人剑合一?身化清风?竟然接触到了一丝丝风系法则?好一个罹龙剑客啊!”

    “咦?那是?”泾河龙王惊疑不定的盯着来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白色能量,惊叹道,“信仰之力?这么多的信仰之力?好家伙,这小子早有准备啊!这些信仰之力化为一股股气运,倒也帮了他一个大忙!”

    “很可惜,仅仅只有这么一点气运之力还是远远不够的!”泾河龙王有些惋惜道。

    不过,很快,泾河龙王就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张狸丹田气府坐镇的青色四方神鼎,惊呼的差一点跳了起来:“四海神鼎?天呐,这家伙怎么会有那传说中的四海神鼎?那可是四海的源泉,更是始祖的至宝啊!”

    就在泾河龙王惊呼之际——

    “轰~~~!”

    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轰然响彻天地间,张狸的身影如同炮弹一般跳出了三千弱水,跳过了龙门,触手见,张狸触摸到了白色光球。

    “嗡~!”

    白色光球距离的颤动了起来,泾河龙王惊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