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六十章 鹤族,鹤子云!
    万鹤山。

    鹤子云一身白衣长袍,鹤发童颜,孤身站立在万鹤山之巅,遥望着远方,刚毅的脸庞,忧郁的眼神,喃喃道:“吴丰雨,你还是如此的心狠手辣!”

    “咳咳~!”鹤子云脸色一阵苍白,但还是强忍着,扫了一眼漫山遍野的各种各样的鹤族,暗自叹了口气,“他们还只是一群孩子,你却将他们送入虎口,你可真够狠心的!”

    “咳咳~!”

    “咳咳~!”鹤子云一连串的咳嗽,他身后的五只筑基境鹤妖满是担忧的望着鹤子云,眼中满是着急,因为他们已经听说有着无数人类前赴后继的来到万鹤山,据时万鹤山将不得安宁。

    “咳咳~!”鹤子云望着闯入万鹤山的人类武者们,眼中充满了仇恨和怨恨,“当年,我好心救了你一命,你却想要我们鹤族做你们人类的奴仆!你,该死!我恨!恨不该救你!恨我杀不了你!我恨啊!”

    “咳咳~!”

    “咳咳~~~~!”

    “咳咳~~!”

    鹤子云捂着嘴,面带愤怒之色,遥望着一个接着一个死去的妖族和鹤族,眼中的恨意更深了。

    虽然绝大部分的鹤族已经聚集在鹤子云的身后,但还是有着成百上千的普通鹤族和后天境鹤族还在那里与人类战斗。

    为了生存,别无选择,唯有一战!

    鹤子云并不想与人类为敌,更不想开战,但,现在却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扭头,鹤子云望向东方,透过重重云障,鹤子云好似看到了七个身影,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丝丝威压,令人望而生畏:“七大金丹人仙?哈,你们可真够看得起我的!”

    七大金丹人仙!

    鹤子云心中除了苦笑,只剩下悲哀和无奈:“没有强大的实力,我们鹤族也只能沦为人类的坐骑,可悲啊!”

    转头,鹤子云望向源源不断进入万鹤山的人类武者、炼气士和筑基真人,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今日,你们胆敢灭我万鹤山一脉,将来雪鲤岛必将沉没东海!”

    万鹤山一脉?

    是的,天下鹤族本为一家!

    如今,万兽仙人想灭万鹤山,却完全没有想过灭掉万鹤山之后,他将会面临什么样的灾难。

    一眼望去,鹤子云很明确的将他们分门别类:“仙门一派、仙村一派、散修一派、无门无派浑水摸鱼的一派;嗯,那是?”遽然间,鹤子云瞳孔一缩,神色为之吃惊:“青龙旗?龙门?好大的口气!”

    青龙旗?

    龙门?

    鹤子云有些惊疑不定的望着那浩浩荡荡的三千先天境武者,尤其是他们身后的八大筑基境大圆满的筑基真人,以及坐在青龙龙轿里面那个模模糊糊的身影:“他是谁?”

    这一刻,鹤子云前所未有的凝重,即便是明知万鹤山将不复存在,也没有如此的凝重过,而如今却极为凝重。

    “嗡~!”

    陡然间,那模糊的身影睁开眼睛,鹤子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猛地一颤,身体倾斜,差一点就要单膝而跪,额头冷汗淋淋,震撼的盯着那模糊身影,心中掀起来惊涛骇浪:“他是谁?他究竟是什么人?好强大的龙威!不,比东海的那头青色蛟龙的龙威还有强横!雪鲤岛之中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位强者!”

    这一刻,鹤子云紧握双拳,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被那个模糊身影灵识锁定了,灵识传音道:“您是谁?”

    “鹤仙人?”平淡而又好奇的声音。

    “是,我就是你们人类口中的鹤仙人!不过,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鹤子云!”鹤子云松开了手掌。

    “鹤子云?”疑问的声音。

    “对,我是鹤子云,万鹤山一脉的族长!”鹤子云惊疑不定的望着浩浩荡荡而来的三千先天境武者。

    “你和万兽仙人什么关系?”冰冷的声音。

    “万兽仙人?”鹤子云一愣,随即灵识传音道,“吴丰雨?哼,他就是一个势利小人,该杀!”

    “吴丰雨?”好似在疑惑。

    “对,人类口中的万兽仙人,他原名叫——吴丰雨!当年若不是我救了他一命,他早就死了,更不会占领万兽山,创建了偌大的万兽仙村!”鹤子云满肚子的憎恨和怨念。

    “哈,好大的怨恨!看样子,你是想让他成为你们鹤族的护族人?可惜,世间没有一个傻子!即便是狗,也会时不时的咬主人一口,更何况他一个会御兽术的修仙者!”戏谑的冷笑声。

    “您想怎样?”鹤子云有些吃不准的盯着青龙龙轿。

    “两个选择!”

    “什么?”

    “其一,入本尊龙门!”

    “龙门?什么意思?”鹤子云神色一变,阴沉不定的盯着青龙龙轿。

    “放心,入本尊龙门,鹤族与人类地位等同,天下万族本为一家,不是吗?”

    “天下万族?本为一家?”鹤子云微微一怔,眼皮狂跳的盯着青龙龙轿,灵识传音道,“好大的口气!虽然看不清您的容貌,但我也知道您只有筑基境二层的修为!筑基境二层的修为,你就如此之大的口气,您可真够自信的!”

    “自信?哈哈,若无自信,何谈未来!若无自信,本尊何须来此雪鲤岛?若无自信,本尊何须自称本尊?若无自信,本尊何须创立龙门?若无自信,本尊何须来此?”孤傲的声音。

    “哼,您究竟想怎样?”鹤子云戒备的盯着已经走到万鹤山山脚的青龙龙轿。

    “其二,你死,他们留!”冰冷的声音。

    “哼,您可真够自信的!想让我死的人很多,只可惜,至今为止,还没有金丹人仙能够杀死我!”鹤子云冰冷的灵识传音道。

    “这么说来,你是希望你们万鹤山被灭族了?”充满戾气的声音。

    “哼,那要看您是否有那个实力了!”鹤子云有些气愤道。

    “哈,很好!很好!”凶戾的声音。

    “嗯?”鹤子云眉头紧皱,目光死死地盯着万鹤山山脚,因为他发现自从青龙龙轿来到之后,无论是仙门一派,还是仙村一派,亦或者散修一派,都纷纷停止了战斗,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青龙龙轿。

    万鹤山,山脚。

    数十名筑基真人、数百名炼气士和无数武者,眉头紧皱的望向极为嚣张的青龙龙轿,但却无一人上前挑衅。

    “吼~!”

    “嗷呜~!”

    “唳~!”

    “唳~!”

    万千妖兽低吼着,凶神恶煞的盯着对面的人类,眼中满是仇恨和怨恨。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极为嚣张的张狸了。

    “好大的怨恨!”张狸嘴角微微一翘,泥丸宫之中的罹龙之神睁开眼眸,几乎肉眼不见的黑色怨气纷纷被吸入龙眼之中,被罹龙之神吸收,壮大这罹龙之神。

    为了生存,人族和妖族战乱不止,一代代的怨恨积累,那可是非常庞大和惊人的,就是仙人也不敢随意惹怒这些已经有些灵智的妖族,因为那庞大的怨恨之力足以让他们厄运缠身,修为倒退,更甚者死于非命。

    如今,无数人族强者围攻万鹤山,万鹤山的妖族自然奋起反抗,深藏于血脉之中的怨恨致使它们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破坏力,杀人无数,戾气、煞气、杀气笼罩在整个万鹤山,这更加促使妖族的怨恨更加旺盛。

    万千敌视,万千怨恨之念,几乎在青龙龙轿出现的一瞬间,便缠绕上了张狸。

    “呼呼~!”

    一股股黑色怨恨之气铺天盖地的笼罩着张狸,张狸眉头为之一簇,因为他看见了这些怨恨之气,也看见了一些战死的怨灵,暗道:“筑基真人?原来如此!只有奠定根基,方能入得仙道,方能看到普通人无法看到的东西!”

    张狸一眼望去,整个万鹤山上空笼罩着黑压压的一片黑云和血云,这些都是有着战争和大灾大难的征兆:“看来,本尊不该来这里啊!”张狸有些后悔了。

    但是,事已至此,张狸已然不能退却了。

    抬头,张狸望向东方天空,通过罹龙之神的一双神眼,张狸同样透过重重云障,望到了七道身影,他们却远远的躲在万鹤山之外,不在不祥之云笼罩之内:“哼!好一个万兽仙人!你们够狠!想渔翁得利?哼,咱们走着瞧!”

    “九大旗主何在?!”张狸开口道。

    九大旗主?

    赵延、铁血三兄弟和孟帆师徒九人扭头看向了上官明九人,上官明九人见此,微微一愣,立即感觉到:“拜见龙首!”

    张狸透过青龙龙轿,扫了一眼恭敬的上官明九人,微微一笑道:“很好!三大护卫队开路,你们九人断后,胆敢不守规矩者,杀!”

    赵延、铁血和孟帆恭敬道:“喏!”

    上官明九人恭敬道:“喏!”

    张狸坐了下去,吩咐道:“走吧,去万鹤山之巅!”

    赵延高喝道:“喏。起驾!”

    “喝~!”

    八大先天境武者抬起青龙龙轿,三千先天境武者护卫着青龙龙轿,手持兵刃,一步一步走向呲牙咧嘴、凶神恶煞的妖兽群。

    “锵锵~!”

    上官明九人也同时拔出了各自的成名兵刃,凶狠的盯向了胆敢踏出一步的仙门一派、仙村一派、散修一派的弟子。

    “踏踏~!”

    青龙龙轿在前行,三千先天境武者守护,妖兽群却一步一步在后退,凶狠的盯着他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