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五十一章 囚龙篮神威
    万兽山。

    “呼呼~!”

    阵阵清风呼啸而过,万兽仙人随意地坐在一个庞大的石质宝座,石质宝座上面雕刻着无数妖兽的图样,每一头妖兽姿态各不相同。

    万兽仙人遥望着苏家庄大门口,饮着美酒,微笑的望着。

    万兽仙人身后,数十个筑基真人恭恭敬敬的静立,时不时的看上万兽仙人一眼,但绝大部分的目光还是望向了苏家庄大门口。

    “千仞山宗门?”万兽仙人眯着眼睛,“八大山峰,八大筑基境大圆满?好一个千仞山啊!好一个罹龙剑客!好一个龙门召集令!”

    龙门召集令?

    众人疑惑的看向万兽仙人。

    万兽仙人并没有看他们,好似在自言自语:“想自己创立一个门派?哈,好大的野心啊!用龙鱼去震慑他们,表示他们在你眼中就是一条鲤鱼,若想成仙成魔,就必须投靠你门下!罹龙剑客,好大的气魄啊!”

    创立一个门派?

    龙鱼?

    人若鲤鱼,跳跃龙门,方可成龙?

    龙门召集令?

    原来如此!

    众人继续望向苏家庄。

    “不过,这一次,我看你怎么过!”万兽仙人眯着眼睛,笑眯眯的望着苏家庄,“一个小小的筑基境,你就想吞并我万兽山?哈,你也不怕撑死!”

    什么?

    吞并我万兽山?

    罹龙剑客要吞并万兽山?

    天呐,他胆子也忒大了点吧,他不要命了!

    好歹,万兽仙人也是一个强大的金丹人仙啊!你一个小小的筑基真人就想吞并我们万兽山,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吧!

    深吸一口气,众人望向苏家庄的目光变得愈加不善了。

    万兽仙人笑了。

    ·········

    ······

    苏家庄,大门口。

    金岭、聂庆、萧海峰、楚月虹、李思远、紫炎、端木雷和苏越等八大筑基境大圆满真人冷冷的望着对面吵吵闹闹的人群。

    金旭阳、聂狂、萧瑜、白雪、紫荆云、端木乐和苏瑚等七个筑基真人满脸疑惑而又阴沉的盯着对面喋喋不休的人群。

    苏家庄村民们则满脸戒备的盯着对面摩拳擦掌的恶徒们。

    金岭等七人没有出手,金旭阳等人自然耶没有出手,他们的目光聚焦在了苏越的身上,因为不耐烦的苏越缓缓地举起了他手中的小花篮。

    小花篮?

    龙鱼?

    他这是要释放龙鱼的节奏?

    金岭等人心中充满了好奇。

    小花篮?

    “不好!”不少人一看到囚龙篮,神色立即大变。

    “逃~!”

    “嗖嗖~!”

    刹那间,成百上千的武者和修仙者纷纷逃离,远远地躲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人群:“········”

    金岭等人:“········”

    金旭阳等人:“········”

    万兽仙人:“·········”

    数十位筑基真人:“········”

    什么情况?

    一个小小的花篮就吓跑了?

    不!

    是那龙鱼?

    对,就是龙鱼!

    一时间,所有人都期待的望着那囚龙篮,期待着龙鱼,期待着龙鱼大展神威。

    然而——

    “嗖~!”

    囚龙篮被苏越送到了半空中。

    可是——

    囚龙篮却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就这么静静的漂浮着。

    苏越:“·······”

    金岭等人:“·······”

    金旭阳等人:“·········”

    苏家庄村民:“········”

    人群:“·········”

    万兽仙人:“········”

    数十位筑基真人:“·······”

    几个意思啊!

    什么情况啊!

    闹着玩啊!

    苏越欲哭无泪,然而,似乎想到了什么,迅速地从怀中取出了一块青色令牌——正面:龙首,反面:一条青龙!

    “嗡~!”

    苏越输入龙首令牌,一道青光刹那间射入囚龙篮,紧接着——

    “嗡嗡~!”

    一道磨盘大小的青色光柱立即从囚龙篮之中****而出,一瞬间便包裹了还在幸灾乐祸的人群,刹那间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立即作用在了他们的身上。

    “那是?”

    “什么?”金岭等人不明所以。

    “啊~!”

    “不!”

    “不要!”

    “救命啊!”

    “嗖~!”

    数十道身影眨眼间便飞入了囚龙篮里面,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啊~!”

    “不!”

    “不要啊!”

    “不~!”

    “不——”人群想逃跑,但强大的吞噬之力迫使他们根本就无法动弹。

    “嗖嗖~!”

    转眼间,又是数百个实力较弱的炼气士和先天境武者纷纷被囚龙篮吞噬。

    “不——”

    人们挣扎着,无论是炼气士,还是筑基真人,他们都在拼命地挣扎,试图摆脱囚龙篮的吞噬;然而,他们面对的可是能够囚禁金丹境龙鱼的囚龙篮,更不要说龙鱼周瑜那强大的吞噬之力了。

    一时间——

    “嗖嗖~!”

    一批接着一片的炼气士和武者纷纷被囚龙篮吞噬,成为龙鱼周瑜的口粮。

    这一刻——

    “呼~!”

    万兽仙人惊的站了起来,面色难看的盯着半空中释放着滔天神威的囚龙篮,阴沉道:“好!好!好!好一个囚龙篮!好一个罹龙剑客!好一条龙鱼!”

    囚龙篮?

    罹龙剑客?

    龙鱼?

    数十个筑基真人面色同样不好看,那强大的吞噬之力,虽然没有亲身体会,但眼睁睁的看着一批又一批的炼气士和武者纷纷被吞噬,就可以预见囚龙篮的强大。

    “怪不得龙鱼不愿离开,原来是想借助罹龙剑客之手恢复修为,而罹龙剑客则借助龙鱼震慑宵小!哈,好一个罹龙剑客!好一条龙鱼!”万兽仙人缓缓地坐了下去,但神色依旧非常的阴沉可怖。

    “原来如此!”数十个筑基真人眼神不停的变化着,好似在思量着什么。

    另一边——

    “呼~!”

    “还好,我们逃了出来!要不然——”

    “是啊,太可怕!”

    “太强了!”

    “那花篮?”逃离的人们心有余悸的望着那长龙一般的长队,望着他们一个个被囚龙篮吞噬,被龙鱼张口血盆大口吃掉。

    他们在庆幸,但那些被囚龙篮青光笼罩的人们却充满了恐惧。

    “啊~!”

    “不——”

    “不要啊~!”

    “嗖嗖~!”

    不多时,地上再也没有炼气士、后天境武者和先天境武者,只剩下一些还颇具实力的筑基真人。

    眼睁睁的看着同伴被吞噬,他们快要崩溃了!

    “不!”

    “我投降!”

    “我投降!”

    “我也投降!”

    “我们投降!”

    ·········

    投降?

    苏越眉头一挑,看了眼剩下的二十个筑基真人,深吸一口气,他抬头望向囚龙篮,看向龙鱼周瑜,说道:“周瑜前辈,还请手下留情!”

    周瑜?

    龙鱼?

    他叫——周瑜?

    “啊呜~!”

    龙鱼周瑜一咧嘴,停止了吞噬。

    “嗡~!”

    囚龙篮青光收敛。

    “嗖~!”

    囚龙篮直接飞入了苏家庄,飞入了百兽堂,静静的落在了地上。

    “呼~!”

    “噗通~!”

    “噗通~!”

    “噗通~!”

    二十个筑基真人一感受到作用在自己身上的吞噬之力消失了,一个个长长的松了口气;看到囚龙篮并没有回到苏越手中,眼神不禁一变;看到囚龙篮飞入苏家庄,整个人都不好了。

    “嘶~!”

    “怎么办?”

    “能够炼制如此宝物之人,绝对是一个金丹人仙,甚至于更加强大!”

    “那是——龙鱼!”

    “龙鱼周瑜!”

    “啊~!”

    “传说中的那条龙鱼?那条无恶不作的龙鱼?”

    “天呐,他不是被封印了吗?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是谁?是谁收服了他?是谁?”

    天呐!

    这一刻,二十个筑基真人憋屈死了!

    “咕噜~!”

    “咕噜~!”

    “咕噜~!”

    不仅仅金旭阳等七个筑基真人吞咽了一口惊惧的唾液,就连金岭等八大筑基境大圆满的筑基真人们也露出了惊惧的神色,那强大的吞噬之力,那恐怖的龙鱼!

    这一刻,他们非常庆幸自己来到了这里,否则,下场就是——

    不自觉的,金岭等人扫了一眼近乎于空荡荡的空地,一刻钟之前,这里可是人满为患,如今却仅剩下孤零零的二十个人!二十个人!

    “咕噜~!”

    金岭等人对那个未曾谋面的、神秘莫测的龙首护法多了一丝敬畏和恐惧。

    深吸一口气,苏越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冷漠的看向倒在地上的二十个筑基真人,冷笑道:“来人,将他们绑起来,封印修为!”

    “是,族长!”苏家庄村民们深吸一口气,亢奋的走向二十个筑基真人。

    “嘛的!安静点!”

    “哼,找死啊!”

    “瞪什么瞪!”

    “哼,快点!”

    眨眼间,二十个筑基真人被封印修为,被绑成了一条线,他们成了一条线上的蚂蚱。

    “哼~!”万兽仙人愤怒的冷哼一声,转身消失在山顶。

    “咕噜~!”

    “好强!”

    “是啊,太强了!”众人面面相觑,心有余悸的跟了上去。

    “太强了!”

    “好强的法宝!”

    “苏越,那是什么法宝,这么厉害?”

    “囚龙篮!”苏越微笑道。

    “囚龙篮?”金岭等人心中记住了这个名字。

    同样的,周围无数观看的人们再一次记住了这个恐怖的小花篮——囚龙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