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四十一章 摄取法宝宝气
    “嗡~!”

    苏瑾试图撤去护山大阵,将那模糊身影移入安全地带,但她突然发现自己亲手布置的护山大阵竟然不听自己指挥了。

    苏瑾脸色很难看!

    “罹龙剑客!”苏瑾第一次凝神盯着一个人。

    “怎么了,苏瑾姐姐?”宋玉月也知道苏瑾要撤去护山大阵,只是为何护山大阵还没有撤去。

    “没什么。”苏瑾淡淡的说道,她总不可能告诉宋玉月——我的护山大阵成了那罹龙剑客的天然保护伞,更成了他吸收天地灵气的聚灵法阵了,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没什么?”宋玉月看了看那模糊身影,又看了眼苏瑾,笑道,“苏瑾姐姐,你该不会是撤不了护山大阵了吧?”

    “嗯?你是怎么知道的?”苏瑾惊讶道。

    “哼,别忘了,我可是一个炼丹师!虽然懂得的阵法没有你多,但也能够看出一些门道来。再说了,我可是一个金丹人仙,感应天地灵气的流动还是轻而易举的。”宋玉月得意的笑道。

    “哼,小丫头!”苏瑾无奈的苦笑道,“按理说,这个罹龙剑客可不会任何阵法,但他却令我的护山大阵变成了他的保护伞,更成了他摄取天地灵气的聚灵法阵,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是啊,的确是有些不可思议!”宋玉月也感叹道,“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还有,苏瑾姐姐,你看——他的灵根,那灵根竟然是一尊四脚鼎,这可不简单啊!”

    四脚鼎?

    青色的四脚鼎?

    苏瑾也惊叹道:“四脚鼎?普通的灵根,只有筑基境之时才能够凝聚成虚影,金丹境之时方可凝聚成实体,可他——却是实体?炼气境就是实体的灵根?”

    “是啊,炼气境就灵根聚现的修仙者可是极少,就连我那宋远桥三哥也只是在筑基境之时才凝聚成实体,可他却一开始就是实体,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灵根?”宋玉月满是不可思议的说道。

    “咦?好强的吞噬之力!”苏瑾惊愕的盯着那释放着强大吞噬之力的四方神鼎。

    “呃?”

    “这怎么可能?”

    “他,他竟然吞了那条青色巨蟒?”宋玉月目不转睛的盯着释放着青色光芒的四方神鼎。

    “好强的吞噬之力!”苏瑾愈加确定四方神鼎并不是普通的四脚鼎,“这尊四脚鼎,不简单啊!”

    “看,他吞下了那头乌龟!”宋玉月惊叫道。

    苏瑾神色更加凝重了。

    “啊!”

    “龙!”

    “蛟龙!”

    “那是——”

    “虎头蛟?”

    “天呐,那竟然是虎头蛟!虎头蛟啊!”

    “虎头蛟啊!”宋玉月惊叫的跳了起来,恨不得直接冲上去。

    “虎头蛟?”苏瑾眼神极为凝重,整个人的神经都开始紧绷了起来,“虎头蛟?这可是非常罕见的一种蛟龙!而且,他们极为强悍,不仅有着蛟龙一族的控水神通,更有着虎族的控风神通,两者结合,更是使得虎头蛟拥有了强大的神通——呼风唤雨!”

    蛟龙一族的控水神通!

    虎族的狂风神通!

    虎头蛟的呼风唤雨神通!

    这么强大的虎头蛟,竟然被斩杀,并被炼化成一幅观想图,这样的存在那将是何等的存在!

    无论是苏瑾,还是宋玉月,她们都看到了那模糊身影丹田气府里面上空漂浮的一幅观想图——《蛟龙出海》!

    “是啊,这么强大的虎头蛟,竟然便炼化成了一幅观想图,太可惜了!”宋玉月摇头叹息道。

    “是啊,太可惜了!”苏瑾也惋惜道。

    惋惜?

    苏瑾和宋玉月在惋惜,可丹田气府里面的蓝魔帝眸却在惊惧,它是真的恐惧了,那强悍的虎头蛟,差一点就连它一起吞了。

    “嘶~!”

    “这个罹龙剑客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拥有虎头蛟的一丝精血,太恐怖了!”蓝魔帝眸毕竟曾经纵横四海,阅历还是很丰富的。

    “呜呜~!”

    极为恐怖的吞噬之力几乎全部聚集在了蓝魔帝眸身上,这令蓝魔帝眸为之胆寒:“又增强了!它每吞噬一个,它的吞噬之力就增长好几倍,太强了!”

    这一刻,蓝魔帝眸再一次感受到了曾经的绝望!

    “蓝魔帝眸,你还有继续反抗吗?”丹田气府之中响起了张狸那冷酷的声音。

    反抗?

    蓝魔帝眸苦涩一笑,想当初在伏魔山,自己高高在上,而如今却翻了过来,他高高在上俯视着自己;当初,自己实力没有恢复,如今恢复了,可——

    “唉~!”蓝魔帝眸叹了口气,他想怨,可又怨恨不起来,因为在伏魔山封印的那段时间里,每时每刻都有佛经在脑海中响起,强大的佛音洗涤了蓝魔帝眸心中的怨气,改变了蓝魔帝眸的心性。

    “嗡~!”

    蓝魔帝眸闭上了眼睛,缓缓地回到了定海神珠里面。

    “嗖~!”

    定海佛珠也被四方神鼎吞了。

    “哐~!”

    《蛟龙出海》观想图化为一尊鼎盖,盖住了四方神鼎。

    “嗡嗡~!”

    四方神鼎遽然间高速运转了起来,赤焰骨火更是充斥在四方神鼎内部,无穷无尽的红色火焰熊熊燃烧。

    “嘶嘶~!”

    “吼吼~!”

    “昂昂~!”

    “呼呼~!”

    四大妖灵痛苦的挣扎着,但赤焰骨火灼烧着它们,一股股迷蒙青光照耀整个四方神鼎内部。

    “金刚!”“金刚!”“金刚!”

    “伏魔!”“伏魔!”“伏魔!”

    “降魔!”“降魔!”“降魔!”

    “我佛慈悲!”“我佛慈悲!”“我佛慈悲!”

    ········

    阵阵佛音响彻四方神鼎内部,四大妖灵神情狰狞、挣扎不已。

    “咻咻~!”

    青金色罹龙剑种宛如一尊太阳,照射出无尽青色罹龙剑气,唰唰地激射向四大妖灵。

    “轰轰~~~!”

    一时间,四方神鼎内部成了一个新的战场。

    外界。

    张狸同样万分痛苦,四大妖灵的反噬,四方神鼎的沉重,这些都压的张狸快要崩溃了。

    “呼呼~!”

    天地间,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宛如一个个旋风,源源不断地进入张狸的体内,整个护山大阵都在开始摇晃了。

    “啊!”

    “不好!”

    “我的法宝!”苏瑾整个人都凌乱了。

    “法宝?”

    “什么法宝?”宋玉月疑惑道。

    “为了布置这座护山大阵,我将宋叔送给我的镇山印用作了这座护山大阵的核心阵眼,并且还配置了一些中品法宝,总共有八个中品法宝啊!八个啊!”苏瑾肉疼道。

    “啊!”

    “镇山印?你竟然将上品法宝用作核心阵眼?你也太奢侈了吧!”宋玉月有些惊呆了,“我才只有一件上品法宝,我都舍不得用!可你,竟然如此浪费,可耻啊!可耻啊!可耻啊!”

    “宋玉月!”苏瑾差一点跳了起来,“我的那八个中品法宝的宝气都快要被那个该死的罹龙剑客给吸收光亮,它们就要报废了啊!啊~!我的法宝啊!”

    “啊~!”宋玉月彻底呆滞了。

    宝气!

    那可是中品法宝的宝气啊!

    竟然快被那个该死的不速之客、小贼给偷光了,可恶,可耻,可恨!

    “啊~!”

    苏瑾陡然间,又惊跳了起来。

    “又怎么了?”宋玉月无奈道。

    “没了!”

    “没了!”

    “没了!”苏瑾呆了。

    没了?

    “啊!”

    “什么?八个中品法宝,报废了?”宋玉月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嗯?”苏瑾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八个中品法宝啊!中品法宝啊!中品法宝啊!中品法宝啊!

    宋玉月:“·······”

    “咕噜~!”

    宋玉月吞咽了一口唾液,有些惊惧的看向那逐渐清晰的身影,不可置信道:“苏瑾姐姐,他还是人吗?”

    人?

    对,他不是人!

    他不是人!

    他是魔鬼!

    他是恶魔!

    他是该死的强盗!

    他是可恶的大魔头!

    他该千刀万剐!

    “啊~~!”苏瑾又惊跳了数十米之高。

    “又怎么了?”宋玉月没好气的看向苏瑾。

    “完了!”

    “完了!”

    “完了!”

    ········

    宋玉月:“········”

    “嗡~!”

    突然间,一道金光闪过,刹那间便在宋玉月和苏瑾那四双大眼睛的注目礼之下,没入了张狸的体内。

    “轰~!”

    护山大阵,不在了!

    苏瑾:“········”

    宋玉月:“······”

    “嗖嗖~!”

    接连数十道身影****而来,满脸着急的看向呆立不动的苏瑾和宋玉月,呆愣了一下,这才松了口气:“还好,没事!”

    没事?

    没事吗?

    苏瑾和宋玉月二人在众人的注目礼之下,遽然间好似化身了一头择人而噬的恶魔,凶狠而又愤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清晰可见又近在咫尺的黑发少年,她们恨不得跳上去,直接将他抽筋拔骨,那可是一件上品法宝和八件中品法宝啊!

    一件上品法宝和八件中品法宝啊!

    上品法宝啊!

    八件中品法宝啊!

    八件啊!

    九件法宝啊!

    啊~!

    就这么,没了!

    苏瑾崩溃了!

    宋玉月傻眼了!

    数十个护卫:“·······”

    “呼呼~!”

    一时间,整个百花谷之中只剩下欢快的清风在跳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