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三十一章 血祭龙鱼
    火!

    熊熊大火!

    此时此刻,蓝雪亭心中极度窝火,自己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之大的屈辱,而且还是那一种不敢怒不敢言的绝世屈辱!

    无数前来参观蓝湖山林大赛的武者和修者们,在城门截杀一役之后,他们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这一去,恐怕将是永远的离去!

    蓝湖镇原本的居民,却在张狸留下的故事——蛇与鼠的故事之后,他们居然一个个也毫不犹豫的撤去各种各样的法阵,导致蓝湖镇灵气急剧下滑,降低了好几个档次,天地灵气的程度竟然和普通仙村差不多了,着实可恶!

    走了一批,还会再来一批,蓝雪亭不在乎!

    然而,仙门一派的离去,却重重的给蓝雪亭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为此,蓝雪亭心中的愤怒和鄙夷:“哼,堂堂的三大仙门的大师兄,居然如此胆小懦弱、如此的畏首畏尾、如此的没有担当,当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蓝雪亭还没有缓过神来,散修一派又给了他一记当头喝棒——散修一派也撤资了!

    蓝雪亭望着散修一派的背影,久久无语。

    仙门一派,我惹不起!

    但是,你们散修一派呢?如此欺负老实人,你们也不怕遭天谴啊!

    “哼,等着吧,老子和你们没完没了!”蓝雪亭心中怒火中烧。

    可是,紧接着,仙门一派和散修一派的长老也走了。

    蓝雪亭:“·······”

    蓝雪亭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暗道:“小孩子不懂事,你们这些长辈们也不懂事吗?如此打脸,你们让我以后如何见人啊!”

    不过,好在仙村一派并没有离去,这多多少少给了蓝雪亭一个小小的安慰。

    可是,你们仙村一派良莠不齐、乱七八糟,就是一群大杂烩,你们能在蓝湖山林之中夺得什么好大珍贵宝物啊?

    蓝雪亭心中的窝火熊熊燃烧!

    可惜,仙村一派的长老——李强,他的一句话,让蓝雪亭彻底凌乱了!

    李强说道:“蓝镇长,对不住了,我们仙村一派就不参与了,还是留给你们蓝湖镇的修者们一个机会吧。告辞!”

    “嗖~!”

    李强刚说完,嗖的一声,没影了!

    蓝雪亭:“······”

    李金峰:“······”

    仙村一派:“·······”

    李金峰神色变幻间,抬头望了一眼满脸通红、怒火中烧的蓝雪亭,深吸一口气,刚欲说什么,脑海中却响起了李强的传音:“金峰,快走,那个该死的、不要命的罹龙剑客就在蓝湖镇我们!若是你留下来,你必死无疑!”

    什么?

    他?

    他就在蓝湖镇外面?

    李金峰神色大变,虽然并没有见过张狸,但自己派出去的李克四大筑基真人和仙门一派的二十个筑基真人可是全军覆没啊!

    二十四个筑基真人啊!

    李金峰一想到自己对战二十四个筑基真人,那——

    痛苦的摇了摇头,李金峰抬头望了眼蓝雪亭,神色变幻间,一咬牙,说道:“走!”

    “嗖~!”

    李金峰一溜烟的跑了!

    仙村一派的弟子们:“·······”

    天空中的蓝雪亭:“·········”

    刚到蓝府门口的蓝悦芸:“·······”

    转眼间,蓝府门前,一个鬼影也没有!

    蓝悦芸彻底的惊呆了,这都什么情况啊!往年这个时候,这里可是人满为患,而且还为此大打出手的啊!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鬼影也没有!

    抬起头,蓝悦芸望见了蓝雪亭,却见他紧握双拳,满脸通红,甚至于眼睛都变成了兔魔的眼睛了——妖红的吓人。

    “这——”蓝悦芸有些不知所措了。

    蓝雪亭怔怔的望着蓝湖镇外各奔东西的仙村一派、仙门一派和散修一派,整个人如同置身于无尽岩浆之中,整个人都成了一团岩浆之火!

    罹龙剑客!

    该死的罹龙剑客,老子和你没完!

    蓝雪亭双目喷火的望向蓝湖镇外一座高山之巅的张狸,要动手,但一想到他背后的乾聚阁,只能愤怒而又不甘的停止了脚步。

    “嗖!”

    一道身影从远方飞了过来,一看到下方空空如也的广场,整个人立即来了一个急刹车,双目呆神地直愣愣的盯着一个鬼影都没有广场,整个人都凌乱了。

    感受到劲风掠过,蓝雪亭狰狞的扭头望去,一看到来人,整个人都不好了,酱紫的脸,苦笑道:“七长老,您怎么来了?”

    七长老?

    蓝悦芸好奇的望去,却见他是一个白胡子老爷爷,暗道:“七长老?长老?原来,我们家族之中竟然还有这么多筑基境大圆满的长老啊!”

    七长老整个人都要气炸了,愤怒的瞪着蓝雪亭,质问道:“雪亭,这是怎么回事?人呢?不要告诉我,你把他们都给吃了!”

    把他们都给吃了?

    蓝悦芸一怔,随之感觉一阵好笑,吃?哈哈,有趣!

    蓝雪亭一阵苦涩,说道:“七长老,他们,他们都走了!”

    “走了?”七长老眉头一皱。

    “怎么回事?”七长老问道。

    蓝雪亭无奈,只能讲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罹龙剑客?

    龙首护法?

    千仞山宗门?

    乾聚阁?

    仙门一派、仙村一派和散修一派?

    七长老听完之后,深吸口气,沉默良久。

    望着还在蓝湖镇周围游离的三大门派的弟子,七长老阴冷的一笑,灵识传音道:“放心,他们还死不了!不过,蓝湖山林血祭,还是要继续的!很快,我们就要解开那个该死的封印了!所以,必须引他们进入蓝湖山林!”

    血祭?

    封印?

    蓝雪亭心中明白,目光一寒,灵识传音道:“七长老,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好!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嗖~!”

    七长老说完之后,转身离去了。

    蓝雪亭望着七长老的背影,目光阴冷,暗道:“血祭?又到了血祭的时候了!唉,这该死的封印什么时候才能够接触,我什么时候才能得到那件宝物啊!”

    宝物?

    是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件神秘的宝物!

    深吸一口气,蓝雪亭阴冷的目光扫了一眼蓝湖镇外的人群,嘴角冷冷的一笑,呼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蓝悦芸恭敬道:“父亲。”

    蓝雪亭微笑道:“芸儿,一会儿,我还有事,你就留在家里,等我回来,知道吗?”

    蓝悦芸点头道:“是,父亲。”

    “嗯。”蓝雪亭微微一笑。

    “嗖~!”

    蓝雪亭化为一道蓝光,眨眼间便消失在蓝悦芸的眼界。

    蓝悦芸疑惑的望着蓝雪亭的背影,暗道:“父亲这是要去做什么?还有,他和七长老都说了些什么?蓝湖山林?”

    蓝湖山林?

    蓝悦芸越想越感觉有蹊跷,暗道:“蓝湖山林,每三年开启一次,每一层都有成千上万的武者和修仙者进入,但出来的人却是少之又少,这是为什么呢?”

    蓝悦芸想不明白。

    蓝湖山林,不是一场普普通通的试炼吗?

    ········

    ······

    蓝湖镇,城外,一座小山之巅。

    上官明愣愣神的望着仙门一派、散修一派和仙村一派接连不断的走出蓝湖镇,不可置信的问道:“龙首护法,他们这是怎么了?”

    “他们怕死!”

    “怕死?”

    “对,怕死!”

    “为什么?”

    “仙村一派一下子死了四个筑基真人,仙门一派更糟糕,一下子死了二十个筑基真人,他们当然怕了!”

    “是啊,一下子死了二十四个筑基真人,谁不怕啊!”上官明看了眼脸色阴沉的张狸,问道,“龙首护法,怎么了?”

    “你可听说过——蓝湖山林?”

    “蓝湖山林?听说过,每三年一次的蓝湖山林试炼;不过,每一次试炼,都会死伤无数,但得到的好处同样不少,这也是蓝湖镇人声鼎沸的原因之一!”

    “蓝湖山林试炼?哈,好大的名头!”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他们蓝家在这里多久了?”

    “好像,又好几百年了吧?不过,倒还真有一件奇事?”

    “什么事?”

    “蓝湖!他们蓝家把蓝湖看的极为严密,只有三年一次的蓝湖山林试炼,才有机会看的那传说中的蓝湖!因此,三大门派才会派他们弟子每三年来探测一次蓝湖,可惜还是一无所获!”

    “蓝湖?血祭?”

    “血祭?什么血祭?”

    “蓝家,要他们血祭!”

    “什么?”上官明跳了起来,“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怎么了?”

    “若是他们真的在血祭的话,我想,我知道那蓝湖下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什么?”张狸深深地看了眼上官明。

    “一条龙鱼!”上官明沉声道。

    龙鱼?

    张狸眉头一簇,问道:“什么意思?”

    上官明解释道:“龙鱼!一条即将化为蛟龙的龙鱼!那是千年之前一位大能封印的一条非常凶残的龙鱼,它几乎吞吃了雪鲤岛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它太凶残了!”

    龙鱼?

    即将化为蛟龙的龙鱼?

    极为凶残的龙鱼?

    张狸眯着眼睛,略有所思的望着蓝雪亭故意引导的方向,暗道:“龙鱼?血祭?他们这是在作死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