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三十章 蛇与鼠的故事
    治安差?

    我的蓝湖镇治安差?

    面对张狸看似大义凛然的质疑,蓝雪亭心中非常的不爽:“好你个罹龙剑客,我都没有追究你的责任,你到先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够狠的啊!”

    蓝雪亭望着下方蠢蠢欲动的人群,眼神微眯,开口道:“罹龙剑客,你远来是客,何必闹得如此之僵硬呢?”

    张狸冷漠道:“蓝镇长,既然远来是客,可你却未能尽到地主的责任,却将我们这些客人置之于危难之中,这就是你想要的?”

    置之于危难之中?

    蓝雪亭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微笑道:“罹龙剑客,你想如何?”

    “没什么,管好你的那些客人们即可!”张狸凶戾的目光扫了一眼雪月凉、李强和吴栎等六大筑基境大圆满真人。

    雪月凉、李强和吴栎等人心中一沉,看向张狸的目光多了一丝变化,不再将他看作是普普通通的炼气士。

    蓝雪亭扭头看了眼雪月凉等六大筑基真人,表面上一切如常,但心中却有些不满,暗道:“这些人的确是太狂妄自大了!不过,现在还不是和他们翻脸的时刻,还必须再等一等。”

    想了想,蓝雪亭望向张狸,问道:“罹龙剑客,你想怎样?”

    张狸此刻已经恢复了巅峰,微微一笑道:“不怎样!这一次,只是给你们一个警告,若还有下一次,我这条蟒蛇不介意吞吃一些零零散散的小老鼠!”

    蟒蛇?

    小老鼠?

    蓝雪亭瞳孔一缩。

    雪月凉、李强和吴栎等人神色一冷,你是蟒蛇,仙村一派、仙门一派和散修一派都是一群小老鼠?

    “哼,狂妄!”雪月凉愤怒道。

    “不自量力!”李强沉声道。

    “哼~!”吴栎重重的冷哼一声。

    “呵~!”张狸冷然一笑,扭头看向戒备的上官明,说道,“好了,上官明,我们该走了。”

    走?

    蓝雪亭、雪月凉、李强和吴栎等人为之一愣,就这么走了?

    上官明也为之发愣,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现在却要——走?

    周围的人群有些看不懂了,这都什么情况啊?刚才还大战一场,又盛气凌人的唇枪舌战,现在却要——走?

    张狸瞥了眼蓝雪亭等人,微笑道:“上官明,走吧,这里不安全,我可不想无缘无故的就死在这里,那太不值了!”

    不安全?

    上官明抬头扫了一眼雪月凉等人,又扫了一眼四面八方的人群,想了想,点头道:“好!”

    “嗖!”

    上官明纵身一跃,跳在黄色大野猪的背上,看向上官荡儿和上官玲儿,微笑道:“荡儿、玲儿,我们该走了。”

    “哦。”

    “好!”上官荡儿和上官玲儿满是疑惑和好奇的看了看张狸、又望了望天空中的蓝雪亭等人,继而看向上官明,微微一笑。

    “走了。”

    “走!”

    “踏踏~!”

    张狸骑着红色大野牛率先走入了城门通道,城门守卫并没有阻拦,任由他通过。

    “踏踏~!”

    上官明骑着黄色大野猪,护着上官荡儿和上官玲儿,一路跟随张狸走出了蓝湖镇。

    望着走出蓝湖镇的张狸,望着他们快速的远去,所有的人心中百感交集。

    忽然——

    “哗啦啦~!”

    不少原本要进入蓝湖镇的普通人、武者和炼气士们纷纷转身走出了通道,走出了蓝湖镇。

    城门守卫:“········”

    仙门一派:“········”

    仙村一派:“········”

    散修一派:“········”

    蓝湖镇人士:“······”

    蓝雪亭等七人:“·······”

    “踏踏~!”

    又是一连串的、杂乱的脚步声,又有很多人纷纷转身走出了蓝湖镇,而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转眼间,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原本人满为患的蓝湖镇,大街小巷之中已然没有了那些游散的普通人、武者和炼气士,只剩下蓝湖镇原本的原著居民和三大门派的弟子们。

    望着即将成为一座空城的蓝湖镇,蓝雪亭瞳孔猛然一缩,脸色异常的阴沉,一双眼眸就如同一只择人即食的凶兽,一股股危险的气息逐渐蔓延开来。

    “呼呼~!”

    雪月凉、李强和吴栎等六大筑基真人眉头紧皱的盯着暴怒之中的蓝雪亭,整个人都戒备了起来。

    “踏踏~!”

    蓝雪亭望着下方还在陆陆续续离开的人们,神色愈加的愤恨,暗道:“哼,该死的罹龙剑客,你可真够狠的啊!”

    “嗡~!”

    “嗡~!”

    “嗡~!”

    突然间,一声声非常轻微的声响之声起伏不定,伴随而来的则是一家家店铺关门大吉,人们接踵离开蓝湖镇。

    “嗯?怎么回事,这里的灵气怎么突然间变弱了?”

    “是啊,原先还很浓郁的,怎么突然间变得如此稀薄了?”

    “发生什么了?”

    “咦?你们看,他们怎么拖家带口的都走了?”

    “奇怪?”

    “不好!”有人反应过来了。

    “怎么了?”

    “那个罹龙剑客说这里不安全!所以——”

    “所以,他们都走了?”

    “嗯,应该是这样!”

    “嘶~!”

    “那,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

    “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我先走了。”说完,这个炼气境大圆满的炼气士转身离开了。

    “他,竟然真的走了?”

    “废话,不走,等死啊!”

    “啊!你也走啊!”

    “喂,等等我!等等我!”

    “嗖嗖~!”

    转眼间,成千上万的人群变成了成百上千的人们。

    一时间,偌大的蓝府门前的广场上,你一眼便可以数清楚有多少人还留在这里。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都走了?”雪飞扬凝眉疑惑道。

    “哼!”黑林山重重的冷哼一声。

    想了想,黑林山抬头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蓝雪亭、雪鲤仙门的雪月凉和雪山仙门的筑基真人,神色变幻间,开口道:“黑刀魔门的弟子,我们走!”

    “踏踏~!”

    随着黑林山率先离去,黑刀魔门的弟子左看看右看看,最终还是跟随黑林山离开了蓝湖镇。

    雪飞扬:“·······”

    白清旭:“·······”

    李金峰:“·······”

    蓝雪亭:“·······”

    雪月凉:“·······”

    吴栎:“········”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黑林山阴沉着离开蓝湖镇。

    蓝雪亭冷冷的俯视着黑林山的离去,暗道:“黑刀魔门?哼~!好一个黑刀魔门!”

    此刻,三大仙门之中的黑刀魔门,他们退出了!

    雪飞扬和白清旭二人对视一眼,眼中并没有黑林山退出的喜悦,反而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阴沉。

    深吸一口气,雪飞扬脑海中忽然间冒出了一个人,不自觉的眉头紧皱,甩了甩头,抬头望向雪月凉,凝重道:“雪月凉长老,我,退出!”

    “踏踏~!”

    雪飞扬转身离去。

    雪月凉:“·······”

    白清旭:“·······”

    所有人:“·······”

    眼看着黑林山和雪飞扬先后离去,白清旭脑海中忽然间想起了一句话:“我这条蟒蛇不介意吞吃一些零零散散的小老鼠。”

    蟒蛇?

    小老鼠?

    刹那间,白清旭好似明白黑林山和雪飞扬为什么要退出了,暗道:“哼,罹龙剑客,你好狠啊!”

    迫不得已,白清旭硬着头皮,抬头望向雪山仙门的长老,沉声道:“长老,我,退出!”

    “踏踏~!”

    白清旭转身离去。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呆滞了,这都什么情况啊!怎么一个接着一个离开,他们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他们可是三大仙门的大师兄啊!

    黑刀魔门的大师兄——黑林山,退出了!

    雪鲤仙门的大师兄——雪飞扬,退出了!

    雪山仙门的大师兄——白清旭,退出了!

    三大仙门的大师兄都莫名其妙的退出了,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啊!

    三大仙门的弟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一咬牙,迫不得已,急急忙忙地跑了,去追赶他们的大师兄了。

    蓝雪亭:“········”

    仙村一派:“·······”

    散修一派:“·······”

    转眼间,仙门一派,退出了!

    李金峰高兴了,暗道:“哼,跟我争?不自量力!”

    突然——

    “踏踏~!”

    恶徒山、雪狼山、屠夫山、狼牙山、虎牙山、犬牙山和天鹰山等七大山门为首的散修一派居然也诡异的转身就走。

    很快,蓝府门前就只剩下——仙村一派!

    蓝雪亭:“·······”

    吴栎见此,微微一笑,看向蓝雪亭和雪月凉等人,微笑道:“诸位,既然他们退出了比试,我也该走了。哈哈——”

    “嗖~!”

    吴栎化为一道黑光,刹那间便消失在蓝雪亭等眼中。

    “哼!”蓝雪亭怒火中烧,愤恨的望着吴栎离去的方向,暗道,“该死的罹龙剑客,你跟老子等着,老子和你没完没了!”

    “蓝镇长,抱歉,我们也该走了!”

    “告辞!”

    “嗖嗖~!”

    雪月凉和另外一个筑基真人纷纷告辞,转身离去,他们还真的怕张狸半路上杀了雪飞扬和白清旭,他们二人可是仙门一派的未来啊,他们不能死!

    蓝雪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