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二十九章 治安,差!
    蓝府。

    蓝悦芸抬头望了眼天空中的几朵白云,尤其是站在白云之上的数人,这令蓝悦芸绣眉微蹙:“仙门一派、仙村一派和散修一派,他们都来了!而且,来到都是筑基境大圆满真人,差一步即可成就金丹人仙!”

    “咚咚~!”

    朱梅儿跑了进来。

    看向蓝悦芸,朱梅儿兴奋道:“小姐,外面来了好多人,三大仙门的筑基境弟子几乎都来了,还有各大仙村的继承人,还有各大散修一派的代表都来了!”

    “知道了。”蓝悦芸淡淡道。

    “啊!”朱梅儿一怔,看了眼蓝悦芸,顺着蓝悦芸的目光,朱梅儿抬头望去,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疑惑道,“小姐,您在看什么呢,天空中什么也没有啊?”

    “外面情况怎么样了?”蓝悦芸答非所问道。

    “哦。”朱梅儿撇了撇嘴,说道,“仙门一派、仙村一派和散修一派好像派出去了好多人,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嗯?”蓝悦芸收回目光,盯着朱梅儿,皱眉道,“他们派人了?”

    “是啊,怎么了?”朱梅儿满脸的不解。

    “看样子,他们这是要去杀上官明和龙首护法了啊!”蓝悦芸坐在了石凳上。

    杀上官明和龙首护法?

    朱梅儿想了想,说道:“小姐,那个龙首护法得罪了仙门一派和仙村一派,他们不杀他,那才奇怪呢!不过,这一次,那个什么龙首护法恐怕要凶多吉少了!”

    “他们派出了多少人?”

    “我大概数了一下,好像有三十多个人吧。”朱梅儿有些不确定的回应道。

    “三十多个人?什么修为?”

    “好像,都是筑基真人!”

    “三十个筑基真人?呵,他们可真够下血本的!”蓝悦芸冷笑道。

    “所以说嘛,这个什么龙首护法在劫难逃啦!”朱梅儿有些兴奋道。

    “恐怕未必吧?”蓝悦芸饮尽一杯灵茶,望着天空中的数道身影,略有所思。

    “啊?不可能吧?不管怎么说,那个龙首护法也只是一个小小的炼气境大圆满的炼气士,面对三十多个筑基真人,他还能活着吗?”朱梅儿不相信道。

    “对于普通的炼气境大圆满炼气士而言,或许是一个必死之局,但这个龙首护法太过于隐忍,而且为人凶戾、残暴,是一个凶人,不易对付!”蓝悦芸一边说道,一边注视着天空中的蓝雪亭等人。

    凶人?

    朱梅儿歪了歪脑袋,他很凶吗?

    突然——

    “诸位,本尊无心参与你们的游戏,但你们也不要如此的放肆!否则,对大家都不好,对不对,蓝镇长!”

    蓝镇长?

    那不是族长吗?

    咦?这个声音好耳熟?

    他是——

    “啊!小姐,是那个龙首护法的声音!”朱梅儿惊叫道。

    “我知道!”蓝悦芸在听到张狸那一声宣誓之后,她便站了起来,目不转睛的望着缓缓现身的七大筑基境大圆满真人。

    “啊!那是——族长!”朱梅儿惊讶的望着天空中的蓝雪亭等人,又看了眼蓝悦芸,说道,“原来,小姐您一直都在望着族长他们啊!”

    “看样子,那些派去猎杀龙首护法的筑基真人都死了!”蓝悦芸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啊!”

    “这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那可是三十多个筑基真人啊!不可能的!”

    “小姐,那可是三十多个筑基真人啊!”朱梅儿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惊叫道。

    “好了,不要再说了!”蓝悦芸不悦的瞪了眼喋喋不休的朱梅儿。

    “哦。”朱梅儿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暗道,“三十多个筑基真人,真的被那个龙首护法给杀了吗?”

    ········

    ······

    蓝府,大门口的广场。

    仙门一派、仙村一派和散修一派,三大门派泾河分明,互不相让,随着派出去的人没有回来,整个广场上的气氛越来越压抑了。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李金峰皱眉道。

    “呼哧~!”

    “呼哧~!”

    “呼哧~!”

    “少主,不好了!”一个炼气士气喘吁吁地跑了个来。

    “怎么了?”李金峰忽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少主,全死了!”

    全死了?

    “怎么回事!”李金峰死死地盯着他。

    “少主,雾魔杀死了李克他们!”

    “嗯?雾魔?知道了!”李金峰神色阴冷了下来。

    “怎么,还有事?”李金峰阴沉道。

    “有!少主,仙门一派的二十个筑基真人,全死了!”

    “什么?”李金峰神色大变,双手死死地抓住炼气士,盯着他的一双眼睛,阴沉沉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全死了?

    李克他们四个筑基真人或许会被雾魔所杀,但二十个筑基真人就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就全死了,这怎么可能,你逗我玩呢?

    “少主,是真的!他们都被那个罹龙剑客给杀了!”炼气士惊恐的望着暴怒之中的李金峰,生怕他一不小心杀了自己,那才叫一个冤枉啊!

    罹龙剑客?

    “嘭~!”

    那炼气士重重的跌落在地,暗自庆幸自己还活着,并慌忙躲进了人群之中,这才松了口气。

    李金峰紧握双拳,青筋暴涨,愤怒的表情惊的众人纷纷避让,生怕招惹是非,万一被李金峰打死,那就死的太冤了!

    “该死的罹龙剑客!”李金峰愤怒之余,心中也充满了重重疑惑,“他一个小小的炼气士,他怎么可能杀死二十个筑基真人,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绝对不可能!”

    同样的,仙门一派这边也得到了消息,一下子整个仙门一派沸腾了——

    “该死!”

    “杀了他!”

    “一个小小的炼气士胆敢如此猖獗,必须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哼,杀了他!”

    “杀!”

    “杀!”

    “杀!”

    “闭嘴!”黑林山陡然间冷喝道。

    “唰~!”

    原本沸腾的人群遽然间冷却了下来,虽然表面上愤怒不已,但心中却个个都是捏了一把汗,他们可不想去送死,那也太不值了。

    “你们,怎么看?”黑林山凝重道。

    “唉~!”白清旭叹了口气。

    “能怎么办?”雪飞扬紧握着剑柄,久久无法拔剑。

    “就这么算了?”黑林山问道。

    算了?

    三个人眉头紧皱,脸色极为难堪,打?打不过!不打?颜面何存!

    左右为难啊!

    突然——

    “诸位,本尊无心参与你们的游戏,但你们也不要如此的放肆!否则,对大家都不好,对不对,蓝镇长!”

    蓝镇长?

    蓝府的主人——蓝雪亭?

    雪飞扬、白清旭、黑林山和李金峰等人纷纷为之皱眉,抬头望去,却见天空中的几朵白云缓缓地消散,露出了站在半空中的蓝雪亭、雪月凉、李强和吴栎等人。

    “他们?”

    “哼!原来他们一直都在!”

    “该死!”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筑基真人被杀而无动于衷吗?”

    “他们想干什么啊!”

    ·········

    一时间,无论是仙门一派,还是仙村一派,亦或者散修一派,他们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盯向了天空中的蓝雪亭等人。

    同时,雪飞扬、白清旭和黑林山等人也听从了那道挑衅的声音,就是他们一直想要杀的人——罹龙剑客——张狸!

    张狸不但没用死,他竟然还胆敢不知死活地挑衅七大筑基境大圆满真人,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哼,等着吧,罹龙剑客!”众人心中阴沉道。

    ·········

    ······

    天空中。

    蓝雪亭、雪月凉、李强和吴栎等七个筑基境大圆满真人缓缓地现身,淡漠的目光随意地扫视了一眼下方的人群,惊吓的人们立即低下了头,不敢与之直视。

    “哼~!”雪月凉重重的冷哼一声,望向仙门一派,冷声道,“没用的东西,连一个小小的炼气士都杀不了,死不足惜!”

    雪飞扬、白清旭和黑林山等仙门一派的弟子们羞愧的低下了头颅,他们可不敢反抗,因为雪月凉不仅是筑基境大圆满真人,更是仙门一派的长老,实力和威严并存的强悍存在。

    “废物!”李强冷冷的瞪了眼李金峰,惊的李金峰低下了头,不敢与之直视,毕竟这件事情是由他引起的,最大的责任人就是他——李金峰!

    吴栎则冷冷的扫了一眼散修一派,一个个立即低下了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惹恼吴栎这个大恶魔。

    三大门派教训了完了他们的弟子,蓝雪亭淡淡的看了一眼院落之中的蓝悦芸,微微一笑,扭头望向城门口,直接看向了张狸,微笑道:“罹龙剑客,何必动怒,有话好好说嘛,对不对?”

    有话好好说?

    张狸冷然一笑,说道:“蓝镇长,这里是你的地盘,治安如此之差,本尊真不知道黑夜里有多少无辜之人死于非命,本尊真替他们感到不值啊!”

    治安,差?

    死于非命?

    此话一出,不少人心中顿时有了别样的看法和想法,也有不少人开始蠢蠢欲动了。

    “嗯?”蓝雪亭眉头紧锁,神色极为沉重的盯着张狸,心中对张狸的评价再一次拔高了许多,“好一个罹龙剑客,想离间我们,好狠的阳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