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二十二章 诡异的气氛
    颜面何存?

    雪鲤仙门的颜面?

    许阳心中不屑的一笑:“颜面?当初虎鲨码头一役,三大仙门的颜面已经丢了;不久之前的伏魔山一战,各大仙门和各大仙村更是死伤无数,他们的颜面又何在?他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许阳看似护着雪飞扬、护着雪鲤仙门,但实际上他是否真的对雪鲤仙门忠心耿耿,那就是另外一个说法了。

    刚一进蓝焰酒楼,许阳并没有立即认出张狸,但通过上官明,再联想到上官明对张狸的称呼,不能推测出张狸的身份。

    许阳知道张狸只有炼气境的修为,但他的真实实力估计可以媲美普通筑基真人,再加上乾聚阁的背后支持,想要动张狸却是很难。

    所以,许阳选择了以退为进。

    许阳拦住暴怒之中的雪飞扬,灵识传音道:“大师兄,你也应该看出来了,这个罹龙剑客已经是有着炼气境九层的修为,只差一步便可炼气境大圆满;若是你激怒了他,让他一不留神突破了,这可是一个劲敌啊!我看,还不如放他们离开;你看,怎么样?”

    炼气境九层?

    雪飞扬心中一动,双眼之中白光一闪,好似看透了张狸的真实修为,脸色不自觉的一沉,灵识传音道:“还真是炼气境九层,差一步便可突破,据时逼迫的太紧,他一狠心加入考核,一旦入选,他很有可能突破筑基境,这可不好!”

    筑基境?

    许阳略有所思,灵识传音道:“正是如此。所以,大师兄,反正他们也只留一夜,明天就离去,就此放过他们,来日新账旧账一起算,如何?”

    雪飞扬点头道:“也好。”

    “呼~!”

    许阳适时地让开,让雪飞扬面向张狸。

    雪飞扬深深地看了眼张狸,不甘的冷哼一声,说道:“龙首护法,是吧?就凭你们两个也想重建千仞山宗门?哼,你们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危险的念头吧!”

    上官明眉头一皱,扭头看向了张狸。

    “咕噜~!”

    张狸饮尽一杯浊酒,玩转这酒杯,瞥了眼雪飞扬,微笑道:“雪鲤仙门?说起来,这是我们第三次交锋了!哈,说实话,雪鲤仙门的老一辈或许还有一些血气,但你们这些后起之秀嘛?嗯,一群绣花枕头而已!”

    绣花枕头?

    绣花枕头!

    “呲吟~!”

    雪飞扬立即拔出了自己的宝剑,愤怒而狰狞的面孔,冷冷的盯着张狸,大有要动手的趋势,但他却没有立即动手。

    “嗯?”上官明肯定雪飞扬拔剑了,立即戒备了起来。

    张狸平静如常地饮酒。

    上官荡儿和上官玲儿疑惑而又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火药味很浓,但双方却没有打起来,这很奇怪啊。

    雪鲤仙门的弟子们个个愤怒异常,恨不得一起上杀了张狸,但雪飞扬没有动,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唯一冷静的或许只有许阳一个人了。

    许阳一阵苦笑,看向张狸,微笑道:“龙首护法,我们雪鲤仙门和你们千仞山仙门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何必闹得如此僵局呢?”

    千仞山仙门?

    周围的人们不明所以,但不妨碍他们看热闹啊。

    上官明听到许阳称呼‘千仞山仙门’,眼睛不由得一亮,自己的家族历经千辛万苦都没有得到各大仙门弟子的认可,可龙首护法却让雪鲤岛第一大仙门——雪鲤仙门的第二代二师兄认可,看样子,千仞山仙门崛起不远了!

    呼吸间,上官明一身热血沸腾。

    不同于上官明的热血沸腾,雪飞扬等雪鲤仙门内门弟子们却是一个个神色难堪至极,许阳可是雪鲤仙门的二师兄,他竟然如此抬举这个龙首护法,他这是什么意思?

    同样的,二楼的蓝悦芸一样的疑惑和好奇。

    蓝悦芸俯视着下方陷入僵局的两方,看了看满脸铁青、想动就不敢动的雪飞扬,又看了看悠闲饮酒的张狸,心中明了:“这个龙首护法,不简单啊!”

    朱梅儿则完全蒙圈了,在她的印象中,雪鲤仙门可是雪鲤岛最大的仙门,就算是蓝家也要礼让三分,而这个什么龙首护法竟然胆敢与雪鲤仙门对着干,而他还活的好好的,他究竟是什么来历啊!

    突然——

    “踏踏~!”

    平静而又沉稳的一连串脚步声由远及近,又是一批人们来临。

    “嗯?”原本紧绷着神经的雪鲤仙门弟子们听到如鼓声般的脚步声,立即凶神恶煞的扭头望去,却见雪山仙门的内门弟子们兴冲冲地赶了过来,这令他们心中的怒火有了发泄之处。

    “咦?大师兄,看,是雪鲤仙门的雪飞扬啊!”

    “咦,还真是他们!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看样子,他们这是要打架啊!”

    “打架?和谁?”

    “嗯?面带不善啊!”

    “不会是要和我们开架吧?他们疯了吧?”

    ········

    疯了吧?

    一句话,如同在雪鲤仙门内门弟子那心中愤怒之火上浇了一把火油,愤怒之火熊熊燃烧,他们死死地盯着雪山仙门的弟子们,大有往死里整的节奏。

    “嗯?不对!”白清旭眉头一皱,好似看出了什么地方不对劲,扫了一眼大堂,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由得问道,“雪飞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雪飞扬一阵冷笑:“白清旭,你们这又是什么意思?你的人竟敢说我们疯了?哈,白清旭,你长本事了吧!”

    许阳无奈的苦涩一笑,得,又是一场无妄之灾啊!

    “嗯?”白清旭向后目光一扫,冷冽的目光令每一个雪山仙门的内门弟子为之躲避,重重的冷哼一声,看向雪飞扬,沉声道,“雪飞扬,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焦躁了?”

    焦躁?

    雪飞扬眉头一皱,顿时清醒了许多,额头也渗出了许多冷汗。

    “呲吟~!”

    雪飞扬收回了长剑。

    雪鲤仙门弟子:“·······”

    白清旭:“·········”

    雪山仙门弟子:“········”

    围观的人群:“······”

    蓝悦芸:“·······”

    朱梅儿:“·······”

    几个情况?

    刚才还剑张跋扈,准备拼死一战,如今却收起了兵器,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上官明也有些搞不清状况了,你们不是要打吗,怎么又不打了?苦笑一声,上官明也收回他的兵器——雾刀。

    深吸一口气,雪飞扬看向悠闲的张狸,沉声道:“龙首护法,这一次算你走运,咱们走着瞧!哼~!”

    “踏踏~!”

    雪飞扬转身踏步间走上了楼梯。

    许阳苦涩一笑,跟了上去。

    雪鲤仙门的其他内门弟子见此,虽然怒气难平,但一想到自己和上官明之间实力的差距,众人迫不得已硬着头皮跟着上了二楼。

    龙首护法?

    白清旭神色微变,看向张狸,沉声道:“龙首护法?你就是千仞山仙门的龙首护法?”

    龙首护法?

    千仞山仙门的龙首护法?

    上官明心中激动万分:“千仞山仙门!千仞山仙门啊!”

    张狸看了眼白清旭,微笑道:“雪山仙门?放心,我们只是路过,蓝湖镇的喜事,还是留给你们这些年轻人吧。”

    年轻人?

    白清旭嘴角一阵抽搐,暗道:“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今年才十六岁!你竟然说我是一个年轻人?哼,好大的口气!”

    尽管心中非常的不满,但有了雪飞扬这个前例,白清旭可不想丢人现眼,只能重重的冷哼一声:“走,我们上二楼。”

    “是,大师兄!”雪山仙门的内门弟子们一个个愣了愣,紧跟着走上了二楼。

    “呼~!”

    上官明长松了口气,刚要坐回去,却又响起来了一连串的脚步声,扭头望去,神色又戒备了起来。

    “踏踏~!”

    一连串的脚步声如同一阵阵的敲鼓声响彻在蓝焰酒楼。

    刚上到二楼的雪飞扬听到脚步声,眉头一簇,不自觉的停止了脚步,他身后的许阳等人同样迫不得已停止了脚步,扭头望去。

    刚踏上楼梯的白清旭听到脚步声,脸色一沉,眼中刀光一闪而过,,同样停止了步伐,他身后的雪山仙门弟子们同样如此,一个个面带怒色的望去。

    周围的人群更加的大气不敢出一口,生怕招惹杀身之祸。

    “踏踏~!”

    黑刀魔门的内门弟子们脸色阴沉的走进了蓝焰酒楼,在那一瞬间,他们立即感受到了非常浓郁的杀气,顿时拔出了各自的兵刃,准备迎敌。

    “嗯?”黑林山眉头紧皱,抬眼望去,却见二楼的雪飞扬面露狰狞、楼梯口的白清旭面露阴沉、周围人们神色各异地盯着自己等人,这令黑林山心中非常的不舒服。

    黑林山沉声道:“雪飞扬、白清旭,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哼~!”

    “踏踏~!”

    雪飞扬和白清旭二人几乎同时冷哼一声,转身直接踏上楼梯,走上二楼。

    “踏踏~!”

    雪鲤仙门和雪山仙门的内门弟子们紧跟其后,都走上了二楼。

    黑林山:“········”

    黑刀魔门的内门弟子们:“········”

    围观的人们:“········”

    上官明:“·······”

    上官荡儿和上官玲儿却好奇的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右看看,觉得很好玩。

    张狸则继续饮酒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