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二十一章 颜面何存?
    &lt;&gt;&lt;/&gt;

    蓝湖小镇,蓝焰酒楼。

    二楼,靠近街道的一个雅间。

    蓝悦芸身为炼气境十层大圆满的炼气士,她略微一听,便明了了楼下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暗道:“龙首?他是何人?”

    蓝悦芸身旁的丫鬟朱梅儿还在回味刚才的三喜临门,疑惑的看向蓝悦芸,不解道:“小姐,明明是双喜临门嘛,怎么成了三喜临门了?”

    蓝悦芸放下茶杯,看了眼朱梅儿,解释道:“两家联姻,势力大增,是为一喜我们突破筑基境,又添两个筑基真人,又是一喜各大宗门关注,入选宗门,又是一喜!”

    “啊!”朱梅儿恍然道,“怪不得,各大宗门、各大城镇和无数仙村的炼气士和筑基真人接踵而来,原来他们是看重了我们蓝家的势力!”

    蓝悦芸苦涩道:“不错,他们一方面是看重了我们蓝家的蓝湖镇,另一方面则看重了我的资质无论是为了什么,他们都稳赚不赔!”

    “那怎么办啊,小姐!”朱梅儿着急道。

    “能怎么办?”蓝悦芸满脸的无奈和苦笑,“如今的蓝湖镇,暗潮涌动,各大势力皆有人在盯着我们,我们跑不了的!更何况,我身上还有我们蓝家独有的跟踪符咒,无论我跑到哪里,他们都能够找到我!”

    “啊!”朱梅儿大吃一惊,“那可怎么办啊?”

    “认命呗。”蓝悦芸叹息道。

    “可”朱梅儿眼角瞥见了一个人,立即闭上嘴巴了。

    “嗯?”蓝悦芸发现了朱梅儿的吃惊的神情,扭头望去,却见一队雪鲤仙门内门弟子走进了蓝焰酒楼。

    “踏踏!”

    蓝悦芸想了想,她站了起来,走出了雅间,来到了二楼护栏旁边,坐了下来。

    “小姐?”

    “看着吧。”

    “哦?”朱梅儿无奈,只能和蓝悦芸一同望着下方的雪鲤仙门的内门弟子,想看一看他们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踏踏!”

    雪飞扬一身雪衣,风度翩翩地踏进了蓝湖镇最为高级的酒楼蓝焰酒楼。

    “客官,这边请!”

    “嗯。”雪飞扬踏进酒楼,先是扫了一眼整个大堂,上下打量一番,这才跟着店小二向二楼走去。

    “等一下!”有人注意到了坐在窗边的上官明,皱眉道,“大师兄,看,是雾魔!”

    雾魔?

    雪飞扬眉头一挑,停止了脚步,扭头望去,却见上官明静静的端坐在那里,旁边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在他的对面还有一个身穿青袍的凶戾少年,他一身若隐若现的凶戾剑气令雪飞扬眉头为之一皱,问道:“雾魔对面的那个少年是谁?”

    少年?

    许阳观察了一眼张狸,皱眉道:“大师兄,这个人是一名剑修,不好招惹啊!”

    “大师兄,一个无名小卒而已,不足为虑,到时候随手解决了便可!不过,这个雾魔可不好对付啊!”发现上官明的刘勇目光充满了阴冷。

    “哦?刘勇,你和他有仇?”许阳不满道。

    “许阳师兄,雾魔杀了我们那么多的弟子,我们不应该为他们报仇雪恨吗?更何况,他是一个大魔头,除魔卫道,本就是我们正道仙门的职责!”刘勇大义凛然的回应道。

    雾魔?

    除魔卫道!

    不少雪鲤仙门的弟子动心了,我们这么多的筑基真人还打不过他一个筑基真人吗?

    “大师兄?”

    “大师兄,动手吧!”

    “是啊,大师兄,除魔卫道,本就是我们雪鲤仙门的职责!”

    “大师兄,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

    “大师兄!”

    “好了,都不要说了,听大师兄的!”许阳冷冷的扫了一眼七嘴八舌的师弟们,眼神之中充满了警告之意。

    “雾魔?”雪飞扬盯着上官明,又扫了一眼激情四射的师弟们,转念一想,点头道,“也好,除魔卫道而已,想必蓝雪亭镇长不会怪罪我们的。”

    “谢大师兄!”刘勇第一个走向了上官明。

    “大师兄?”

    “好了,不要说了。”

    “是。”许阳无奈的叹了口气,继而目光看向了上官明,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暗道,“雾魔上官明?他怎么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不知道各大仙门都在通缉他吗?”

    “踏踏!”

    刘勇带着他的两个小弟邪意昂然地走向了上官明。

    二楼。

    朱梅儿皱眉道:“小姐,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啊!”

    蓝悦芸看了眼雪飞扬,说道:“看,他就是雪鲤仙门内门弟子的大师兄,当今雪鲤仙门掌门人的长子雪飞扬?”

    朱梅儿看向雪飞扬,说道:“应该就是他吧。”

    蓝悦芸绣眉微蹙,点了点头,扭头看向了刘勇三人走向上官明,暗道:“雾魔上官明?千仞山仙门唯一的弟子!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对面的那个少年又是谁?”

    一楼。

    “咚!”

    张狸放下酒杯,瞥了一眼充满恶意而来的刘勇三人,微笑道:“上官明,你的朋友们来看你了,你不迎接一下吗?”

    朋友?

    上官明没有回头,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回应道:“龙首,区区的三支温室花朵,太容易夭折了。不过,在这里杀了雪鲤仙门的弟子,是不是不太好啊?”

    温室花朵?

    夭折?

    刘勇三人愤怒了,该死的雾魔胆敢看不起我们?找死!

    雪飞扬却是眉头一皱:“龙首?什么意思?”

    龙首?

    陡然间,许阳好似想到了一个人,神色立即大变,看向刘勇三人想要阻止,可刘勇三人已经拔剑,其刺向了上官明,最终只能张了张嘴,无声的叹了口气。

    “呲吟!”

    三道黑色刀光闪过。

    “噗通!”

    “噗通!”

    “噗通!”

    刘勇三大筑基真人额头溢血,瞪大着眼睛,满是难以置信地噗通倒地,死不瞑目。

    “噌噌!”

    原本看戏的人们看到刘勇三大筑基真人被上官明一刀斩杀,一个个神色大变,纷纷忍不住的站了起来,不由自主地躲在了一旁,让出了一个空地。

    “这?”

    “这不可能!”

    “刘勇可是筑基境中期,另外两个也是筑基境前期啊!就这么一刀,他们全死了?”

    “怎么会这样?雾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他竟然杀我们的雪鲤仙门的人,他死定了!”

    “大师兄,杀了他!”

    “闭嘴!”许阳愤怒的冷喝道。

    “嗯?”雪飞扬没有理会刘勇三个废物,目光却盯着缓缓站起来、手持黑色战刀的上官明,面色凝重,“雾魔?雾刀?上官明,你真想和我们雪鲤仙门不死不休?”

    上官明冷笑道:“不死不休?雪飞扬,好像是你们雪鲤仙门先挑衅的我,是你们要杀我!我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雪飞扬脸色一沉,说道:“上官明,只有你投降,我可饶你一命!否则,不仅你要死,你的两个孙儿也要死!”

    杀我全家?

    上官明回头看了眼上官荡儿和上官玲儿,又看了眼满不在乎的张狸,继而冷然一笑道:“雪飞扬,你还真认为你们雪鲤仙门可以一手遮天吗?告诉你,我们千仞山宗门马上就要崛起了,到时候你们雪鲤仙门必灭!”

    千仞山宗门崛起?

    想灭我们雪鲤仙门?

    雪飞扬神色愈加的冰冷了,寒声道:“上官明,你太自大了!想灭我们雪鲤仙门,你还没有这个实力!再者,就凭你也想重现千仞山仙门昔日辉煌?哼,不自量力!”

    上官明深吸口气,说道:“我只是路过蓝湖镇而已,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但是,若是你们再如此无理取闹,即便是鱼死网破,我也要杀了你!”

    鱼死网破?

    雪飞扬眉头紧皱,雾魔可是出了名的狠角色,他还真有肯做出来。

    雪飞扬有些犹豫了,其他雪鲤仙门的弟子们也有些犹豫不决了,他们想杀上官明,可上官明的实力他们有目共睹,这里只有雪飞扬和许阳二人能够打败上官明,其他人只有送菜的份。

    许阳深深地看了眼上官明,又看了眼饮酒的张狸,深吸一口气,看向雪飞扬,低声道:“大师兄,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还是走吧!”

    走?

    雪飞扬是一个非常高傲的人,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颜面何存?雪鲤仙门的颜面何存?这可不仅关系到自己的尊严,更是关乎到雪鲤仙门的尊严,能走吗?

    “呲呲!”

    雪飞扬缓缓地拔出腰间长剑。

    “呲吟!”

    许阳见状,赶紧强行按了下去,挡在雪飞扬面前,盯着错愕而又愤怒的雪飞扬,灵识传音道:“大师兄,雾魔不足为虑,但我们不得不小心他身后的那个人!”

    “谁?”雪飞扬松开了剑柄,眉头紧皱,灵识传音道,“那个少年?”

    “是!就是他!”

    “他是谁?”

    “千仞山宗门的龙首护法罹龙剑客张狸!”

    “龙首护法?罹龙剑客?张狸?什么意思?”

    “张狸,他受乾聚阁保护,乾聚阁不好招惹!”

    “乾聚阁?”雪飞扬深吸口气,深深地看了眼张狸,灵识传音道,“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我们雪鲤仙门的颜面何存?”

    颜面?

    许阳一阵苦笑,我们雪鲤仙门在张狸手中不知道栽了多少跟头,丢了不少颜面,也没见上层有什么对策啊,你瞎操什么心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