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二章 雪鲤岛一脉
    炼器师?

    孟帆只是听说过,却没有真正见过,而如今张狸却一下子拿出一百件下品法器,这让高傲的孟帆有些深受打击,暗道:“龙首竟然才十六岁,炼气境七层,又是炼器师,我不如也!”

    深吸一口气,孟帆将眼前看到的一切记在了心里。

    同样的,作为雪鲤岛无数个仙村之一——牧马仙村的村长——牧岳,他几乎一眼就看出这些下品法器并不是精品,但也是不可多得的法器,而且还都是刚刚炼制出不久,非常的新,心中自然猜想到了:“炼器师?”牧岳眉头紧皱。

    牧岳心中明白:“各大仙门都知道张狸这些人在我的牧马仙村,而且还让我多加刁难,可如今——”牧岳心中有些犯难了。

    乾聚阁?

    突然间,牧岳脑海中闪过这个名字,顿时身体猛地一颤,额头冷汗渗出,暗道:“该死!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各大仙门都不敢得罪乾聚阁,却让我一个小小的筑基境前期的小人物去得罪乾聚阁这个庞然大物,我这不是找死吗!”

    乾聚阁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牧岳不知道,但他知道:“在整个雪鲤岛上,每一个任何一个门派胆敢得罪乾聚阁!据传说,镇守乾聚阁的阁老是一名强大金丹境的人仙,实力深不可测啊!”

    金丹境的仙人啊!

    想一想,牧岳心中就一阵胆颤心惊:“若是陈阁主知道了,我恐怕——”深吸一口气,牧岳心中渐渐地有了自己的决定。

    缓缓地,牧岳站了起来,这才注意到周围那杀人的目光是多么的凶戾,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凶悍,心中没理由的一惊:“果然,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部下!”

    深呼吸,牧岳扭头看向张狸,微笑道:“罹龙剑客,我刚才看过了,你的这些下品法器却是最为低级的法器,每一件最多也就价值一块下品灵石而已。”

    张狸微笑道:“既然如此,你就看着处理吧。”

    牧岳看着无所谓的张狸,眉头不自觉的一簇,微笑道:“罹龙剑客,这样吧,既然你们来到了我们牧马仙村,作为一村之长,我理应欢迎你们的加入。你看,这一百件下品法器,我收下了,待会,我会派人给你送过五十匹雪云马,怎么样?”

    五十匹雪云马?

    赵延、铁血三兄弟、孟帆师徒九人和刘云霞等人一瞪眼,难以置信的盯着牧岳,刚才还气势汹汹、剑张跋扈的,如今怎么笑脸迎客了?

    “炼器师吗?”众人心里猜测道。

    “五十匹雪云马?”张狸诧异的看了眼牧岳,微笑道,“如此,多谢了。”

    “不客气。”牧岳村长微笑道。

    “呼~!”

    一挥手,牧岳村长将地上的一百件下品法器收入了自己的储物袋里面,而后看向张狸,微笑道:“罹龙剑客,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告辞。”

    “请!”

    “告辞!”

    “踏踏~!”

    牧岳村长和他的部下转身走出了院落。

    张狸眯着眼睛,望着牧岳村长的背影,冷冷的一笑,暗道:“雪鲤仙门?哈,你们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不过,没关系,咱们走着瞧,哼!”

    “咕噜~!”

    张狸饮尽一杯浊酒。

    赵延等人静静的望着张狸。

    时值傍晚。

    张狸睁开眼睛,看向候着的赵延等人,说道:“明天,牧岳村长会送过五十匹雪云马,该怎么分配,你们自己看着处理。”

    赵延等人恭敬道:“喏。”

    张狸继续说道:“明天,我要启程去往万兽仙村,接下来的路,就看你们自己怎么走了!想留下来的,就留下来;不想留下的,就走吧。”

    赵延等人神色复杂道:“喏。”

    张狸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赵延等人见此,纷纷恭敬一礼,转身离开了房间。

    看着赵延等人离去,张狸缓缓地睁开眼睛,开口说道:“出来吧。”

    “呼~!”

    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黑发老者宛如一团黑雾一般,遽然间出现在张狸的面前。

    “你是谁?”张狸凝视这个突如其来的黑发老者。

    “龙首护法?”黑发老者同样凝视着张狸,面无表情的说道,“千仞山的龙首护法?十六岁,炼气境七层!很不错!”

    张狸眉头紧皱。

    黑发老者微笑道:“放心,无需这么紧张,我并没有恶意!我也是千仞山的弟子!”

    千仞山的弟子?

    张狸目光一寒,双手紧握,金光乍现。

    黑发老者看着满是戒备的张狸,瞥了眼张狸的金色双拳,好似颇为满意,点头微笑道:“想当年,我们千仞山被灭,大部分弟子逃亡到了凡人大陆,在那里休养生息;一部分弟子则继续留在这里,苟延残喘,伺机以待!”

    张狸眉头皱的更紧了,千仞山被灭,一分为二?什么情况?

    黑发老者坐了下来,自饮自斟了一杯浊酒,看向张狸,微笑道:“是不是感到很困惑?其实,你也不用如此,我们千仞山已经消失了。当然,乾聚阁应该还知道我们的存在,只是我们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张狸皱眉道:“这么说来,以往的那些前辈都被你们接走了?”

    黑发老者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不,没有!”

    “什么意思?”

    “他们背叛了宗门,都死了!”

    “死了?”张狸瞳孔一缩,眉头紧皱,盯着黑发老者,沉声道,“你们,杀的?”

    “对,是我们杀的!”黑发老者叹了口气,看向张狸,说道,“没办法,他们是叛徒,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

    “呵,是吗?”张狸冷冷的一笑。

    “嗖~!”

    黑发老者随手一扔。

    “啪!”

    张狸接住了一块黑色令牌,看到上面的雕刻印记,张狸瞳孔一缩,眉头紧锁,惊疑不定的看了又看,皱眉道:“虎头蛟?”

    黑发老者点了点头,微笑道:“不错,是虎头蛟!怎么,你一定很疑惑,对吧?”

    张狸点头道:“玉佩?”

    玉佩?

    黑发老者微笑道:“不错,正是玉佩!当年老祖总共炼制了三枚玉佩,每一块玉佩里面都有一副——《蛟龙出海》的观想图!同时,这不仅仅只是一部观想图,更是一部修炼法门!”

    《蛟龙出海》?

    张狸深吸一口气,内观脑海中的《蛟龙出海》观想图,暗道:“《蛟龙出海》?观想图?修炼法门?千仞山宗门?”

    黑发老者放下酒杯,微笑道:“在虎鲨码头,我看到你出手,就知道,你是我们千仞山的弟子,而且在那里身份还不低!”

    张狸依旧戒备的盯着黑发老者。

    黑发老者苦笑一声,他知道张狸还没有信任他。

    “吼~!”

    一声兽吼,黑发老者背后出现了一条黑色虎头蛟虚影,微笑道:“怎么样,现在相信了吧?”

    看到虎头蛟,张狸看着有些呆滞的虎头蛟,眉头一簇道:“为何你的虎头蛟如此呆滞?”

    “呆滞?”黑发老者一愣,皱眉道,“什么意思?”

    “吼~!”

    一声兽吼,张狸的背后也浮现了一头黑色虎头蛟,不过它却看上去活灵活现,宛如真龙。

    “噌~!”

    黑发老者陡然间站了起来,目光死死地盯着张狸背后的虎头蛟,惊疑不定的问道:“你的虎头蛟?”

    “呼~!”

    张狸收回虎头蛟虚影,抹去额头的汗水,说道:“我曾经炼化过一枚青龙神果,应该是它的作用吧。”

    青龙神果?

    黑发老者眼睛一亮,问道:“这么说来,虎头蛟是吸收了那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神龙之血,才变得如此逼真?”

    张狸点头道:“应该是这样。”

    青龙神果?

    黑发老者渐渐地笑了:“哈哈,好!好!好!好啊!”

    张狸皱眉道:“说吧,找我何事?”

    “咳~!”黑发老者尴尬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说实话,我们这一脉,传承到我这里,就只剩下我们师徒三人了!”

    “咕噜~!”

    张狸刚饮下一口浊酒,瞪眼的盯着黑发老者,不可置信的咽下口中的浊酒,说道:“什么?三个人?我去,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咳咳~!”

    “那个,那个,那个,我们确实只有···三个人!”黑发老者颇为苦笑道。

    三个人?

    雪鲤岛一脉,就剩下三个人?

    张狸有种要撞墙的冲动,搞了半天,你是来我这里哭穷来了,我乐个趣的!

    黑发老者目光紧紧地看着张狸,心中也是颇为无奈:“唉,若不是被逼无奈,我何至于如此啊!”

    张狸深吸一口气,放下酒杯,问道:“你是什么修为?”

    修为?

    黑发老者眼睛一亮,好似颇为自豪道:“筑基境中期!怎么样,厉害吧?”

    筑基境中期?

    张狸一闭眼,苦笑间,仰头饮尽一杯浊酒。

    黑发老者见此,立即一瞪眼,有些生气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狸无奈道:“没什么,你太弱了!”

    弱?

    你一个小小的炼气境七层的小家伙,胆敢说我一个堂堂的筑基境筑基真人弱?黑发老者快要崩溃了:“这都什么事儿啊!一个小小的炼气士胆敢看不起我一个堂堂的筑基真人?可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