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三十八章 小和尚与小道士
    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一叶孤舟扬帆起航。

    望着渐行渐远的孤岛,张狸心中百感交集:“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饿兽!你们还真敢啊!世人皆说——仙人无情,这话可一点也不假啊!仙?哈~!”

    仙人无情?

    一座孤岛,一棵吃人吃兽的妖树,一群冷酷无情的修仙者和修魔者!

    就这么的,万花商船原本数万之多的凡人和武林高手,他们尽皆被葬送在这座孤岛之上,成了妖树的养料,成就了那些人眼中的果实。

    仙?

    张狸渴望成仙,但这么无情的仙,是他自己想要的吗?

    张狸有些迷茫了。

    “哗啦啦~!”

    赵延指挥着船手,驾驭着大船按照地图上标注的路线行驶。

    大船之上。

    孟帆看着眼前活下来的五百多人,心中一片沉重:“数万之多的人们,这才几天的时间,就只剩下我们这点人数,这就是残酷的世界规则吗?”

    看着疲惫不堪、神色呆滞的人们,孟帆心中非常的不忍,但残酷的现实无情的鞭打着自己,这让孟帆非常的难受和不甘:“若是我实力足够强大,或许不会死了那么多人!”

    想着想着,孟帆下意识地取出《论语全书》,开始研究了起来。

    相比较于孟帆的不忍,或者说是仁慈,铁血三兄弟却异常的平静。

    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铁血三兄弟的修为已经到达后天境第九层,只差一步便可突破至先天境,成为先天境武者或者炼气士。

    铁血三兄弟静静的盘膝而坐,闭目调息间,研究着《大力金刚诀》。

    《大力金刚诀》是一部内外兼修的炼体功法,不仅适用于后天境武者,也适用于先天境武者;而且,张狸还在继续研究和创造《大力金刚诀》的后续功法。

    修仙者,同样分成两种体系:其一,武者成为修仙者,主修炼体;其二,炼气士成为修仙者,主修炼气!

    对于张狸而言,他认为炼气和炼体同样重要,二者必不可少!

    “哗啦啦~!”

    大船在向着既定目标前进。

    距离大船数千米之外,有一艘渔船飘忽不定的行驶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上。

    渔船里面,一胖一瘦两个少年四目相对、吹胡子瞪眼,颇有誓不罢休的味道。

    胖少年,佛门法号:普华,身穿一身黄色袈裟,手持一根金色法杖,面部状若怒目金刚。

    瘦少年,魔门称号:血豹,身穿一身红色道袍,手持一把血色长剑,面部状若地狱恶魔。

    二人四目相对,对于脚下积水越来越多的渔船好似毫不在意一般,完全是物我两忘的节奏啊。

    “咕噜噜~!”

    水泡凑名曲渐渐响起,二人浑然无知。

    “咕噜噜~!”

    海水已然淹没到二人的膝盖处,且一条条小鱼儿和小虾米不停的在他们腿上跳舞,二人才缓缓地眉头一簇。

    低头一看,二人立即猛然一跳。

    “轰~!”

    两声巨响,二人跳到了渔船的船帆之上,已经四目相对。

    普华手持降魔法杖,盯着血豹,说道:“阿弥陀佛,血豹,你已无路可逃,还是放下屠刀皈依我佛吧!”

    血豹手持血豹剑,寒声道:“我呸,狗秃驴,你还是去大海里超度那些被你杀死的小鱼小虾吧。想超度我?你再回你的深山老林多修炼几年吧!”

    “阿弥陀佛,血豹,你太执迷不悟了!”

    “我已入魔多年,已然是魔中之魔,但你还是不是佛陀,你还是滚吧,省的脏了我的手。”

    “阿弥陀佛,血豹,你入魔太深了,该醒一醒了!”

    “呸!”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呸!”

    “阿弥陀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呸!”

    “你!”

    “哼!”

    “血豹!”

    “小和尚!”

    “你找死!”

    “你想死!”

    “阿弥陀佛!”

    “靠~!”

    “看,有船!”

    “在哪?”

    “那里!”

    “咦,还真有船?这下好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破渔船了!”

    “阿弥陀佛!”普华无奈道。

    “哼~!”血豹不屑的撇了撇嘴。

    “嗖~!”

    血豹纵身一跃。

    “哗哗~~~~~~~!”

    血豹施展轻功,脚踏海面,犹如一支利剑,直接向着远方的大船奔去。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哗哗~~~~!”

    普华高吟一声佛号,纵身一跃,踏上海面,飘然而去,直追血豹。

    “哼~!”血豹回头恶狠狠的瞪了眼普华。

    “阿弥陀佛。”普华却是微微一笑。

    “嗖嗖~!”

    接连两声,血豹和普华二人很快便抵挡了大船,继而纵身一跳,就要跳上大船。

    “呲吟~!”

    刹那间,两道红色剑光犀利地斩向二人。

    “轰~!”

    血豹一拳击出,血红色的拳头轰然击碎了红色剑光。

    “嘭~!”

    普华同样是一拳击出,金色的拳头同样击碎了红色剑光。

    “咚~!”

    “咚~!”

    血豹和普华二人一前一后几乎同时落在大船的甲板上。

    “锵锵~~~~!”

    转眼间,二人便被包围了。

    “小和尚?小道士?”赵延有些惊讶的看着血豹和普华二人。

    “先天境武者?”铁血三兄弟和孟帆师徒九人等武林高手们纷纷惊愕的看着这两个突如其来的血豹和普华二人。

    “阿弥陀佛,好大的戾气,好浓郁的煞气!”普华小和尚环顾一周,面露凝重,这还是他第一层看到如此血煞之气逼人的一群人。

    血豹同样戒备的盯着赵延等人。

    赵延扭头望了一眼渐渐沉没的渔船,皱眉道:“你们二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普华小和尚解释道:“我在度化这位血豹施主!”

    血豹冷声道:“我在被一条疯狗追着!”

    疯狗?

    普华小和尚一瞪眼,血豹冷然一笑。

    度化

    赵延看了眼血豹,惊讶道:“好浓郁的血煞之气!你是魔门中人?”

    血豹皱眉道:“你们又是什么人?”

    赵延没有回答,铁血等人同样没有人回应。

    普华小和尚捅了捅血豹的手臂,眼神示意他看向船头。

    血豹扭头望向船头,却见一个青袍少年就地盘膝而坐,虽然只是背影,但血豹却能够感受到那人身上比自己更加可怕的凶戾之气,不由得心中一沉:“他是谁?”

    普华手持降魔法杖,望着坐在船头的张狸,口中振振有词。

    赵延见此,眉头微蹙,看了眼普华和血豹二人,转身走向张狸,恭敬道:“龙首!”

    龙首?

    什么意思?

    普华和血豹二人对视一眼,满是疑惑,难道他们都是江湖中人,是某一个武林帮派?

    张狸缓缓地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转身看向普华和血豹,一双凶戾的眼眸冷漠的盯着二人。

    “嗡~!”

    普华手持的降魔法杖嗡嗡作响,普华整个人更是冷汗淋淋,神色异常的沉重,金色的眼眸同样死死地盯着张狸,心中暗道:“好凶戾的眼神,他究竟是什么人,如此可怕!”

    “嗡嗡~!”

    血豹手中的血豹剑同样嗡嗡作响,而且更加激烈,好似在害怕,这令血豹心中一沉:“我的血豹可是有器灵的,它竟然在害怕?害怕?这还是第一次啊!”

    “咻~!”

    非常突兀地,青色的罹龙剑陡然间出现在血豹的面前,距离不到二尺却遽然间停了下来。

    “这是?”普华和血豹二人被吓了一跳,目光惊骇的盯着凭空出现的罹龙剑。

    “那是?”

    “罹龙剑?”

    “龙首的罹龙剑?”

    “这是?”赵延等人难以置信的盯着罹龙剑。

    “回来!”张狸冷喝道。

    “咻~!”

    罹龙剑不甘的飞回到了张狸的手中,继而消失不见,进入了张狸的下丹田空间。

    “呼~!”

    普华和血豹二人暗松了口气,那罹龙剑散发出来的凶戾之气太强了,压迫的二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罹龙剑?”赵延等人大吃一惊,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罹龙剑,又变强了!罹龙剑,究竟是一把什么样的宝剑?”

    “小和尚?小道士?”张狸冷漠道。

    罹龙剑消失,降魔法杖和血豹剑都停止了颤动。

    普华微微一礼道:“阿弥陀佛,施主,我们的渔船沉没了,还请施主行个方便,送我们去往雪鲤岛,可否?”

    雪鲤岛?

    张狸眉头一皱。

    赵延等人眉头紧皱,对普华和血豹二人愈加的戒备了。

    张狸冷漠道:“你们要去雪鲤岛?”

    普华回应道:“对!”

    张狸冷声道:“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雪鲤岛上好像并没有你们佛门宗派吧?”

    普华微笑道:“施主好像对雪鲤岛很了解?不过,在雪鲤岛上是有我们佛门宗派,只不过他只是一间小小的庙宇,鲜有人知晓而已。”

    庙宇?

    张狸眉头微蹙,想了想,冷然一笑。

    扭头,张狸看向血豹,问道:“你找哪一个魔门?”

    血豹冷酷道:“哪一个也不找!我无门无派,自由惯了!这次去往雪鲤岛,只不过是为了想看一看传说中的仙门和魔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的。”

    无门无派?

    张狸盯着血豹好一会,这才笑道:“既然你无门无派,这样也好。不过,你们既然乘坐我的船只,你们就要支付费用;我要求不高,每一个一百块玉仙币。”

    一百块玉仙币?

    普华和血豹二人惊愕的一瞪眼,这是在抢劫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