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百罹仙途 > 第三十章 惊天一剑
    荒岛,蓝狼谷。

    漫山遍野的蓝色巨狼或走、或卧、或嬉闹,然,在广阔的蓝狼谷的中央却有一个人盘坐在巨石之上,这人赫然是狂血刀——聂狂!

    当初,聂狂沦落荒岛,靠着一人一刀,硬生生闯出了一条生路,更是召集了不少用刀高手,继而与一群蓝狼交战,最终取得胜利,夺取了这座山谷,而这些蓝狼也成了他的帮手。

    然而,这几天,蓝狼谷时常有蓝狼悄悄地离开;一开始,聂狂不以为意,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蓝狼离去,聂狂开始派人调查,结果却令聂狂高兴之余,又为之蹙眉:“竟然有天地灵物出现,果然不愧是东海!不过,如今荒岛上,妖兽涌动,大量的先天境妖兽纷纷出没,这可不好浑水摸鱼啊!”

    此刻的聂狂,他披着一身血色长袍,比之铁血愈加的鲜艳,血煞之气愈加的浓郁非凡,他的一口血刀愈加的血红,让人不敢直视。

    睁开眼眸,一道血光闪过,聂狂凝眉望向远远跑过来的人,问道:“何事?”

    那人回应道:“大人,前方来了一群人,他们每一个人的剑法非常了得,我们吃了不少暗亏!”

    用剑高手?

    聂狂脑海中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人,凝重道:“来人可是背着一刀一剑?”

    一刀一剑?

    那人摇头道:“不,不是,他们个个都只有一把剑,而且个个都是剑法高手,非常的厉害!”

    一把剑?

    聂狂站了起来,他已经猜测到来人是什么人了,微笑道:“好了,带我过去。”

    “呃?是。”那人恭敬道。

    “踏踏~~~!”

    聂狂紧跟其后。

    很快,聂狂看到了来人,却是一身白衣长袍的旭日剑——金旭阳。

    聂狂看向金旭阳,微笑道:“金旭阳,一别数日,别来无恙!”

    金旭阳抱着长剑,微笑道:“聂狂,你的手下也太目中无人了吧!太猖狂了!不过,我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和你在这里闲聊。”

    聂狂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我何事?”

    “一起联手,去往荒岛中央,夺取那神奇的龙血果!”金旭阳直接说道。

    “龙血果?”聂狂眉头一挑。

    “不错,是龙血果!传闻,龙血果树乃是一条神龙的鲜血洒落在一株奇异果树身上,致使那奇异果树发生变化,开始结出龙血果。”金旭阳解释道。

    “神龙?”聂狂皱眉。

    “去,还是,不去?”金旭阳问道。

    “去!为何不去?”聂狂似笑非笑的看向金旭阳,“不过,我们该如何分配呢?又以谁为首呢?”

    “锵~!”

    金旭阳拔出了长剑,剑指聂狂。

    “哈哈,好!”聂狂大笑。

    “呲吟~!”

    聂狂拔出了狂血刀。

    “踏踏~~~!”

    两方的小人物们纷纷退让开,留出了一片空旷的场地,以供二人决斗。

    “咻~~!”

    金光闪现,金旭阳的金色长剑迅速刺向聂狂。

    “呼~~~~!”

    聂狂哈哈一笑,手持狂血刀,快速跑了起来,继而,纵身一跃,一刀劈向金旭阳。

    “哼~!”金旭阳冷哼一声,金色长剑陡然间一挑,金光大盛,金色剑尖直接刺到了狂血刀的刀刃。

    “轰~~~!”

    刀剑相撞,金旭阳后退数步,聂狂落地,脚踏数步,二人直视对方。

    “旭日剑法?”聂狂凝重道。

    “狂血刀法?”金旭阳也面色凝重。

    刚才一交手,看似不分胜负,但聂狂和金旭阳都知道:聂狂擅长力量,金旭阳擅长剑法。

    “聂狂的力量比我强,只能选择缠斗!”金旭阳手中金色长剑一转,身影一晃,遽然间一剑刺向聂狂。

    “速度不如你,但我的力量强于你!”聂狂冷酷地手持狂血刀,凶狠地直奔金旭阳。

    “锵锵~~~~~!”

    一刀一剑不断的相交,二人不断的擦肩而过,又不断地发动攻击,一时间竟然打的难解难分。

    血色狂血刀!

    金色旭日剑!

    血色与金色日月交辉!

    两方人们早已经看呆了——

    “狂血刀?”

    “旭日剑?”

    “好强!”

    “是啊,二人的实力不相上下!”

    “嗯!”

    “刀光剑影啊!”

    “金色的剑光!血色的刀影!”

    “厉害啊!”

    ········

    ······

    一处高山之巅。

    一身白衣的端木乐俯视下方漫山遍野的妖兽,面色并没有万花商船上那天真的笑容,而是极为冷漠:“薛姨,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薛梅瞥了眼旁边的徐康和紫荆云,神色微动道:“圣女,消息已经传出去了,那些武林人士和渴望强大实力的凡人们现在早已经出动了。不过,目前还没有罹龙剑客的消息!”

    罹龙剑客?

    端木乐绣眉微蹙,目光闪烁。

    紫荆云眉头紧皱,目光凶煞,重重的冷哼一声,说道:“恐怕,早已经死了!”

    徐康见此,唯有苦笑。

    端木乐扭头看了眼紫荆云,冷笑道:“死了?哼,紫荆云,罹龙剑客乃是一名炼气士,他是有灵根的,他可不会那么容易死去!”

    灵根?

    薛梅和徐康二人眼中满是羡慕。

    紫荆云沉声道:“那又如何?他也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灵根恐怕也不过只是普普通通的灵根,定然不会有任何的神通!”

    “普通人?”端木乐冷冷的一笑,不屑的瞥了眼紫荆云,冷笑道,“即便他的灵根很普通,没有任何的神通,但他绝非普通人!”

    薛梅疑惑道:“圣女,罹龙剑客的灵根,真的只是普通的灵根?”

    徐康也好奇的看着端木乐。

    紫荆云面露冷冽。

    端木乐望向山林间缓缓行走的妖兽群,目光缥缈道:“我只是用秘法感知到他的灵根是一个四脚大鼎,至于有何妙用和神通,我也不得而知!”

    四脚大鼎?

    薛梅和徐康二人眉头紧皱。

    “呵,只是普通的废鼎而已!”紫荆云轻蔑道。

    废鼎?

    薛梅和徐康二人都为之暗中摇头,鼎?那可是‘鼎’灵根,没有一个简单的鼎灵根!

    “哈~!”端木乐轻轻地一笑。

    “嗯?有人来了!”端木乐忽然一肃道。

    “唰~!”

    紫荆云、徐康和薛梅等人纷纷瞩目望去,却见下方一把金色长剑挥舞,一只只妖兽随着倒地;一把血色大刀晃动,一只只妖兽纷纷被斩首。

    “旭日剑——金旭阳?”

    “狂血刀——聂狂?”

    “他们二人?”端木乐四人眉头紧蹙。

    “薛姨,你怎么看?”端木乐盯着下方浩浩荡荡的上千人杀戮,目光极为阴沉。

    “一刀一剑?圣女,这二人是劲敌!”薛梅凝重道,“二人联手,共闯这数之不尽的妖兽群,可见他们的胆量和勇气,不容小觑啊!”

    “咚咚~~~~~!”

    万兽奔腾,在金旭阳和聂狂二人带领下的疯狂杀戮,妖兽群开始纷纷逃散,两方人们也得以有了喘息之机。

    金旭阳眉头紧皱的望着满地妖兽尸体,沉声道:“聂狂,我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聂狂冷然一笑道:“有人在拿我们当刀使用!不过,等到了那里,一切只有分晓的时候!”

    金旭阳皱眉道:“会是罹龙剑客吗?”

    聂狂环顾一周,摇头道:“不会!”

    “为什么?”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罹龙剑客却是一个非常自负之人!这些妖兽实力参差不齐,罹龙剑客只需要一剑就可以解决,何必多此一举!”

    “一剑解决?”金旭阳神色极为难看。

    “哈哈,我说的是事实!”聂狂拍了拍金旭阳的肩膀,哈哈一笑。

    金旭阳眼神极为阴沉,刚欲要说什么,陡然间神色狂变,扭头望去——

    “轰~~~~~~!”

    却见一把青色巨剑轰然斩下,一声巨响之下,大地为之颤动,一条长长的剑痕随着灰尘的散去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而在那长长的剑痕周围却有着大量的妖兽尸体。

    “嘶~~~~~!”

    “百米长的剑痕长沟?”

    “天呐,那人是谁,竟然如此之强!”

    “是他?”金旭阳和聂狂呼吸有些急促,目不转睛的盯着青色巨剑缓缓消失的地方。

    “呼~~~~!”

    一阵清风掠过,灰尘消散,露出了浩浩荡荡的一群人。

    “那是?”

    “罹龙剑客?”

    “是他?”

    “不可能!”紫荆云等人脸色大变。

    “好强!”端木乐神色凝重。

    “太强了!”薛梅沉重的盯着缓缓收回罹龙剑的张狸。

    “咕噜~!”徐康吞咽了一口唾液,难以置信的盯着风轻云淡的张狸。

    “嗡~!”

    耀眼的青光照耀而来,惊得端木乐四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数步,方才惊疑不定望向下方收回目光的张狸。

    端木乐神色愈加的沉重。

    紫荆云心有余悸的望着张狸。

    薛梅和徐康二人却不敢看向张狸了,那恐怖的眼神,令二人感到了死亡的气息。

    “嗡~!”

    张狸将目光望向了金旭阳和聂狂。

    “踏踏~~!”

    金旭阳和聂狂等人同样纷纷后退数步,方才惊惧的停止了脚步。

    一剑,斩杀数百妖兽!

    无论是金旭阳和聂狂,还是萧瑜,亦或者赵延等人,心中对张狸那恐怖的实力和剑法愈加的畏惧和恐惧了。

    一剑,震慑乾坤!

    张狸冷然一笑,傲视群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