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全民解说 > 四百一十八、他们的关系
    cfg面对强大的ggk以碾压的姿态先下一局,跌破所有人的眼镜。

    国内观众都欢欣鼓舞,奔走相告。

    但同时也都对接下来的比赛忧心忡忡。

    虽然第一把cfg出奇制胜,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cfg用了一种从来没见过的出奇制胜的打法打爆了对面。

    但是接下来怎么办,cfg的打法要是收到针对,会不会没法打了。

    各种各样的疑虑让人们焦躁不安。

    果然,第二把搬选的时候ggk搬掉了卡尔玛!

    顿时所有人的心都悬起来了。

    纵观上一把,cfg奇葩的阵容,如果说五个英雄里面还有强势英雄的话,那就只有卡尔玛一个独苗子了啊!

    结果这一把,ggk连卡尔玛也被搬掉了!

    难道cfg真的只是昙花一现了吗?

    同时因为ggk在蓝方,还抢掉了上单的无双剑姬。

    这下所有国内的观众都开始为cfg担心了。

    cfg这把拿的是奥拉夫上单,皎月中单,牛头辅助,打野居然还是一个奇葩而且好久不见的德班总管赵信!ad依旧是轮子妈战争女神。

    观众都手心捏出汗来了。

    他们希望cfg继续创造奇迹,但他们自己心里又不太敢相信,cfg能够继续战胜ggk。

    第二把一开始,ggk的打野雷克斯有了上把的教训,直接去刷完红直接去蹲对面的蓝,结果逍遥浪子一如既往的展现了他强大的意识,直接去拿对面的蓝。

    最终双方打野常规的换buff开局。

    但还是雷克赛小亏,因为本来可以给的第一个蓝没有给到自家中单。

    之后双方似乎进入了和平发育阶段。

    cfg本来想换线的,结果被发现了,还是被对面对上了线。

    前期一个牛头加轮子妈很弱,一直在上路被对面压着打,

    下路稍好,奥拉夫前期压制了剑姬。

    与第一把不同,第二把双方打野和线下都没有很积极的进攻,而是不断的发育。

    中路依旧是皎月前期被压制。

    打野由于德班有了蓝buff在身,跟ggk刷得不相上下,有差距,但不大。

    局势开始一反以为的事态的胶着起来,看得观众都紧张不已。

    “看来这把双发都要稳一手了。ggk是上把来激进的被打怕了,cfg难道是想要稳住优势,不管怎么样,都希望他们这把再接再厉,好好发挥!”

    ........

    “黄伯,这箭射得也太歪了!”坐在车里王磊忍不住吐槽道,手里把玩着一把通体漆黑的特种复合弓。

    这种弓在很多特警,特种部队中广泛使用。

    因为在中近距离无论是精度,威力,穿透力,还是噪音都大大优于枪械。

    消音枪械只会让声音变得沉闷,而不会降低声音的分贝。

    但这种弓,经过长期的练习,能真正做到了杀人于无声无息之间。

    当黄老头开弓搭箭的那一刻,王磊知道大事不妙了,下意识的把吴静茹护在怀里。

    也许他上辈子就是一个混蛋,但这辈子,他不想身边的任何一个朋友,再次因为他而被伤害。

    弓如霹雳弦惊。

    无声的箭划过空气,转瞬即到!

    王磊能感觉到耳边的劲风。

    一声闷响。

    射在距离王磊一米开外的水泥墙上。

    巨大的穿透力让坚硬的箭头射入坚硬的水泥墙壁好几寸。

    箭身稳稳当当。

    射完一箭的黄老头没有动作了。

    而是自言自语的道:“我就带一支箭,还射歪了......”

    成强林颖随后就到了。

    其实从知道黄伯随时可能会回来的时候,王磊就跟成强林颖私下知会过。

    王磊在来车库的路上就给两个人发了短信,因为吴静茹的情绪太不正常了。

    黄伯没说话,也没反抗,默默跟他们上了车。

    ......

    “人老了,不中用。”黄伯没笑,也没闹,只是淡淡的道。

    “黄伯......到底是谁让你来的。”王磊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

    “小磊.....”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黄伯说,然后牵强一笑。

    王磊无话可说,他知道黄伯不会说了,只是鼻子有点发酸。

    像黄伯这样的人。

    一句“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年轻的时候就可能是人民英雄,是默默保护过无数人的战士。

    他来过,他走后,无人知道,无人记得。

    但也是一句“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让一个老人不得安享晚年,断送一生。

    “小磊,不要难过。”黄伯突然再次开口到。

    窗外的风景不断往后飞速退去,仿佛一去不复返,再也追不回来。

    “我们都是各司其职。”

    “你有你要做的,我也有我要做的。”

    “一旦选了,就不后悔,不怜悯。”

    黄伯笑了笑。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选的负责任,哪怕没得选也不例外。”

    “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宽容了。”

    “要学着让别人付代价,一味的包容是没法成事的。”

    黄伯干瘪的嘴唇慢慢动着,语速不快不满,不急不缓,似乎自言自语。

    林颖和成强坐在黄伯两侧。

    “黄伯......”林颖忍不住道,然后不知道如何往下说了。

    她是知道黄伯和王磊的关系的。

    成强看了黄伯一眼,眼神也变了。

    “就从让我付代价开始。”黄老头平静的说。

    “你现在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心软。”

    王磊感觉自己的视线模糊了。

    黄伯射出的箭,穿透坚硬的钢筋混泥土,至少三寸。

    这种力量,如果他不想坐在这,他本可以不坐在这。

    王磊迈过头,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黄伯,等忙完了这会儿,我会来看你的。”

    黄伯没说话。

    ......

    于上司,他是一名服从命令,视命令为天职,身手了得的战士。

    与王磊,他是良师益友,不惜用自由言传身教的长者。

    他们是敌人,互相算计。

    他们长幼,互相关心。

    他们是朋友,互相了解。

    他们是师徒,黄伯用自己后半生的自由给王磊上一课......

    王磊不知道黄伯在他生命中应该冠以什么样的称谓,总之是一个永远忘不了的人。

    最后黄伯跟成强还有林颖走了。

    王磊也明白,他这一走,后半生估计永远看不见太阳了。

    人类是感情的动物。

    王磊不知道黄老头必然射中了无数的箭,为什么射偏人生中的最后一箭,但不会是什么“人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