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全民解说 > 一百八十二、你tm有几个本命英雄!
    对于寒冰这个英雄,王磊是真的很喜欢,毕竟第一次都是给了寒冰的,咳咳......总之,对于王磊来说,将寒冰称之为本命英雄一点也不为过,这个把他带入英雄联盟大门的英雄,相信哪怕是再厉害的大神,寒冰射手也是他们永远的导师。

    不过现在没人纠结梦里人的本命英雄为何如此奇葩这个问题,在等下一把排人期间,直播间里大家聊得热火朝天的是盲僧相亲被套路的事。

    “我挺反对这种相亲事的,感觉就把人像东西一样放菜市场上挑挑拣拣的,就跟挂在架子上的猪肉一样,怎么想怎么憋屈。”王磊说道。

    “可是这也是被逼无奈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父母总是这么说”房管落花听雨立马回到。

    “哈哈哈......”看着落花听雨吃瘪,王磊心里有种莫名的高兴,叫你丫跟我作对,叫你丫是个基佬。只是又一想,不对,不该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时候也该假吧意思的安慰他一下,在这里嘲笑人家就有点过分了。

    于是假情假意的道:“咳咳,我说落花听雨啊,你不要难过,毕竟人长得丑又不是你的错,这是天生的,谁也没办法;没人要也不是你的错,这是命中注定的,谁也管不了,你坚持到现在还没去整容,说明你已经很坚强了,要看到自己的闪光点是吧,所以总的来说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要想开一点........”

    虽然说,安慰人的宗旨就是:让他明白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错,不要有负担,不要为此自责,可是为毛王磊感觉这话说着说着就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应该这就是在安慰吧,应该.......

    观众已经扶额了,你这什么表达能力,你tm这叫安慰人?没把人气出病来就好了.......

    “你才长得丑呢!你全家都长得丑!”

    “你滚蛋,我哪里没人要了!”

    看落花听雨这语气,似乎安慰失败了......

    王磊默默的转移话题道:“总之,相亲一眼就只能看人家漂不漂亮,除了这个啥也看不到,那能说明个啥,万一人家是衣冠禽兽呢。”

    “找对象嘛,不能只看漂不漂亮,主要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王磊一本正经的说道,说完就觉得自己真tm是天才,这种有道理的话也能现场胡编乱造,而且越吹越溜了,说得自己都差点信了。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观众们纷纷打字问道,看到这问题,小米也好奇的竖起了耳朵。

    王磊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了想道:“我喜欢漂亮的......”

    观众顿时满头黑线。

    ------

    “梦爷你tm逗我”

    “这骚理论,我服”

    “666666666666666”

    “梦爷你,我服”

    “......”

    ------

    还在专心致志竖着耳朵听的小米也被逗乐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哪有这样的,亏自己还好好听着,结果还是没个正形。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看来这世上就没有好男人了。”看着落花听雨打这话,王磊顿时哭笑不得,就算是这样,这也不能成为你搞基的理由!再说你一个大男人盼着好男人,这种思想,本身就是.......还是可以想想的......咳咳。

    “好男人我见过啊。”王磊说道:“我以前有个朋友,早睡早起,生活很有规律,每天认真工作,还什么家务都会干,而且内务整齐,从来不喝酒,不抽烟,晚上也不出去调戏妹子。”

    观众和落花听雨纷纷表示不信,王磊接着说:“可是几年后,他变了。”

    “为什么呀?”小米好奇的问道,声音依旧柔柔的,听得完了心里像被什么挠了一样,痒痒的。

    观众们也好奇,这么一个好男人为什么变了?只有落花听雨又在唱反调:“自己做不到,所以诋毁人家呗,说不定人家现在还是一个好男人,结果到你嘴里就变坏了,男人都这样。”

    王磊无奈,这又是你搞基的理由了吗?就算男人善变,也不是你搞基的借口!

    “他变坏了的原因很简单。”王磊喝了一口水,恶作剧的说道:“因为他出狱了......”

    小米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耍了,这家伙就没正行过,“你又耍我!”小米嗔怒道,哪有这样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没有正形,最可恶的是每次都要让人以为他要正经的说事了,然后突然又没正形了,就跟个小孩子一样。

    ------

    “这波我服”

    “原来好男人都在监狱里”

    “梦爷真会扯”

    “6666666666”

    “意想不到的结局”

    “......”

    ------

    “好了,不扯了,我们接着打,今晚上就打我的本命英雄寒冰射手。”王磊说着专心等起了排位。

    然后接着来了一句:“过几天我就让你们看我的另外一个本命英雄。”

    观众和小米一愣,这算什么鬼!什么叫另外一个本命英雄?

    看着满屏幕的问号,王磊淡定的道:“我有好多本命英啊啊,又不是只有一个。”

    观众顿时深深的被梦里人的不要脸震惊了,你tm到底了不了解本命英雄是什么意思啊魂淡!

    王磊没看各种乱飞喷主播不要脸的的弹幕,和各种对他下一个“本命英雄”的猜测,而是静静的靠在电脑椅上等着排位。

    在他的记忆里,曾经他喜欢的英雄太多了,各式各样,各有不同,只是随着各种光环加身,什么“国服第一”“世界第一”......久而久之,他也迷失了,他喜欢的不再是英雄本身了,而是强加其上的光环,色令智昏,额......不是,是太过耀眼的光环总会让人看不清现实,乱花渐欲迷人眼,大概就是如此。

    而现在,抛开一切光环,王磊才能静下心来,纯粹的打打游戏,玩玩套路,真正的去看清楚,他喜欢的,他在乎的,到底是什么。

    打了一晚上的寒冰,王磊和小米一把也没输,其实寒冰这种英雄很吃辅助,因为自己几乎没有什么自保能力,强行要说有也就一个大招。总之寒冰可以说九成的保护都要来自辅助,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辅助,那简直就是会走的沙包,谁碰到了都想上来打两拳。

    但有了一个好辅助,特别是莫甘娜这种可以给盾的辅助之后,可以说战斗力特别强,大范围带减速aoe,普攻自带减速,大招控制加输出,就是鬼见了也愁。

    最能体现这一点的是在有了新英雄河流之王之后,河流之王现在还没出,由于世界电竞组织的规定,一切版本改动,英雄改动,和添加英雄都要在世锦赛结束之后才可以,这英雄也注定在世锦赛之后才会面世。

    当世锦赛结束之后,下路又会多了一对无赖的组合,那就是河流之主配寒冰。寒冰其它的很强,就是缺自保能力,但如果说到保护,河流之主说二,谁敢说一,一言不合吞了跑,什么控制都没用,让你打都没法打。

    所以当这个英雄出来之后,寒冰会再次崛起!甚至走上职业赛场,到时候去做一个教学视频吧,王磊想到。

    当然想远了,现在要考虑的是什么时候把瑞文光速qa的教学视频做出来,一开始不发是因为猴子把这招捂着当撒手锏呢呢,作为师父,也不能把徒弟说卖就卖了。他估计准备拿到世锦赛上去的,只不过现在居然遇到了逍遥浪子这妖孽,王磊觉得他是捂不到世锦赛了。

    所以差不多可以做教学视频了,到时候猴子要是用了就可以发了,这样也能吸引人气。

    还有就是王磊再想,瑞文之后要做什么呢?看着英雄池里形形色色,各有不同,各有特点的英雄,王磊举棋不定,可以做的太多了。

    突然他眼睛一亮,无意中看到了一个英雄。

    怎么把这货给忘记了!

    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之所以吸引力如此之大,和它的可玩性是分不开的。

    而可玩性中有一点就是各种流派套路,不同英雄之间的配合,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而无论哪种流派或者套路打法,都会有一个或者几个核心英雄。

    比如英雄联盟有一种打法就是利用战争女神的大招,配合高机动的英雄,全队或者好几个英雄到处游走,这种打法的核心英雄就是轮子妈。

    再比如poker流打法,这种打法就是维鲁斯或者杰斯,还有就是曾经可以用,因为防御塔加强而淘汰的速推流的女警。

    而这个英雄也是一种打法的核心英雄,而且这种打法可谓最暴力的一种打法,王磊记得这种打法出来之后导致她被一削再削,可问题是:现在还没出这种打法啊!这还是没有削弱过的英雄!

    打定主意,王磊也不纠结,王磊开开心心的和小米打了一晚上的游戏,一直到晚上快十一点才下了直播。

    打开发布的视频看了一下,送死流炼金和ad妖姬两个视频由于最近的比赛,无疑已经到了风口浪尖!两部视频点击量加起来到了恐怖的五百多万!评论也多得王磊都看不完到底有多少。

    而且很多人给他发来站内邮件,想要联系方式,而其他一些则是想要跟他谈广告的,想要在他的视频里植入广告,有些直接给出了价目,这些要么是财大气粗的,要么是资金有限,只能报最低价,而大多数则是直接写了价格面议。

    王磊现在可没想过要在自己的视频里植入广告,哪怕有,也是给自己打的。

    他算过,以他现在的人气,每个月直播的收入应该能过十万,也就是说,年收入至少百万是有的,这个数以后会涨,但王磊不知道回到多少,而且最重要的是直播是有限制的,直白的说就是王磊不可能一辈子直播。

    而成强那边看起来家大业大,一个娱乐城,地段还好,算下来总资产怎么也过亿了。但是流动的资金本来就不多,而且手下还有那么多弟兄,王磊可不是什么无良老板,一心想着剥削下属,这地本来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们安生而买下来的,自然不会亏待他们,这样一来可动用的资金就更少了。

    王磊也不得不早作打算,到时候如果真的事情到了要跟慕容华拼钱的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正当王磊要睡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打开一看,居然是黄老头!

    不同以往,这次他什么也没带。

    “黄伯!”王磊急忙把他拉进来:“外面这么冷,进屋里来坐。”

    王磊给他泡了杯茶,这次他没有拒绝,坐在沙发上接过茶杯。对王磊道:“小磊,我今天是来跟你道个别的。”

    “道别!”王磊惊讶道:“黄伯你要走了?”

    “是啊。”黄老头喝了一口水,慢悠悠的道:“女儿买了房,叫我搬过去跟她一起住,我自己也年纪大了,一个人待不了,她们也怕不安全,所以要走了。”

    王磊默默点头,他不知道要跟这个老人说什么,他对黄老头的感情很复杂,没有表面的那么纯粹。

    “黄伯,一路顺风,既然去了那就舒舒服服的安享晚年吧。”王磊对他说道,在王磊心里,也许其中的曲直曲折难以明言,但是王磊希望他能过的好。

    黄老头只是呵呵的笑着,喝完茶就出门了,临走之前突然回头对王磊道:“小磊啊,这世上之人,如果不是深交三分,不可尽信。”

    “知道了。”王磊点头,然后把一把军绿色的伞交给他:“黄伯,入秋了,出门记得带伞,这雨不来则已,一来就是凉得透心。”

    黄伯深深看了王磊一眼,用他满是老茧的左手接过伞。

    “一路顺风。”王磊说,黄老头扯着嘴角笑了笑,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