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全民解说 > 六十六、因笑而死
    王磊在中路也没什么惊险刺激上来就要干的事情发生,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比较懂得克制,不会随随便便就天雷钩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理智第一稳重至上嘛......好吧,真相是毕竟大家六级之前都是弱鸡,打野爸爸不来,谁也不好说杀谁,所以作为弱鸡之间的默契卡萨丁和泰隆选择了默默补刀。

    当然道不同不相为谋,补兵之余相互消耗一下助助兴还是必须的,就在你来我往之间,双方几乎同时到达三级。泰隆微上前就被卡萨丁一个虚无法球糊脸上,泰隆也没回击,卡萨丁一脸嘚瑟,哥就糊你脸,怎么样,怕了吧!屁都不敢放一个吧,在我大卡萨丁面前,一切敌人都是纸老虎。这时第一波两个兵车残血了,作为小兵界的法拉利,兵车自古以来就是备受追捧,是英雄对线必争之地,那可不止是四十多块钱,还是中单的尊严!只要漏了兵车,你都不好意思往外说自己补兵是怎怎么么厉害。

    卡萨丁刚准备上去补兵车,泰隆已经走上来站在了两个兵车旁边,一脸虎视眈眈,卡萨丁一阵头疼,他q技能刚用,e技能没有充能,这兵车上去补刀肯定会被技能一个没交的泰隆揍一顿,不补,那可是中单的尊严!早知道就不消耗了,这泰隆是个心机婊啊!你说你好好玩个游戏大家真诚相待开开心心的玩多好,玩什么心机,要不要脸了!

    但卡萨丁并没有放弃,毕竟那可是小兵界的法拉利,中单的尊严,怎么可以轻易放弃!结果刚上前两步,一排回旋的银白色飞刀射出,穿给他家的法拉利跑车,穿过他的身体,瞬间收走了炮车,同时把他消耗了一套,算了,这尊严老子不要了,卡萨丁哭着退了回来,塔隆手里还有q技能没放,他被减速了,加上被动,再过去,要伤出大姨妈来,只能站在远处,看着他的法拉利,他的尊严被自家小兵活生生打死,他的心好痛!妈妈这游戏好难,一个半个都是心机婊!

    “唉,卡萨丁还是太年轻。”王磊脸痛心的说道:“人家给你消耗就傻乎乎的消耗,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都不懂。”

    “他怎么了。”小米问道。

    “他太傻了,傻得我心好疼。”

    小米一头黑线。

    ------

    “不愧是梦爷”

    “学到了”

    “心机婊啊!”

    “怪不来我打不好,原来是我太纯真善良,单纯无暇,顺便一提,我电话号码是妹子请联系我”

    “楼上sb”

    “......”

    ------

    在一间灯火辉煌的训练室里,一个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慵懒青年戴着黑框眼镜,呆呆看着屏幕,好一会问旁边的性感御姐道:“姐,你把我抓来就是看这个。”

    “怎么,你有意见。”御姐淡淡说着,眼睛一直看着电脑屏幕,专心致志的打着游戏。

    “没,完全没那意思。”青年连忙摆手,“现在还看不出来,不过对线很厉害,已经不是那种只靠感觉对线的选手了,是用脑子对线的选手,而且只讲用脑子对线这一点的话很厉害!”

    “是吗。”御姐漫不经心的回答,眼睛一直盯着屏幕,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

    王磊在中路跟卡萨丁对线得不亦乐乎,时间来到三分半钟,双方还是三级,不过卡萨丁的血量已经被消耗到半血而且蓝也只剩三分之一,可谓十分凄惨,反观泰隆,血量还有三分之二,蓝也有一半还多,可谓是混得风生水起。卡萨丁心中凄凉,只能缩在小兵爸爸后面猥琐补兵,为什么同样是中单,差距就那么大呢!

    这时小猫的打野末日打来信号,要来中路抓一波,王磊没有异动,只是不知不觉在不经意之间吧兵线往后控了一点。

    卡萨丁眼中精光一闪,他闻到了危险的气息,三分三十多秒,看来是时候给左边河道草丛插个眼了,根据老夫多年中单的经验,这个时间点插眼最有效。一个饰品眼插下去,果然看到了草丛里蹲着一只其丑无比的稻草人,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小样,你能逃出老夫的五指山!被我猜到了吧!卡萨丁大笑三声,然后他哭了,顺便一提,我只是迷路了不小心来这的,末日我叫你爷爷,末日爷爷,放过我行不行!然后被恐惧加沉默了,末日和泰隆一脸看sb的眼神看着他,你是智商欠费呢,还是脑子缺根筋,知道危险还来插眼,你死得也不冤枉啊。

    泰隆身形一闪,消失在空气之中,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卡萨丁的背后,点燃,割喉之战!无处可藏!手中利刃一刀砍下,刺客诡道!斩草除根!没有机会了!泰隆身影潇洒离去,只剩下点燃加流血,等死的卡萨丁。不一会,卡萨丁不甘的倒下,变成三百块,进入泰隆的口袋。

    “不错不错,小猫同学这波抓人时机掌握得很好,很有我当年的风范嘛。”王磊吹着,毕竟吹牛不要钱,小猫也听不见,就当为自己出一口气好了,就像当年他参加的反美帝霸权主义游行一样,咱们喊累了就路边买一瓶可口可乐解渴,心里想着:今天真爽,真是一次成功的游行!

    ......

    在装修豪华的训练室里,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看着身前的电脑屏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之后又感觉不妥,连忙用手捂住嘴巴,毕竟他没带耳机,自己听到了那他旁边的姐姐也肯定听到了。

    “很好笑吗?”坐在他旁边的御姐姐姐淡然问道,眼睛一直看着电脑屏幕。

    “没没没,完全一点也不好笑。”戴着黑框眼镜的青年一脸笃定的说道。他一连用了三个“没”来表达否定,之后完全和一点也不根本就是语义重复了,多大了还说这种病句,你的语文老师听见了一定会气得心肌梗塞的吧。

    御姐姐姐没回话,这让黑框眼镜的青年松了一口气,连忙伸手准备把耳机接上,毕竟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次差点湿了,难免下次就全湿透了,到时候就真是死不瞑目了,想我一个花季少年,如果就这样英年早逝,客死他乡,对于祖国来说一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啊!

    “你干嘛。”御姐问道。

    “我把耳机接上,怕影响你打游戏嘛。”黑框眼镜青年一脸讨好的说道。

    “不用。”

    “啊!”黑框眼镜青年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反应过来,“哦,好好好,我不接了。”黑框眼镜青年一脸忧伤的表情这年头做人好难,又要让人在河边走,又不让湿鞋子。这不是进了红灯区还不让看姑娘吗!有没有天理了。如果我死了,一定要在墓碑上刻上,“因笑而死”,既说明了死因,又引人遐想,还让人一头雾水,也显得比较有逼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