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七十七章 双百之约
    “此次天书之争关键,便看你们能将自己修为提升到何种地步了!”素妙音直抛结论道。要看书

    应飞扬挑挑眉,问道:“哦?何言何意?”

    许听弦道:“我来说明吧。我们天书宿主,可以以文字的方式与天书进行沟通。得出了以下规则。”

    许听弦说话同时,手指在天书上不自觉的书写,俨然将天书岩当成记事本。口述笔书,将已知的信息传递出。

    “第一,天书之气为虚,天书岩为实,而两百日后,也就是九九重阳节,天书之气将与天书岩交融,便是天书现世之时。”

    “第二,重阳之日,天时到来,天书宿主将一分为八的天书之气注入天书岩中,便会开启一方名唤天书世界的洞天境域,天书宿主将会被携裹入内,以彼此争斗,促成天书之气八部归一。但天书世界是怎样的境域,以及如何争斗等细则,现在仍不可得知,需等待我们进入天书世界后自己发掘。”

    “第三,进入天书世界后天书之气才能在宿主间转移,在此之前,无法更改宿主,但如果宿主死亡,天书之气会提前回归天书岩,宿主自然也没争夺天书的资格。所以这麻烦事除非死了,否则咱们是躲不掉喽……”

    “第四,若天时已至,就算宿主未将天书之气注入天书岩,天书之气也会自行回归,但放任它自行回归,便与宿主死亡相似,同样是宿主失去进入天书世界争夺天书的资格。这就意味着没法用消极逃避的手段阻止天书现世.”

    “第五,八部合一,天书现世后,天书世界就不存,而八部之争的最后胜者得天书,天书可随心所欲,转换成持有者想要的天地机要、功法秘笈等等,但转换需要约莫半刻钟的时间,而这期间天书仍可易主、也可依新主的需求重新转换。但转换一旦完成,天书便与寻常书册无异,可以被撕碎,被焚烧,被销毁,却不可以再度转换。”

    许听弦将一大串讲完,不得不歇口气,素妙音则道:“差不多就是这些,应公子,可都听明白了。”

    应飞扬花费了一些时间,将所知信息消化,随后拳头撑着下颌道:“也就是说,分内外两场抢夺……”

    素妙音点头道:“不错,一语说中关键了,照此规则,可以将天书之争概括为两次抢夺,第一场是你们天书宿主在天书世界内争胜,胜者可得天书。但天书转换需要时间,你们从天书世界出来时,便是第二场抢夺的开始,这次抢夺人人皆可参与,便看能否将天书保管到最后。”

    随后,素妙音期许的看向三位年轻人,道:“第一场争夺其他人无法插手,全靠你们这些天书宿主。而第二场争夺中,你们同样有着重要地位,所以天书宿主的实力,是这次天书之争中最重要的关键!”

    听闻此言,应飞扬不经意间将拳头握紧,眼中火光隐隐燃烧,“两百日……”

    而许听弦已苦着脸道:“素宗主,你可别给我太多压力,我这读书人经受不起……”

    素妙音轻笑道:“儒家信奉杀身成仁,舍生取义,身为当世儒门公子,许公子正可做个表率。”

    许听弦讨饶道:“在下无拳无勇,如何能担此大任,何况八部中摩柯迦罗被镇狱明王所得,虽未曾谋面,但听闻镇狱明王修为高深,佛心禅院中仅此于圣佛尊一人,有他作为靠山,可说稳如泰山。”

    “话虽如此,但八部中还有迦楼罗和乾闼婆宿主的身份不明了,可万万不能大意,如今还有两百日时间,你们在这两百日中每多提升一分,天书之争便多一分胜算。”素妙音说着,和善笑道:“许公子,我已与儒门几位执令传书,待你回返华章儒府后,相信他们会好好督促你闭关修行。”

    “不是吧,让那几个刻板的家伙督促我……”许听弦嘴角抽搐几下,勾出一个比哭还惨的笑容,“素宗主,有时候我真觉得您加入六道恶灭才能更好的施展拳脚……”

    素妙音无视了他的话语,转而对应飞扬道:“应公子,你呢?”

    “我?”

    “没错。两百日时间算不上长,但对你们这些年轻人来说,每一天都能是一次蜕变,应公子,你可有能够专心修行的场所?”应飞扬还未答,素妙音又用深邃眼光打量着应飞扬,补充道:“先说好,应公子如今一人身具龙众,夜叉两部天书,是最至关重要之人,我是无法放任应公子一人独行。”

    应飞扬微微一怔,竟答不上来,师尊已死,与凌霄剑宗也近乎决裂。司天台内又皆是仇寇,放眼天下,竟是连一片庇身之所都找不到,应飞扬顿生孤寂之感,原来到头来,他还是孤单一个人……

    此时却闻小心翼翼一声,正是天女凌心提议道:“宗主,若应公子无去处,便暂在他来优昙净宗栖身如何?”

    “优昙净宗?”应飞扬一时错愕,当世十大派门中,只收容女修的优昙净宗竟对他敞开门户。

    天女凌心感应到素妙音目光,忙又解释道:“我知晓应公子身为男子,在优昙净宗多有不便,但如今能护住他的门派不多,优昙净宗便是其中之一,况且六道之人怕也想不到,应公子会寄身优昙净宗之中,对他最是安全……”

    天女凌心话音越来越轻,作为佛门女修聚集之地,若容男子藏身,一旦传出,将损及优昙净宗声誉,但眼睛却偷偷上瞟,观视素妙音的面色,生怕这提议唐突,令她心生不快。

    “倒是与我想到一块去了!”却见素妙音面色如初,轻轻点头,随后看向应飞扬道:“应公子,素妙音代表优昙净宗在此相邀,请你这两百日内,便在优昙净宗闭关修行。”

    --------------------------------------------

    “素宗主目光澄明,看来是有所收获了?”四人探寻完毕,出了脏腑洞再回大佛之顶,公子翎已是等候多时。

    素妙音道:“确实收获良多,这便与公子分享。”随后,便将所探得的讯息告知公子翎。

    “原来如此……”孔雀公子闭目听完,思索片刻,随后双目一睁,笑对素妙音道:“多谢素宗主告知,不过天书之争,本公子可不会因此相让。”

    “若是相让,便不是公子的风格了,随后向公子翎辞行道:“如今事情已毕,我等便告辞了。”

    “素宗主这么来去匆匆,倒显得本公子不懂待客之道了。”

    素妙音微微一笑道:“与公子无关,只是料想过不多久,帝凌天他们也该来了,一旦遇上,在公子的地盘,我们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还是早走一步,省得麻烦。”

    公子翎挑挑眉道:“先说好,本公子既然允你们进入脏腑洞,自然也不会拦着他们。否则偏袒一方,岂不乏味?”

    素妙音叹道:“容我提醒一句,两方相争间,公子两不相帮,意在保持中立,但对他们而言,只要意图争夺天书者,便都是敌人,可未必容得下公子啊!”

    “中立?”公子翎哈哈一笑,狂声道:“素宗主搞错了吧,不是两方相争,而是三方角逐,本公子也非是中立,而是我一个,独战你们三教六道。容不下本公子者数不胜数,但本公子何惧之有?”

    素妙音道:“公子修为通天,自是无惧,但只怕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公子翎冷笑道:“明枪暗箭,本公子皆是早已见惯,但也都是一般无用。”

    素妙音摇摇头,不在多言,“那公子多多保重,九九重阳之日,天书现世之时,咱们此地再会!”说罢,令应飞扬三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