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六十七章 各方齐动 7
    “难!”

    沉闷一字,压住满山喧哗,在场气压顿时一沉,随后劲力划空,或锐利,或沉雄,或狂野的十数道气劲从玉皇顶东北侧狂飚而出,如热刀切牛油一般,刺入密不透风的包围网!

    而其中最强的两道劲力,更是跨越重重人群,直袭中央战团。

    前一道是拳劲雄霸,如狂狮啸野,拳风笼罩四大明王,四大明王方才与帝凌天对拼一招,各自负伤,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又逢强招来袭,顿感压力,四大明王中,法身最强横的怒金刚明王毫不迟疑挺身挡在最前,沛然金光透体而出,结成明王相身,“不破法身”硬撼雄霸拳威,但只闻一声脆响,仓促应招的怒金刚明王难挡突来的拳威,法身碎裂,怒金刚明王亦呕血倒飞而出。

    后一道是刀气锐利,如狼牙掠空,袭向天女凌心,天女凌心察觉刀气袭来,不得不舍了正在交战的血千秋,莲足一转,堪堪避闪开这突来的一招,一刀分割战局,血千秋趁机与帝凌天、晏世元会合一处,肩背相抵,而天女眉头却是一皱:“妖气?”

    天女凌心回身一顾,却见一冷如刀锋的女将脚踏烽火而来,女将着黑甲,披大氅,面容冰冷清丽。宛如万年寒冰,手中同时持着长枪和军刀两种兵刃,但却不显丝毫累赘,劈、挑、刺、砍……一招一式,皆是利落狠辣的军道杀招,虽是一人冲在最前,但凛然威势,却似有千军万马冲阵而来。

    居中压阵的是一名佝偻老者,步伐不急不缓,看似风吹就倒,但每踏前一步,都有一股不世雄力伴随着骨骼的爆鸣声从体内迸发出,震得山摇地动,神鬼莫犯,他的身躯也伴随步伐不断暴涨,从一佝偻老者变成一个九尺轩昂巨汉。除此之外,还有十数个妖族,每一个都非庸手。

    “是妖世三尊的兵燹座和战魁座!”看清来者,众人纷纷惊呼道。来者正是贺兰冰戎和师我谁。

    “欲灭六道,先问妖世准或不准!”师我谁一声雷霆狮子吼,随后怒拳挥出,笔直向前,所经之处哀鸿遍野。

    师我谁一句话表明立场,帝凌天当即有所决断,“突围,与他们汇合!”

    一声令下,帝凌天,晏世元、血千秋,六道三大高手把握时机,同运极招向前开路,三股气劲交融一处,惊天动地而出。

    妖世众妖也以师我谁和贺兰冰戎为主导,同时出招配合,浩瀚妖力,化作狂潮怒浪奔袭。

    但见罡风飞卷,山石草木皆摧,两股雄力一者从内向外,一者从外向内,引动山峦爆,尘土扬,夹在中间的三教人士惨嚎连连,非死即伤,竟是开出一条通途,而帝凌天三人把握机会迅捷而出,尘烟未散,已与众妖汇合一处!

    “妖族自投罗网,莫让他们走了!”最初的震惊过后,三教之人察觉妖族数量亦是不多,不过十数个而已,远远少于在场正道,方才只是来得突然,令他们措手不及而已,此时欲重组围势,将妖众和六道邪徒一并消灭。

    而此时师我谁又道:“天道主,往舍身崖方向!”

    舍生崖,便是万妖殿妖众方才出现的方向,它乃是泰山第一悬崖,山壁陡峭垂直,悬空万丈,常常有人祈求神灵,显其诚心,跳崖献身,以求神灵祛父母病灾,因此得名。

    对常人而言,这自是十死无生的险地。但对帝凌天等高手而言,却是一条生途。因舍身崖地形陡峭,包围圈难以展开,反成兵力最薄弱的突破口。

    六道和妖世内外配合,通往舍身崖的道路已经贯通,三教虽欲再度包围拦截,但仍是慢了一瞬,帝凌天等高手身法迅捷,间不容发之际,已冲出了包围,来到舍身崖旁,随后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齐齐跳下万丈高崖!

    “休走!”应飞扬追在最前,见此情形,竟也毫不犹豫的从崖上跳下,身子下坠之际,才高喊了声:“天女助我!”

    见他这般先斩后奏,天女凌心这般好的脾气,此时都差点忍不住,“别人跳你也跟着跳,别人会飞你也会吗?我若慢了一步,看你摔不摔得死?”

    但气归气,天女仍是催动十丈轻尘,束住应飞扬脚腕。

    而应飞扬凌空结剑印,佛门金光透体而出,泰山天穹云海好似受到牵引汇于剑刃之上,星纪剑一瞬间暴涨数十倍,而后应飞扬头下脚上,势如天倾,弥然压下!

    此招正是达摩神剑——天佛降世!

    天佛降世之招乃借重力而发,自天而降的过程就是一个积势的过程,高度越高威力便越大,但见应飞扬越坠越快,越来越强,剑势已如银河落九天般磅礴而至。而剑刃所指,乃是修罗道道主血万戮。

    “至少将天书之气抢来!”通过先前天书岩前举动,应飞扬已推断出六道恶灭中的天书持有者必是血万戮,此时便要杀血万戮,夺得天书。

    “休想!”感应到一股自上而下的巨力锁住气机,背着侄儿的血千秋长喝一声,双目乍现血芒,凌空旋身半圈,手中长戟荡出一个恢弘半圆。

    “铛!”半空一声交击巨响,无远弗届扩散八方,血千秋堪堪在剑刃临身之际挡下天佛降世之招。

    两股巨力硬撼硬,应飞扬被掀飞而起,随后束在脚上的“十丈轻尘”收紧,又将他弹回舍身崖上。

    但血千秋半空之中无处卸力,身子无法稳住,以成倍的速度直直砸下。

    听闻“咚!”得一声,血千秋第一个落地,狠狠摔在了崖底,激起阵阵尘沙。

    “血副座!你无事吧?”帝凌天也随后落下,但见沙尘中,血千秋头破血流,一只手骨骼寸断,软软垂下。却是咬紧牙关道:“属下……无事……”

    应飞扬借从天而降之势,将血千秋击得半空下坠,血千秋无法停住坠势,本该是摔得脖颈断折的下场,好在他反应亦快,及时挥戟砸向地面,借反震之力抵消了下坠的千钧之势,才免去了一代高手坠崖跌死的可悲结局,但饶是如此,手骨也因砸地的反震之力而碎裂,疼痛难忍。

    “不可大意!跟上!”贺兰冰戎亦落下,简单清冷一声,双足方点地,便又向东北方向奔出,未有丝毫停留。

    此时三教中四大明王,儒门执令等会飞行之术的众多高手亦从舍身崖上跳下,穷追不舍,不放过这次诛邪之机。

    帝凌天亦见状,足下一点,紧随贺兰冰戎步伐。却是疑道:“这个方向是……”

    旁边师我谁未待他说完,便知晓他的意图,道:“素妙音此时领着正天盟之人,欲在泰山脚下展开第二层包围,眼下这是唯一出路!”

    众高手身形迅疾,向东北方向疾驰,片刻后,便闻磅礴水声如万马奔腾,呼嚎咆哮,眼前一条宽阔大河浊浪排空,声势雄壮之极,竟已到达泰山北麓,滚滚黄河之畔。

    而此时,一只五帆大船恰顺流而下,从经过他们面前,而甲板之上,一个身穿锦衣裘服的白眉公子抱拳相迎,从容道:“天道主,胡某在此,恭候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