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六十二章 错身交会
    “且慢,许听弦许公子。”

    “收剑吧,任九霄!”

    天女凌心和应飞扬各自对着面前之人道。

    没错,相斗的二人分别与天女凌心和应飞扬认识,操琴之人乃琴艺无双的儒门公子许听弦,而持剑青年是凌霄剑宗的任九霄。

    “我自是没意见,读书人打打杀杀的,太煞风景。”许听弦淡然一笑,将古琴背回背上,跳下青石朝天女凌心拱手一礼。

    而任九霄则眼神一厉,看着挡在眼前的应飞扬惊道:“怎么是你!”但随后目光中光芒更盛,长喝一声,“是你更好!”

    下一瞬,灿烂的亮眼剑光闪现,宛若霹雳雷霆般凌厉,化作千百道剑影,任九霄已转移目标,重组攻势,剑光交错间便向应飞扬攻来。

    “好招!”应飞扬见任九霄一剑光寒,清亮灿然,沛之莫御的锋芒似能斩断一切阻挡,心中竟也同燃熊熊战意,暂抛开一切纠结。

    “天女,请你稍等片刻!我会一会故人。”

    应飞扬清啸一声,随后足下一点,身形错动,将战场转移,任九霄知他用意,也配合着紧跟其后。

    但见两道身影一如飞扬之羽,一如九霄之翼,踩踏阵阵树涛纵身高翔,向侧旁急掠而去。

    而掠身同时,两柄长剑纵横交错,快似迅雷,强如星坠,一卷松涛翠浪,交击之声不绝于耳,片刻间,已不知过了多少招。

    昔年凌霄剑宗最顶尖弟子,如今剑界最耀眼的后期之秀,两道年轻身影如水火互噬,不相退让。

    二人都将对方视作劲敌,但这些年来一直无缘交手,此番意外再会,自是不遗余力的各展所长。

    交手片刻,应飞扬剑意提升至极,清啸一声,气涌风云,便是斩字诀震撼而出,巨大剑刃当头斩下,此时,却忽见任九霄剑意一泄,手中嶙峋意竟再度从中断折。

    应飞扬连忙敛劲三分,只闻“噌!”的一声,嶙峋意剑尖半截从天而降,倒插在地,两道身影也同时落定。

    “为何收手?剑决之战,岂容你轻慢!”任九霄手一引,将剑尖半截收归剑棺之中,手中断剑却直指应飞扬,面带不满道。

    应飞扬同样不快道:“手持断剑便与我交手,究竟是谁轻慢,换剑再战!”

    任九霄冷哼一声道:“配得上我的剑,只有嶙峋意一把,岂有替代?”

    “那我不战了!”应飞扬散去真气,又在任九霄提出异议前抢先问道:“你的嶙峋意,还未重铸么?”

    应飞扬自是识得任九霄手中配剑——当年挡在剑神面前为主讨命,最后自折锋芒的嶙峋意。

    任九霄眸光一冷,随后道:“剑身再铸容易,剑魂再生困难,需得斩剑夺灵,才能让真正的嶙峋意重现。”

    “嗯?斩剑夺灵?那儒门公子先前叫你‘狩剑人’,原来真的是你!”应飞扬微微一怔,他听闻过‘狩剑人’的名号,传言近年来有个来历不明,手持断剑的剑客,四处寻其他剑者比剑,每次取胜,必断对手佩剑,因此被称为狩剑人,如今一对照,应就是任九霄。

    “是又如何?”任九霄眉头一挑,也不否认。

    嶙峋意断折之后,清岳真人曾赠他一剑棺用以收藏剑魂,而剑棺之中还有凌霄剑宗特产的寒铁星砂,任九霄若以真元催动,可激发寒铁星砂磁力,让断折的剑短暂聚合迎战强敌。但磁性片刻后便会减弱,使嶙峋意再度变为两截。

    他在凌霄剑宗受罚闭关满两年之后,便出派门游历,寻衅天下剑客断折他们佩剑,夺取剑灵封存剑棺之中,以求日后重铸嶙峋意剑魂。而这次,自是偶遇了琴剑公子许听弦,便欲断折许听弦的佩剑。

    “不如何,断剑重铸之日,你我再战之时!”应飞扬说罢,收剑回鞘。

    任九霄皱眉道:“要战便战,何必再等?”

    却见应飞扬伸出一手,身形忽得一闪,猛击侧旁一颗大树。

    便听闷实一声,合抱粗的大树拦腰折断,更被击飞数丈,砸得烟尘四起。

    任九霄见状,面色一变,惊异道:“这才是你的实力?”空手将合抱树木击飞,他虽也能做到,却无法像应飞扬这般轻描淡写,而应飞扬方才那迅如鬼魅的身法也令他自知不如,一时心头竟一沉,本该旗鼓相当的对手,怎自己不知何时竟被他甩开?

    应飞扬看出他的顾虑,笑道:“别慌,这不是我自己练出来的本事,最近也不知该说走运还是倒霉,捡了不属于自己的外力,方才与你交手时我都在压抑着这外力,但若我施展全力后,可未必能再分神压制。到时我有外力相助,你却只用断剑,便是败你也毫无光彩,等我外力散去,而你断剑重铸之日,再战不迟!”

    “扫兴!”任九霄虽仍不甘愿,但知晓若真如应飞扬所说,那自己几无胜算,输了也难心服,遂兴致大失,将嶙峋意插入剑棺中,一言不发的便要离开。

    错身之际,却听应飞扬轻道一声,“两年前,多谢了!”自然是感谢当年凌霄剑宗,任九霄出手援助之情。

    却听任九霄罕见的苦笑,“成全了你们师徒,却让我师尊声名扫地,谁有能料到呢?”当年一场援手,结果另他师尊清岳真人事迹败漏,最后挂印远走,因果循环间,当真好像命运开的恶意玩笑。

    “你后悔了?”

    “剑出无悔。”任九霄顿了顿,随后又道:“但不管对错如何,师尊便是师尊,若有一日你寻得师尊要与他为敌,那我必挡在你前面,到时记得不要留手!”

    应飞扬想了想,道:“你来东海是为了什么?”

    任九霄道:“东海剑尊王念之,两年前与明烨那家伙合力也胜不了他,这次想试试,能不能断了他的剑!”

    应飞扬轻轻一叹,道:“他已经死了……”

    “死了?怎都这般扫兴……”任九霄微微一愣,话语中也带几分寥落。

    “不过现今六元之一的道奇先生,据传藏着一手不俗剑法,你或许可寻他切磋一番……”丢下这句话,应飞扬折身返回。

    “道奇先生?”任九霄轻念了几下这名号,记在心中,随后亦是大步继续前行。

    二人匆匆一会后,再度分道扬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