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五十九章 客强欺主 1
    应飞扬还在东海,未返回中原之际,通天道内,亦发生一件轰动修界的大事。

    通天道,锐金锋楼。

    锐金锋楼乃是通天道内一中型门派,虽不比十大门派那般声势浩大,但也是历史悠久,门人众多,锐金锋楼擅长百兵斗术和金系术法,楼主金钩铄正当壮年,亦是手腕与修为兼备的杰出人物,但此刻,锐金锋楼却是白素高悬,碎银满天,整派之人皆是披麻戴孝。

    不久前,楼主爱子金灿辉在司天台被应飞扬斩杀,如今方过头七,才将金灿辉下葬入土。此时,就在金灿辉灵堂之中,头戴白巾的金钩铄用铁筷子拨弄着铜盆中的黄纸,微风将火星卷向空中,飞旋如细碎的金线。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情景,虽不常见,但也不稀罕,若真如此倒也罢了,可他身边还有七、八个人,虽来自或大或小的门派,但每一个都是门派中掌门,门主之类的实权人物,竟是在灵堂中召开了一场密会。

    “金楼主,令公子之事,还请节哀,但你邀我们来此,是为了何事?”一位掌门觉得灵堂待久了晦气,忍不住开口道。

    此时的金钩铄一身白素麻衣守着灵前火盆,神色伤颓,中年丧子之痛,让他显得疲惫而苍老,但充血的双目在燃烧着纸钱的火盆映照下,却好像同样跳动着恨火。便听他狠声道:“我打算脱离正天盟,今日邀各位前来,便是想请诸位陪同!”

    几位掌门面色一变,其中一人道:“脱离正天盟?这可不是小事,金楼主方入盟不久,现在又要退盟?恕我直言,金楼主可别因丧子之痛乱了心神,做出轻率决定!”

    金钩铄狠狠道:“非是我轻率决策,实在是因那慕紫轩处事不公允,在司天台,在他的地盘,却放任我儿被应飞扬这小贼所杀,让我难以心服!”

    有几位掌门已心中翻起白眼,心道你那倒霉儿子本事不大,却总干些欺男霸女的勾当,被人一剑宰了也属罪有应得,但这话不能明说,只得道:“这与慕盟主,似乎无多大关系吧……”

    金钩铄双目一瞪,“怎么没有,修界早有传闻,说那慕紫轩是凌霄剑宗弃徒,我本还不知真伪,直到我儿身死我才确信,若不是有他袒护撑腰,应飞扬那小贼如何敢一人一剑闯入司天台!”

    慕紫轩出身凌霄剑宗的传闻,却是也在暗中流传,几人互看了一眼,又一人道:“但这与我们又有何关系,金楼主为何要拉着我们?”

    金钩铄冷笑一声,对他道:“怎么无关,何掌门,你三个从小带到大的亲传弟子可全死在了应飞扬手里,你当真无所谓?”

    那人当即默然不语,却咬紧了牙关,咬得牙齿“嘎巴”作响。

    而金钩铄又指向一人道:“莫门主,你呢,令弟、令侄可也被应飞扬所杀,你不想报仇?还有水庄主,你的私生子也一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相信你也能体会……”

    金钩铄指一个说一个,在场每一个竟都与应飞扬有深仇大恨,恨火延烧,每一人面容都狰狞起来。

    金钩铄见状,往铜盆中塞了把纸钱,将火烧得更旺,“在座每一位,都与应飞扬那小贼有血海深仇,岂是一杯了仇酒能够化消,与其在盟中看慕紫轩变着法袒护那小贼,不如与我一道退出正天盟,咱们共诛应飞扬!”

    一人又摇头道:“金楼主,那应飞扬可是诡诈的很,而且莫看他年岁轻,但他那剑法,简直向打娘胎里就练剑的,没那么好杀。况且慕紫轩也未必容得我们随意退盟。”

    “慕紫轩,他管得住吗?不瞒你们说,白水门,飞雁阁以及烟霞派,与锐金锋楼临近的这三家已被我说动了,只等着我带头,它们三家便会与我共进退。”

    几人相互对视,似乎被说动,一时,灵堂之中充满粗重喘息。但很快便又有人摇头道:“金楼主,你没喝下了仇酒,自然可以这么说,但我们可都是饮了酒的,若再寻仇,便是违背规矩,天地不容!”

    金钩铄狰狞一笑,“天地不容?你我修行之人,本就逆天而行,怕个什么?天地若真不容,全算我头上好了,本楼主便不信,还能晴天一道霹雳,劈死本楼主不成!”

    话音方落,忽然天地一暗,方才还是阳光明媚,转眼好似进入黑夜,只余灵前火盆摇曳这橘红火光。

    忽而阴风传堂而入,悬挂的白绫飘飞,火光迅速黯淡,淡黄纸钱从火盆中挣脱飞出,带着明灭火星如蝶乱舞,但在阴风之下,转眼只剩残灰。

    众人看到这等异状,只当老天真要降下天裁,纷纷将身子悄悄挪了几下,远离金钩铄。

    而金钩铄面色也一瞬变得苍白,但很快激起心头血涌,大步冲出灵堂,便见头顶一块浓黑如墨的黑云遮天蔽日,蔓延而来,金钩铄随即指着天上阴云怒骂道:“来啊!贼老天,我宝贝儿子都死了,你还能奈我何?有本事劈死我啊!”

    几个与金钩铄交情不错的,忙欲拉住他,以防他又说出什么谤天之语,却忽然,一人连指着远处三个方向道:“不对,你们看那边,那边,还有那!”

    却见所指之处,三股浓烟冲天直上,弥久不散。

    “那方向,是白水门,飞雁阁和烟霞派!是烽火传讯!”

    众人神色一凛,烽火传讯,从来只有一个意味,有敌来袭,请求援手。

    那能让三家同时陷危,敌人是——

    “那是万鬼殃云,地狱道的万鬼殃云,六道恶灭,来袭了!”金钩铄面色又变,放声大吼道。

    伴随乌云遮天,梦魇般的名字也笼罩众人心头,转眼间楼中鸣金声四起,众弟子慌乱集结,一时失措。

    “别乱!庚金组开启聚灵法阵!辛金组燃烽火传讯,其余人备战!”金钩铄发号施令道。

    正天盟与六道恶灭交战已久,自是知晓地狱道万鬼殃云的厉害,万鬼殃云一旦张开,变会封锁殃云笼罩范围内的天地灵气,使内中灵气稀薄,终至无法可施,而殃云内之人若死,修为差的,便会被殃云吞噬,融为其中一员。

    一念及殃云威力,金钩铄便惴惴不安,但好在此时,聚灵法阵开启,灿然光华下,五行金灵之气源源不断聚集,金钩铄才稍缓一口气。

    “万鬼殃云”虽然可怕,但缺点在于张开的速度略慢,及时开启了聚灵法阵,总算能抵消万鬼殃云封锁灵气的特性,剩下的,便是拖到援军及时赶到……

    金钩铄开始庆幸,幸好现在还没有退出正天盟,却忽见,头顶殃云上,有什么东西如冰雹一般密密麻麻的直坠而下,个头却比冰雹大得多,砸得锐金锋楼烟尘四溅,哀鸿遍野。而一股令人心悸的血戾妖气蔓延开来。

    尘埃散尽,却见阵前被砸得坑坑洼洼,一只只等人高的,带着浓重血腥气的血茧立在坑中。众人未曾见过这等情景,一时不敢动作。

    “是妖吗?”一名胆大弟子小心翼翼上前,欲戳破血茧,忽然血茧开裂,一只大手从茧中探出,一把扼住了弟子脖子,随后一张血淋淋的大口,贪婪的咬断了那弟子的脖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口嚼咽着血肉。

    新鲜血食的味道迅速弥漫,“咔哧”“咔哧”,

    一个个血茧裂开。

    一条条身影挣脱而出。

    一双双眼睛闪现出饥饿的血光。

    随后,齐齐冲出!

    “饿……饿鬼道!”一名掌门用破了腔的声音呼道。

    不是人,不是妖,是饥肠辘辘的饿鬼,沉寂数十年之后,将最深沉的恐惧再度带回人间!

    恍若一道吞噬生命的滔天血潮,众饿鬼蜂拥而上,扑向严阵以待的锐金锋楼众弟子。

    处于“血饥”状态的饿鬼,毫无理性,难以配合,只有着贪婪暴虐的食欲,要将眼前的生灵撕碎了,塞进肚子中。

    血浪撞向人群,强弱悬殊之下,第一道防线几乎是一瞬间崩溃,

    “救我,师傅救我啊!”

    “爹,娘,我再也不敢了!”

    “啊啊啊啊!我的腿,别吃我的腿!”

    最前头的锐金锋楼弟子被扯入饿鬼之中,争食的利爪从四面八方伸来,在他们撕心裂肺的惨嚎声中,将他们撕扯成大小不等的肉块,吞咽入腹中。

    恐惧是会蔓延的,何况是发现自己处于食物链下端的那种恐惧,看着朝夕相处的同门被吃,众弟子腿脚发软,又得当场吐起来,第二道,第三道防线也随即沦陷,。

    “别慌,稳住,不然都会死!”金钩铄跳下楼,冲杀到最前线,其他几个掌门也同样,一边在心中怒骂金钩铄将他们卷入一场无妄之灾,一边卯足全力击杀扑咬而来的饿鬼。

    不管是掌门还是普通弟子,不管是锐金锋楼还是其他门派,饿鬼可都一点不挑食,想不被吃,唯有杀!杀!杀!

    高手助阵,防御一时稳住。

    但,真也就一时而已。

    “撑住!撑住!正天盟的援军会来的!”金钩铄一边斩杀着饿鬼,一边嘶声竭力大吼着,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身旁之人却是越来越少。

    “难道……真是遭天谴了?”金钩铄心中渐渐绝望,此时,一只被他拦腰斩断的饿鬼忽然双手撑地弹射而起,抱住了他的臂膀大口啃咬。

    金钩铄奋力将饿鬼甩开,但这一空档的功夫,便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扑在他的身上堆成了一个肉丘,一个个饿鬼张开血盆大口。

    “不过骂了天一声,就要罚我被活生生吃掉,贼老天,你还真是小气……”

    周遭都是令人作呕的口臭,金钩铄又在心中骂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

    而差不多同一时刻,司天台中,慕紫轩双腿交叠几上,伸个懒腰舒展筋骨,双目却看向锐金锋楼的方向,道:“餐已奉上,你们,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