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五十八章 生死一决 6
    “她手上怎会有玄冰令?”斛明珠心头一疑,随即向玲珑郡主看去。

    斛明珠虽未开口,但感受到她询问目光,玲珑郡主讪讪一笑,抢先道:“姐姐,我是用玄冰令换了他们的,可不是像以往一样随意挥霍,换些不中用的玩意……”

    随后,不待斛明珠训斥,便对天女凌心正色道:“玄冰令可是姐姐亲自凝元成冰铸造,每一块都是象征着水晶宫威信,你确定要用来交换他的性命?”话语中将“亲自”、“威信”几个词咬得格外重。

    天女凌心心领神会,点头道:“正是,斛宫主不会食言,不认这玄冰令吧!”

    “放肆!”玲珑郡主竖起柳眉,佯怒道:“你以为我姐姐是谁?她可是东海鲛泪,当世妖王,岂会是食言之辈?她能约束东海群妖,可不仅是因为顶峰的修为,更是因为她言出必行,才令众妖心服口服!”

    道奇先生也跟着附和道:“不错,单论玄冰令,令牌本身并无多少价值,但拿着玄冰令,却可以在琅琊海市上交易各种奇珍异宝,因为的什么?便是因为玄冰令是斛宫主承诺的象征,因为东海无论是人是妖,都信得过斛宫主言语的分量,若不然,今后海市之上,还有谁敢跟水晶宫做交易?”

    “够了!”听闻玲珑郡主和道奇先生一唱一和,斛明珠终是忍不住喝断,可心中却不得不承认二人所说,身为上位者,寡信轻诺只会让属下妖众离心,而与人族方面,现如今水晶宫还不能离了琅琊海市上的物资供养,一旦开了恶例,公然为诺,今后再

    在海市上做交易,就要处于被动地位,尤其是此时,琅琊海市的主事者道奇先生就站在旁边,让斛明珠也不禁掂量起得失。

    但很快,斛明珠已有了应对说辞,冷声道:“你们不必一唱一和,本宫的玄冰令,自然有不可置疑的效力。”

    天女凌心面上一喜,“宫主是答允了。”

    却听斛明珠话锋一转,冷笑道:“不过,玄冰令从来都是以物易物,换得都是死物,还从来没有交换过活人,你要与本宫交易他,那是不是要本宫把他也变成死物,然后将尸体交给你!”

    天女凌心面色顿时一变,本就苍白的面容再无一点血色,而斛明珠已再度举起战戟,蔚蓝双眼看向天女凌心,冰冷眼神中露出一抹胜者的嘲笑道:“若是如此,那交易——”

    “不成立!”

    突兀的声音响起,疾驰的剑光已至。

    光滑如镜的冰面上,一道身影拖曳着两抹剑光,沿着划出的笔直剑痕急掠向前,狂飙凶戾的剑意一瞬间充斥四方,但迅捷的身影却是无声无息,连一丝破风声都未激起。

    天女凌心向那身影看去,双眼捕捉到的只剩一抹淡淡残影,而真身已经——

    “铛!”

    剑戟再度相接,尖锐刺耳的声浪爆发,仿佛凶兽峥鸣。

    应飞扬双剑交叠,一气贯之,再撼东海鲛泪!

    同样笔直的路径,同样一往无前的气势,同样决然无悔的剑意,但招式却是更狂更猛更凶更沉!

    “怎会!”斛明珠见应飞扬之前保持双剑驻地,一动不动的姿态,只当他已昏厥过去。却未料他非但没有昏去,反而已更迅捷的速度再次冲杀而来。

    意外之下,斛明珠应招已是先机,但随后却更感诧异。

    分明是与之前相同的招式,短短时间,竟生出截然不同的变化,恍若一头凶兽挣脱了原本枷锁,在她眼皮子底下完成了一次进化!

    剑上磅礴劲力汹涌而至,虽只一人双剑,却好像有千军万马冲锋陷阵而来。

    斛明珠竟再度立足不稳,身躯被沉雄刚猛的劲力压得退后,一步,两步!

    “你!”斛明珠怒上眉梢,光洁额头上竟暴起青筋,此时真气也提至了顶峰,足下狠狠一踩,数倍强大的反袭而来,若应飞扬的气劲如万千凶兽出闸,那斛明珠的气劲便是长河破堤,掀起席卷一切的狂涛骇浪。

    但应飞扬已早有准备,剑势稍觉受阻之际,便急收劲力,身形旋飞而起,借力化退。

    化作惊涛怒潮难以吞没的凌空一羽,落至天女凌心身旁。“交易不成立,我的性命生死,还不归水晶宫所有,不需向宫主讨命!”

    此时,震怒之下斛明珠长戟放大数十倍,以天倾之势轰然砸下。

    应飞扬长身挺立,坦然无畏道:

    “还有就是,我做到了,还请宫主新手信守承诺!”

    “噌!”战戟陡然停在应飞扬头顶,劲风吹得应飞扬黑发猎猎飞舞,露出额上狰狞疤痕。

    下一瞬,风平浪静,气劲凝成的战戟于斛明珠面上怒容一并消散。

    斛明珠眸中还有怒焰,但面色已恢复过往沉冷。而在她身前,冰层断开的界线处,一道无可辩驳的足印迈过了界限,狠狠印在了冰层上,宣告着这场赌约的败者,乃是高高在上的斛明珠!

    “怎么,斛宫主不是要毁约吧?”应飞扬似笑非笑道。

    斛明珠闭上双眼,沉沉吸了口气,在睁眼,目光中怒火也被压下,清冷如万年不化的冰层,“本宫素来说到做到!今日,饶你们二人性命。”

    说罢,斛明珠收起战戟,大步向前走去。在与应飞扬擦肩而过的瞬间,有听她用只他们能听得见的声音低声道:“不该知道的事,就不要再提起,否则不管你在天涯海角,本宫也必再去你性命,记住,本宫可是说到做到!”

    “宫主说得是什么事,我怎么完全听不懂?”应飞扬一脸茫然回应道。

    “呵,够聪明,看来你还能活很久!”斛明珠轻轻一笑,随后脚下一点,飞至玲珑郡主所乘的海兽上。“走吧,先回宫!”

    玲珑郡主知道斛明珠心绪不佳,也不敢在此时与应飞扬他们告别,直接御使海兽,分波破浪而去。

    不多会,已消失在海平面不见。

    而随后,“啪!”得一声,应飞扬一个“大”字后摔,瘫倒在冰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