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五十七章 生死一决 5
    横挡的戟,如山如岳如渊如海。但进击的剑,却是不闪不避不退不摇。

    佛道之招交融,心气体神相合,应飞扬感觉血液,骨骼,肌肉乃至灵魂都与心脏呈同一种节奏震动,身躯好像要震得爆开,一头狂躁、暴戾、孤傲的凶兽急不可耐的从他肉身中脱出,要噬人血肉,而交叠的双剑,就是凶兽的獠牙!

    你以为,立顶峰就能阻我前路?

    你以为,仗神通就能断我死生?

    你以为,我还像两年前一般无能为力?

    你当这是游戏,那你,输得起吗?

    横挡在前的斛明珠,在他眼中与帝凌天的身影重叠,深藏在心中的恨火,化作撼动顶峰的一击,随着全力一剑,尽数倾泻!

    “退开!”

    伴随应飞扬野兽般的怒吼,斛明珠竟觉足下一松,忙收起轻视之心,正欲猛提真元。

    但此时,却又觉脖颈一寒,战戟竟被双剑雄力压倒,而双剑如剪,去势不止,直逼她的咽喉。

    饿狼的獠牙,触到了怪物的脖颈!

    剑刃临身,斛明珠一时竟只能顺势向后退却一步,化去压逼的巨力,躲开进逼的剑刃。

    “啪!”而此时,应飞扬一脚向前,重重踩落。

    但随后,“放肆!”东海鲛泪怒不可遏,只因一时的轻敌,竟被逼得退后,这等事是她百年来都未曾有过的!

    足一站定,怒气爆发,磅礴真气化作狂潮怒浪,透体汹涌而出。

    当世妖王盛怒出手,应飞扬如狂暴大海上一叶扁舟,瞬间被“浪头”掀飞。

    身形凌空几旋,砸落在冰面上,双剑倒插在地,才维持身躯不倒。而十丈轻尘却松脱,天女凌心从他背后脱落,好在也未曾摔伤。

    而未待他喘息,斛明珠长戟举天,戟身通体好像泛出层层水光,缓缓流转,气劲却是冲霄而上,刺破头顶云天,已是强招将出!

    而应飞扬头颅低垂,不知是否受了伤,未做丝毫反应。

    “你失信了!”知晓来招定然难以承受,天女凌心心中又急又恼,想要喊出,但两道声音却快了她一步传来。

    “宫主,还请手下留情!”

    “姐姐不要!”

    话音方落,一人一妖从相反方向而来,一女妖乘着不知名的海兽而来,躺在贝床之上,面色苍白虚弱,乃是玲珑郡主。

    而另一人蹈海而至,却是道奇先生。

    “你来作甚,怎不好好养伤?”斛明珠眉头一皱,冲玲珑郡主道。

    玲珑郡主劝道:“姐姐,他们救了我,也救了水晶宫,你何苦下狠手……”

    “你知晓什么!竟然差一外人来寻我,回去我再跟你算账!”斛明珠冲玲珑郡主瞪了一眼,显然不理会玲珑郡主说情,随后又斜视道奇先生道:“还有你,你来作甚!”

    而道奇先生倨身拱手道:“我察觉动静,特来巡视,没想到竟是斛宫主与小辈玩闹,斛宫主,这里已属万仙盟的境域,还请宫主时稍稍收敛分寸,否则宫主稍展神威,又要惊得我们万仙盟人人自危了。”

    道奇先生显然也是出言相帮,先将眼前拼斗定性为与小辈玩闹,意图僵得斛明珠不好意思下重手,又绵里藏针的点明此地已属万仙盟,想让斛明珠卖几分面子。

    若在往日,斛明珠或许也真做罢了,可此时应飞扬得知了她的一项秘密,让她如何能够轻放。冷道:“来此说情,不知从何处冒出的家伙,本宫与你有交情吗?”

    “斛宫主,你失信了!”眼见玲珑郡主和道奇先生的话语皆无用,天女凌心提上一口气后便忙道。

    “哦?我怎么言而无信了?”斛明珠扬扬眉道。

    天女凌心道:“宫主说过,只要能越过线,就不再为难我们的!难道宫主的话,可以说过就忘?”

    却听斛明珠冷笑一声,长戟指地,指着应飞扬留在冰面上的脚印道:“本宫说,越过此线一步,便能赢得性命,但你仔细看,他越过了么?”

    天女凌心闻言,伸长修长脖颈望去,却止不住轻呼一声,“怎么会?”

    却见冰层不知何时,沿着界线裂开了一道裂隙,虽只浅浅数寸,却另情况变得含糊了。原本该完全过线的一步,如今只大半只脚印在冰层之上。

    而天女仔细回想,忽得记起应飞扬向前一步落足同时,似乎有一声脆响被踏足声遮掩,这才猛然察觉,定是斛明珠在退身之际同时,将足下冰层拉得开裂,向后平移了数寸。

    “看到了吧,这只算越线半步,救不得你二人性命!”斛明珠面上戏谑之意更甚。

    天女凌心面色一黯,颓然坐倒,失了力气般垂下头。

    “呵,无话可说了么?”看着眼前这对小男女模样,斛明珠心中生出一种快意,先前的愠怒都消退了不少。

    却忽然,又见天女凌心抬头,眼睛中闪着光,冲斛明珠问道:“越线一步,救两人性命,那越线半步,是否能换得一人脱生?”

    “哦?你想救他?”斛明珠挑挑眉。

    却听天女凌心狠声道,“不,我救自己!半步,换我一人性命!”

    斛明珠面色微微一动,随后忽而大笑,声浪尖锐刺耳,又好似暗藏无数讥诮,“果然,同生共死,海誓山盟,都是虚话,都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随后笑容忽而收敛,道:“好,本宫准你了!”

    若是天女凌心方才替应飞扬讨命,斛明珠定然不会答应。但天女凌心是为了自己的话,那就又不同了。拼死守护的姑娘,舍弃他独自求生,斛明珠忍不住想看看那小子知晓这一切后的表情了。

    “你可以走了,至于这小子,他的性命,是我的了!”斛明珠目光中闪过一丝残虐报复的快意。

    却在此时,只见天女凌心掏出一块令牌,道:“听闻手持玄冰令,可从水晶宫中换取一物,如今应公子性命既然在你手中,那也便是归属水晶宫,不知这玄冰令,是否能换他性命?”

    ps:开头卡了很久,琢磨怎么在燃和中二间把握分寸了,更得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