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五十五章 生死一决 3
    “真的……是夜叉天书……”看着狰狞的夜叉画像,天女凌心再无怀疑。

    “真寄在我身上了?当时情况紧急,也就未曾多想,直接把那夜叉斩了……”

    “到手了……便好,便很好……”原本面色苍白的天女此时因心情激荡,面上晕起一抹酡红,也不怪她这般激动,本以为东海一行不过寻物,哪想遭遇这么多波折,险些将命都搭进去了,此时目的达成,让她怎么不喜。

    “一点也不好!”却听应飞扬冷起声来责备,“方才你是怎么想的,想要拼掉自家性命?让货船提前炸毁?”

    “水晶宫的妖众,东海众修也都是性命,牺牲我一个……总好过让水晶宫炸毁,让东海大乱……”天女凌心辩解道,话语却是越来越轻,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

    听她娇怯怯的语气,应飞扬本想板着面孔想凶她一下也凶不起来,既无奈又怜惜道:“你呀,其实,你没必要逼自己做天女……”

    “别说了啦,反正不是还有你来救我吗……”天女打断他的长篇大论,却发现自己不经意用了一种有恃无恐的撒娇口吻,忙又道:“我是说,一日之间,应公子救了我两次,当真多谢了。”

    应飞扬没体会出她微末的心思,却好像从灵魂深处神使鬼差的蹦出了句话,“你身为天女护佑众生,却唯独不怜惜己身,那便由我怜你惜你,护你周全,这样才算众生平等。”

    天女忽然不说话了,但应飞扬却觉天女身上好像发烧一般,肌肤的热度透过衣衫传来,半晌后才听天女嗫嚅道:“上次海市也是,这次又来,应公子你……怎么总是能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羞人话语……是不是我看走眼了……其实你是个很会用好听话哄女孩子的浪荡子?”

    应飞扬一时大窘,辩解道:“我……不是,我也不知怎的,感觉不经脑子就说出了这话……”

    “噗嗤!”天女见他模样不禁笑了出来,也不再逗他,“好了,跟你开玩笑的。”可心中却也隐隐约约觉得,似乎久远之前,曾有人对她说过同样的话一般。就在她想追寻久远的记忆之时,忽然,一声清冷女声让旖旎气氛瞬间冷却。

    “好一对你侬我侬的小情侣!”

    话音方落,一把战戟携霜寒之气从天而降,砸在前头水面上,寒气随即四溢而出,方圆百丈海水尽遭冰封,形成一片白茫茫的冰原。

    而下一瞬,一道身影自天而降,足尖轻轻点落冰层,周遭海水却似畏惧的不敢喧嚣。

    一片寂静中,应飞扬只觉心随周遭空气一并冷了下去,“斛明珠!”

    本以为已摆脱了的斛明珠,如今却又挡在了面前,但见她竖起一根手指,应飞扬却见一片雪花不知何时藏在了他的袖中,此时漂浮而起,飞入斛明珠的指端。

    “你以为,你走得掉?”斛明珠指尖一搓,将雪花碾碎。

    “竟然在我身上留下了气息以便追踪……”应飞扬登时醒悟,他御水速度虽快,但与其他水妖比有优势,却是快不过东海鲛泪,何况背上还负者一人,斛明珠在他身上留下了追踪印记,虽是先绕了路救了玲珑郡主,却仍能再追上他。

    应飞扬硬着头皮道:“斛宫主远道而来,可是想答谢我通报消息之情,想要留我做客,这便不必了,情份记在心里就好。”

    “果然油嘴滑舌之人。”斛明珠面无表情,话语中寒意更甚,“可惜本宫不是要留客,而是要送行,念你通报有功,黄泉路远,本宫亲自送你们一程!”

    斛明珠说罢,长戟一横,一股寒意如潮,笼罩应飞扬二人。

    应飞扬忽觉背心一热,却见天女呕出口血滴在他背上,本就苍白的面色现在蒙上了一层颓败的青灰,而身躯也越来越冷。

    应飞扬知晓天女身上带伤,气血亏损,受不了这乍冷的酷寒,忙将真气借“十丈轻尘”传导至她体内,怒道:“她什么都不知道,你连她也不放过?”

    斛明珠依旧冷冰冰,目光中却闪过一丝嫉恨,“什么都不知道的,只有死人,送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正好……”

    “够了!”却闻应飞扬一声怒吼,打断斛明珠的话语,斛明珠纵横东海百年,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打断她的话语,不由一愕然,而此时,应飞扬发出一阵夜枭般的笑声,双目赤红道:“恩将仇报,也要有个限度啊!就在方才,我背上的姑娘为了保全与她毫无关系的水晶宫,不惜拼上自己性命,结果呢,呵呵,你却要杀她?就为了你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不用想也知晓,不过是些爱死恨活,情恨纠缠的破事,也就只能当做三姑六婆碎嘴时的谈资,真当我们有兴趣去说!”

    如传闻一般,除了对少数妖外,斛明珠堪称冷血无情到无法理喻,对她,一切话语都无用,绝境之下,应飞扬也不再压抑自己心中的怨怼,替天女凌心感觉不值。

    天女打着寒颤,却平静得说,“不必……替我不平,应公子,我会保护水晶宫,本就不是……为了她。”

    见这二人一者怒视,一者无视,斛明珠眼角不禁跳了两跳,道:“好,念在你们有功,我便给你们一个机会!”

    却见斛明珠长戟一划,厚实冰面之上出现一道笔直划痕,生死一线,就在斛明珠脚前,“此线为界,划分生死,谁能越过此线一步,谁就能从本宫手下赢得性命!不过……”

    斛明珠话锋一转,戟指应飞扬,话语中多出了一分猫捉老鼠般的戏谑,“背着一个半死的姑娘,你注定毫无机会,将她丢下,你独自一人,才有逃生的可能。”

    话音未落,却闻破风剑声传来,一道剑气被应飞扬挥出。

    “倒是心急!”斛明珠心中轻笑一声,挥戟一抡,但接触瞬间,却觉剑气来势虽汹,劲力却是虚无,好像非是为了攻击,而是为了——

    “划线?我也会!”应飞扬长剑直指东海鲛泪,一道笔直的剑痕顺着剑尖所指方向一往无前,从他足下蔓延到斛明珠面前。

    “你是当世妖王,所以你能定下规则,游戏他人生死,但别以为,你们会永远在我上面!”

    天女凌心看着应飞扬的侧脸。,他的眼睛里有一股外露的戾气,,有不甘,有怒火,还有潜藏在最深处的仇恨,天女凌心不知何故竟感觉有点可怕。

    就像荒野里饥饿的幼狼,要从数倍强大的对手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今日我不但不会丢下她,而且不躲、不闪、不避,要过,也要沿着这条线,迎着你的戟,从你面前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