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五 第五十一章 夜叉宝库 2
    开启禁制,应飞扬只觉如陷泥淖,身形慢慢下潜,片刻之后才踩到实地,睁眼之后,发现已入海底宝库之中。

    “这便是夜叉王的宝库?”应飞扬好奇打量四周,明明是深海之中,宝库中却没有水,只是空气较为湿重,黏在肌肤上颇不舒服。周遭依旧黑暗,不知名的藻类爬满墙壁,发出淡淡荧光,照亮前方道路。

    眼前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甬道,甬道高三达三丈,显得宽敞大气,两侧墙壁上,是一盏盏做工精细的铜鱼灯。

    应飞扬抬眼细看近旁铜鱼灯,但见鱼口微张的,被雕成鱼含珠的造型,且内中并无灯油,心中立时明了,“那什么夜叉王好生阔气,宝库内竟全用夜明珠照明,只可惜攒得金山银山,最后全便宜了别人!”

    随后又不乏恶意的想到:“‘东海鲛泪’斛明珠也是,都将宝库搜刮的一干二净,连照路的明珠都不留下,那为何还要每年来此呢?莫不是来着偷汉子?”

    瞎想归瞎想,应飞扬也知此行表面只是通风报信,实则也暗藏危险,斛明珠年年孤身来此,必有不欲为人知的缘由,若是他看到什么不该看的,那下场只能听天由命了……

    想到此处,应飞扬气聚丹田,高呼道:“晚辈奉玲珑郡主之命而来,蜃楼城再出,水晶宫此时岌岌可危,玲珑郡主身受重伤,斛宫主若在此处,还请速速折返,主持大局!”

    “还请速回,主持大局!”

    “主持大局!”

    ……

    其声如雷,在封闭甬道中往复回荡,不绝于耳,但连呼数声,却无半点回应,应飞扬心中生疑,遂小心翼翼迈步向前。

    “哒——哒——”沉闷脚步声在空旷甬道内也显得格外响亮,一声一声,好像踩踏在心头。甬道尽处,乃是一扇青石大门。

    应飞扬又呼喊两声,已就没有回应,终于决定推门而入,但触门瞬间,却忽然两侧墙壁迅速掀起,露出密密麻麻的箭孔。

    “糟,还有机关!”应飞扬心头一凛,暗呼不妙,瞬间拔剑在手,而此时“咔”“咔”机括声已密集响起。

    应飞扬急忙舞剑成圆,护住周身,然而——

    “切!自己吓自己!”

    机关中箭矢早已用尽,虽机括声不绝于耳,却是“干打雷不下雨”。

    想也知晓,斛明珠既要搬空宝库,岂会留下机关来碍事,内中机关自然早也被废去。

    应飞扬再入内中,便见一个内中是巨大的方形石室,依旧空荡荡一片,只余一个等人高的丹炉,几个石制的几个兵器架子、书架,和一些被搜刮干净的镶钉大箱。

    “嗯?难道玲珑郡主猜错了,斛明珠不在此处?”应飞扬心头正疑,但再一细看,发现丹炉无盖,内中却好像有一物冒头,应飞扬纵身一跃,踩在丹炉边沿上望下看去,却惊道:“这是斛明珠的战戟?”

    虽未曾亲眼见过,但应飞扬也知晓“东海鲛泪”斛明珠所使乃是一把与她身形不匹配的大戟,而此时丹炉之内有一个凹槽,一把晶莹剔透的战戟正倒C在凹槽中,戟刃与凹槽丝丝切合。

    应飞扬知晓此处定是机关所在,正欲开启机关,忽然,背后一凉,只闻一阵尖锐破风声。

    应飞扬不假思索,竖剑背后,随即腕上一沉,听闻“叮”得一声脆响,已与谁交兵了一个回合。

    应飞扬瞬间回身,却见背后空无一人,随即高呼一声,“是斛宫主么?”但话音未落,攻势再起。

    又一股锐气从斜上方掠击而下,应飞扬心中已有警觉,举剑再挡来招,火星一闪,又是一瞬兵接。但这次却未有停歇,紧接而来的,是入疾风骤雨般的绵密攻势。

    “叮叮叮叮……”嘈杂如打窗秋雨一般,绵密的没有一丝空隙的交兵声不绝于耳,火星四溅,照得石室之内明灭变化。

    应飞扬立身丹炉之上,双足不动,手上剑刃挥舞,乃是《破风斩云剑诀》中的“风疾云乱”之招。

    虽是最初启蒙剑诀,但在如今的应飞扬手中也有不同蜕变,但见剑光闪烁,一招一式,都是凌厉无铸,迅疾无匹。

    一时间剑气千条,如乱石崩云,疾风掠境,乍明乍暗的剑光笼罩着应飞扬身周,宛如裹上一层巨茧一般。

    “不是斛明珠!”交手几招,应飞扬就已断定,原因倒也简单,若是斛明珠出手,他怎可能挡得这般轻易。

    但转瞬百招,应飞扬只觉对手身法如鬼似魅,好似在石室之内不停弹S,兔起鹘落间,用R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挪移,百招过后,自己竟连对手是何模样都未看清!

    而对方速度似还在节节攀升,应飞扬以快打快,渐渐落于下风。

    “噌!”又一道破风之声自顶而落,应飞扬只觉对手是踩踏天花板直贯而下,来势比先前每一击都还要更快,应飞扬心生一种无处可躲的直觉。随即足下一点,从丹炉上退开。

    这一退,就感觉是在“比快”的争斗中落入下风一般,感觉对手又直追而来,应飞扬心头不快,随即喝一声,“现面来!”

    应飞扬饱提真气,达摩神剑初式佛灯初燃应声上手,金华佛光粲然而生,化作璀璨交织剑气,一瞬间如旭日绳在海底,将宝库染成一片金黄色。

    敌人虽然动作迅捷,但力道并不雄沉,佛光剑气无差别迸S四方,看不清的敌人瞬间被*退。

    但见来敌一个回身,身形急速倒退,避开佛光剑气,立身在了倒C在丹炉中的战戟柄端,而他的真容,也在光芒中现出行迹。

    便见他面目靛青,形容丑怖,头发好像燃烧的火焰般赤红,下颚龅起的尖牙都伸到了牛铃般的眼珠下。此时单足半蹲在戟端上,手中横着一个与战戟差不多,就是小上一号的海叉。

    “这是夜叉!”应飞扬心中一惊,识得了此鬼怪,随即心中有所猜测,暗自调动天书间的感应,下一瞬,心中便得到了冥冥中的感应。

    “夜叉天书,附在了这只战戟之上!”

    应飞扬倒是不知其中因由,原来斛明珠如今所用战戟正是夜叉王当年兵刃,昔年夜叉王被人夹击而死,一缕残魂寄托在了战戟之上,后来战戟几经辗转落入斛明珠手中,而斛明珠能开启夜叉王宝库,也是从夜叉王残魂中得到的讯息。

    而自天书现世后,夜叉天书受夜叉王残魂感应出现散落在东海,但天书需寄体而生,而夜叉王只余残魂一缕,最后不知怎的,大致就是讲究着在战戟上先寄身了。

    “啐,不该出现的时候,倒是出现了!”见到苦寻多时的夜叉天书,应飞扬面上却不见欢喜,按照原计划,在找到天书后,应是由天女施展佛门秘法将天书取走,可如今天女不在,应飞扬也不会什么秘法。

    而他纵然苦恼,那夜叉却不给他苦恼的时机,八部护众之间感应,让他对应飞扬产生本能敌对,原本被斛明珠妖力所摄,安安分分的呆在了战戟中多时,但应飞扬接近他时,却让他现身展开攻势。

    夜叉也被称为“捷疾鬼”,形容的就是他身法矫健,敏捷又迅速,此时攻势再展,举叉向应飞扬掠来,速度竟比方才还快了许多。

    而应飞扬心有顾忌,不知该那他如何是好,出手之间,不由就多了几分滞碍。

    “嗤——啦——”伴随迅影一闪,一声清脆裂帛声响起,应飞扬肩上衣物已被叉子D穿,化出了个大口子,而这已算幸运,若他再慢一瞬,整个肩膀就要被开出三个血D,彻底废去。

    应飞扬心头一怒,暗道:“管他如何?先斩了再说!”

    想起“龙”现身时,就是被她所斩后才依附在他身上,应飞扬也不再多想,索性如法炮制。

    “龙众”能斩,夜叉自然也不在话下,应飞扬交战多时,心中已有了应对之法,但见他手结佛家智吉祥印,结印之手一抚剑身,一团若有若无的浑圆剑气气旋随即生出,无形无相,似实还虚。

    应飞扬察觉,佛门招式对八部护法似乎格外有效,而此时施展的达摩神剑第八式——“佛法无边”也恰是以沉破疾的招式。

    但见浑圆气旋生出一股吸力,夜叉迅捷身形顿受吸力影响,攻势虽依旧疾快,但却每每发生偏差,攻击落到空处。

    而随着他的攻击带动风势,剑气气旋也越旋越大,最后,夜叉竟无可避免遭气旋摄入包裹,感觉落入气旋中。

    夜叉欲冲出气旋强行发招,但招式皆被气旋引偏,最后化出一道弧线反袭向己身,,正如因果业报,越是拼命攻击,业因越是深种,自身受害越大。

    最后,应飞扬剑势一收,长剑驻地,剑气气旋便随之猛然缩紧,被包裹在其中的夜叉还未发出一声嚎叫,便已被剑气收拢的剑气绞杀!

    强招之后,应飞扬擦了一把虚汗暗自疑问,此时,便见一股幽深黑气从夜叉消失的地方飞出,没入了自己体内。

    “这算是……成了吗?”应飞扬不明所以,正欲检查一番,忽然,听闻“咔嗤”一声机括声,此声一响,应飞扬面色瞬间一变。

    原来,方才施展佛法无边之招,所生出的剑气气旋竟将机关触动,长戟在气旋影响下自行旋转了半圈!

    应飞扬足下地板划动,竟又现出一道暗门,宝库真正核心的位置,就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打开了!

    -=-=-=-=-=-=-=-=-=-=-=-=-=-=-=-=-=-=-=-=-=-=-=-=-=-=-=-=-=-=-=-=-=-=-=-=-=-=-=-=-=-=-=-=-=-=-=-=-=-=-=-=-=-=-=-=-=-=-=-=-=-=-=-=-=-=-=-=-=-=-=-=-=-=-=-=-=-=-=-=-=-=-=-=-=-=-=--=-=-=-=-=-=--=-=-=-=-=-=--=-=-=-=-=-=--=-=-=-=

    东海上空,天色已明。

    而此时,天女凌心御使十丈轻尘从云端飞过,欲拦阻蜃楼城,阻止一场即将发生的劫难。

    “那里便是真正的水晶宫么?”天女凌心放眼望去,视线尽头,一座水上宫殿跃然在前。

    万年不化的寒冰打造成了宫阙城堡,壮阔与精美两种极致美感浑然一体,晶莹剔透的宫墙在初阳照S之下焕发出斑斓七彩,美得炫目。

    “这等瑰宝,万不能被蜃楼城炸毁!”天女凌心把定心念,打算加速抵达水晶宫,通知内中水妖做好防卫。

    但行不太远,却惊见,与她成一个斜角方向,一艘大船渐渐从海平面冒出桅尖,此时风帆鼓荡,乘风破浪而来,正是装满了黑雷火的玲珑号货船。

    “不好!来不及了!”天女估算一下距离,料得待她抵达水晶宫,还未必来得及通知,货船便已驶来,到时一引爆,万事皆休。

    天女凌心一咬唇,随即偏转方向,从云层上空急速飞过,拦截货船而去。

    待至货船上空,天女凌心凌空而立,双目一凝,透过云层,照破虚幻,锁定了货船之上,“果然,那些面具人都已去搜寻玲珑郡主了,没想到我们会再杀回,现在船上高手,只有蜃楼城一个!”

    而甲板之上,蜃楼城长身而立,双目紧盯着已近在眼前的水晶宫,双目有怨憎,有期冀,更多的却是急不可待。

    就在此时,突然心生警觉,感觉一股目光自云层上S来。随即冷声道:“谁?”

    话音方落,云层D开,一道清圣倩影自天而降,好似天上仙子,降临不属于她的凡尘。

    袅娜身姿虽是轻盈,落足却似有万钧之沉,点落船头撞首之上,整个船都好似下沉三分!

    天女凌心腿弯微屈,盈盈一礼道:“为了东海万千生灵,晚辈恳请蜃统帅在此停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