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五十章 夜叉宝库 1
    “喂喂,交托之前,难道不是该有谁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应飞扬抗议道。番△茄小说网  w`w`w`.x-f`.`com

    天女凌心看看玲珑郡主虚弱模样,替她开口道:“那我就长话短说,自你睡去……”

    天女凌心将事情经过大致讲来,应飞扬越听越是心惊,最后更是呼出,“炸毁水晶宫?我睡一个觉的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

    玲珑郡主趁他们说话功夫恢复了些元气,此时道:“现在可以听我交托了吗?若有二位出手相助,那或许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应飞扬连缩了缩身子,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道:“相助什么?先说好,你跟我师父之间有什么破事我不管,但我跟你可没多熟,顺手救下你你就该感谢了,可别再差使我……”

    玲珑郡主眯起眼睛敏锐道:“之前,你们千方百计与我交易,可见水晶宫内定有你们需要的东西,水晶宫若毁,你们一番辛苦不都白费?”

    应飞扬被说中要害,神色一滞,玲珑郡主又道:“况且若他们阴谋得逞,水晶宫遭重创,以我义姐的性情,盛怒之下,又找不出背后阴谋者,必然会迁怒万仙盟,到时整个东海,是人是妖都不得安生,甚至整个天下格局都会改变!”

    见她说得郑重,应飞扬也不禁心头一沉,东海鲛泪斛明珠可是出了名的不可理喻,东海乃至整个天下的修者皆是提之色变,这百余年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将水晶宫沉如海底,与世隔绝,只有别人不招惹她,她便也不再兴风作浪。可如今若把她的水晶宫炸了,可以想象,那将是海底火山爆发一般的灾难。但应飞扬很快又道:“硫磺伏火法我听说过,他们混合出了这么多‘黑雷火’,威力更是不容小视,一旦爆炸,或许,即便是当世妖王也难以经受,若东海鲛泪被炸死在水晶宫,又何来后续报复?”

    玲珑郡主摇头道:“‘黑雷火’能不能对顶尖高手造成伤害本宫不清楚,但本宫却敢肯定,我义姐是绝对不会伤到分毫,因为她现在根本不在水晶宫!”

    “不在水晶宫?”应飞扬和天女凌心齐声呼出,之后天女郑重道:“那不知东海鲛泪现在在何处?”

    “这就是我要交托给你们的事了,我现在身受重伤,无法动身,不知你们可愿相助,向我义姐传达这里的消息?”玲珑郡主双目期冀的看向二人。

    天女凌心没有迟疑,点头道:“玲珑郡主尽管说来。”

    应飞扬却担忧的劝阻道:“释姑娘……”

    话未说尽,天女凌心已知晓他的意思,正色道:“应公子不必劝我,若能化解东海一场灾难,那我自是义不容辞。”

    随后又垂下头,带着歉意道:“不好意思应公子,这一趟真是麻烦重重,不该把你牵扯其中,剩下的……”

    她未说完,应飞扬也知晓了她的意图,道:“算了,都到这地步了,只能做到底了,况且哪能留你一人……玲珑郡主,帮你们水晶宫躲过此劫,你们可要把水晶宫的宝物都搬出了答谢我啊!”

    玲珑郡主却只摇了摇头,似嘲亦似叹道:“真是跟你师傅一个德行,明明是看不惯惨事发生,不能坐视的脾性,偏偏要帮忙时还不直率,非得等身边的姑娘先开口说要帮忙,再借口不放心留她一人,向姑娘家卖好!”

    这话某种程度说得倒是切中要害,应飞扬有些恼羞道:“赶紧说正事!你要我传讯东海鲛泪,那你义姐现在在哪?”

    玲珑郡主正色道:“她此时应在海底夜叉王宝库内!”

    “夜叉王宝库?”听闻‘夜叉’二字,应飞扬和天女凌心对望一眼,皆是暗暗留心,随后应飞扬问道:“夜叉王宝库,这是什么?又在何处?”

    玲珑郡主道:“夜叉者,丑怖鬼怪也,数代之前,东海有一位的妖王,因生得极其貌丑,原本叫什么已无人清楚,只知道所有人都唤它夜叉王,这夜叉王生性暴虐贪婪,在东海上集结众妖组成一只船队,肆意劫掠,仗持着高深修为和手下群妖,短短数年内就搜敛来了一大堆令人欣羡的巨宝,被他藏在了深海宝库中,便是夜叉王宝库,后来夜叉王惹得众怒,被众多高手围攻而死,身死之后,宝藏便也下落不明,直到我姐发现了这批宝藏,才让宝藏重见天日,不瞒你们说,东海水晶宫之所以库藏丰富,天下罕敌,就是因为我义姐搬空了夜叉王的宝藏!”

    “再之后,姐夫走火入魔身死,义姐伤心之下将水晶宫下沉海底,而位置,恰是镇压了夜叉王宝库的入口,只是每年琅琊海市之日,水晶宫上浮出海面,夜叉王宝库的入口才得以显现,而我姐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只身一个,悄悄进入夜叉王宝库之中。”

    应飞扬听闻,不禁疑问道:“既然你说宝库已经被搬空,那她为何还要每年进入宝库?”

    玲珑郡主摇头道:“她每年会在这时候进入夜叉王宝库的事,也是我不经意间才发现的,至于而她进入宝库目的为何,这……我也不知晓!”

    “夜叉王宝库……天书寄体,总会出现在有关联的人物附近,难道夜叉天书落入了夜叉王宝库之中?”应飞扬心中推测,随后道:“也就是说,夜叉王的宝库,就在水晶宫下的海底?”

    玲珑郡主点头道:“正是,虽不知你是服了天材地宝还是得了什么法器,但你在水下速度之快,连寻常水妖都难以及得上,你的话,应当可以赶在水晶宫被炸毁之前赶到宝库,将事情告知我义姐,唯有她亲自出手,才能挡下蜃楼城,免去水晶宫这场灾祸!”

    随后,玲珑郡主又扯下身上一块玉佩,扔给应飞扬道:“这是信物,你把它交给我姐,作为凭证!”

    应飞扬点头,郑重道:“知晓了,我定不负交托,将讯息送达!”

    “那……多谢了……”玲珑郡主粲然一笑,忽而又呕出一大口血,应飞扬和天女二人一惊,忙上前问道:“郡主,你怎么样?”

    玲珑郡主能将前因后果说清已是强撑,此时见应飞扬答允,心气稍松,伤势就压不住了,此时虚弱的摇头道:“不用管我,我还有命在,你们先去吧,我要以秘术回复伤势……”

    而随后,便用最后力气一手握住应飞扬衣角,一手指了个方向,“看此处是鹿岩岛,嘿……航道竟然被蜃楼城引偏了这么多……应飞扬,朝此方向三十里海底,便是夜叉宝库的位置,快去,蜃楼城半日就能抵达水晶宫,你一定要赶在他前头,将信息传递给我姐,拜托你了……”

    最后一字说完,玲珑郡主手一松,身子蜷缩一团,慢慢变成一个蚌壳,应飞扬知晓,这是她伤势沉重才会变回妖身疗养。

    应飞扬想了想,抱起蚌壳扔入海中,道:“他们应还会搜捕你,现在只能将你扔入海底,剩下的,你便自求多福吧。”

    之后转头对天女凌心道:“释姑娘,咱们走吧?”

    天女凌心摇头道:“夜叉宝库,你一人前往吧,我没有龙众御水神通,在水底之会拖慢你的速度。”

    应飞扬知晓天女凌心纵然不入海,也不会在此之时置身事外,随即问道:“那你呢?你要做什么?”

    天女凌心道:“我要去阻截货船,试试能否将它停下来!”

    应飞扬一惊,急道:“你疯了,方从那里逃出,现在又要重入虎穴?那些戴面具的和蜃楼城皆是高手,你一人回去岂不送死?”

    天女凌心摇头道:“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会回去,而且此时定将人手分散开来搜寻我们的下落,说不定此时正是船上防备最弱的时候,我若能将船击沉,便可一劳永逸的解决事情。”

    “这太危险了……”应飞扬还要拦阻。

    天女凌心却浅浅笑道:“放心,我不是傻子,若无把握,我是不会贸然出手的……”

    应飞扬见她神情,便知她决心已下,无从更改,叹了口气嘟囔道:“还说不傻,为了与你不相干的事冒险……”

    天女凌心撅了撅嘴,道:“还说我呢?你不也是……东海鲛泪难以捉摸,你的任务,未必就比我安全,各自小心吧!”

    二人互道一声珍重,随后一个飞天,一个遁海,分道扬镳而去。

    而此时船上,蜃楼城立身甲板,看着海上初升的红日,心潮随海浪一同翻涌,直到一黑鳞军跑至身边报告,“报统帅,黑雷火已调制完毕!”

    “结果如何?”

    “贝璇玑虽看破我们计划,但硝石和皂角子是混入其他货物中,她在短短时间内也无法将其尽数找出销毁,所余仍有八成,足够将水晶宫炸个底朝天!”

    “那便好!”蜃楼城点了点头,随后一回身,便在黑鳞军眼中变了个形象,气质慵懒,体态丰腴,正是玲珑郡主的面貌。

    “船满帆,人满舵,目标水晶宫,全速前进!”蜃族幻术干扰其他妖五感,在其他人眼中他已与玲珑郡主一般无二,唯独眼神,锐利中带着不可动摇的信念。

    “王,保佑我一切顺遂!”

    -=-=-=-=-=-=-=-=-=-=-=-=-=-=-=-=-=-=-=-=-=-=-=-=-=-=-=-=-=-=-=-=-=-=-=-=-=-=-=-=-=-=-=-=-=-=-=-=-=-=-=-=-=-=-=-=-=-=-=-=-=-=-=-=-=-=-=-=-=-=-=-=-=-=-=-=-=-=-=-=-=-=-=-=-=-=-=-=-=-=-=-=-=-

    万丈海底,幽深而沉寂,阳关无法照彻的地方,却有一只只奇形怪状的海鱼,头顶上有着灯笼一般的触角,闪烁着淡淡荧光,使海底不至于完全的黑暗。

    却在此时,一阵水流汹涌窜动,海底的寂静被打破,好像有什么异兽游来,惊得海鱼疾走逃窜。

    而惊动鱼群的身影,自是应飞扬无疑。

    说他是游来,其实并不算贴切,入水之后,他就将龙众的御水神通催到极致。而御水神通的神异之处在于根本不需他游动,只要他心念一动,周遭水流就如活得一般托举着他而动,随心所欲,不动一根手指,速度就足以与最快的水妖比肩。

    海下瑰丽奇景,常人一生都难见,但应飞扬此时显然无心留念,但见他身形陡然一停,从前掠直直转作下潜,下潜了百丈之后,终于踩到海底。“便是此处了!”

    应飞扬脚一触底,便觉足下所踩乃是坚实石板,不同于他处污泥的绵软,而且还有一个轮廓不规则的凹陷,显然是被水晶宫压出来的。

    “在这!”应飞扬气聚双眼,万丈水底,在他眼中已然亮如白昼,一道夜叉狰狞丑脸组成的咒文恰在凹陷处的中心位置。

    “嗯……依照玲珑郡主所说的开启方法,应是这样。”

    应飞扬足下用力,将真气灌注符文,随后踏禹步,踩十方,如同在深海之中起舞一般,而脚下符文也逐个闪亮,最后整个夜叉头像好像活了过来,血盆大口陡然一张。

    而正站在夜叉大口处的应飞扬,只觉足下石板变成了如沼泽一般的流质,知晓是门禁被解开,应飞扬不做挣扎,任由身子下潜,最后整个人没入了海底,好像不曾存在过一般。

    而他感觉下潜停止,再睁眼,眼前已是不同光景!

    -=-=-=-=-=-=-=-=-=-=-=-=-=-=-=-=-=-=-=-=-=-=-=-=-=-=-=-=-=-=-=-=-=-=-=-=-=-=-=-=-=-=-=-=-=-=-=-=-=-=-=-=-=-=-=ps:这章写得急,又极限操作了,看到错字自动无视吧,之后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