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四十九章 海上风波 6
    “是你!”天女凌心眼睛一亮,又惊又喜。

    而那黑鳞妖兵脚步不做丝毫停歇,分出双手抱住二女肩头向前疾奔,以一往无悔的气势狠狠撞向前头舱壁。

    “轰!”“轰!”“轰!”

    接连三声碎响起,黑鳞妖兵搂着玲珑郡主和天女凌心在舱壁上撞开个洞的同时,先前被他击出的两个妖兵也狠狠撞到墙角。

    顶舱本无梁柱,全靠四壁间接合的机括支撑,此时两个妖兵尸首砸垮墙角,本就摇摇欲坠的顶舱此时终于不堪重负,轰然倒塌!

    以上所有变数发生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舱内众人及蜃楼城还未反应过来手下为何有妖兵突然反戈,舱顶已然劈头盖脸的垮塌而下,遮挡视线!

    而此时黑鳞妖兵已跳出船舱,身在半空同时,凌空拍击玲珑郡主几处要**,玲珑郡主先前自封的经脉瞬间解开。

    而随后,便闻那黑鳞妖兵大喊一声,“快用《神水化御诀》!”

    玲珑郡主此时大脑与其他人一般都是空白一片,但听闻这强硬声音,还是下意识的依言照做。

    《神水化御诀》乃贝蚌类妖灵专属修炼的功诀,可化气为壳,结成坚不可摧的防御,但见玲珑郡主手一引,汪洋之上丰足的水汽瞬间集聚。

    而下一瞬,伴随一道飞逝人影,一股雄浑得令人窒息的掌压逼来,玲珑郡主立时知晓那黑鳞妖兵的用意,瞬间,将一身元功饱提至极致!

    需知船舱倒塌时,其余人被垮塌的舱顶逼得一时狼狈,视线受阻,但原本站在舱顶之上的狮面男子却看得分明,虽慢了一步察觉,但足下一点,已疾如迅雷,猛若流星的击向逃遁的三人。

    千钧一发之际,集聚水汽及时成形,凝成两片湛蓝的贝壳紧紧闭合,将三人包裹在内中。

    “轰!”

    惊爆一声,悍掌直轰在贝壳上,即便有《神水化御诀》所结蚌壳抵御,内中之人依然觉得被震得耳膜欲碎,肺腑几乎移位,承受攻击的玲珑郡主更被震得呕血。

    但狮面男子却沉吟一声,本以为必杀的一击,却是被异术挡下,而掌力叠加在贝壳上,使得巨大贝壳被击得直坠而下,以更快的狠狠砸向海面!掀起一道巨大水花!

    “《神水化御诀》?挡得了此招么?”此时,蜃楼城也冲破舱顶而出,见到巨大贝壳,当即冷笑一声,屈指连弹。

    过去身为水晶宫统帅,他自然知晓贝蚌一族《神水化御诀》秘笈缺了最后三页,使得原本无懈可击的防御有了空门,而他对此也早已研究透彻,便见三道虚实莫测的指气指气脱逸而出,射入贝壳落水的方向。

    收招同时,也不再追击,对狮面男子自信道:“不用追了,《神水化御诀》的防御有空门,中了本帅针对空门所发的蜃阴幻指,贝璇玑必死无疑!”

    狮面男子声音却陡然拔高,“什么?针对空门?你还不知道就在这次珍卖会上,玲珑郡主已取得最后三页,现在恐怕已将空门补齐!”

    蜃楼城面色一变,立时下令道:“快,你们这队随我下水搜捕,看她是死是活尸!”

    说罢,蜃楼城便带头跃入水中。

    狮面男子自知速度在水下大打折扣,便不再追下,却觉心中恼火,一翻手,将恨火寄托于掌劲,倾泻在水晶宫残余兵士身上。

    片刻后,蜃楼城从水中跃出,面色却是阴沉。

    “玲珑郡主呢?”狮面男子立身血泊之中,周围尽是水晶宫军士的尸体。。

    蜃楼城面上愧色一闪而过,道:“让他们跑了!”

    狮面男子登时怒道:“跑了,那两个女子都带伤在身,只余那伪装成黑鳞军的一人尚算健全,你们是水妖,你还竟能让人在水底逃脱?”

    蜃楼城抚了下空荡荡左袖,暗恨道:“我失了一臂,速度无法与巅峰期比拟,而那冒充黑鳞军之人着实邪门,在水下速度竟是迅捷无匹,我入水之时,他就已经跑得很远了,实在追之不及。!”

    狮面男子道:“你们!那你回来作甚,为何不继续搜捕!”

    蜃楼城也眉头一凛,显露怒容道:“注意你的言辞!本帅可不是你的下属,况且若不是你处处保留,他们也不至于脱逃,真要让她死,为何不显露你决杀的魄力,一开始施展绝学!还有,那个假扮黑鳞军的是谁?你可知晓?”

    眼见双方话语都带出了火气,宝象禅师连拖着踉跄脚步打圆场,苦着脸道:“两位,现在可不是推卸责任的时候,咱们既然合作,就当同舟共济,此时先想法将玲珑郡主杀了再说!”在场最急的其实是他,玲珑郡主若活着回到水晶宫,这帮带面具的大爷自可躲得无影无踪,唯独留他在东海,承接的斛明珠的怒火,一想到那个强到不讲理的女妖,宝象禅师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却听狮面男子对宝象禅师道:“方才黑鳞军传讯,飞鹰面具所在的船舱,发现一个昏迷的黑鳞军,身上衣物还被扒光,由此推断,方才那突然杀出的黑鳞军定是飞鹰面具假扮,你可探查出飞鹰面具的身份?”

    宝象禅师面色一僵,道:“这……老衲,老衲还不知!”

    狮面男子轻拍着宝象禅师肩膀道:“不知?让你运送硝石和皂角子你走陆身份,要你探查飞鹰面具身份你又一无所获,一事无成,你,还敢在这指手画脚?”说道最后,狮面男子声音一厉,原本轻拍着宝象肩头的手突然凝运气力,狠狠拍下。

    宝象禅师察觉不对,赶忙提气运功,但他先前为敖旭自爆真元的招式重创,此时真气早已不济,便觉肩头锥心彻骨的剧痛蔓延,半边身子的骨骼都被击得粉碎,软软趿拉下去。

    宝象禅师疼得在地上打滚,惨嚎,而狮面男子又缓缓抬起了一只脚,踩在宝象禅师嘴巴上,把他哀嚎声堵住。

    睥睨道:“合作?狮虎会与豺狗合作么?从一开始,你就只是我挑起万仙盟与水晶宫的棋子,而不管事成与否,我都没有让你存活下去的打算,来世,可记清楚了!”

    说罢,狮子面具脚下用力,“咔嗤”一声碎响,溅出一团红中掺白的血肉和脑浆……

    野心勃勃欲登高位,却是被人践踏如尘土,宝象禅师的被挤出的眼珠滚了几滚望向天空,死前惊恐,绝望,悔恨凝聚在了永不瞑目的眼球中……

    蜃楼城冷眼看着一切,待宝象禅师咽气,才道:“怎样,气消了?”

    狮子面具语气确实也平淡下来,道:“事情既然生出变数,那就该不求全胜,先求不败,他是联系你我的中间人,取了他性命,我的身份便无从查起,就算东海之事不成,也可免得让斛明珠的怒火烧到我身上。”

    蜃楼城冷笑一声道:“那本帅该庆幸没见过你的真容了么?”

    狮面男子道:“与宝象禅师这蠢辈不同,你才是够分量的合作者,不过事已至此,你也该表现下诚意。”

    蜃楼城沉吟一声道:“我的目的在于炸毁水晶宫,一个重伤的玲珑郡主死或未死都已碍不了我的事,我并不在意,也没时间在意,不过,抽大半黑鳞军助你搜寻她下落,也是无妨!”

    随后蜃楼城发号施令道:“黑鳞军听令,换上水晶宫的衣物,把东西放下,然后随听从他们调遣!”

    众军依言照做,却见每个黑鳞军腰间都缚者两个竹管,此时将竹管中的东西倾倒在两个准备好的大木桶里。

    第一个桶里的东西狮面男子认得,乃是硫磺,因硫磺气味较重,不易混入货物中,但却有不溶于水的特性,不同于易绒的硝石和会受潮的皂角子,所以由黑鳞军带在身上,但另一桶里的狮面男子就未见过了。

    但见众军汇聚出了一通浓稠的黑水,黑水粘稠,还散发一股刺鼻臭味,狮面男子好奇问道:“这个又是什么?”

    蜃楼城残虐笑道道:“此乃深海产物,本帅唤它作猛火油,它虽不会爆炸,但一旦点着了,能把烈火黏在身上,甩不脱弄不掉,不死不休,与黑雷火一相配,正是天雷会地火!”

    狮面男子啧舌道:“有黑火雷还不够……你对水晶宫是有何深仇大恨,有时我真想打听下你们之间的旧事。”

    “但彼此保有秘密,才能让合作更好进行,不是吗?”

    “说的也是!”狮面男子轻笑一声,随后发号施令道:“走吧,去将玲珑郡主找出来!”

    -=-=-=-=-=-=-=-=-=-=-=-=-=-=-=-=-=-=-=-=-=-=-=-=-=-=-=-=-=-=-=-=-=-=-=-=-=-=-=-=-=-=-=-=-=-=--

    而他们欲搜寻的玲珑郡主如今正在一座荒岛上,天已泛白,海上初升的朝阳映照她惨白的面容,再加上粗重如漏风风箱的**,宣告她的伤势十分严重。

    一旁,天女凌心盘膝而坐,倒是将伤势压制了下来。

    黑鳞妖兵面上不知何时又重新待回了飞鹰面具,欲给玲珑郡主疗伤。玲珑郡主却道:“把你这劳什子摘下吧,本宫知道你是谁了!”

    飞鹰面具声调一沉,“你方才看到了?”

    玲珑郡主气息不顺道:“你动作太快,本宫……并没看清,不过……你的身份道奇先生已传讯让本宫早已知晓,你是顾剑声的徒弟……我们曾见过面的!”

    “道奇先生,他如何知晓?”黑鳞妖兵摘下面具,紧皱着眉头疑惑道。

    “这个……本宫也不知。”玲珑郡主摇头道。

    应飞扬又心有余悸的问道:“那方才是什么情况,怎突然多出一堆牛鬼蛇神,还各个修为了得,运气稍差一点,几条命都搭进去了!”

    “这说来话长了,我们所知也不多。”天女凌心疗复完毕,开口道:“应公子还是先说说你是怎么扮作黑鳞妖军的吧……”

    应飞扬揪揪头发,有些茫然道:“这个,也没什么好说的啦,总之一闭眼,一睁眼,就是这样了……”

    上船以来,经历了各种猜疑试探,背叛反水,斗智斗勇,而晚宴之上,各方人物相继登场,更是将生死相搏的戏码推向了**,但这一切都与应飞扬无关。

    因为上头打得热火朝天,都快把顶舱拆了的时候,他还在床上睡着大觉……

    直到一觉睡到自来醒,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才察觉外头有不同寻常的动静。

    那时正好蜃楼城的黑鳞军登船不久,杀得最为激烈,应飞扬心中起疑,便打晕了一个黑鳞军拖入舱中,换上他的衣物,然后藏叶于林,不受注意的混入了军阵中,而当时情势已是岌岌可危。

    应飞扬见对方高手众多,贸然暴露只是多赔上一条性命,所以一直按捺到最后,待敌人以为大局已定,一瞬松懈的时机冲出,终是成功救下二女。

    “应公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听应飞扬讲完前因后果之后,天女凌心才一副后怕又庆幸的模样道。

    她梳理前因后果,现在回想起来,一切真是太幸运了。

    因为玲珑宫主知晓了应飞扬面具下的身份,所以排除他是黑手的可能性,没有强行叫他参加晚宴,使得应飞扬能成为最后关头的奇兵。

    而若应飞扬晚醒片刻,怕就直接在酣睡中被闯入的黑鳞军乱刀砍死。

    若无龙众的“大力”和“御水”两大神通,就不能一瞬将顶舱击得倒塌,也不能在水中以速度摆脱蜃楼城的追击。

    甚至,若不是这次交易品刚好是《神水化御诀》的残章,让玲珑郡主能将原本功法中的空门补全,她也难抵挡蜃楼城的“蜃阴幻指”。

    一连串的幸运,使得应飞扬如有神助,在高手齐聚的局面下救出二女。

    但人虽救下了,麻烦显然没有就此结束。玲珑郡主想了想,有气无力道:“二位……本宫……想交托你们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