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四十八章 海上风波 5
    “诸位坚持住,援军已到!”

    天女凌心闻言,在迎招之余,透过破烂的木壁向外扫了一眼,顿时精神一振,便见夜色之下,水波暗涌,妖气弥漫,隐约可见一支妖军在海面下迅疾而来,而他们所来的方向,正是隐约可见的水晶宫。

    “是了,玲珑郡主先前设宴,明显有拖延的意图,此处离水晶宫已不远,她定是早已派手下前往水晶宫求援了!”

    援军来势极快,转眼已到船下。天女凌心招式也随情势而变化,该以缠斗为主,不让眼前敌手走脱。

    可蝙蝠男子并未有要逃脱的迹象,招来招往间依旧不急不躁。

    此时,嘈杂杀声中,听闻一阵惊呼。

    “不对!你们是谁?”

    甲板上,正要放下浮梯的接应援军的妖兵惊觉援军非是水晶宫的装束,而是着黑衣,缠黑巾。立时大声惊呼。

    但下一瞬,数道利箭从水面射出,甲板上的妖军一个个如刺猬般跌落入水中。

    而水下黑衣黑巾的一妖军趁势迅捷登船,如尖刀一般直冲向顶舱,所到之处,皆杀不留,水晶宫五百妖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死伤惨重。

    “怎么会?他们从哪来的?”援军来了,却是对方的援军,玲珑郡主一时惊骇,险些被青牛,白虎击中。

    随后便闻黑衣妖军中有妖喊话,“水晶宫已经沦陷,投降者免死!负隅顽抗者皆杀!”

    “斛明珠已经送命,放下兵刃,莫在负隅顽抗!”

    声声呼喊,扩散四方,一石激起千层浪,“水晶宫沦陷,假的吧?”

    “宫主死了?这哪有可能?”

    水晶宫妖军难以置信,但敌人所来的方向,确实是水晶宫的方向,若不是水晶宫沦陷,玲珑郡主派人求援,怎会求来了一帮煞星?一个个皆是惊疑不定。

    “莫受他们蛊惑,姐姐乃是当世妖王,怎会死于宵小之手!”玲珑郡主亦高声大喊,试图稳定军心,但众妖军如今先遭奇袭,又闻噩耗,已是方寸大乱,岂是三言两语可以挽回颓势?

    黑甲黑巾的妖军数量上其实并不占优,却如虎入羊群一般,对上阵脚大乱的水晶宫妖军,根本一刀一条性命,已俨然演变成了一场屠杀!

    反是玲珑郡主因为方才呼喊,被白虎面具抓住换气空隙,在她肩头印了一击,被击得倒飞出去。

    青牛、白虎正欲乘胜追击,将玲珑郡主一举擒下,却忽闻破风之声头顶传来,青牛、白虎连忙退身避闪,却见一柄狭长利剑自空而落,正插在玲珑郡主身前。

    “王老儿?”玲珑郡主认得这是王念之的佩剑,只道是王念之替她解围,心中方燃起一丝希望。却又闻“咔——擦——”一声,舱顶破裂,一道人影自空砸落,将玲珑郡主的希望也击得粉碎。

    却见“东海剑尊”王念之浑身是血摔倒在地。那时他来替玲珑郡主解围,分明是被连人带剑,从空中击落!

    而下一瞬,又一道人影自天而将将,轻飘飘落在破碎舱顶之上,居高临下看去,气定神闲之态,与相比王念之高下立判,正是狮面男子。

    “你,你是……”王念之挣扎而去,手指狮面男子,神色狰狞而震惊,似要道出他的身份。但未待王念之说完,狮面男子一虚握拳头,王念之体内劲力被引爆,惨嚎一声,爆体身亡!

    一代剑尊,竟是死无全尸的下场。

    “王老儿!”,“王兄!”两声悲呼传来,前者是玲珑郡主,后者则是敖旭。

    王念之性情孤僻,敖旭与他其实并无多少交情,但同为万仙盟六元,见他身死亦是兔死狐悲。

    “阿弥陀佛,王念之不幸先死,你将是第二个!”宝象禅师语带悲悯,眼中却闪烁喜色。

    罪魁祸首就在眼前,而知晓自己今日断无生机,敖旭终是难以压抑,怒喝道:“我便是死,也要拉你同葬!”

    便见他势如猛虎,直扑向蝙蝠男子和宝象禅师。

    蝙蝠男子知晓他要拼命,忙一个闪身远远逃出战团。敖旭也不管他,只一个擒抱抱住宝象禅师,带着他冲向面具人聚集的地方。

    “松手,给老衲松手!”宝象禅师心神大乱,连忙御使禅杖,连击敖旭的背心,敖旭背后骨骼碎断,却仍紧紧抱着宝象禅师不放!而一身真气已被压缩成一团,随后——

    “轰!”

    一声惊爆,敖旭自爆气海,意欲拖宝象禅师同归于尽,

    万仙盟六元自爆,威力岂容小觑,便闻声如雷霆,随后劲风激荡,烟尘四起,碎裂木屑如雨激射。

    但尘烟散尽,却见爆炸中心竖着一个袈裟层层包裹的“茧子”,下一瞬,茧子展开,现出宝象禅师人影。

    但见他衣衫破烂,浑身是血,整个人踉踉跄跄,看似受伤不轻,面上却带着劫后余生的喜色,张狂笑道:“哈哈哈哈,还好老衲有袈裟护身,想拖老衲同死,没门!”

    “你,佛门败类!”虽只并肩半刻,但天女凌心已能感受到敖旭死前的凄然决裂,面上已是少见怒容。心中暗道:“今日遭逢灾劫,怕是难有善了,若玲珑郡主死了,那一切皆休,再藏招也无意义,索性先为佛门除一害!”

    心念把定,天女凌心不再保留,欲行决杀之招。却在此时,对方也似察觉他用意,三股宏大掌劲同时浩瀚而来,一股出自狮面男子之手,一股出自蝙蝠男子,一者却是从妖军中发出!

    狮面男子轻败王念之的实力,已令天女凌心自愧不如,蝙蝠男子与她缠战多时,同样难以应付,而第三道掌劲内中掺杂虚实变幻的妖力,亦是难以测度。

    每一击都是非比寻常,何况接连三击,天女凌心提气一半,强行变招,硬接这三掌连击,但一掌尚能应付,二掌气血翻腾,虎口开裂,到了第三掌,已是被击得呕血倒飞。

    此时,听玲珑郡主匆忙道:“众军听令,住手吧!”

    “止!”紧随玲珑郡主之后,妖军中也有发号施令的声音。

    两拨妖军立时止兵,水晶宫残兵向玲珑郡主方向收拢,五百妖军,此时竟只剩下不过百余。

    见到双方止战,天女凌心得以喘息,勉力压下翻腾的气海,但一时仍难以再动手。

    转瞬之间,己方先损两位强手,天女凌心又受创,心知大势已去,玲珑郡主整理妆容,不失气度环视敌人道:“本宫虽未曾亲见,但也听闻过,偌大东海,敢于水晶宫为敌的妖族,只有一批唤作“黑鳞军”的残兵败将,前任水晶宫统帅蜃楼城,是你吗?”

    话音方落,便见对方妖军如潮水分开,一个老者排众而出,老者身形瘦高,只余单臂,面上一道疤痕好像把整个面孔分割成了两半,看样子极其可怖,但却又给人一种如虚如幻的气质,让人忽略他可怖的形貌。

    而老者仅存的一只手上捧着一只珠子,乃是先前玲珑郡主与狮面男子交易的蜃珠。

    但见老者抽抽着鼻子,一股飘渺烟气从蜃珠上散发而出,分成两股被老者吸进肚子里。

    “蜃楼城?他便是蜃楼城?”天女凌心心中一惊,先前在珍卖会方听闻过这名号,如今他便出现在面前,昔日东海双妖座下头员大将,却在鲸王身死后举兵造反,失败后又销声匿迹数十年的神秘妖物现身在此,让她怎能不惊。

    便见蜃珠越变越小,随着最后一抹烟气被吸入鼻中,蜃珠消失不见,而原本显得有些萎靡的老者此时好像恢复了精神。也不理会玲珑郡主质问,而是朝狮面男子道:“不是说好将他们引入蜃域再动手一网打尽么?怎提前动作了?”

    狮面男子朝宝象禅师那边抬了抬下巴示意,“该问他才是,不知怎得被人发现破绽。”

    蜃楼城朝宝象禅师看了一眼,宝象禅师立时觉得心虚,想要解释,但蜃楼城却只看他一眼,未说什么。

    而玲珑郡主打量来者之后,此时笃定道:“断臂,面上带着姐姐留下的疤痕,还能吸纳蜃珠,你果然是蜃楼城!”

    蜃楼城扫了玲珑郡主一眼,道:“是又如何?”

    玲珑郡主舒出一口气道:“是便好了,果然,水晶宫平安无事,而那里也不是水晶宫,不过是海市蜃楼而已!”玲珑郡主手指隐隐绰绰可见的水晶宫道。

    蜃楼城坦然道:“不错,我将蜃珠逼出体外,拿去交易,便是等你将它买下,由蜃珠干扰你们感官,而我再布下蜃域,将水晶宫虚化而出,内外双重影响,现在的你们,早已偏离了原本回水晶宫的航道。不过,你现在知晓又能如何?”

    玲珑郡主面色一黯,确实,此时纵然知晓,但也已是回天无力,不由咬牙切齿道:“当真好算计!好歹过去你也是水晶宫统帅,不思报答赏识之恩也就罢了,竟还与这群见不得人的家伙勾结,欲毁我水晶宫!”

    “报恩?”蜃楼城突然大笑,神色愈厉,同样狠狠道:“你又知晓什么?本帅现在所做的,就是为了报偿鲸王赏识之恩,铲除斛明珠那个谋杀亲夫的贱妇!”

    “谋杀亲夫?”玲珑郡主一惊,随即道:“妖言惑众,你在胡说什么!”

    蜃楼城冷笑一声,难掩激愤道:“呵,与你说了也是无用,是非黑白,本就由着斛明珠这贱妇摆弄,少废话了,你方才喊停,是要做什么?”

    玲珑郡主犹在意蜃楼城的话语,但此时也只能集中精神,咬牙道:“你方才说了,放下武器投降可免一死!”

    蜃楼城面带鄙夷道:“怎么,想要投降了,可惜,这话对你并不适用。”

    玲珑郡主昂首道:“本宫岂会向你乞降,只是手下之妖众多,同为水晶宫出身,你当真要赶尽杀绝?”

    蜃楼城环顾残兵败将一眼,道:“将武器丢入海中,可保性命!还有你,自封筋脉,束手就缚!”

    玲珑郡主带着怀疑道:“此话当真?”

    蜃楼城不屑回应道:“你有选择的余地吗?”

    玲珑郡主犹豫片刻,自知再战只会拖众妖同葬,只得赌注这一线生机,便发号施令道:“众军听令,解械,将兵器丢入海中!”随即兰指飞点,禁锢周身要穴。

    “这……”众军一时迟疑。

    “听令照做!”玲珑郡主筋脉被制,声音显得中气不济,但威势却一如往常。众妖军这才不甘愿的将武器掷入海中。

    “你满意了?”玲珑郡主狠声,又指着天女凌心道:“还有这位姑娘,她与水晶宫可毫无瓜葛,只是单纯被卷入而已!”

    蜃楼城点了点头,此时却听狮子面具道:“蜃统帅,慈不掌兵,现在可不是你心慈手软的时候!”

    蜃楼城面上似有所动,之后叹了声道:“上吧,全杀了!”

    话音方落,“黑鳞军”已齐拥而上,对待手无寸铁的同类开启一场杀戮。

    一串血花溅到面上,玲珑郡主粉面涨红,怒道:“蜃楼城,你言而无信!”

    蜃楼城摇头道:“蜃本就是变化莫测,是你不该轻信!”

    降者死,不降者亦死,屠刀挥舞,不留生机。

    而为首有三个军士冲得最快,欲取玲珑郡主和天女凌心性命,立下头功!

    却在此时。变数再生!中间的那名黑鳞军竟两掌分袭左右的同僚,将他们狠狠击出!

    伴随一股庞然大力,两个血肉之躯好像变成了两个被投石机扔出肉弹,狠狠砸向了顶舱两边的侧墙!

    “是你!”天女凌心眼睛一亮,露出欣喜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