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四十七章 海上风波 4
    惊骇一幕,在场没带面具的,都露出了愕然之色。

    “你……为什么!”敖旭更是难以置信,呕血道。

    “神龟岛的混元龟甲当真不凡,受老衲一掌竟还能说出话!”宝象禅师夸赞间,却又祭起九环锡杖,九环锡杖当空而落,以万钧之势砸下,便要断送敖旭性命。

    “无耻!”,却见一阵香风俪影,离得最近的天女凌心已闪逝敖旭身前,素手一抬,挡下砸来的九锡禅杖。

    虽未能完全透彻前因后果,但见宝象禅师暗施偷袭在前,辣手取命在后。同属佛门一脉,让天女凌心如何容忍这等佛口蛇心之辈。挡招之际,施展“天钟神功”借力反震的法门。

    “铛!”伴随恍若钟鸣的一声巨响,九锡禅杖弹射而出,双重劲力叠加下,九锡禅杖携带沉重风压,反袭向宝象禅师。

    宝象禅师不敢大意,举掌按住杖头接下这一击,身形却是向后退了一步化消余力。

    “这女人好深沉功力,而且用的似是佛门真气……”宝象禅师虎口发麻,心中猜疑,正推想着对手可能的身份。便听玲珑郡主的话语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本以为是你与敖旭二人合谋,看现在情形,原来是宝象和尚你一人所为,敖旭是被瞒在鼓里,被你当枪使了!”

    宝象禅师无心在追究天女凌心身份,双手合十道:“郡主你是在说什么?老衲可不懂,老衲是替宫主把敖岛主留住,双方把话解释清楚,也好免去水晶宫和万仙盟的无谓冲突,化解一场血劫。”

    宝象禅师语带悲悯,好像方才偷袭之人不是他一般,玲珑郡主听着恶心,一拍案怒道:“便是你将皂角子和硝石替换豆子和盐送入船中,若非本宫发现及时,水晶宫将遭大劫,做了这等歹毒之事,你还敢在这满口慈悲!”

    宝象禅师道:“郡主话可要说得分明,皂角子和硝石都是无毒之物,就算服用了也不是大事,又怎么能让水晶宫遭逢大劫?”

    “皂角子和硝石皆无毒,你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下毒,但你以为本宫没听闻过硫磺伏火法么?有了皂角子和硝石,只要再加上硫磺,便成了遇火即爆的‘黑雷火’!一旦爆炸,整个船连同船上妖众都将被炸得片甲不留!而若到水晶宫引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臭秃驴,你还有何话说!”说到最后,玲珑郡主已是声色俱厉。

    “黑雷火?原来是这样,不过真有那么厉害……”天女凌心初次听闻黑雷火,但见玲珑郡主面色,也隐约能想象到黑雷火的威力,再看向宝象禅师,却见宝象禅师哈哈大笑道:“原来妖族也有些见识啊,连硫磺伏火法都知晓!那老衲只有最后一句可说的了!”

    “诸位同道,事情泄露,要提前动手了!”宝象禅师身陷包围,却不见慌乱,朝着端坐的那六个面具人自信道。

    “他们全是宝象禅师的同伙?”天女凌心恍然觉醒,“难怪这次珍卖会遇上这么多竞争者,原来他们都是想借助珍卖会之机混入船中!”

    然而……

    六人端坐如初,并无动静。

    “你们还等什么?说了我帮你们运东西入船,你们助我除去王念之、敖旭。和道奇先生的!”见他们不动,宝象禅师瞬间急了。

    却听狮面人冷道:“些许小事都会走漏风声,让她察觉,还想发号施令?命令我等?”

    冷漠的言语,让宝象禅师面色瞬间白了三分,但狮子面具男却又长身而起,“不过事已至此,总有有人收拾这烂摊子。”

    狮子面具的男子站起身子,一挥袖袍,挥出一抹浓郁的杀气,“动手!除了玲珑郡主,其他一个不留!”

    与宝象禅师截然不同,狮面人一声令下,其余五个面具人,连同他们每人所带的一名随从,此时同时出手。

    “见不得人的玩意都跳出来了么?众军,将他们擒下!”玲珑郡主本就等着他们主动跳出,此时敌我分明,恰遂了她的心意,随着她挥手下令,众妖军随即齐拥而上!

    海船之上,宴厅之中,一场混战于此爆发!

    玲珑郡主话音方落,却忽然,只感感觉眼前一黯,便见一道人影已好似凭空出现在眼前,浩瀚一掌,携威猛霸道之气直逼而来,正是狮面男子为了擒王而来!

    “好快!”惊见狮面男子狠招攻来,玲珑郡主虽早有防备,但对方身法之快却是超乎预料,忙凝水汽为盾墙,仓促迎击。

    但术力掌劲接触瞬间,却发现对方不但速度奇快,劲力更是雄沉,仓促结成的水墙竟是难敌雄掌,一击即碎。

    “东海可绝无此等高手!”玲珑郡主心惊同时,已被劲力震退,却隐约感觉,即便举手投足已显高手气度,但眼前这狮面男子仍未尽出全力。

    时间不容得她多想,狮面男子第二掌又至,掌力还要再强上两分,玲珑郡主欲勉力再接,却闻尖锐破风剑鸣从背后响起,便见王念之人剑如一,从侧旁飞纵而来,直刺狮面男子来掌。

    剑掌相击,却发出金铁相交之声,重重气浪爆开。

    “玲珑郡主,他交给我!”王念之在珍卖会开始前就与狮面男子起过冲突,此时混战一起,自是新仇旧怨一起算,狠戾眼神逼视狮面男子,道:“先前你对我说的那些,我可都一一记着呢!”

    “是说你坐井观天的那句么?那你是该牢记在心,足够让你受益无穷!”狮面男子冷淡道。

    “可惜今日我便要把这话奉还,塞回你口中!”王念之咬牙切齿一声,诡萤七变剑招瞬息而出,招招奇诡,式式迅捷,尽显离经叛道的剑意,一瞬间笼罩狮面男子周身。

    “看来,还是没听进去!”狮面男子慨叹一声,随即掌气翻涌,尽挡四面八方剑招,挡招之余,却又道:“这里施展不开,换个宽敞点的地方如何!”

    “正有此意!”王念之亦表赞同,二人似有默契,剑掌交手不断,劲力依旧纵横,但身形却是层层拔高,直将舱顶冲出个大窟窿。

    “王老儿,多加小心!”玲珑郡主与王念之有些交情,此时大声提醒着,东海剑尊实力自是不凡,东海修者中除了新冒出头的道奇先生外,其余鲜少有人能与他抗衡,连她都自认逊了王念之一筹。可此时眼见二人越飞越高,直到云层之上,玲珑郡主心中却感不安。

    “那老儿死定了,顾好自己吧!”声一落,又有两个青牛白虎面具的敌人接替金狮男子,攻向玲珑郡主。

    玲珑郡主忙收敛心神,御水迎敌,却发现这二人虽无狮面男子那般惊人的压迫力,但也是非凡高手,夹击之下她也只能困守。

    “糟,还是低估他们了!究竟是哪来的这帮人?”玲珑郡主已暗暗叫苦,她本料到面具人中定有宝象禅师同伙,所以才摆下这场鸿门宴逼他们现身,但却未料到同伙不止一两个,而是全部,而且每一个都堪称强敌。

    本以为船上五百妖军齐出,可将他们一网打尽,但如今却是陷入苦战。玲珑郡主不得不提起百倍精神迎敌。

    而另一边,天女凌心也未闲着,狮面男子下令全杀,令她也遭逢无妄之灾。

    “这鲜活的小娘交我对付,你们都别抢!”带着蝙蝠面具的男子身如鬼魅,挑上了天女凌心。

    在场中似乎除了狮面男子,就属蝙蝠面具地位和修为最高,其他人听话不再插手,而是与妖军战作一团。

    “此人邪异得紧,绝非善类。”天女凌心有所保留,但对方也似未出全力,一时也不落下风,而试探之下,越觉对方气息阴沉邪戾,更是不敢丝毫大意。

    “这小娘,倒是扎手得紧!”战了几招,蝙蝠男子难讨半点便宜,不由连声怪叫。

    “我来助你!”宝象禅师喊话同时,已驱动九锡禅杖意欲偷袭。

    “休想再偷袭!”却见敖旭竟不知何时爬起,灵鳌手直直一推,威力竟也不容小视,拦住了宝象禅师的攻势。

    “嗯?竟还能爬起,不过动用命元之力,你又能坚持到几时?”宝象禅师冷哼一声,一眼看得分明。

    敖旭面色蜡黄,额上尽是豆大汗珠,受他突袭一掌后还能再战,显然此时用了榨取命力的禁术,但这也只是加快他油尽灯枯的速度,不足为虑。

    而敖旭也心知此点,招招凶悍狠厉,不留丝毫余力,尽是同归于尽之招。

    宝象禅师却不急不躁,固守周身,口中还道:“敖岛主,你就这么想置老衲于死地?”

    “到底是谁要置谁于死地?宝象,相交十数载,今日却要生死相拼,你这般作为,究竟是为了什么!”敖旭脾气虽不好,但却直率义气,如今遭受反背,出招之时,痛心疾首逼问道。

    宝象禅师笑得森然道:“为什么?当然是将你们铲除,登上盟主宝座了!同列六元,你们便是挡住了老衲的路,杀了你,杀了王念之,杀了道奇先生,剩余燕啼春一介女流,渺道人只会空讲道理,便再无人能与老衲争位!只是可惜道奇侥幸逃过一劫,不过无妨,逃得了这次,逃不了下次!”

    “便为了一个盟主之位?万仙盟盟主亦受制约,又不是可以为所欲为,值得你做得这么狠绝?”

    宝象禅师面色狰狞,大笑道:“只有庸人才会受到制约,老衲若登上盟主之位,自然破旧立新,重建秩序,到时定让权力集中盟主一身,东海之内,皆听老衲一人号令!到时老衲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敖旭见他贪婪模样,好似从未认识过他一般,“你!宝象你着了什么魔,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

    “哈哈,震惊吗,诧异吗,老衲也是最进才察觉,原来这才是老衲本来面目!”此语一落,宝象禅师禅杖和袈裟同时飞起,首现攻势。

    敖旭榨取命力,全凭一股作气,但因宝象禅师守得滴水不漏,久攻不下,招式之间已见滞碍。而宝象禅师觑准时机,趁势反攻,九环锡杖和锦斓袈裟一个刚,一个柔,双宝齐出更是变化莫测。

    敖旭顿时陷入支拙,危急之际,又是天女凌心施展援手。“小心!”

    天女对上蝙蝠面具的男子,仍隐隐占着上风,此时趁着将蝙蝠男子逼退,分出一手探出,拿住锦斓袈裟一角。她惯用“十丈轻尘”,对御使丝布类的法器颇有心得,素手一抖便巧施妙劲,用袈裟将禅杖兜住,解了敖旭一时之危。

    但这却令敖旭百感交集,先前他找天女凌心麻烦,便是因为宝象禅师说他们与陆天岚有关,而到了现在,他心中已完全明白。

    从珍卖会开始便是阴谋,宝象禅师事先探知了他、王念之、道奇先生准备的交易品,一伙人便并避开了这些科目,来“保送”他们获得上船资格,就是在船上见他们一网打尽。

    但道奇先生名额却被人挤去,所以为防变数,宝象禅师才撺掇自己为难天女凌心,借他的手,探出飞鹰男子和天女凌心的身份。

    可如今,先前为难之人,如今却屡屡援手,而原本信赖之友,却处处欲断他性命。

    “敖岛主!别分神!”天女凌心出言提醒,敖旭才恍然觉醒,集聚精神。

    天女凌心偶施援手,敖旭也尽力不拖后腿,战局从两个一对一变成二对二,暂时维持了均势。

    而混战场上,其他几处也在僵持,狮面男子与王念之打到天上不见踪迹。

    白虎面具和青牛面具联手欲擒玲珑郡主,玲珑郡主已现支拙之态。

    而剩余八人挡住重重妖军也是勉强,如今已有一人倒下,不知死活。

    而整个顶舱遭逢这场大战,已是被拆得残破不堪,摇摇欲坠。

    如今,就看是玲珑郡主先被擒下,还是对方先挡不住妖军的攻势。亦或者——

    看哪一方先等到变数!

    “来了!”玲珑郡主忽然眼睛一亮,高声道:“诸位坚持住,援军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