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四十六章 海上风波 3
    “女施主,暂且留步!”方退神龟岛敖旭,宝象禅师又挡在面前。

    “不知大师有何指教?”天女凌心停步道。

    宝象禅师道:“女施主竟有如此修为,当非寻常之辈,可否取下面帘,让老衲一观真容。”

    “宝象禅师方才还欲当和事老,怎又会拦我?莫非看出些什么?”天女心中暗疑,摇头道:“大师当知非礼勿视的道理,如此唐突要求,恕小女子不能答应。”

    “那恕老衲得罪了!”宝象禅师念了声佛号,九环锡金法杖一敲地,身上锦斓袈裟忽然飞出,迎风涨了数倍,化作一抹红云包裹而来。

    见他出招七分逼迫,三分试探,天女凌心心中了然,“原来是怀疑起我的身份了!”

    同为佛门出身,天女凌心知晓只要稍露痕迹,便可能被辨认出来,此时只莲步挪移,身形巧转,欲甩开袈裟纠缠。

    但袈裟却是如影随形,封锁四方,天女凌心在刻意隐藏功力的情况下,竟也一时难以突破。心中不由暗恼:“这和尚当真招人烦,难道今日要被佛门之人坏了事!”

    而此时,天女凌心有感觉后方敖旭已缓过一口气来,虽尚未出手,但已令她陷入前后夹击的危机

    “罢了,拼一下!”纠缠越久,所露破绽只会更多,天女心念把定,决定速战速决,正欲饱提元功之际,忽闻一声:“住手!”

    便见船舷一侧,两个鲛人少女拖曳着鱼尾巴逶迤而来,一脸嫌弃道:“你们怎么在这打起来了?真当这是自己家不成?”

    见到主人家来了,宝象禅师连忙将袈裟收回,天女凌心见状,也同时收招,盈盈道:“失礼了,实在是因为有人无理取闹,小女子才被迫还击。”

    同为女性,两个鲛人少女下意识站在了天女凌心这一边,酸道:“两个男的欺负一女子,还万仙盟六元哩,我要是你们,肯定拿着面具把脸挡上……”

    “你们!”敖旭脾气本就躁,被两个小丫头呛声,登时大怒,但想到这是人家地盘,便又将火气收敛道:“这女人和他主人来历不明,我们是好心替玲珑郡主验明他们身份,尤其是他主人,极有可能是陆天岚这大盗,你们就不怕他混入水晶宫,把水晶宫藏宝盗个干净!”

    “不怕!”另一鲛人少女干脆利索道:“有宫主在呢,就算真是陆天岚来了,也是他怕我家宫主!”

    敖旭一时气结,却又无法反驳,便听鲛人少女又道:“你们既然都在,也省得我去找了,我家郡主设晚宴招待众人,还请各位前往参与。”

    “这时候,设什么晚宴,莫名其妙!”,敖旭余怒未消道。

    鲛人少女道:“我家郡主说,晚宴上有要事宣布,请诸位务必参与。”

    敖旭想了想,终是不好驳了玲珑郡主面子,而且主人家面前,总不好再继续打,道:“行了,知晓了,禅师,咱们走吧!还有你,你家主人的身份我定会查清楚,若真是陆天岚,我绝不会放过!”放了句狠话后,敖旭一甩袖大步而去。

    宝象禅师看了天女凌心几眼,似还努力想看出天女凌心来历,但终于摇摇头放弃,也跟着敖旭前往。

    二人皆已走远,天女凌心又对鲛人少女们道:“我家主人已经睡下了,怕是不能参加。”

    鲛人少女道:“这个嘛,郡主说了,你们可以例外,不过若是来了,能欣赏到一出好戏!”

    “好戏?”天女凌心心头一疑,随即想到:“道奇先生送了两份礼物,分别给了应公子和玲珑郡主,应公子的药丹中是要我们提防宝象禅师和敖旭,那给玲珑郡主的浴香,又藏着什么秘密?”

    想到此处,她的疑问反而是越来越多,“道奇先生为何要给应公子警讯?他是怎么预料到敖旭和宝象禅师两人会来探我们根底?玲珑郡主又从道奇先生那得到了什么讯息?为何设宴邀请所有人,却独我们可以例外?”

    天女凌心不得其解,终于打定主意,“应公子现在修养心神,就跟其他人梦游一般,一旦被外力吵醒,心神可能又会遭新创,现在还不能唤醒他,便由我单独前往宴会,见识玲珑郡主准备了什么好戏!”

    说罢,天女凌心在船舱设下禁制,确保应飞扬能继续安睡,随后便独自朝宴会厅而去。

    远处,夜色朦胧中,水晶宫的轮廓已隐约可见,旅程终点将近,天女凌心却隐隐有着不祥预感。

    -=-=-=-=-=-=-=-=-=-=-=-=-=-=-=-=-=-=-=-=

    楼船的整个顶层,只有一个厅舱,因构筑精巧,十丈见方的厅舱不设一根承重的柱子,显得厅内格外宽敞,这便是的专门用来宴请的宴会厅。

    厅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两排红烛排列整齐,将宽敞厅舱照得如白昼一般明亮。

    天女凌心赶到时,其余人都已到齐,分两列坐在各自食案旁,一列是带着面具的,另一列则是王念之、敖旭、宝象禅师、以及那两个方被他教训的散修。

    两个散修一见天女凌心,又不禁面色苍白,身子直往后缩。

    此时人都坐齐,却谁也没有动箸,只静静等待主人到来。遮挡的面容,不明的心思,猜疑,在静谧中慢慢酝酿发酵……

    此时听闻甜腻一声打破沉静,“原来都到了,是本宫来得迟了,是该先自罚一杯……”

    声至妖至,玲珑郡主袅娜而来,便见她面色红润水嫩,头发只简单的挽成一束梳在脑后,黑亮发丝上还有残留水迹,如出水芙蓉,更具风情。

    “果然是沐浴之后,才又想起开设晚宴,这反常举动,与道奇先生所赠浴香绝对有关联!”天女凌心一看玲珑郡主装束,便已确定了先前推断。

    便见玲珑郡主已抄起案上酒杯,仰头就是三杯酒,本就红润的面容已如水蜜桃一般,却是豪气一抹嘴,赞了声:“好酒!”

    之后又举杯对众人,眼波盈盈笑笑道:“诸位客人,你们一个个又是狮,又是蝙蝠,又是牛的带着面具,我还当宴请一帮动物呢,今日难得畅饮,何不摘去那碍事玩意,来个宾主尽欢!”

    只饮了三杯,玲珑郡主虽眼儿越媚,却显然不是醉话。

    狮面男子直截了当道:“既然带上面具,自然有不便示人的理由,若非摘去面具才能宾主尽欢,那这酒不喝也罢!”

    “哈,说得也是,面具虽然碍事,总好过将脸变成面具……”玲珑郡主意味深长一语,将方才的话揭过。之后便殷勤劝酒,随意攀谈。

    但其余人都已渐渐察觉宴会气氛不同寻常,哪会有兴致,尴尬气氛延续一阵,便又见敖旭一顿酒杯,道:“玲珑郡主,你请我们过来,就是为了吃饭喝酒的么?”

    玲珑郡主被提醒了一般,一敲额头道:“是了,只是吃饭喝酒岂不无聊,既然开宴会,就需有些助兴的东西,这样好了,琅琊海市上,本宫已见识了各位的珍宝,如今投桃报李,也给大伙见识下,本宫刚得到的稀罕宝贝!”

    “正戏来了!”天女凌心神一凛,暗道。

    宝象禅师道:“哦?水晶宫藏宝之丰,天下几无人能敌,玲珑郡主拿出手的宝物定是非同一般,正好让老衲开开眼界!”

    “放心,定不让禅师失望!”玲珑郡主拍拍手,便见力士将三个蒙了红绸的大托盘托举到玲珑郡主身边,从力士步伐观之,托盘分量倒似不轻。

    天女凌心不由好奇,仰起天鹅般修长的脖颈,想要一睹玲珑郡主拿出的究竟是什么宝贝。

    但结果仍是让她意外,与两个精致托盘颇为不衬,托盘内只是两个鼓胀胀的装粮食的大袋子。

    而比他更意外的是敖旭,敖旭眼一眯,道:“玲珑郡主莫不是来消遣我的?我神龟岛卖给你水晶宫的粮食和物资,何时成了宝贝?”

    水晶宫中妖族众多,仍需吃五谷,食五味,所以每次海市水晶宫都会采购大量粮食,而灵龟岛土地肥沃,岛民众多,又有一块盐滩,正是水晶宫主要的供应商。天女凌心闻言再看,发现袋子上果然都有龟甲标志。

    “你也知道本宫买的是粮食物资啊,那就奇了。”却听玲珑郡主轻笑一声,语带嘲讽,从侍女手中接过一个银亮小刀,往两个袋子上一划,冷道:“本宫采买的分明是粮食物资,到手之后却成了这些,能在不经意间,这么发生这么神秘奇妙的变化,你说,是不是宝贝!”

    便见两个袋子中,一个滚出豆子般的颗粒物,另一袋子流泻出白色粉末。

    “不就是豆子和盐吗,有什么不妥?”敖旭冷道。

    “豆子和盐?敖岛主是瞎了眼还是瞎了心,张口就是胡话?”玲珑郡主嗤笑道。

    “你!”敖旭面色血涌,“不是豆子和盐,又是什么?”。

    离得最近的王念之却眼睛一亮,起了兴致,走上前去查视一番,之后肯定道:“不是豆子和盐,是皂角子和硝石!”

    “王老儿不愧是出身儒门,见识就是广博!”玲珑郡主捧了他一下。

    “皂角子和硝石?”敖旭面色微微一变,随后道:“许是手下人弄错了,我会将这部分货款退给郡主,并补上欠你的豆子和盐巴!”

    玲珑郡主却悠悠道:“若不是手下人弄错了呢?而是有人有意为之呢?”

    敖旭道:“有意为之?玲珑郡主是指我了!”

    玲珑郡主道:“或许是你,也或许是宝象禅师,毕竟本宫听说,货物虽是你神龟岛的,负责搬运的却是宝象禅师手下的弟子。”

    宝象禅师一楞,茫然念了声佛号。

    “又是敖旭和宝象禅师,难道道奇先生所指的其实是这个?可这又能代表什么?”天女越发疑惑,皂角子和硝石本身都无毒,也不会产生混合毒性,就算替换了一些,也没什么害处。

    “怀疑了我不够,还要怀疑宝象禅师?”敖旭本就有气,此时又逢玲珑郡主刁难,直接拍案而起,“那大可不必,全当做是我的错好了,赔偿我会负责,这酒也不必喝下去了,宝象禅师,我们走吧!”

    天女疑惑之际,却闻齐刷刷脚步声,水族力士整齐列队,刀光寒澈,枪戟如林,将舱门围得水泄不通。又听玲珑郡主冷道:“本宫准你走了吗?”

    被阻前路,敖旭面色又变,怒道:“贝璇玑,不过些许小错,你就这般借题发挥,到底是想怎样?”

    忽然,敖旭恍若大悟道:“我明白了,是你东海妖族要与我万仙盟撕破脸了!”

    在他看来,水晶宫和万仙盟虽然表面无事,玲珑郡主甚至还与许多万仙盟高层交情非凡,来到万仙盟会被奉为上宾,但莫忘了万仙盟最初创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抵御东海水晶宫。

    双方表面上看似平和,其实底下早是暗潮汹涌,只是被如今压下去了而已。

    但如今,万仙盟六元之中的三个都在船上,而且孤立无援,一旦玲珑郡主将他和宝象禅师、甚至王念之击杀在此,那万仙盟的领导层便算崩坏了!

    想到此处,敖旭不禁一头冷汗,对宝象禅师轻声道:“禅师,咱们分头杀出,之后跳水而逃,若能侥幸不死,一定告知万仙盟众人,让他们早做防备。”但说归说,敖旭自己都觉得机会渺茫,随船的就有五百妖族力士,再加上此处已离水晶宫甚近,不知是否还有后援,而且,就算冲出包围跳入水中,在海中躲过一群水妖追杀,这也是难之有难的事情……

    “好,敖岛主多加小心!”宝象禅师与敖旭背心相抵。

    背有依靠,敖旭豪气顿生,灵鳌手聚气双掌,冲身向前欲开出一条生路,忽然!

    “啪!”

    突如其来的一掌,却是来自背后,敖旭吐血飞出,摔倒在地,艰难回头望去,却见宝象禅师缓缓收掌,宝相庄严,面容慈悲道:“敖岛主,老衲提醒过你要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