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四十三章 琅琊海市 7
    “喂,飞鹰面具的,你的《神水化御诀》,本宫要了!”

    《惊鸿大九式》非是剑冠所著,那对玲珑郡主就毫无意义,玲珑郡主自然是选择对她最有用的《神水化御诀》,“怎么样,你意下如何?”

    “自然求之不得!”费尽波折,终于得偿所愿,应飞扬亦长舒一口气。

    “那接好了!”便见一物飞闪而来,应飞扬探手抄过。只觉入手晶凉,正是最后一块玄冰令。

    “规矩你应当懂,待玲珑海市结束,便随我的船一同回水晶宫,库藏之中,你可任取一样交易,记得早些来,过时不候!”

    “自是不敢怠慢,那我们待会见,请!”应飞扬说罢拱了拱手,返回了飞鹰厅。留其他人继续进行交易。

    一入房内,沐小眉就笑出了两个酒窝,“太好了,没想到那剑谱竟然是假的,真是虚惊一场!天命哥干的漂亮!”说话间往应飞扬肩膀上一拍,以示嘉奖。

    但应飞扬身形一晃,竟被这一掌拍倒,呕出一大口血来,而鼻腔亦是不断的往外涌着鼻血,从指缝往外漏。

    “天……天命哥,你怎么了,是我出手重了吗?”沐小眉看看地上血迹,又看看自己的手,吓得小脸煞白不知所措。

    天女忙上前探查,把脉之后,面色凝重道:“他心神消耗过度,损了心脉!”说话同时,忙掏出些药丸给应飞扬喂下,随后运功替他化消药力。

    一段时间后,天女凌心才缓缓收功,抹去额上冷汗,心有余悸道:“还好,总算他气血旺盛,疗治的也及时。”

    “损耗心神过度?怎么会这样?”见天女凌心收功,沐小眉才问道。

    天女凌心不答,而是神情复杂的对应飞扬道:“应公子,方才的《惊鸿大九式》剑谱,是……真的吧?”

    “是。”应飞扬虚弱点头道。

    “是真的?可后面几招你根本没看啊,你是怎么使出来的?”

    “那几招嘛……”应飞扬面色苍白如纸,鼻血将整片下颌都染红,分明一副惨兮兮的模样,唇角却是上扬,露出炫耀的笑容道:“是我当场创出来的……”

    “创出的?”沐小眉忍不住掩唇呼出,看着应飞扬的眼神已像是看到怪物。

    没错,道奇先生手中的《惊鸿大九式》确实是顾剑声所著,是货真价实的真品,在翻开剑谱看了第一眼后,应飞扬便已确定。

    再见师尊著作,看着熟悉的笔墨,熟悉的剑意,应飞扬感怀之余,心中也暗骂,“这倒霉师父,死都死了,还不忘给当徒弟的出难题……罢,那这考验,我接下了!”

    心念把定,应飞扬抛下了诸多杂念,心无旁骛,唯余全然的专注,一念专精的审阅着剑谱。

    不同于被顾剑声手把手指点的慕紫轩,应飞扬从未被剑冠亲手教导过一招半式,一直以来,顾剑声都是放任他自由发展。

    但比师兄,他虽然没学过招,却是真正得了“道”的那个。

    应飞扬正是恣意不羁的年岁,心性与顾剑声创招时的心性相似,加上一脉相承的剑道,使他看了《惊鸿大九式》的首页总纲和前几式后,便已体悟明了其中剑理。

    随后,便已总纲和前几式为脉络框架,顺势推演,生生将剩下几招创了出来!

    当然,这事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或做其他人,能在翻看几眼后将前几招依样画葫芦的使出,都足以称得上是天资聪颖,悟性非凡。

    而应飞扬不但在这短短片刻的时间内学会剑招,透析剑理,而且还临阵创出剩余招式,这难度差了何止一星半点!

    短短时间内临阵创招,无疑是对心神的巨大压榨,即便是应飞扬这等剑道天才,也是被逼得一再突破了极限,最终心力交瘁,呕出心血来。

    但比起精神上的疲惫憔悴,应飞扬此时感受到更多的是突破的愉悦,他看着二女惊讶神情,懒散又自傲的笑着,眼中跃动的火光,好似再询问说,“看到没,我很厉害吧?”

    然而,他却没收到预料中的赞许,但见天女凌心寒着脸,面色凝重道:“应公子,你以后,可以不要这样了吗?”

    “额?”应飞扬没说话,不解的眨了眨眼。

    “这次寻找天书,本就与你没太大关系,若我事先知晓此事会牵扯到水晶宫,那一开始就不会邀你同来。结果……你这般行险,若是出了差错,那要我如何心安!”天女虽是责备,关切之意已溢于言表。

    应飞扬不由一愣,随后笑道:“我这不是没事吗……”

    天女见他满不在意的模样,面色因微愠而蕴出红霞,“呕心沥血,这种事说小也小,说大也大,运气好时,呕口血休养下就好,可若运气不好……想想多少文坛才子,围棋国手因为心神损耗过度而早夭,岂容儿戏?等你真有事,那就为时已晚了。”

    天女稀罕的板起面孔训斥,应飞扬气势为之所夺,缩缩脖子心虚道,“这……我知晓了,下次注意。”

    天女凌心见他模样,愠色收敛,转而幽幽一叹,怜惜道:“应公子,你总是面上装作不在意,但心里……,你的进境已经很快了,别把自己逼得太紧……”

    应飞扬不语,轻轻低下了头,好似不想让天女看穿,但侧旁的沐小眉却看到他瞳孔深处闪过一瞬外露的狂热,沐小眉竟不知何故觉得有点可怕。

    就好像,他心里有团野火,怕烧到身边亲近的人,所以藏得很深。

    但同时,又在以自己身躯,血肉,精神……榨尽一切作为燃料,让这把野火越烧越旺,直到燎原之火,能够焚“天”!

    二女拿绢帕擦拭了应飞扬面上的血污,应飞扬面上也恢复几分血色,此时,珍卖会终于结束,随后听闻道奇先生朗声道:“多谢诸位客人捧场,今日珍卖会到此结束,诸位慢行不送,与玲珑郡主交易的,现在便可前往港口上船。”

    ps:先来个小短章凑数,晚上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