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四十二章 琅琊海市 6
    眼看玄冰令将要到手,身为主持的道奇先生突然横插一杠,让事情再起波澜。

    “当主持的亲自入场交易?稀奇!珍卖会还有这等规矩?”蝙蝠厅之人提出异议。

    道奇先生一拂道袍下摆,露出一块黑熊面具,从容笑道:“如何不能?我虽是主持,但也有面具在身,照理也是客人,自然有在此交易的资格!”

    他这一言语,众人也无话说。飞鹰厅内,沐小眉道:“天命哥,若是依照你说的玄学,他最后一个出场,那不是稳赢了?”

    “玄学什么的全都没根据,信不得的!”方才还笃信玄学的应飞扬此时矢口否认,看似是对沐小眉说,实则是在自我安慰道:“不用慌,他可能真的只是想交易,不是来抢玄冰令的,况且《神水化御诀》残章正是玲珑郡主需要的,我就不信他能摸出一本玲珑郡主更想要的秘笈来。”

    便听黑蝠厅的人怪笑道:“嘿嘿嘿,能让主持者拿来交易的,定是有名声,有来历的东西,快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若说名声,这本《惊鸿大九式》的剑谱确实声名不显,甚至从未流传于世。”说话间,道奇先生已将一本书册从怀中掏出,高高举起让众人看清,“但若说来历,倒是称得上来历非凡,因为这剑谱,乃是‘剑冠’顾剑声亲手所著!”

    “什么?”

    “剑冠!”

    “顾剑声?”

    陨落两年的名字被再度提起,一时间,惊疑之声从各个厅室传来,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而应飞扬心中更是掀起狂潮巨浪。“师尊锁著?”

    “怎么可能,他著作的剑谱,应该都被销毁了才对……”玲珑郡主声音发颤,虽是质疑,但却难掩内心激荡。

    道奇先生继续道:“确实有这说法,剑冠年轻之时最喜自创招式,著下不少剑谱,但后来,他剑艺登峰造极,却是越发返璞归真,认为早年所创剑谱留滞于形,拘泥外物,反而落于下成,所以便又将那些剑谱搜集起来,尽数烧毁,但他的著作散逸四方,总会有些遗漏,而这本,就是他未曾销毁的著作!”

    说至此处,道奇先生话语已是感慨中又带着些许伤怀,“平心而论,这本《惊鸿大九式》是‘剑冠’早年剑艺仍未臻巅峰时所创,他自己是看不入眼的。但‘剑冠’身为剑界顶峰般的人物,他的半山腰,照样是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所以这剑谱仍是有它的价值!只可惜老朽不擅剑艺,无法发挥它的价值,未免明珠蒙尘,才将它拿来海市交易。”

    “更何况,它的纪念意义,可能比实际意义更大。”道奇先生说着,视线不经意瞥向玲珑郡主。

    玲珑郡主似有触动,幽幽一叹道:“人不在,留个念想是么?也好,那……”

    “不好!”听闻玲珑郡主话风,应飞扬忙抑制住心中波澜,他知晓玲珑郡主过往曾钟情过顾剑声,此时开口,定是要交换剑谱,忙喊道:“且慢!”

    道奇先生看向飞鹰厅,道:“哦,这位客人有何指教?”而玲珑郡主话说一半被打断,此时也能感觉到她的目光透着帘子投递而来。

    应飞扬只顾着喊,也没想好对策,此时四道目光逼视而来,不由心头发虚,“师尊早年的著作?拼了!”应飞扬咬咬牙,心中暗道一声,随后扬声道:“剑冠早年著作皆被销毁,只留了道奇先生手中这一本?不知这一本是从何而来?”

    道奇先生平和笑道:“这位客人也忘了规矩么?玲珑珍阁内的卖品,一律不问来源。”

    应飞扬话锋一转道:“那我换个问题好了,我等递上来的宝物,是交由道奇先生辨别真伪,如今道奇先生自己掏出一本秘籍,口称是剑冠亲著,但又不能说出它是从何而来,那该由谁保证道奇先生的剑谱为真?”

    此语一出,众人议论纷起,已有人帮腔道:“是啊,这话问得好!”

    “总不能随便掏出一本剑谱,就说它是剑冠所著!”

    见到众人情绪被挑起,道奇先生失笑道:“原来说来说去去,是信不过老朽。”

    应飞扬道:“我这两年未来过东海,道奇先生名号也是听闻不久,说信任未免太早了。”言语之间,意指道奇先生这两年才声名鹊起,难免惹人怀疑。

    道奇先生也不恼,道:“纸上字迹,玲珑郡主应当识得,交给郡主一看,自然知道真伪。”

    应飞扬道:“伪造字迹并不是难事,恐不能作为证明!”

    “那客人,你要如何?”道奇先生言语中透露出些许不耐。

    “这个么……简单!”但见应飞扬长身而起,掀开门帘步出房间,居高临下道:“我自诩在剑术有一定造诣,将剑谱交我辨识一番,如何?”

    飞鹰面具,配上鹰隼一般孤高自信眼神,自生一种夺人魄力,一时间,所有人目光齐刷刷集中在应飞扬身上,似要透过面具,看穿他究竟是何方人物。

    此时,又闻一声,“若要辨识真伪,算我一个!”蓝鲨厅门帘掀起,东海剑尊王念之也迈出房间。

    玲珑郡主方才几乎直接将东西买下,此时冷静下来,亦觉得自己方才心急了,便帮腔道:“这提议倒是不错,不知道奇先生可愿答应。”应飞扬带着面具,她认不出来,但王念之却与她相熟,东海剑尊的判断她是信得过的,待他判断真伪后,再做交易不迟。

    道奇先生听闻玲珑郡主此话,也只得点头应允,“如此也好,便劳烦二位了。”

    应飞扬和王念之二人同时飞下莲台,王念之却先打量着应飞扬,“你方才自称剑术之上,颇有造诣?”

    “是又如何?”应飞扬淡然道。

    “哼,还真敢说!”王念之冷嗤一声,似有不屑,随后转过身去,与应飞扬一同观视着剑谱。

    二人眉头紧锁,细细观视起来,

    剑谱首页是总纲,之后共分九式,认真翻看了几页之后,王念之便一口咬定道:“是真的!字迹可以模仿,但字里行间,一股凌越云霄的剑意融入笔墨中,是顾剑声所留没错。”

    “是假的!”王念之话音方落,应飞扬就得出了相反的结论,话语坚定,似有十足把握。

    “笑话!”相反的结论,让王念之觉得被拂了面子,自是没有好气。

    而道奇先生依旧捋髯笑道:“不知客人是从哪来看出它是假的?”

    应飞扬反问道:“我记得道奇先生方才说,这剑谱未曾流传于世?”

    “是又如何?”

    “是的话,那就奇了——”应飞扬唇角上挑,似笑非笑,“因为这剑法,我也会使!”

    一语落定,满座皆惊,群声哗然不止。

    “你也会使?这不可能!”道奇先生面色一变,随即否定道:“你说你会这剑法,便在此处演示一下如何?”

    “说得是,是真是假,耍两招便知!”

    “没错,露两招,露两招!”

    其余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此时纷纷起哄道。

    “正有此意!那诸位,献丑了!”应飞扬从囊中抽出一剑,剑尖斜指向下,双目却是轻轻闭上,长身而立,一动不动。

    王念之等得不耐,道:“磨蹭什么?难道是忘了剑招怎么使?”

    然而话音方落,但见水光映照剑光,折射一泓冷光,应飞扬倏然振剑而动。

    长剑掠水般划过水面,撩起得水花如珠玉散开,溅珠碎玉间,应飞扬身如惊鸿,剑若游龙,旋身至雕成荷叶行的踏脚阶石之上,手上舞动的,是众人未曾见过的剑招。

    初起不过轻挑慢刺,已是气韵飞动,而随后神意渐合,其势莫测。如飞鸟凌空,任意往之,不受拘束。

    “好剑法!”

    在场不乏高手,见应飞扬剑意洒脱恣意,飞扬不羁,已是齐声呼好。

    “释姐姐,原来天命哥有这么厉害?”沐小眉是初见应飞扬剑上修为,此时更是惊讶得大呼小叫。

    天女凌心却柳眉微蹙,面带茫然的自语着:“不对啊,看应公子方才的反应,应是第一次听说这《惊鸿大九式》才对。”

    而楼阁下,道奇先生和王念之见所使剑招正是剑谱上所记载的,心中惊异更胜众人百倍,但随即王念之想到了什么似得,眸中寒光一闪,“现学现卖是么?阁下倒是好本事!”

    王念之和应飞扬都翻看了前几页剑谱,而应飞扬现在所使剑法,也都是前几页记载的,“这人究竟是谁,只看了几页剑谱,短短片刻,就能将剑法使出……”王念之认定了应飞扬定是临阵学招,但心中却好像有蛇噬咬般不是滋味。

    因为同样翻看了剑谱,他现在连将剑理体悟透彻都还没做到,临阵学招更是不可能,一比较之下,过往几十年,因那人存在而缠绕着他的挫败感又再度涌现。

    但随后,他所认定的被推翻了!

    “现学现卖?那接下来的,看清了!”便闻应飞扬长啸一声,凌空而起,剑式越行越疾,好似一剑化作万千,月光,水光,皆凝作冷彻剑光!而不羁剑意更是层层拔高,恍若惊鸿振翼,欲撕破桎梏,直上云霄!

    剑意虽与之前一脉相承,但招式已是王念之未曾见过的,王念之只看了前面几页,无从判断,忙转头看向道奇先生,可道奇先生已是瞠目结舌,惊得说不出完整的话道:“这……难道真的是……”

    看他神情,王念之已知晓应飞扬现在所使的剑招,依然与剑谱上吻合。

    却在此时,王念之忽然寒毛竖起,只感到一股凌锐之意直逼来,猛然回身,便见剑意已达到顶峰的应飞扬将漫天剑光收拢于一线,汇于剑尖之上,如飞鹰一般分水破浪,向莲台掠击而来!

    王念之周身被剑意锁定,心头一凛,正要本能抽剑迎击。

    却见应飞扬足点上莲台同时,便手腕一旋,收剑归鞘,乍收乍停的动作,却如行云流水一般,不见丝毫滞碍,长剑入鞘瞬间,凌锐剑意一扫而空,从未存在。

    王念之这才惊觉,应飞扬只是在演练剑招,心中暗骂自己大惊小怪。但下一瞬,却又忍不住呼出声!

    剑意虽消,剑气犹存,被剑气切割过的水面久久未能愈合,还在水上留下一雁翼般的“人字形”剑痕,而应飞扬立身之处,正是“人”字的交汇点。

    “雁过留痕?”

    “你真的会这剑法!”

    道奇先生和王念之一前一后呼道,剑谱首页总纲中有记载,剑法九式尽出后,留下的剑痕正好成雁阵般的“人”字,《惊鸿大九式》便是以此得名。

    应飞扬吐出口浊气道:“不错,剑冠名誉天下,自然会有好事之人假借他的名号,仿造他的笔迹著下伪书,流传在外,这本便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在机缘巧合下也曾学过此剑招,当时好像记得剑谱上留名的还是‘剑冠新’著呢。”

    “‘剑冠新’……著?”道奇先生嘴巴张开,一副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样子。

    而全场已有不少人忍不住笑场,什么‘剑冠新’著,‘剑神原’著,假借他人名号著作秘笈的行为确实不在少数,就在外面的海市上,都能淘到一堆呢。这么一解释,那一切都顺利成章了。

    应飞扬见道奇先生模样,忙又给他个台阶下,“不过,这本剑谱仿造精炼,确实有其独到之处,道奇先生不擅剑术,一时走眼也属正常,而且记载的九式剑法也都属上乘,就算没了剑冠的名号,一样无损它的价值。”

    不过话虽这么说,没了‘剑冠’名号,便不足以吸引玲珑郡主,道奇先生缓了过来,摇头道:“算了,老朽看走了眼,哪好意思再丢人,这交易老朽不做了!”说罢将剑谱又拢回了袖中,强颜笑道:“现在功法秘籍已全部展示完毕,诸位可以交易了!”

    交易重新开始,而此时,应飞扬听到了期盼已久的一声,“喂,飞鹰面具的,你的《神水化御诀》,本宫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