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四十一章 琅琊海市 5
    “不知这珠子,是什么事物?”玲珑郡主视线透过“七窍绘影玉”,盯向了最后一件还未介绍的商品。

    “玲珑郡主莫急,老朽这不正要说么……”但见道奇先生看了看介绍后,面上也露出好奇之色,随后屈指一弹,一缕精纯气息从指间脱出,没入了那珠子之中。

    宛如水滴入池塘,灵气波纹一般荡漾开来,却忽然耳闻一声“杀!”,一股冷冽杀意透骨而来。

    “有人攻来了?”应飞扬心头一凛,但只觉眼前一晃,亭台楼阁,水光月色消失无踪,眼前竟成了一片荒凉土城,烈日当空,烈日当空,无云无翳,田地爆裂如鳞甲,一派焦干景象。

    忽然土城内黄尘大起,疾卷而来,尘暴中啼啸咆号,隐见骏影雄驰,声势慑人!

    “嗯,是幻境?”应飞扬此反应过来,但见骑兵已然冲过没有城门的墙洞,马上兵士虽盔甲蒙尘,却面容整肃,无半丝倦意,直向城外而去。

    而城外亦是一阵踏碎山河的马蹄声,一支黑甲骑旅如滔滔浊流,汹涌席卷而来。

    两支军队宛若两头洪荒巨兽,狠狠撞在了一起相互撕扯,吞噬,刀兵交并声,喊杀声,马嘶声,骨骼断折声,血肉爆裂声混杂在一起,奏出一场惊心动魄的杀曲。

    忽然,远处的地平线上沸水翻花般腾起黑云,仿佛揭起的地毯,迅速地席卷了天空,阳光刹时黯淡下去。

    不知谁喊了一声,“沙龙卷来了!”盖过了战场喊杀。

    随后沙涛滚滚,如同钱塘潮起,怒海扬波!一个巨大涡旋带起万千沙石,形成一个极天的黑柱,仿佛一个旋转的地狱,伴随着鬼哭般刺耳的轰鸣吼嘶,卷地而来!

    沙龙卷势若摧城,地上那百数十具尸体连同兵刃、旗帜,战马齐被卷吸而起!

    天地之威如斯,纵然明知是幻境,应飞扬也觉自身渺小脆弱,转眼视线已被无尽黄沙遮掩,看不清其他。

    片刻之后,黄沙渐渐消散,视野重归清明,先前景象尽数散去,有重新变回玲珑珍阁内的景致,转眼之间,沧海桑田。

    “松手!疼!”应飞扬忽得喊出声,原来是沐小眉方才太过害怕,紧紧攥住了应飞扬胳膊,指甲都掐入了皮肉中。而应飞扬也是在松一口气后才觉察到疼痛。

    沐小眉吐吐舌头松开手,道:“天命哥,你的东西被比下去了耶……”

    应飞扬无奈一笑,却也无话可说,与他的“七窍绘影玉”相似,那珠子同样能呈现幻象,但两者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

    “七窍绘影玉”只能奏乐声,投影出舞女起舞的景象,而珠子非但投射出的影像更浩大也更细致,而且连气味,声音,甚至气息都纤毫毕现,让他一度真的以为他是出现在了战场之上。

    应飞扬也不忍不住对这珠子产生好奇,此时道奇先生道:“金狮厅的客人,蜃珠一颗,可幻化景象,迷惑五感,佐以幻术使用事半功倍,玲珑郡主,这蜃珠与你水晶宫息息相关,不知可方便在此说明?”说罢,带着征询之意看向玲珑郡主。

    玲珑郡主浑不在意道:“百年前的陈年旧事了,那时本宫都还没修成人形,有什么不方便说的?”

    “那老朽便失礼了。”道奇先生向玲珑郡主略略欠身,随后娓娓道来道:“百余年前,东海水晶宫乃鲸王和令姐夫妇二妖共治,而地位仅此于他们夫妇的,便是水晶宫统帅蜃楼城,蜃楼城乃是蜃妖,非但修为高深,更能吐息成气,幻化出虚实莫测的幻影,一身幻术本事可谓得天独厚。而他凝元为珠,便是蜃珠。”

    “蜃楼城深受鲸王信赖,素来被鲸王视为股肱,但后来,鲸王修炼不慎,走火入魔而死,而就在令姐丧夫,水晶宫失主之际,蜃楼城却趁机举兵造反,欲夺水晶宫权柄,经过足足十天内战厮杀,染得水晶宫周遭十里海域尽飘红血,但最后蜃楼城仍是被令姐重创垂死,仓皇而逃,自那之后便不曾再现世。”

    玲珑郡主道:“蜃珠是他一身精元所凝,如今蜃珠被拿来交易,看来他应是早就死了吧。”说着,玲珑郡主又朝金狮厅方向道:“不知这位朋友,是如何获得蜃珠的?”

    便听金狮厅声音传出,“珍卖会‘三不问’的规矩,玲珑郡主似乎是忘了。”

    玲珑郡主失笑道:“是本宫多问了,也罢,不管如何,这蜃珠本宫都要了,不知你可愿与本宫交易?”

    “正有此意!”金狮厅内之人道。

    “好,那本宫的规矩你应该也懂,这块玄冰令为凭证,带上此令,可随我的船一同回水晶宫,在水晶宫库藏之中任取一样宝物作为交换,你可拿好了!”便见玲珑郡主翻手取出一块冰晶令牌,纤手一送,便轻飘飘的飞向金狮厅,随后金狮厅门帘在一瞬间掀起,一股气流将玄冰令卷入,随即门帘闭合如初。

    “道奇先生,劳烦你帮本宫将这蜃珠送上了。”玲珑郡主朝他轻轻点头,随后足下一点,飞上二楼回廊,进入了属于她的房间。而对应飞扬的“七窍绘影玉”,却是全然失了兴趣般再未多看一眼。

    商品全都展示完毕,其余人也各自进行了交易,买进卖出,一时唇枪舌剑,唯独七窍绘影玉无人问津。毕竟是专门投玲珑郡主所好的事物,新奇大于实用,玲珑郡主不要,其他人自然也无兴趣,最后又被退回应飞扬手中。

    应飞扬无奈将它收入囊中,叹道:“真是出师不利,本来玲珑郡主都产生兴趣了,结果冒出个蜃珠,把风头抢去了……”

    天女凌心轻轻一笑,道:“无妨,珍卖会刚开始,咱们可还有的是机会。”

    应飞扬也没当回事,道:“说得对,咱们这次准备充足,定能换来一块玄冰令!”

    说着,还自信拍了拍囊袋,在他看来,陆天岚所留的宝物,常人能取得一件都不容易,而他袋子中装了有十几件,这次何止是稳妥,简直稳如泰山!

    =-=-=-=-=-=-=-=-=-=-=-=-

    一段时间后。泰山,崩了。

    沐小眉将这次的宝物送上,而应飞扬此时,双目赤红,血丝密布,如押上最后铜板的赌徒,死死盯着下面咬牙切齿道:“老子就不信这么邪门,次次都有人压我一头!”

    “应公子,放宽心吧,这次一定没问题的……吧。”天女凌心出声宽慰,但声音确实越来越小,连自己也不怎么相信。

    因为同样的事情,已经又重复了八次。

    继“珠玉”之后,“符篆”、“丹药”、“刀剑”等科属中,每一科属,他们都奉上了至少一项宝物交易,想要换得玲珑郡主手上玄冰令,但结果却是次次落空。

    陆天岚所给的宝物,样样都是新奇稀罕,但其他人似也都是专门为了玲珑郡主而来,每一科属中都出现一项宝物,将他的东西比下去,直令应飞扬郁卒至极。

    而眼下,珍卖会已将近结束,只剩“珍馐异果”和“功法秘笈”最后两个科属。

    “天命哥,释姐姐,怎么还绷着脸呢。”沐小眉回来后见气氛紧张,替他们打气道:“这次的东西我都心动呢,只要是女子都无法拒绝,玲珑郡主也一定不例外!”

    话音方落,便听底下道奇先生高声道:“飞鹰厅的客人,永颜果一颗,南疆奇株生长,集天地灵气而成,十年方得一果,而服下此果,可使容颜十年不衰!是天下女子梦寐以求的珍果!”

    “永颜果?”玲珑郡主惊呼声传来,渴求之意不加掩饰。

    “有门!”应飞扬不经意握紧了拳头,眼中放出期冀之光。

    此时却见道奇先生揭晓了最后一件宝物,随后惊道:“当真巧了,蓝鲨厅的客人,送来的竟也是永颜果一颗!每一颗都是稀罕至极的永颜果,今日珍卖会中竟然出现了两颗!”

    “又来!”应飞扬气恼的用拳头砸了下地面。

    “别着急。”天女紧握住十丈轻尘,此时手心亦都是汗水,却强压下心中激荡道:“玲珑郡主可不会嫌自己年轻的过了头,永颜果对她来说,自然是越多越好!”

    “这两颗永颜果,我都要了!”玲珑郡主声音传来,言语中是不容他人争抢的坚决。

    “太好了!”应飞扬三人同声欢呼,正要击掌庆祝。

    忽然听玲珑郡主“哎呀!”一声,“糟了,这次姐姐给我的玄冰令要用完了,以前珍卖会上,带三块玄冰令都嫌多,今年是怎么了,带了十块还是不够用!”

    玲珑郡主犹豫一下,惋惜道:“现在本宫只有两块玄冰令了,还想留一块留着淘换些功法秘笈,所以,两颗永颜果本宫只能买一颗了……”

    “玩我呢是吧!”应飞扬心脏顿时又跌入谷底。

    道奇先生道:“两颗永颜果都是一样,不知玲珑郡主要买哪一颗?”

    “蓝鲨厅……”玲珑郡主沉吟一声,“王念之王老儿,蓝鲨厅的是你吗?”

    “是又如何?”蓝鲨厅内,传来王念之不冷不热的声音。

    玲珑郡主道:“好歹相交一场,有生意的话,自然是要和熟人做了,我拿玄冰令换你的永颜果,你换是不换?”

    王念之道:“永颜果对我来说,不过是无用之物,为何不换?”

    “那成交了!”玲珑郡主声音一落,一块玄冰令飞出,进入蓝鲨厅内。随后心情大好的打趣道:“无用之物?真没眼光,王老儿,若是早上几十年,我都想推荐你把果子留着自己吃,好歹过去也是诗书风流的儒门人物,瞧瞧你现在糟老头的样子。”

    她心情大好,应飞扬心情却糟透了,之声最后一轮展卖,最后一块玄冰令,想要入水晶宫换取夜叉天书,眼下竟只余最后一次机会,错过这次机会,之前努力尽数白费不说,想得夜叉天书,更是难如登天。

    还有几人对永颜果感兴趣向他询价,应飞扬也一概不理,直接将东西撤回,气恼道:“不就一果子吗,我还不换了呢,你们两个分了吃吧!”

    “我还没到吃永颜果的年纪呢,难道天命哥你喜欢年岁幼点的那种?”沐小眉瞪大眼睛,不合时宜道。

    “小眉妹妹,说话不能这么口无遮拦。”天女凌心摇头道:“我也用不上,应公子,莫赌气了,把果子先收起来吧,剩下‘功法秘笈’,可是我们最有把握的科属。”

    “之前每次我都是这么觉得……罢了,就赌最后一次了!”应飞扬强行振奋起精神,开始了最后一轮展卖。

    这次应飞扬特意嘱咐沐小眉最后一个上台献宝。“一般来说,最后一个出场的会赢,这是玄学。”

    连玄学都信上了,可见应飞扬也是被逼急了,但也许冥冥之中真有“玄”意,道奇先生一本秘笈接着一本秘笈的介绍过,竟真没什么值得入眼的竞争者,玲珑郡主也是意兴阑珊,一直没有再发声。

    终于——

    “飞鹰厅,残章,乃是东海贝蚌妖族流传的防御功法,可化水为壳,护体防御,可惜年代久远,秘笈遗失了最后三页,所以功法之中留有罩门,难以周护全身。而这,正是遗失的那最后三页。”道奇先生介绍完了应飞扬压箱底的宝物。

    玲珑郡主贝璇玑本体便是贝蚌,自然修炼过,若能得到这最后三页,补全原本罩门,定能让她防御力再上一个台阶,而眼下所展示的秘笈中,确实也没什么比残章更能吸引玲珑郡主。

    果然,便听玲珑郡主道:“残章?还真是投我所好,这便是最后一商品了吧?若是没有其他,那我……”

    眼看事情将成,忽然听闻道奇先生道:“玲珑郡主且慢,这还不是最后一件,老朽虽是主持,但也算珍卖会的参与者,所以,也留了一本秘笈打算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