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三十八章 琅琊海市 2
    “唉,这俩姑娘,还真能逛……”

    应飞扬在一僻静处等着,心思却早不知道跑到了何处,本来是想着在珍宝会开始之前,先与天女和沐小眉两人随处逛逛,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和耐性。

    他与陆天岚耗了三日,虽然对修者来说,几日不眠不休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原本绷紧了的弦一松懈下来,疲惫感立马侵袭而来。偏生两个姑娘不知哪来这么大的热情,每一个摊位都不放过,不管什么用得上用不上的东西,都要挑挑捡捡的看个遍。

    应飞扬终是耗不住,让她们先去逛一会,自己在这边等她们,歇歇脚,可这一等又是大半个时辰。

    “我等都等乏了,她们逛不累吗?”应飞扬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却在此时,听闻清脆一声,“天命哥,等急了吧。”

    “终于来了……”应飞扬懒洋洋的转过身,但回身瞬间,精神一振,困意全消。

    却见沐小眉炫耀一般将一怯生生的女子推到自己眼前,“来看看怎么样,释姐姐这身漂亮不漂亮?”

    而女子上身着宝蓝露臂短襦,“十丈轻尘”被当作缎带,缠绕着白玉般的臂弯,腕上带着一对翡翠环。下着镶铃雪花裙,群裾飘曳间,褶角细小银铃轻轻作响。中间只堪盈盈一握的雪白腰身若隐若现。面上一抹珍珠面帘悬于双耳,遮住原本清丽容貌,但除却天女凌心还会是谁?

    珠帘映照下,天女明艳不可方物的容貌更如美玉生晕,此时双颊飞霞,带着七分羞怯,三分期许的侧目瞥向应飞扬,但见应飞扬迟迟未有回应,低下颔首嗫嚅着对沐小眉道:“都说不要这件了,太不……得体了。”

    沐小眉道:“女孩子来琅琊海市,不买上一身鲛绡织就的衣衫回去,岂不等于空手而回?况且怎么不得体了,东海可不比中原,这边水汽湿重,穿成这样又好看又舒适,瞧瞧其他人不也都这么穿的。”之后又对应飞扬道:“天命哥,你看傻了,说句话啊!”

    带着异域风情的轻薄衣衫显得娇艳妩媚,但穿在天女凌心身上,又多出一种与生俱来的清灵端丽,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汇聚一身,恍若壁画上的飞天下凡,高贵与诱惑兼备,纵使应飞扬也一时失神,还好面上带着一层面具,否则已丢了丑,此时被沐小眉逼问,却是一时说不出话来,只伸手指了指天女凌心面颊。

    天女凌心茫然摸了摸脸颊,却觉入手一片黏腻,忽然轻呼一声背过身子,掏出绢布狠狠擦拭着自己面颊。

    方才沐小眉给她买了一串糖葫芦,海外鲜果裹上一层鲜红而又均匀的糖浆,一口咬下去,又酥又脆,又香又甜,是她从未品尝过的滋味,结果她只顾着贪吃,竟在嘴角边留下了一痕糖浆。

    想到自己嘴角带着糖浆,还偏偏一无所知的要应飞扬品评装束如何,天女凌心就羞得想跳进海里。

    天女背过身子不肯转过来,而沐小眉则一脸嫌弃的对应飞扬道:“天命哥,你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我当那是口脂抹花了来着……”应飞扬连忙解释道,但见天女又跺了下脚,知晓自己越描越黑,便咳了一声岔开话题道:“说了多少遍了,什么天命哥,叫我飞……”

    话说一半,应飞扬警惕看了看四周,戛然而止,沐小眉却抓住破绽一般眉开眼笑,压低声音道:“哦?你确定,释姐姐都怕引人注意,让我换了个称呼,在海市你想要我怎么称呼你,飞扬哥,天命哥,二选一,数到三给你考虑哦,三声过后我就大喊出来!”

    “你们已经很引人注意了好吧,都看着你们呢!”应飞扬气结道。

    “那是释姐姐生得漂亮呢,别岔开话题,一!”

    “还像以前一样叫,我不纠正你了还不行么?”。

    “不行,我就要你亲口说出!二!”

    “我办正事呢,你别给我惹事!”应飞扬板起面孔道。

    “你没机会了,三!”最后一声数罢,沐小眉双手搭在嘴边,就要喊出。

    “叫我天命哥!”应飞扬咬牙切齿道。

    “答对了!”沐小眉一副如打了胜仗般的兴奋模样,“天命哥,十几年了,你终于接受了这个称呼。”

    “幼稚!”应飞扬愤愤不平道。

    “你才没资格说咧!”沐小眉吐舌头回应,随后又对天女凌心道:“释姐姐,我已经帮你教训他了,转过身来吧。”

    方将天女凌心劝回,忽然听闻严肃一声,“沐小眉,你果然又在瞎跑!”

    沐小眉一听声音,便浑身一颤。只见人群中,一黑衣中年女修分开众人威严而来,而沐小眉苦着脸招呼道:“师……师傅!”

    听沐小眉这么叫唤,应飞扬知晓来人身份,“哦?这就是万仙盟六元之一,小眉的师傅燕啼春?”

    而他打量燕啼春时,对方也在打量他们,燕啼春目光在应飞扬和天女身上游荡一圈,道:“小眉,他们两位是谁?”

    沐小眉连忙道:“他们……他们是我刚交的朋友!”

    燕啼春眉头不经意一蹙,在她看来,东海鱼龙混杂,且应飞扬和天女凌心都是藏头遮面,哪是可以随意结交之辈,遂道:“看二位装扮,应是要参加珍卖会,不知怎会与我徒弟一道?”

    天女凌心道:“只是见令徒乖巧可爱,攀谈几句而已。”

    燕啼春打消疑问:“劣徒顽皮,若有得罪,还望莫怪,沐小眉,跟我回去,你还有工作要做。”

    “可是……”

    “跟上!”燕啼春沉喝一声,沐小眉当即噤若寒蝉,不敢再说,偷偷朝他们二人摆摆手,示意着抽着空再来找他们,便快步跟上。

    “哈,现世报,来得快啊,早听闻万仙盟六元的燕啼春方正严厉,沐小眉落在她手上,也算遇到克星了。”看着沐小眉被拽走,应飞扬幸灾乐祸道。

    “你倒真是小心眼。”天女白了他一眼,之后道:“是了,一直都忘了问,小眉妹妹为什么总唤你天命哥。”

    “还不是我那爱给人改名的师傅……”应飞扬苦着脸,将他称谓的事说出。

    天女停罢,忍不住掩唇笑道:“一个人,两个名字,她不管叫哪个,喊的不都是你么?你还真是没资格说小眉妹妹幼稚……”

    应飞扬不服道:“你不也一样,天女凌心和释灵心都是你,难道就能混着叫?”

    却见天女凌心面色一黯,有感而发道:“天女凌心是我,可释灵心真的是我吗?承接天女的修为,意志。继承天女的责任,宿命。走在为天女规划好的道路上……应公子,如果释灵心诞生的目的就是为了成为另一个人,那释灵心这个人,真的存在过么?”

    昔年佛道大会败于天女之后,应飞扬也曾有一瞬欣羡嫉妒,认为她生而有幸,轻而易举就能获得常人几辈子都无法企及无上修为。可如今看着黯然垂首的天女凌心,应飞扬忽然心生怜惜,或许她得到的从来不是她想要的,而她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

    天女凌心醒悟过来般,自嘲一笑道:“不好意思,应公子,一时失态,让你听了我的矫情之语,成了别人欣羡崇敬的天女犹不知足,倒显得我贪得无厌了。”

    “当然存在!”应飞扬忽然点头,斩钉截铁道,随后又道:“你等我一下。”说罢,丢下天女凌心远远跑开。

    “喂,你要去哪儿?”天女凌心呼喊着,应飞扬也不见回头,不由摇头道:“真是的……”

    可片刻后,应飞扬跑回,将一钗子递到天女凌心手中,道:“送你的,收下吧!”

    天女一愕然,看向手中钗子时,不由芳心一颤,却但见那钗子通体碧翠,做工古朴内敛,却又隐隐含光,似是一个价值不菲的法器,但,对她而言最有价值的莫过于钗上四字蝇头小楷——“赠释灵心。”

    而应飞扬正色道:“不论你今后选择如何,但今日与我一同逛海市的,那个穿着漂亮衣服,贪吃又没抹干净嘴的姑娘是释灵心,就算她只存在一日,我也永远记得!”

    天女凌心看着应飞扬认真模样,一双美目圆睁,将钗子紧紧捂在胸口,半晌后才迟疑的细声道,“那个……应公子,我不太懂,不过男人随便送女子头钗,这妥当吗?”

    “欸?”应飞扬愣了一下,恍然反应过来,身为个剑痴,他对感情之事一直不怎么开窍,虽然后来遇上小花妖将他导入正途,但比起常人来说还是迟钝许多。纵然他一路与天女同行时皆是风光月霁,此时明白过来,也不由手足无措,唯恐天女会错了意。“好像确实不妥当,要不先还我?”

    “晚了!”却见天女促狭一笑,双眼弯成月牙,将钗子插在发鬓上,“走啦,珍卖会快开始了!”

    说着,拎起裙角快步跑开,裙角银铃摇曳,留下一路细碎铃声在心间回荡……

    -----------------------------------

    无形撩妹,最为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