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三十五章 云开浪裂 5
    不眠不休,陆天岚已经在岛上搜寻两日,两日间,岛屿的地皮都被他刮低了三寸,可依然不见应飞扬身影。

    待到天际破晓,锣声响起之际,便是海市开启,胜负分晓之时,留给陆天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数不清是绕了第几圈回来,陆天岚又回到出发点,时间拖得越久,他就越是急躁,此时一双锐目中已满布血丝,在深沉夜色之下更显狰狞。

    天女凌心见状,好心相劝道:“陆盗首,稍歇片刻吧,你这般心浮气躁,当心走火入魔。”

    “老子做事,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天女凌心善意提醒,在陆天岚耳中不啻嘲讽,恶狠狠的回应着,随后又道:“定是你与应飞扬那小子合起伙来坑害老子,应飞扬现在早就躲倒其他岛上了,否则老子怎可能找不到他!”

    对陆天岚的指责,天女凌心也只淡然回应道:“我既已天女之名起誓,作为公证,自当不偏不倚,如今应公子一直在四岛之内,从未违背规则,陆盗首若是不相信,此时认输,我便可带你去找他,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天女凌心一番话绵里藏针,将陆天岚堵得气闷,一时竟真觉气息翻腾激涌,需知他修炼佛门的万宝琉璃身,法门与他心性本就不合,再加上他吸纳法宝灵气的修炼方法本就是急功近利法门,此时急躁之下,竟真有走火入魔的趋势。

    陆天岚心头一惊,面上不动声色,却是心中暗念佛门清心咒,暗暗稳住内息。随着内息稳定,陆天岚灵台也回复清明,随着灵关一闪,他想到还有一处他没有查探过。。

    却见他然将衣领凑到面前,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咸的!”陆天岚双目一亮,转身向回走,心中已将思虑串联成线。

    “岛心湖,我从岛心湖出来之后,便未回去察看一眼!岛心湖四周封闭,周遭是土壤而非是矿岩,湖中应是淡水才对,但我将水汽蒸发后,衣领夹缝中仍有细小盐粒,可见岛心湖定是在湖底与岛外海水相连!”

    “应小子选在此岛比试,定然早已知晓此点,他是在我出水之后,借助胡海相连的水道,从海岸又游回了湖中,但,这可能吗……”

    陆天岚心中也琢磨不定,毕竟在最开始,他在半空中一动不动,足足盯视了半日,就是在试看应飞扬会不会自己露出行迹。

    整整半日时间在水下不换气,陆天岚自己也绝对难以做到,应飞扬非是水妖,按说也不可能此能耐。而若应飞扬在半日内换过气,哪怕只是稍微冒点头,也绝对难逃他的眼睛。

    就因为此,陆天岚一开始在潜意识中排出了应飞扬在水中的可能性,可如今,将岛屿翻了个底朝天也未找到他的下落,陆天岚也只能怀疑,原本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便见陆天岚来到湖畔,纵身一跃,湖底甚是宽阔,还有诸多水草杂生。

    但陆天岚目光却透过了重重遮掩,锁定了水中一道身影,“真的在这!”

    便见隐隐绰绰的水草掩映下,一人舒舒服服的盘膝坐在水中,好似在闭目养神,那人正是应飞扬!

    遍寻不得的人,原来就藏在最初的出发地,陆天岚压抑两日的怒火瞬间爆发,足一蹬水,身如离弦之箭直向应飞扬袭去。

    应飞扬似是颇为放松,待察觉水声暗涌,猛然睁眼时,陆天岚已近邻他的身侧,“抓到你了!”

    陆天岚五指成钩,再出“大搜神爪”,挟带怒气的一爪抓来,直探向应飞扬腰间令牌,一出手就不加掩饰的明抢!

    找到应飞扬,在陆天岚心中便等同于已分出胜负,那小子虽修为一日千里,但目前还不是自己对手。应飞扬识趣便罢,若是敢抵挡,那这一爪不单夺物,更要伤人!

    然而——

    自信满满的一击,却是挥了个空,陆天岚只见应飞扬身如游鱼,在间不容发之际从他爪劲中穿梭而过,错身瞬间,还见应飞扬嘴唇微动,似听不到声音,但陆天岚却看得出,他却分明在说——“久候多时!”

    为了在赌局中取胜,应飞扬准备了许多花招,如假扮成天女就是原本的备案之一,但他最后却选择了藏在岛心湖中。

    因为这计策不是最花巧,最能瞒天过海掩人耳目的,但却是最适合他的。

    若在其他地方,方才陆天岚奇袭一击已足够将他腰间令牌抢走,但这里是水中,而应飞扬身具龙众的神通——御水之力!

    神通使得他能如水妖一般在水下呼吸,不需要出水换气,更使他游刃有余的避开了陆天岚一击。

    “怎么可能?”眼见应飞扬避开自己的奇袭之爪,陆天岚大感意外,但他虽惊,招式却丝毫不乱,回身又是爪气纵横而出,此乃大搜神手中的“天网式”,一旦被爪劲缠上,便如身陷天罗地网,难以摆脱。

    可却见应飞扬面对他的绝式,既不接,也不挡,而是身形一扭,远远而去,速度之快,竟将爪劲甩到了后面。

    “哪走!”陆天岚接连两招失效,但也不容应飞扬走脱,足下一点,紧追应飞扬而去。

    但这一追击,却令他发现了一个悲哀的事实,陆天岚向来以身法自矜,自诩来去如风,当世无人能比,可飞禽如水,速度自然大打折扣。

    而应飞扬那小子却好像成了泥鳅精变得一般,无论上窜还是下潜,都是伶俐迅疾,怎一个如鱼得水能够形容。

    此消彼长之下,陆天岚竟难以将距离拉近半分,竭尽全力,也只能紧紧咬在应飞扬身后,一人一妖便在水中你追我赶,如捉迷藏一般。

    在水中不知过了多久,陆天岚亦觉心口憋闷,耳鸣不已,纵然他修为高深,气息悠长,但不是鳞属,终有气息用尽的时候。而此时,隐隐约约觉察有光线从水面上射入,外头竟已经要天亮了!

    陆天岚一生都是将别人甩在身后,哪有跟在别人后面吃灰的经历,此时时间将近,急怒之下,便是豁尽最后余力,赌注最强之招。

    “这招施展后,起码得歇三天!”

    却见陆天岚神情肃穆,饱提元功同时,金色圣华大耀,一尊巨大的多宝如来法相赫然在水底现出。

    应飞扬觉察水浪汹涌,心头一凛,“这陆大盗是被逼急了,要出极招了!”随即全心戒备,不敢大意,可凝神之间,却见多宝如来原本结成法印的双手,却陡然屈指成爪,恍若鹰隼,积蕴着爆炸性的力量。

    看出巨佛手势,应飞扬心头一惊,“这是……万宝琉璃身与大搜神爪同使?”

    而下一瞬,应飞扬的疑问就有了回答,却见巨佛双手这么一撕扯,一股摧枯拉朽的劲力排山倒海而来,湖中之水竟如帘子一般,被巨手拨到了两边,而应飞扬和陆天岚所在的一条直线上,已是一段无水的真空带。

    水被分开同时,情势瞬间逆转,一股快的匪夷所思的身影,以着将声音远远甩在后面的速度狂飙而来。

    应飞扬本一心躲闪,此时变生突然,连星纪剑的都未来得及唤出,陆天岚便已欺身眼前,仓促之下,只得凌空以拳脚迎敌。

    但他拳脚功夫稀松平常,如何是陆天岚的对手?电光火石间已是数招来回,最后胸前中了陆天岚一掌,身形瞬间倒飞,被从湖中击出,落于岸边。

    下一瞬,多宝如来法相崩解,被掀到两边的湖水重新聚拢,随后便见陆天岚足见点在喧闹翻腾的湖面上。扬了扬手,冷对应飞扬道:“你输了!”

    应飞扬一摸腰间,便见腰间已是空荡荡,连着令牌,加上他的腰囊,还有那不离身的酒葫芦,都已落入了陆天岚手中!

    而此时,“铛铛铛铛!”,嘹亮的锣声已从远方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