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三十三章 云开浪裂 3
    眼下倒有一个机会给你洗刷污名,不知你要或不要?”应飞扬带着诱惑之意道。

    陆天岚不动声色,“想说什么就直说,别浪费老子时间!”

    应飞扬道:“我想与陆大盗对赌一次,陆大盗若是输了,便将用不上的宝物借我一用……”

    “笑话,老子会输?”陆天岚皱眉打断,斜视天女道:“赌什么?和她分胜负吗?”

    “陆大盗,你听不清么,和你对赌的人是我啊!”应飞扬纠正道:“而和天女重分胜负是我方的提出赌注,你在赌局中先赢过我,才能得到与天女再战一场的机会。”

    陆天岚冷嗤一声,道:“何需如此麻烦?既然要赌,何不让这佛门天女直接跟我赌一场胜负,选择用这么麻烦的方式,本身就证明,连她也自知对上我并无胜算!”

    陆天岚说得自然没错,但应飞扬怎么会承认,笑道:“人家天女又不是强盗,哪能随便打打杀杀,怎么样,到底要不要这次机会?”

    陆天岚却拒绝道:“可惜你的赌局,老子没兴趣,强弱胜负,你们心里清楚,至于其他人怎么想,怎么说,不过鸦雀的聒噪,老子不在意!”

    “哈?不在意吗?那好——”应飞扬挑了挑眉,突然变成一副超欠的样子大声吆喝:“陆天岚输了!大家来看啊!陆天岚输给了天女!他被天女吊起来打,打完还扔进了大牢里!输了输了!一败涂地!什么一贯云天,连个小姑娘都打不过!简直弱鸟!”

    应飞扬双手聚成喇叭,围着陆天岚叫嚣个不停,那欠打模样,连天女凌心有些看不下去,默默念了便清心咒。

    “够了!”陆天岚一开始还强装不在意,但终于忍不住理智崩弦。应飞扬连忙后跳,与他拉开一段安全距离,笑道:“陆大盗不是不在意鸦雀的聒噪吗?”

    陆天岚狠狠瞪了他一眼,吐了口浊气道:“好,老子可以赌,不过赌注要变,若老子赢了,佛门便要释放被关押在沉沦心狱中的羽轻衣!”

    应飞扬倒也知晓,陆天岚对七凶中的羽轻衣用情极深,知晓羽轻衣被擒后,曾屡次闯入佛心禅院欲救她出狱。随即摇头道:“陆大盗,赌注要对等才能成局,不过借你用不上的宝物耍两天,就要佛门押上羽轻衣的自由,你这样,不是看清了羽轻衣的分量吗?况且佛门之事,哪轮得到我做主?”

    陆天岚嘲道:“呵,是吗?一男一女同行出海,我看你再过不久,就能替佛门天女当家作主了,只是那个天香谷的小花妖呢?是被你无情抛弃了,还是你打算左拥右抱?”

    “咳咳!”应飞扬连忙咳了两声,恼道:“陆天岚!你是大鹏,不是八哥鹦鹉,怎么整日就知晓嚼舌根,传些流言蜚语!”说罢,不经意的瞥了天女一眼。

    却见天女凌心面上红了一瞬,但很快恢复如初,让应飞扬几乎以为是错觉,随后便见天女淡然道:“陆盗首,如应公子所言,赌注对等才能成局,但一棵稻草经重复交易,也能换到黄金,若赢了应公子,你可以得到一次和我赌斗的机会,倒是你若能拿出够分量的赌注,我代表佛门押上羽轻衣的自由,也不是不可。”

    “以赌易赌么?好!”陆天岚眼中光芒闪烁,对应飞扬道:“应小子,你打算怎么赌,说来听听?”

    应飞扬道:“很简单,你既然号称天下盗首,我便赌你能否从我手上盗走东西?”

    陆天岚扬了扬眉:“有些意思,要盗取何物?”

    “盗什么的话……”应飞扬说着,翻了翻自己行囊,从中翻出一个令牌,道:“就它好了,我在凌霄剑宗的令牌,现在算是被驱逐出门派了,被你盗去也不算心疼。”

    陆天岚呸了声:“老子稀罕?”

    应飞扬继续道:“每块令牌只专属一人,虽外表看上去差别不大,但若牌子的主人灌注真气进入,便会浮现自己的名号。”

    应飞扬说着,灌注真气进入,果然令牌上云纹如活络起来一般,淡淡荧光拼凑出了“应飞扬”三字。“也只令牌主人能让名号浮现,所以被凌霄剑宗用来辨识身份,难以仿造。陆大盗,你看行吗?”

    应飞扬一扬手,将令牌扔去,落入陆天岚手中,陆天岚接过令牌,翻来覆去看了几下后,又扔回给应飞扬,道:“可以,那就它了,其他规则呢?”

    应飞扬接回令牌,一边在手中把玩,一边继续道:“时间上是三天,三天后琅琊海市开市,会鸣锣为号,作为海市正式举行的标志,便以锣声为号,锣声想起前,若这令牌还在我身上,便算我赢,否则,便是你输了!”

    陆天岚蹙眉道:“三天……那地点呢?三天时间太长,你若把时间都用来逃跑,大海茫茫,我要找你也不容易,或是躲入哪个门派的密室里窝起来,我也难以找寻!”

    应飞扬道:“这个放心,包括此岛在内,加上东南,西南,西北三处的岛屿,合成东环四岛,四岛之间最远相距不过三里,每个岛最大也就十数亩,且岛上灵气不多,所以一无洞天,二无门派居所,咱们正好不受打扰!”

    “好,那就只限这四个岛!”范围越小,对他越有利,陆天岚自然一口应下,随后又道:“还要再加个条件,令牌必须在你身上,不能将它藏在他处,也不能丢弃,否则你把它往海里一扔,那老子可没法玩了!”

    应飞扬点头道:“这是自然,我方才已经说了,锣声响起时,令牌还在我身上才算我赢!还有就是,我要提前半个时辰躲藏,这岛正中有一湖,这半个时辰,你要潜在湖底,不能偷看偷听我的行踪。”

    “没问题,虽然老子讨厌下水。”陆天岚又应下,“还有其他条件没?”

    “就这些。”

    “那老子再补一条。”陆天岚手指天女凌心道:“老子是跟你对赌,与她没有关系,她不能以任何手段向你提供帮助。”

    应飞扬笑道:“这是自然,天女是这次的公正,监督我们双方,不违反彼此定下的规则。不会偏袒任何一方。”

    “哦?是吗?”陆天岚不信任道。

    天女凌心点了点头,面色庄重道:“自然,我以天女之名起誓,此次赌局只做公证,势必不偏不倚,做下最公平的裁判。”

    “哼,佛门的公正!”陆天岚对佛门积怨甚深,不屑的嘲讽了一句,但也知晓天女凌心以历代天女之名起誓,定然不会违背誓言,终是不再多说,“好,那便这么说定了,赌局可以开始了吗?”

    应飞扬把玩着令牌,令牌在他翻飞五指间不断变化方位,忽得屈指一弹,令牌打着旋飞入天女手中,笑道:“别急,为求公平,天女,赌局开始之前,劳你先把陆大盗在令牌上留的追踪烙印抹去。”

    天女凌心接过令牌,仔细一查探,发现令牌上果然有一道追踪用得术法烙印,美眸中露出惊异之色,这才知晓,陆天岚在方才条件还没谈拢的时候,就已经做下了准备,趁着察看令牌的功夫在牌子上留下了一道烙印,动手抹去烙印同时,心中暗自担忧道:“这陆天岚不愧盗首之称,看着行事粗犷,却是粗中有细,这次赌局,应公子真能顺利赢下吗?”

    而陆天岚被他看穿,却依旧面色如初道:“许久不见,眼力倒是灵光许多,这都能被你发现。”

    应飞扬笑道:“不是发现,只是猜的而已,若是我的话,我也会这么做。”

    陆天岚亦笑道:“呵呵,看来这场赌局,会比老子想的有意思。”

    “那现在——”应飞扬天女扔回的令牌悬在腰间,对陆天岚道:“赌局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