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三十二章 云开浪裂 2
    应飞扬面带委屈道:“陆大盗,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什么时候冒用你的名号了?”

    “我倒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盯上琅琊海市了,什么时候闯入万仙盟留诗了?”陆天岚冷笑一声,念道:

    “应笑富贵转瞬空,

    凌飞万里云天中。

    东海扬波似旧时,

    琅琊徒留水玲珑。”

    “这首诗斜着念就是应飞扬留,你,还敢说与你无关?”陆天岚目光一冷,凶戾气息直逼而来。

    没错,现在陆天岚要洗劫琅琊海市的消息传得人尽皆知,正是出自应飞扬手笔。

    想入水晶宫需要宝物,而提到宝物,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陆天岚。

    陆天岚库藏之丰,可谓天下罕有。而且他不久前方在东海诸岛扫荡了一番,如今应还在东海某处,时间上也恰来得及。

    但陆天岚仇家遍天下,却谁也抓不住他的影子,想找他难如大海捞针,所以应飞扬便让他来找自己。

    他所做的不过是让沐小眉回万仙盟时,顺便偷偷塞入一首诗。

    留诗盗物,向来是陆天岚的标志风格,再加上他方在东海兴风作浪一番,其余人看到这留诗,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再加上有沐小眉煽风点火,自然越传越玄乎,最后成了应飞扬先前听到的版本。

    事情传的沸沸扬扬,陆天岚也定会有所耳闻,旁人不知,他却清楚明白,所以他能看出别人看不到的诗中玄机。

    而应飞扬要做的,不过是在人多处逛上几圈,等陆天岚找上门来。

    如今陆天岚找上门来,面对质问,见应飞扬依旧无辜道:“陆大盗,这话说的可就没道理了,我若是写了首诗,写着陆天岚留,那才叫冒用你的名号,但我有吗?”

    面对质问,陆天岚不由一怔。

    而应飞扬不待他回答,就自问自答道:“没有啊!不光没用你名号,我甚至都将自己的名号留在诗中了,这算哪门子冒用?其他人会一下就联想到你,那也是只因为你臭名……嗯,声名远扬,难道这也要怪在我的头上?”

    对应飞扬早准备好的说辞,陆天岚竟发觉自己还真挑不出一丝毛病,不由一时语塞,随后哼了一声,狠狠道:“少跟老子磨嘴皮子,你不就是想引老子出来,现在如你所愿了,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见陆天岚扯开话题,便知晓他不会再继续追究,应飞扬舒了口气,摆出一副亲近模样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找你帮个小忙,身上有没有还没被你吞下肚的宝物,随便借我个百八十件,用完就还你!”

    看着这自来熟的家伙,陆天岚觑眼道:“少来套近乎,老子和你有这么熟吗?”

    “瞧瞧这话说的见外了不是,咱们并肩作战过好几次,这可是过命的交情。借点东西帮帮朋友,这也算事?”应飞扬说着,还亲切的拍向陆天岚肩头。

    “无聊!”陆天岚一转身,避开应飞扬拍来的手,“老子没空跟你浪费时间,便放你一马。下次再敢胡闹,小心性命不保!”

    “留步!”应飞扬呼道,但陆天岚理也不理,足下一点,在空气中荡出层层涟漪,身形如离弦之箭,直上云天。

    却在这时,天际忽然白绫纵横交错,转眼密织成网,以遮天蔽日之势当头倾压而下。

    “佛门天女?”陆天岚目光一寒,双爪同出,道道气劲带着恨意呼啸而出,毫不保留,似要将头顶巨网连同云天一同撕成碎片。

    巨网瞬间被撕扯出一个破洞,陆天岚肩头一缩,欲从洞中钻出,却见漫天白绫忽然以破洞为中心紧缩回旋,收为一束,形成一把巨大剑形。

    与此同时,佛光大炽,绚烂金光映照中,一道素衣倩影从云中跃下,身形虽是袅娜如仙,却自有一种须弥山倾之势,素手按住“剑”柄庞然直压而下!

    正宗纯正的佛门真气,佐以天女无上修为,“天佛降世”之招在天女凌心手中使出,威力远超过往应飞扬所使。

    陆天岚亦觉被一股由上到下的巨力死死压制锁定周身,身子好像沉了数十倍,眼睛巨剑磅礴而至,陆天岚已无法避闪,双爪一合,以空手入白刃的姿态夹住巨剑,但身形却无法抵挡的自天而落。

    “砰!”两道身影转眼砸到地上,落地成坑,再闻一声“退下!”

    陆天岚双足稳立,身上佛光一闪而没,一瞬间,万宝琉璃身法相透体而出。

    佛门两大绝式相击,瞬间沙飞石走,气浪磅礴汹涌扩散,便见天女凌心剑势溃散,凌空翻了一圈,缠着‘十丈轻尘’如飞天一般缓缓落下。

    而应飞扬立身陆天岚身后,剑意隐隐而动,道:“陆大盗,不卖我情面,她总行了吧,都是熟人,应不用我介绍了。”

    而天女凌心施施然一礼,盈盈一拜道:“陆盗首,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本来无恙,一看到你们佛门中人,心中生火,就有恙了!”陆天岚怒哼一声,也不正眼看天女凌心,不转身的对身后应飞扬道:“应小子,借宝不成,打算明抢了吗?”

    应飞扬笑道:“陆大盗面前提‘抢’字,那可是班门弄斧,不过有天女在前,陆大盗也要小心,若是再度被擒,英名又要扫地了!”

    陆天岚眼角一抽搐,昔年洛阳,他曾在损耗过度的情况下对上天女凌心,结果半真半假的被擒下,应飞扬提起此事,无疑是揭他疮疤,但扫了天女凌心几眼,随即嗤笑着对她道:“哼,比起应小子的一日千里,你这些年倒是无甚长进,佛门天女?不过一个好看的花瓶而已!若非当年我虚耗太多,你哪里有擒我的本事?”

    陆天岚言语尖锐,天女波澜不惊的面容竟有一丝羞愧自惭之色闪过,对陆天岚的话语,应飞扬也隐约有所察觉,天女凌心的修为如今虽仍在他之上,但已不像两年前那般遥不可及,比起他的进步神速,天女凌心的进境却是甚微。

    虽说修为越高,进步越慢是常理,但即便不与应飞扬对比,比起同样立身高处的慕紫轩、纪凤鸣二人,天女凌心的进步仍是堪称缓慢。

    但应飞扬见到天女凌心那一瞬的自惭之色,知晓陆天岚的话语定是戳中了天女凌心痛处,随即护道:“败了就是败了,被擒就是被擒,真有通天的本事,就算气空力尽也无人留得住你,想不到堂堂一贯云天,输给一个小姑娘竟也要为失败找借口,当真可悲可叹又可怜!”

    “应小子!你找死!”陆天岚周身凶戾之气一涌,杀机显露。

    而此时,应飞扬话锋猛地一转,“不过,眼下倒有一个机会给你洗刷污名,不知你要或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