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三十章 版权危机
    应飞扬仔细盘点了下他身上的东西,然后悲哀的发现,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玩意,身为一个立志一剑破万法的剑修,他对宝物并不看重,过往虽从追杀他的人身上搜刮了些,但也是跟散财童子似得随用随丢。

    有可能让玲珑郡主感兴趣的东西,浑身上下也只有一个,但……

    应飞扬不禁抚摸了下腰间的葫芦,面上流露出怀念之色。

    往事不堪记,此剑不堪提,即便不堪提早就系在了他的腰间,但他却极少使用这把剑。因为在他看来,天上地下,古往今来,有资格提起这把‘不堪提’的只有一人。让他拿此剑交易,那更是不可能。

    此时,却见天女凌心咬了咬唇道:“优昙心灯是历代天女传承的关键之物,不能失落在外,所以,我能拿出手的也只这‘十丈轻尘’,便以它交易吧……”

    天女凌心虽尽量让自己显得风轻云淡,但纤纤玉指不经意间却捏紧了白绫的边角,暴露出了心中挣扎不舍。

    可她好不容易下了决心,却被沐小眉泼冷水道:“天女姐姐,东海鲛人一族盛产的一者是明珠,二者就是鲛绡,她们纺织的鲛绡都是入水不浸,遇火不焚的上品,你这条白绫虽是宝物,但玲珑郡主不重宝物威力,只图新奇,见惯了鲛绡的她,恐怕不会对着白绫起兴趣……”

    “这……呵,确实是我班门弄斧了。”天女自嘲一笑,却是苦恼道:“那该如何是好,我身上就只这些,可若再回优昙净宗取其他宝物,这一来一回,等我带来宝物,琅琊海市也该结束了。”

    沐小眉也跟着想办法,拖着下巴一副认真模样道:“天命哥,你们找的东西若真的特别重要,我可以找师傅商量,从她那借出些宝物。”

    应飞扬笑着摇头道:“别说傻话了,我们与你师傅无半点交情,怎么受得起她这么大的人情,况且你师尊那不也遭了陆天岚的盗灾,要不然也不会让你去蜀中补货……”

    应飞扬说到一半,忽然眼睛一亮,“有了,我们没宝物,有个家伙可是移动的宝库啊,咱们可以找他要,小眉,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嗯?帮什么忙?”

    “这个……”应飞扬贴着沐小眉耳朵说了几句,而沐小眉眼睛越闪越亮,露出了一副要“搞事”的雀跃表情。“就是这样,这种事对你来说,应该没有任何难度。”

    沐小眉拍拍还未长开的小胸脯,跃跃欲试道:“放心啦,交个我正合适!”

    ----------------------

    陌流岛是东海七十二岛之一,亦是历年琅琊海市的举办地。

    岛上地形平坦,视野开阔,岛正中,是一座历经战火的楼阁高耸伫立。

    楼阁下部雕梁画栋,镂金描彩,即便已因年久失修而显得斑驳失色,但仍能穿过漫长时光,窥见昔年奢华富贵之气。而楼阁上半部便显得平实许多,无论筑材还是工艺都未见花巧,显然是在楼阁被摧毁后重新修建的。

    陌流岛本是玲珑珍阁在东海的领地,而那座楼阁自是玲珑珍阁的分阁,鲛人泣泪成珠,异常珍贵,而百多年前,玲珑珍阁为取鲛珠牟利,开始暗中捕获鲛人,结果惹怒了那时方崛起的斛明珠,兴起了一场战事。

    而战争的结果就是半座楼阁被拆毁,玲珑珍阁溃败退出东海,而斛明珠一战成名,得妖王之称。再后来,贝璇玑修炼成人形,斛明珠将原本属于玲珑珍阁的海域划给贝璇玑当领地,还封名为“玲珑”郡主,也都是借机羞辱玲珑珍阁。

    当然,失了颜面对玲珑珍阁的那帮商人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可此后看着东海这蕴藏无限商机的宝库,却只能望洋兴叹,不敢再将玲珑珍阁分阁开设在东海,才让他们捶胸顿足,懊悔不已。

    如今,琅琊海市举办之地不变,主办人却顺理成章的成了万仙盟。虽距离琅琊海市正式举办还有两天,但与人间寻常市集差不多,现在已是海市的‘预热’期。

    海岛上,各个摊位已如星罗棋布,分行列摆开,一个个修者此时卸下高高在上的架子,如商贩一般吆喝叫卖。

    而应飞扬此时就在一处摊位前,翻看着摊上剑谱。

    “喂喂喂,看了可得给钱啊,这本剑谱可是上古异谱,能换五十颗明珠呢!”,摊主是一个海马脑袋的妖修,此时瓮声瓮气道。

    应飞扬一脸狐疑道:“真的假的,纸是密香纸,墨是胶脂墨,最多两三百年前的东西,怎就成上古异谱了?”

    “大惊小怪,不可以是手抄本吗?而且是你们人族当年的剑圣盖聂编著抄写的,这才更有价值,不过我算你便宜些,三十明珠好了!”海马脑袋说着,将书翻到尾页,当真有一方印章,上面印着“盖聂编著”四字。然而——

    “我都说了,你们这些妖啊,伪造也要伪造的真一些啊,还盖聂编著呢,战国末年的剑圣盖聂,刻下的章怎么是楷书,你们用点心钻研下人族历史好不好!”应飞扬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道。

    海马脑袋眼珠一转,矢口否认,“谁说是战国时的盖聂了?我说的不是盖聂编著,而是盖聂编——著,这位盖聂编,是两百年前在东海的一个大剑客,也是号称剑圣,他那剑法叫一高明,但人家低调,人家不说,看你年轻,估计也没听过盖聂编的名号,这么吧,只收你十明珠,不能再低了!”

    “盖聂编——著?这样也行?”应飞扬面上竟现出了赞佩之意,随后又抓过剑谱指着道:“但这剑法疏漏不少,算不上高明啊,你看这一招,疾而失稳,当胸一击便可破,再看这招,冗杂太多,繁而不精,若遇上快剑只会自伤己身,还有这招,就更离谱了……”

    应飞扬滔滔不绝,海马脑袋面色越来越难看,扯住他商量道:“要不……五颗明珠?”

    应飞扬从袋中掏出一剑过往搜刮来的法器,道:“这个大概能值三颗明珠……”

    “成交!”海马脑袋一把将法器抢来,好像乐得都能喷出泡泡,但口上却惋惜道:“小伙子你可捡到便宜了,也多亏我看你投缘,今后靠着这剑谱闯下名头是可记得感谢我!”

    “是是是!”应飞扬哭笑不得,剑谱虽不是什么高深货色,但也有可取之处,拿方才的法器交换,倒也不算亏,不过也能从此看出,这时候贩卖的,多半是些上不得台面的货,真正的好东西,都留着琅琊海市正式开始时再出售呢。

    这么想着,应飞扬将剑谱放入袋中,却听一声,“等等!”海马脑袋又不知从哪掏出好几本书,扇形一般展开,殷勤道:“小伙子,我这还有越女亲著,荆轲原著,专诸重著的剑谱,要不要再来上几本啊?”

    应飞扬看着那些粗制滥造的剑谱,心中怎服字了得,只得婉拒道:“……多谢了,在下囊中羞涩,还要留些财物,等海市正是举行呢,就不买了吧……”

    “嗨,还等着海市呢,告诉你吧,这琅琊海市多半开不了了!”海马脑袋压低声音,故作神秘道。

    应飞扬眉头一挑,疑问道:“哦,什么意思?”

    海马脑袋看了看四周,之后凑上前,一副谨慎的模样道:“告诉你吧,一贯云天陆天岚这个大盗知道不?他盯上琅琊海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