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二十六章 故人重逢
    置办了些清水和干粮,天女凌心也未拖延,便回到马车处与应飞扬会合。

    方靠近马车,便蹙起了眉头,但见马车旁边是一大滩呕吐物,酸臭之味让人难以忍受。

    “怎么吐到这了,真是……”天女凌心素来好洁,不由掩鼻将车牵走。

    “怎么了?”应飞扬本就睡得挺浅,一察觉动静就醒了过来,撩起帘子一看,又马上被酸臭味熏回去,随后气得骂咧道:“哪个杀材,大早上的,吐酒就吐到这来了!天女,你看到是谁干的没,我去教训他!”

    天女倒是知晓始末,这个时间吐在这的,除了方才那个落拓青年不作第二人之想,但她性情不爱与人争,摇摇头道:“算了,用不着置气。东西我已经置办好了,赶紧上路要紧。”

    可说要走,天女凌心犹豫了一下又顿住了足,咬了咬牙,双手术诀一掐,一股洁净之力涌出,将地上污秽冲入沟渠。地上变得洁净如初。

    “天众的净化之力,你还真舍得用……”看着天女凌心使出两大神通之一的净化之力却是用在这等地方,应飞扬颇感无语。

    “我看不惯脏兮兮一片嘛……”天女凌心眨了眨眼睛,很满意她的成果。

    应飞扬则余怒未消,又狠狠道:“你帮忙收拾,倒是便宜了那随处乱吐的人,我敢说,那种人肯定没朋友!”

    “好了好了,莫管他了,走吧……”天女凌心说罢驱车前行,向城外驶去。

    城中某处,方才那落拓青年正对着一条沟渠。

    “呕——”

    “阿嚏!”

    “呕——”

    “阿嚏!”

    “他娘的,怎么吐酒时喷嚏打个没完?今个儿真是亏大了!”

    --------------------------------------------

    蜀郡之外,离了官道,地形渐渐崎岖,两侧树木也显得繁密,天女凌心驾车而行,忽然一拉缰绳,声音清朗道:“此处已四下无人,阁下尾行一路有何目的,何不在此现身一见,说个明白?”

    但声音所到之处,只有树叶梭梭,并无半点回应。

    天女凌心见状摇了摇头,轻轻道了声“得罪!”

    便见天女素手一翻,“十丈轻尘”化作一道白练从她袖中脱出,之后迎风而长,直向身侧一棵翠绿成荫的树木而去。

    “咔!”伴随一声树枝断折声,原本空无一物的树梢上忽然跃出一道人影,足一点,变向后方跃去。

    但“十丈轻尘”宛如一条白蛇,在茂盛枝叶间蜿蜒穿梭,如影随行,紧追那条身影,已是比那身影更快一步。

    “缚!”天女凌心双手拈兰花指,交叉胸前,十丈轻尘交织成网,将那人影裹成了一个茧子,随后猛然拉下!

    “哎呦!”却闻一声娇呼,那人摔在地上,发出的却是女孩的声音。天女凌心面色微微一变,脱口而出道:“是你?”

    眼前被裹成一团摔在地上的是一娇俏少女,真是先前在酒馆斗酒的那位。

    天女凌心敌意稍收,撤去“十丈轻尘”,问道:“这位姑娘,你一路跟着我们,究竟意欲何为?”

    “哪个跟着你了……林子又不是你栽的,许你过不许我过么?”少女揉着被摔疼的屁股,大眼乌溜溜转,眼神飘忽的说着瞎话。

    “发生什么了?”应飞扬打着哈欠,后知后觉的从车厢中走出。

    “天命哥哥?真的是你!”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睛瞬间一亮,迸发出欣喜之色。

    “什么天命哥哥?我叫应飞扬!”瞌睡劲未退去的应飞扬条件发射般的答出久违的话语,忽然浑身一激灵,双目困意全消,睁大了看向少女,“你是谁?”

    “你不认得我了?”女孩如被击了一拳,后退两步,手捧心口,伤心欲绝道:“枉我对你念念不忘,没想到你竟然为了讨好漂亮姐姐,故意装作不认识我!明明说好了要一直照顾我的!”

    “哦?”天女凌心眉头一挑,玩味的轻呼一声,看向应飞扬的眼神已经变了。

    却见应飞扬忽然一颤,露出惊异之色,随后大步上前,一把扣住少女的小脑袋,狠狠道:“沐小眉,你个死丫头,少给我惹事!”

    说着,不由分说的按下她的脑袋,朝天女凌心拜了几下,道:“天女勿怪,这是我妹子沐小眉,跟你开玩笑呢。”

    “放手啦,男女授受不亲!天命哥你别占我便宜!”小丫头抗议道,但红扑扑的面上却是堆着笑,露出两个开心的酒窝。

    天底下会唤他天命哥的只有一人,眼前少女正是从小跟在他屁股后面的沐小眉,也不能怪应飞扬第一眼没认出她,都说女大十八变,上一次与她分离时还是在五年前,那时沐小眉不过年方十岁的女娃娃。

    之后只听闻她被万仙盟的燕啼春收去当徒弟,却一直没能再见。未想到今日再见,沐小眉身形已经如花骨朵一般绽放开来,俨然是一位大姑娘了。

    不过应飞扬长她四岁多,一直只将她当自家妹妹,此时一如当年,硬是按着她小脑袋向天女拜了拜。

    天女也摘下斗笠,淡雅道:“沐家妹妹你好,该是我道歉才对,方才多有得罪,不知你可有摔坏?”

    “放心,她五岁那年就从树上掉下摔坏了脑子,破罐子再摔还是破罐子,所以没差别……”应飞扬在旁插话道。

    “去死!”沐小眉作势欲踢,但看清天女面貌,不由双目放光,惊艳的轻呼一声,“姐姐就是天女,哇,果然如传闻一般,生得好漂亮!”

    天女虽不以容貌自矜,但听到沐小眉烂漫之语,仍是展颜一笑,“小眉妹妹才是娇俏可人。”

    “好了好了,为免你们夸来夸去没完没了,那就交个我问吧。”应飞扬一把把沐小眉扯来,逼问道:“说吧,你个惹事精跟着我们,是想要干什么?”

    ps:昨天在单位写好没保存……有懒得重新码,先发一章,晚点还有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