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十九章 二十加冠 3
    一人一剑,应飞扬横挑正道诸派,气魄夺人。天『』籁小说静默片刻后,下面便如炸开锅般,一时群声鼎沸。

    策天机也不由啧声道:“诸派不乏高手,这小子仇者又多,一人接一招,能留命撑到最后就该偷笑了,他还立剑为界,退到剑后同样是死……这小子真有此自信?”

    慕紫轩摇了摇头道:“他不是有自信,而是逼自己做到,做不到,就去死,就是这样每次都把自己逼上险境,不得不背水一战,他才能有一日千里的进境。还有就是……”慕紫轩凝视着傲然倒插场中的‘不堪提’,叹了口气:“他的加冠之日,师尊佩剑之前,他,是想向师尊证明一些事……”

    而此时,下面也商议出了个结果,此情此景下,应飞扬的挑战可说不得不应,否则传出去诸派便被看轻了。

    第一个排众而出的是百剑门门主萧百剑,但见他背上如孔雀开屏般插了十把剑,上前抱拳道:“在下百剑门萧百剑,门下有两名弟子在你剑下各断一手,虽侥幸留得一命,对剑者来说,失了持剑之手,便与死无异。”

    应飞扬点头道:“说得没错,便算两条性命好了,萧门主,请!”

    “那留神接招!”萧百剑也不多言,剑诀一引,背后十把长剑同时出鞘,随后一剑化十,十剑成百,竟成百剑浮空之相。

    萧百剑心中明了,虽然同样是只出一招,但他与应飞扬不同,应飞扬还需留力对付其他人,他却可以集全部功力于一招,所以一出手就是最强剑式。

    “百剑齐飞?百剑门主果然名副其实!”应飞扬双目一亮,不由赞叹,百剑门门派能有此名,便是来源于这一人御百剑的绝学,但能修成这却是寥寥无几,萧百剑这一手足见不凡。

    但赞叹同时,应飞扬剑擎向天,剑上气芒暴涨,形成一把巨大气剑!

    “去!”萧百剑一声令,百剑齐飞,如蝗如雨。

    “斩!”应飞扬一挥臂,巨剑斩下,锐气逼人。

    一剑斗百剑,只闻锵然爆鸣,巨剑势如破竹,将百剑剑流生生截断,轰散,而萧百剑脚下不稳,已是踉跄退了半步。

    “这……怎可能!”看到结果,在场一时连连惊呼。

    而慕紫轩则不动声色的一笑,轻声自语道:“你们,想的太轻易了,比起怎么在一招内逼他出界,收他性命,不如先想想,怎么在他一剑之下保住颜面吧……”

    一招之内便已落下风,萧百剑也不由一怔,却见应飞扬剑一挑,一坛酒已朝他飞来,“萧门主,请!”

    萧百剑愣了一楞,随即揭开泥封,举坛痛饮,之后掷酒于地,道:“百剑门的仇怨,与阁下一笔勾销,今后两不相干!”说罢,转身回入人群中。

    却忽得肩头一耸,一脸痛苦的捂住嘴。周遭人见状,只当他因方才交手受伤呕血,忙掺住他问:“萧门主,你没事吧……”

    萧百剑眉头紧皱,挥了挥并无血迹的手,艰难道:“这什么破酒……真他娘的难饮!”

    萧百剑与应飞扬仇怨最浅,所以众人让他打头阵试探,而对应飞扬的实力震惊过后,众人很快找到解释,“是了,这应飞扬不知留力,才能一招能便小胜萧百剑,但这样出招,他支撑不了多久。再来几人耗他体力,然后我再出手,倒是将他击败,面上光彩不说,还无形中高过其他人一头!”

    星纪剑嗡嗡低鸣,好似能听得懂众人的心思,似是不屑,也似是不耐。

    而相比众人,应飞扬此时的心思单纯得多,“百剑门的御剑术理念颇有意思,虽化百剑,却是以十号百,这样既能减少心神耗费,又能增加威力,不知这理念用在我的御剑术上,是否能有奇效?”

    但或许他很快就能知道了,因为……

    “贫僧金刚门龙象上人,领教应施主高招!”

    应飞扬安抚似得轻拍星纪剑,会心一笑,“好兄弟,给咱们试招的来了……”

    ----------------

    太阳缓缓的向中天移动,春光正盛的天气,众人却已心头寒……

    空空的酒坛散落一地,板车上本来摆了两层的酒如今已将尽,百余人已6续出手,刀剑,掌功,术式,法器,各种招式层出不穷,但应飞扬一人一剑,却是破尽万法。

    他在身后三步立了一把剑,但实质上,他只一次险些退出界外,还是一个与应飞扬有大仇之人采用两伤的法术,做出决杀的一招,才换取应飞扬退了两步半。

    而其他人,莫说将应飞扬逼退,能接下他一剑后不落败相的就已是难得,最后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饮下苦酒……

    每次动手前,他们都觉得应飞扬已经力尽,这次定能得手,但次次都是希望落空,更要命的是,应飞扬非但没有衰弱,而且每一剑都是蜕变,每一剑都比上一剑更强。

    他们甚至觉得自己就是养分,滋养着眼前的怪物,以着肉眼可见的度迅成长!

    “砰!”一僧者的法钵被一剑击了个翻飞,又一人在应飞扬剑下饮败,应飞扬面上带着喜色,笑容显得天真而纯净,他在昆仑生死一遭回来之后,心中便一直有所明悟,而这次挑上诸派,便是将自己领悟的剑理用于实战之上,把诸派当做磨剑石,来打磨自身的锋芒。此时不是欢喜于击败眼前对手,而是喜于自己的提升。

    但欢喜过后,却现许久未有人再来挑战,便收敛笑容,扬声道:“诸位若再无人上前赐教,那我便当做旧仇尽消了!”

    “且慢!我来称量下你的能耐!”人群中,一长脸黑髯,衣着华贵的中年人排众而出。

    慕紫轩见状,眉头微微一挑,眼前这人是锐金锋楼的楼主金钩铄,新加入盟中不久,但一身功力却是不俗,放眼整个正天盟也都是数得着的。但是……

    “金楼主,据我所知,你与应飞扬并无怨仇吧?”慕紫轩眼睛一眯,居高临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