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十六章 七首怪蛇
    被这么一打岔,应飞扬的练剑的兴致已消,心中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顶点小说更新最快虽没有什么根据,可应飞扬想了想,不自禁的便往慕紫轩客房的方向而去。

    如今慕紫轩是正天盟的盟主,正道中声名煊赫的栋梁人物。但对慕紫轩有一定了解的应飞扬,却知晓他这师兄未必像外人眼中那么光鲜……

    慕紫轩崛起的太快,短短数年间声名鹊起,而挡在他路上的,无论是卫无双还是清岳,都一个接一个的自行倒下,一路顺风顺水,如有神助。顺得让应飞扬都起了疑,可却也抓不住任何马脚。

    这次也一样,范无疆深夜外出,应飞扬随便都能替他想到许多合理解释,而范无疆所来的方向,也并不是只有慕紫轩的客房。但应飞扬已产生了一种捕风捉影的心态,一旦有什么不对劲的事,就先往师兄身上联想。

    但见应飞扬身形飘忽,如做贼一般,轻手轻脚的接近慕紫轩的住所。

    慕紫轩如今身份非同一般,万象天宫自不会怠慢,给他安置的客房也是一等一的雅致。

    院中有山有竹,掩映成趣,月色之下别添清辉。屋后,水榭亭台袅然立于一池春水上,勾起的檐角好像要留住中天之月。

    此时屋门紧闭,内中并无火光,看不出什么异常。

    应飞扬便又从后面绕来,足点清波,跃至水榭亭台之上,从这角度看去,窗户轻开一缝,透过缝隙,床上隐约可见一道酣睡人影,传来轻微鼾声……

    应飞扬一无所获,轻飘飘的从亭子中落下,心中暗忖,“看着并无什么异常,是我来晚了,还是我多心了……”

    就在此时,应飞扬忽然背脊一凉……

    亭台之下,水面平滑如镜,映出了他,映出了中天之月,也映出了他背后,悄无声息浮出水面的怪影……

    瞬间,由动转静!

    应飞扬猛然回身,星纪剑化现而出,与此同时,背后劲风涌动,怪影从水面腾跃而起,如攻城车一般狠狠向他冲来。

    “锵!”得一声交击,应飞扬横剑胸前,挡下冲撞的一击,但却觉一股汹涌巨力传来,虎口震得发麻,脚下止不住退势,被生生从亭中击飞,落入水中!

    而落水刹那,借着月光,他看清了那条怪影的形貌。那怪影像极了扁颈蛇(眼镜蛇),身形却放大了数十倍,身躯足有碗口粗细,每片青黑色的鳞甲都在月光下折射出幽冷光芒,更奇的是,它脖颈之上,竟如树开叉分枝一般,足足生了七个狰狞可怖的脑袋!

    “这是什么怪物!!”

    带着这个念头,应飞扬已坠入水中,随后又闻“噗通”一声,水波四溅,那七头怪蛇亦紧追入水。

    怪蛇一入水中,动作就变得灵敏无比,尾巴甩了几甩便追上应飞扬,随后七只脑袋同时张开嘴,露着森森獠牙,向应飞扬撕咬而来!

    应飞扬虽想浮出水面,但此时被逼迫的毫无余暇,只得憋一口气,手中星纪剑一转,施展凌霄剑宗的弱水三千剑。

    应飞扬身如游鱼,长剑则化为流水,无形无相,飘忽不定,搅动一池春水。弱水三千剑以水形入剑,道道水流如剑气一般,射向七首怪蛇。

    怪蛇头部连受剑击,但抖了抖被击中的脑袋,便又张口攻来,攻击虽无章法,但动作迅捷,角度刁钻,更兼势大力沉,应飞扬纵然剑法卓绝,在水下也难与这怪蛇争锋。弱水三千剑只能勉力守住周身。。

    “这池塘,怎还未见底!”

    应飞扬落于下风,被逼得不断下沉,本想踩到塘底,便能稳住下盘,重组攻势。哪想池塘远比他想得深,竟不是一潭死水,而是与青城山水脉相通的活水。

    就在心中焦急之际,忽然,肩膀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剧痛!疼得应飞扬险些把憋得那口气嚎出。

    水底越来越深,已是月光找不到的地方,应飞扬的双目渐渐难派上用场,多半靠用身体感应水流变动来判断七首怪蛇的攻击。

    但七首怪蛇也非只懂莽攻,竟然分出一首,在不扰动水流的情况下慢慢逼近,从料不到的角度突施袭击,应飞扬无从防备,已然中招!

    但应飞扬性情坚韧,硬生生将疼痛压下,手中长剑一震,迸射万千佛光,如一**日落入池塘一般,散发璀璨耀目光芒,正是达摩神剑初式佛光初现。

    佛光化作璀璨剑气,迸射四方,从怪蛇鳞甲缝隙中刺入,而怪蛇好像十分畏惧佛光剑气一般,一边甩着七个脑袋,摇头晃脑躲避佛光剑气,一边发出“嘶嘶”的哀鸣声。咬在应飞扬肩头的蛇口也松开。

    应飞扬趁机足一蹬水,退出怪蛇攻击范围,随后却又觉脚下一稳,足下已踩到了池塘底!

    脚一踏稳,应飞扬心中也有了着落一般,恰此时,七首怪蛇又张着巨口再度攻来。

    便见池塘之下,应飞扬双足扎地,沉腰拔背,身上骨骼“噼噼啪啪”在水中闷响,整个人如一张开满了的劲弓。

    而双手则是持剑如擎香,剑上气芒暴涨,一道纯正、恢弘、祥和中,又带有“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种佛门霸气的剑刃赫然成形。

    七首怪蛇迅速接近,应飞扬却如参禅一般。稳然不动。八尺,七尺,六尺……

    就在怪蛇咬来一瞬!

    “砰!”水面下好似引爆了一击闷雷。

    应飞扬双足蹬地,人剑如一,带着一圈圈迅速扩散的涟漪箭射而出。

    道门“气贯龙虎”的发力方式,和佛门“天佛降世”的行气手段。佛门道门两大强招,一者主外,一者主内,被应飞扬不可思议的融合在了一起,随着一声惊爆悍然出世。

    借着还未散尽的佛光,应飞扬锐眼锁定目标,剑刃所指,正是七只蛇首交汇的七寸之位。

    天佛降世之招本是借着引力自天而降的招式,应飞扬用气贯龙虎的发力方式代替引力,使得这招变成了从地直冲向天,以着磅礴无匹之势直刺,怪蛇身上坚硬的鳞甲此时形同虚设,被轻而易举的贯穿身躯!

    剑刃透体,怪蛇嘶声一嚎,十四只眼睛同时疼得赤红,又探出两个脑袋,咬住了应飞扬的脖颈和肩头。

    而应飞扬鼓足最后一口气,去势不见丝毫停歇,如角力一般顶着巨蛇不断向上冲去!

    “轰!”水面爆开,一条水柱炸起,应飞扬在气用尽的同时冲出水面。却觉得剑刃一空。

    炸开的水滴又如雨飘下,而应飞扬换了口气后,却惊见意外一幕被他顶在剑上带出水面的巨蛇不见了……

    应飞扬翩身落在一浮萍之上,皎洁月光之下,池塘涟漪收拢,渐渐恢复平静,却不见七首巨蛇踪影……

    应飞扬环顾四周之际,却闻一声:“我说,半夜三更的,你来我这闹腾什么?”

    转眼便见慕紫轩披着衣服趿拉着鞋在池塘边,一副困得睁不开眼,却又被吵得睡不住的瞌睡模样。

    “慕紫轩,你搞什么鬼,那条蛇是不是你的!”应飞扬却反喝问道。

    “什么蛇,什么我的?莫名其妙啊你?”慕紫轩一脸不解道。

    “装什么蒜,就刚才巨蛇,七个脑袋,这么长的,你没看到么?”

    慕紫轩嗤笑一声,道:“什么七个脑袋的蛇,你梦游的吧,我听到动静,吵得睡不着,便出来查探一番,结果水面炸开,只见你蹦出来,哪有什么七首巨蛇?”

    “嗯?”应飞扬心头一疑,侧首看向方才被咬的伤口,锥心的疼痛还在,但身上哪有牙印伤口?

    “是幻术?”应飞扬一时只能想到这个解释,可又隐隐觉得并不是幻术这么简单。便纵身上岸,一边擦着慕紫轩身子而过,一边思索……

    “你还没回答我,半夜三更,跑我这闹腾什么?”错身瞬间,却听慕紫轩问道。

    “梦游!”应飞扬没好气的吐出两字,继续前行。

    慕紫轩无奈一叹,在他走到院门口时,忽又叫住他,不回头道:“明日,我便要回司天台了,你与我一同吧,这两年被人追在屁股后面逼杀,不好受吧,趁你立下了大功,我替你解决。”

    应飞扬静默一阵,沉声坚定道:“司天台我会去,但逼杀,我自己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