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十四章 玄机初现
    圣佛尊神识归位往生塔,闭合的双眼一睁,霎时佛光灿然,光耀诸界。

    而与此同时,座下地板龟裂开来,倏然破碎,一把煞气十足的凶刃携带肃杀寂灭之气从佛塔下层中窜出,直飞上天!

    暗红渴血的刀刃,八条狂舞的罪链,正是被封印镇守的杀佛之刀——杀诫!

    眼看杀佛之刀将要冲破塔顶,忽然一道巨手张开,以弥天盖地之势将急冲上天的“杀诫”刀拦下。

    “回去!”圣佛尊一声喝,好似佛旨降临,手掌如须弥山倾,以不可抵挡的万钧之势直压而下。

    浩瀚佛威之下,刀上煞气都好似被佛光压服,任罪链徒劳狂舞,却是被圣佛尊之掌压得层层下落,硬生生压回往生塔塔底。

    世间清浊同体,圣邪总是相伴而生,便如至清至圣的昆仑山中,有着直通地狱的九幽深渊。在佛门圣地的佛心禅院,往生塔下亦有一处邪秽至极的禁地沉沦心狱。

    如今,原本封印被破坏,塔底地层破裂,只留一个漆黑的气旋漩涡,危险的恍若恶魔巨口,却又散发着引人沉沦的吸引力,呼唤着靠近的人坠入无底旋涡,在无尽的沉沦中享受堕落的快感!

    但随着自天而降的一掌,“啪!”得一声,杀佛之刀被按回沉沦心狱之中,随后巨掌好像化作了五指山,引动周遭土元之力,化成了平整的地面,将佛塔下的旋涡再度堵住。

    而随后佛光大炽,地面上浮现庄严神秘的佛门曼陀罗阵图,恍若诸天万界镇压而来,原本躁动摇晃的往生塔也回复平静。

    但圣佛尊面色是凝重中带着悲悯,看向佛塔地层八方之位,八方之位本是刻着佛门八部护法的雕像。

    高尚純洁的天众,庄严尊贵的龙众,敏捷矫健的夜叉,勇猛善战的阿修罗,振翅欲飞的金翅大鹏迦楼罗,飘带飞扬的舞神乾闼婆,演奏乐器的乐神紧那罗,还有盘身低伏,如聆听佛法的大蟒神摩呼罗迦。

    可如今雕像尽毁,化作碎石散落一地,而且灵气尽失,石头都变得毫无色泽……

    “晚了一步,佛门八部护法尽毁,“它”也脱出了……末法之世,终要到来了么?”圣佛尊双掌合十,长长一叹,好似悲悯万千苍生。

    随后袈裟无风自动,双目一睁,眼神是坚定无悔的渡世大悲,

    “天,你要这世间沉沦,佛爷,不允!”

    ---------------------------------------------------------------------------------------------

    通天道中,华章儒府,儒门授书经,教六艺,传修学之所。当世为数不多的,也是最大的儒修派门。

    学府之内,弟子众多,学风淳淳。楼宇林立,蔚然成片,学堂竞场,马厩射道,一应俱全,

    此时后山一亭,烟笼雾罩,淡淡的水汽,在日光映射下,熠熠生辉,山间青松翠柏,苍劲中透出丝丝清逸,如德馨君子,傲然而立。而不远处还隐约有乐声传来,如高山流水,悠扬渺远,沁人心脾。

    而亭中,却有一老一少对弈,老者看一脸褶皱如橘皮的皱纹,头发稀疏,面貌年逾古稀,但真实年龄远比相貌大得多,后背微驼,体格显得尤其宽大。此时双目彷如暗夜星光,透着晶莹光芒盯视棋盘。

    当世“医蛊铸工卜”五大玄奇,老者便是以卜术闻名于世的知世先生。

    知世先生乃灵龟化妖,但在有教无类的儒门却是地位尊崇,不止因为他学识渊博,通古博今,更因他存在的历史几乎与华章儒府一般长久。

    玄龟本就长寿,而他也是除却“南疆神木”支离耶之外,当世最高龄的生物,连北龙天在他面前,也只是妖族后辈。若非他潜心于知天之术,不涉杀伐争斗之法,天下间恐怕早就多了个纵横捭阖的妖王。

    但有失必有得,正因为他不沉溺于力量,使得知世先生成为世间离天机最近的生物。此时他看似在下棋,其实却是以棋占卜。

    棋子如天圆,棋盘如地方,色分黑白阴阳,局成纵横经纬。本就暗合天道,卦术高深者可以以棋为占,洞彻天机。

    落子至中途,知世先生忽生异感,心血来潮,手一抖,一枚黑子落入棋盘之中,霎时成混沌之局。

    知世先生登时眉头紧锁,紧盯棋盘,好似借此棋盘窥探天机,忽然浑身一颤,喃喃道:“该来的挡不住,圣佛尊,你再怎么相阻,天书终究要现世了……不过,天书之气竟一分为八,待有机缘者得之,冥冥之中还有一线生机,时局混沌,清浊难分,这天机,当真莫测啊……”

    知世先生摇摇头,长叹一声,却闻“啪!”得一声脆响,与他对弈的年轻人已落定一枚白子。

    棋局形势陡变,白子如剑出鞘,峥嵘毕现,一子落地,黑子便被截成数段,溃不成军,原本难解难分的莫测棋局,此时胜负已然明了。

    “先生输了,这是您第一百四十八连败。”而对弈的年轻人轻轻一语,起身离席,一袭黑衣在雾气中飞舞。

    知世先生气结道:“沈小子,你!老夫让你赔我棋占,你怎么又跟老夫认真计较了。”

    “去路三七,小飞挂角,我若不是为了陪您棋占,早在第四十八手,便已赢了。”黑衣青年停步顿足,清冷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自信道:“任天机如何莫测,我的棋局,胜负,只操纵在我手中。”

    知世先生回想了下棋局,倒推至第四十八手,不由面露尴尬,“嘿嘿,算你沈小子厉害,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你肯定料不到!”

    话音方落,便见一道玄玄渺渺的飞光由远而近,如流星一般落在亭子不远的山林中。

    “噌!”原本轻轻回荡在山中的悠扬乐声,此时突然弹出裂帛般的强音,如银瓶乍破,惊弦响动中,暗藏一股摄人心魄的魅力。

    而知世先生摸着光秃秃的脑袋道:“天书机缘一分为八,你那学长已先得其一,配得上紧那罗之音的,当世果然非他许惊弦莫属。”

    -------------------------------------------------------------------------------------------------

    左飞樱立身峰上,一双美眸关切的极目远眺,足下则是不安来回徘徊,巡视任何意中人可能出现的方向。

    应飞扬带着无奈口吻道:“我说左姑娘,晃了三天了,晃得我头都晕了,你就歇会吧……”

    “都三天了,师兄他怎么还没回来,不会遇上危险了吧……”左飞樱对应飞扬的话语充耳不闻,眉头紧锁担忧道。

    “他是去昆仑,又不是山脚下转一圈,当然不是说回就回的,你要担心到什么时候!”

    左飞樱百忙之中赏了他一记白眼,恼道:“去的又不是你师兄,你当然不担心了!”

    “我师兄还真一同去了,而且我就一点也不担心他啊!”应飞扬心中嘟囔了一句,但随后眼睛一亮,指着天际云端道:“快看,他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