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十三章 饿鬼道主
    ps:公司接项目,连喝两天酒,前天都不知怎么回来的,所以也没请假,昨天也差不多,只在群里吆喝一声就睡了……恕罪恕罪。

    ----------------------------------

    昆仑山,净天祭坛。

    一尘不染的祭坛之上,繁杂的花纹组合成神秘,玄奥术式,爬满祭坛光洁的石壁,此时,花纹上还残存着未褪尽的淡淡荧光,宣告着方才那阵地动山摇与净天祭坛息息相关。

    与纪凤鸣交手之后,帝凌天折返而回,身影落在净天祭坛之上,对立身祭坛正中的晏世元道:“方才感觉如何?”

    晏世元低首道:“一切皆如主上所料,昆仑山是天下灵脉枢纽之力,灵气充裕程度不输忉利天,方才的试验,证明灵气足够净天祭坛使用……只是,未料到昆仑中,还有一尊九鼎镇住地气,主上欲成大计,恐怕还需想办法应对九鼎……属下请令,将昆仑山翻个底朝天,找到禹王鼎现在的位置,顺便看看昆仑上下,是否还有万象天宫残留的阵法。”

    “彻查可以,但以查探阵法为先,吾可不希望纪凤鸣再来一遭,至于九鼎之事可慢慢来,如今净世之花也尚未到手,不急在这一时。”帝凌天叹了一声,沉声道:“可惜,前些时日,那对男女几乎已将净世之花送到吾面前,却又横生枝节,眼睁睁看他们从吾手中溜走!”

    晏世元道:“他们一时侥幸而已,主上若认真对待,区区两个后辈,早晚落入主上手中。”

    “侥幸吗?”帝凌天轻笑一声,却不再言语。

    而晏世元也一时语塞,过往他也未将那二位放在眼中,可如今,连修为略胜他一筹的万兽春也败在那两位刀剑联手之下,好不容易才捡回条性命,“侥幸”二字,从他口中说出,便显得差了几分说服力。

    静默一阵,帝凌天又道:“世元,吾大费周章的修建净天祭坛,欲行何事,从未对任何人说起,你也从未向我问过,在你心中,当真无半分好奇?”

    晏世元摇了摇头,面带崇拜虔诚之色,斩钉截铁道:“属下能有今日成就,皆是主上赐予,主上欲行之路,不论因由,皆是世元追随的方向!”

    “哈,你这回答,怕是会让有些妖失望了……”帝凌天轻轻一笑,随后看向空无一人的下方:“既然来了,便现身吧!”

    晏世元错愕之际,便见一道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的祭坛阶梯上,正一步一步涉阶而上。

    见到来者,晏世元双目圆睁,怒喝道:“隐虚为,你竟擅闯净天祭坛!”

    便见被他换做隐虚为的来者面容平平无奇,可谓毫无特色,让人见过一眼后就再难回想起来,一身气息更是古井无波,难以测度。若非已知晓他是北龙天派来的,晏世元连他究竟是人是妖都不敢断定。

    北龙天麾下精锐妖狼骑先行探路,其后,按约定还有两千妖军分批入昆仑,而这隐虚为便是在豹额身死之后,作为首领替潜入昆仑的妖军压阵之妖,前两日,才刚随一批妖军一同到来,只是他的来历,身份,修为都是一片神秘,连“隐虚为”的名号都是明显的假名,让晏世元对他一直心有戒备。

    “很快便是同道了,怎能说擅闯……”隐虚为面无表情的走上祭坛。

    帝凌天道:“哦?那不知阁下来此,可有何要事?”

    隐虚为停下脚步,直视帝凌天道:“只是替北龙天向道主传个口信,陛下原与道主约定支援两千妖军,如今还有八百妖众尚未抵达,但那八百妖众,不会来了!”

    晏世元眉头一挑,连忙喝道:“这与约定的不一样,北龙天身为妖帝,莫非也出尔反尔不成?”

    隐虚为冷哼一声,道“也不知拜谁所赐?两个小辈便将六道恶灭搅得天翻地覆,致使我族精锐狼骑折损过半,而你们,竟还能放任他们逃离,使得消息走漏!如今,圣佛尊已找上了北龙天,剩下八百妖军,已没机会再来了!”随后又远眺了山门方向,面上冷笑之意更甚,“想不到没过多久,竟有旧事重演,竟让纪凤鸣孤身一人杀上山门,又扬长而去,呵,我总觉得北龙天将注压在你们身上,是押错了注!”

    晏世元气得脸涨红,却是一时无法反驳,应飞扬挑起血妖和畜生道的一场乱战,待战事平息之后,已有过半血妖丧命昆仑。隐虚为率第二批妖军到来时,见到妖狼骑的那番惨相差点气得当场翻脸,后虽为了大局忍了下来,还帮忙安抚剩余的妖狼骑,但言语之上,却是处处夹枪带棍。此事六道恶灭理亏在前,也只能将嘲讽尽数收下。

    帝凌天对嘲讽却如若未闻,坦然道:“此事确实是吾之疏失,怨不得北龙天,阁下回转妖世时,还请向我替北龙天转达歉意。”

    “没机会了,我不回妖世!”隐虚为摇头道:“吾王素来一言九鼎,既然有约定,岂会让六道失望?奉吾王旨令,隐虚为留身在此,相助六道,所欠的那八百妖军,由我代替!”

    “你一个,代替八百妖军?笑话!”晏世元先是一惊,随后轻蔑嗤笑道。

    虚隐为挺身而立,神态自若道:“有何不可?还有,饿鬼道不是尚欠一名道主么,那我,便当仁不让了!”

    饿鬼道道主,那已是与晏世元并驾齐驱了,晏世元见他越说越过分,不由怒道:“可不收无用之辈,你够格么?”

    “哈哈!”隐虚为笑了量身,眼神瞥向一片狼藉的山门方向,嘲道:“此情此景之下,说出此言,真是分外讽刺!”

    话语分明是指六道恶灭让纪凤鸣任意来去,才皆是无能之辈。

    “放肆!”晏世元大怒,再也忍不住,正欲出手之际,却见帝凌天已抢先动作。

    帝凌天手一扬,三道掌劲如钱塘浪潮,一浪强过一浪,朝着隐虚为连环而去,掌上衰颓死寂之气,令人凛然生寒。

    隐虚为却无惧无畏,双足扎在净天祭坛之上,单掌谈前相迎,一出手,便是毫无花巧根基之斗。

    “啪!啪!啪!”便闻三声雷霆般的震撼气爆,整个净天祭坛都在震颤不已,似是畏惧这雄沉掌力。

    而震撼之后,却见隐虚为已被击退十余步,此时正立身祭坛边缘,只差一步,便要被击下祭坛。

    但差了这一步,就代表他有立身在此的资格,能安然接下帝凌天三掌的,放眼天下也是寥寥。

    看着虽退不乱,稳立不摇的隐虚为,帝凌天也大感意外,口中称奇道:“早料到北龙天应有暗藏势力,但……不下妖世三尊的修为,竟被他拿来做暗子,当真让我意外了,你的来历,绝对非凡!”

    晏世元听帝凌天此言,更是惊异非常,早觉得隐虚为修为深不可测,但未料帝凌天对他的评价竟是不下妖世三尊,而能有三尊修为的,都应是赫赫有名的大妖才对,可他翻遍脑海记忆,也找不到一个与隐虚为对得上的……

    面对帝凌天探问,隐虚为吐出一口浊气,道:“我的来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如今的身份,如今的我,只是六道恶灭的……”隐虚为说至此处,话语一顿。

    帝凌天心领神会,也不再追问,而是顺势接下,“只是六道恶灭的饿鬼道道主!”

    “哈哈,那属下隐虚为,拜见天道主!”隐虚为轻轻一笑,恭身朝帝凌天一拜,俨然忠诚的下属模样。

    --------------------------------------------

    而时间稍稍前拨,就在昆仑山震动的同时。

    与北龙天会晤之后,正折返佛心禅院的大和尚,行至半途,忽然神色一动,“不好!沉沦心狱地气有变!”

    便见大和尚当机立断,神识舍弃了释初心的肉身,化作一道飞光,一瞬千里,消失无迹。

    “阿弥陀佛!”神识离体,回归原貌的释初心面色凝重,朝着佛心禅院方向念了声佛号……

    佛心禅院,往生塔中,舍弃肉身后,神识一瞬间回归原身。

    佛塔中,一个身披锦斓袈裟,手持舍利佛珠的佛者猛然张开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