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十二章 有凤来仪 3
    “混沌五行,封!”纪凤鸣言出法随,五行之气融合成混沌囚笼,将帝凌天困锁其中。而混沌囚笼还在不断收紧,压缩,好似要包裹着帝凌天重回混沌未分的虚无……

    “好个五行灵封,但,可惜了!”却在此时,混沌囚笼中传来渺远一声。

    声出同时,忽然,整个昆仑山震荡不已,山体不安的摇动,积雪崩落,化作白色的洪流倾泻而下!

    纪凤鸣感觉更是明显,他足下的阵法凭依天地灵脉而设,此时只觉地底灵脉被一只无形大手拽住,以一种无可抵御的宏力将周遭灵脉拉扯聚拢到一处!

    “怎会如此?”纪凤鸣心头一惊,眼神往灵脉聚拢方向一扫,重檐叠阙遮挡下,隐约可从缝隙中看到一建筑发出纯净缥缈的清辉,“那方向,是应飞扬所说的净天祭坛?”

    震惊未止,却又生异象,但见万象天宫上空,竟凭空出现了一个巨鼎的虚像,覆压万象天宫重重殿阙!

    巨鼎造型古朴苍凉,三足二耳,铜鼎上刻着日月江河,山川湖泊的繁饰花纹。一股恢宏浩瀚,苍桑古朴的气息从鼎上透出。

    虽只是一个虚像,但却似有万钧之沉,当空一立,鼎镇山河!

    地脉异动只是一瞬,就好像被巨鼎硬生生压住了,来的莫名,去的同样莫名。

    但高手对决,一瞬之机便是变数!

    地脉异动,纪凤鸣依循地脉而立的阵法一时失效,此时混沌囚笼如蛋壳破开,帝凌天一掌击破混沌,白色身影脱逸而出,掌中携裹一股万物凋亡的衰颓之气直击纪凤鸣,正是天道绝学天人五衰功!

    近在咫尺的攻击,猝不及防的变数,纪凤鸣身形急退,欲拉开距离,同时指扇翻飞,冰墙,火幕,土障,金壁……重重屏障次第出现,欲当来敌。

    但帝凌天如跗骨之蛆,紧追不舍,双掌批亢捣虚,招招精妙至极,在重重屏障还未成形前击在了脆弱最脆弱的一点,屏障竟无法阻他片刻,终于——

    “受死来!”帝凌天雄沉一掌狠狠击在了纪凤鸣身上,掌声五衰恶气汹涌而出,“咔吧”几声脆响,纪凤鸣胸膛凹陷,整个人被击得倒飞出去!

    “嗯?不对!”帝凌天一招得手,语调中却殊无欢喜之意,却见倒飞的纪凤鸣竟然一前一后的一分为二,好像是被从躯体中震出一人般。

    前面一个纪凤鸣中了天人五衰之气,身形瞬间变得乌黑肿胀,皮肉鼓起如涨满气的球,而后面一个纪凤鸣一抬手,一道劲力呼啸而出,正中前一个纪凤鸣!“还你!”

    那个肿胀如球的纪凤鸣被劲力击得变了个向,返飞回围观的六道道众上空,随后轰然爆碎开来!污黑浓臭的血液漫天飞洒,如雨倾下!

    “糟糕!快闪!”

    “救命啊!”

    '走开,别挡路!”众道众见状,已是乱成一团,纷纷壁闪!

    “莫要慌乱!”帝凌天大喊一声,闪身飞回阵中,气一提,一道无形屏障在道众头顶如伞般张开,血千秋、血万戮等人也同时赞功,一挡倾泻而下的漫天血雨。

    但血雨溅射四面八方,六道恶灭道众又因惊慌失措逃得分散,帝凌天也难以周护所有人,一些道众身上已溅到血液,五衰之气可不分敌我,瞬间侵袭体内,伴随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嚎。又有二十几个人形“气球”膨胀而起!

    “快用火!”血千秋见状喊道,带头施展修罗火劲,其他人反应过来,亦齐齐出手,与天人五衰功打交道打得久了,六道恶灭应对这种情况倒是颇有经验,全不顾忌半分同修情谊,火劲重重喷涌而来,汇成焚金融铁的高热炎流,那几个“人形气球”瞬间被烈火焚烧全身,伴随着刺耳惨嚎,化作焦碳,飞灰!

    但正在六道恶灭被天人五衰之气逼得手忙脚乱之际,纪凤鸣已凌空一转,化作火凤振翼离去!

    “想走!”帝凌天不容他这般来去自如,冷然一声,便纵身急追而去!

    却在此时,帝凌天突然心中一凛,天际云开浪涌,云外,一道浩瀚掌气磅礴而至,恍若流星天降,为纪凤鸣断后而来。

    招未至,呼啸之劲已卷动风云,给人一种弥天盖地的错觉,帝凌天知晓来招非凡,亦饱提天人五衰之气,衰颓万物的掌力相迎而上,便闻轰然一声巨响,两股宏大气流交击,帝凌天为掌力所阻,身形一滞,从天而落,再抬头,纪凤鸣早已不见身影,而方才发掌暗助之人,更是自始至终没有露面。

    “呵,想隐藏身份,真以为你藏得住吗?”帝凌天伫立血染的长阶阴沉道,随后一挥袖,回转万象天宫,再不追击。

    而六道道众看着早无人影的空荡荡天空,面面相觑,却忍不住生出一种劫后余生之感……“那个煞星,终于走了……“

    是日,纪凤鸣上昆仑,独挑六道,杀敌一百三十一,伤敌无算,血祭英灵后,全身而退。

    -------------------------------------------------------------------------------

    远离昆仑山的某处林中,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自天而落,人中龙凤降临,幽密丛林顿时增色。

    “为何一路直飞到昆仑,你就不知道歇会养精蓄锐啊!”慕紫轩甫一落地,就忍不住喘大气埋怨,他晚了纪凤鸣片刻出发,也就在后面追了一路,纪凤鸣竟是从始至终都不带停下的,一路直从蜀中飞到了昆仑,而他赶到时纪凤鸣已经打完收工了,只来得及发了一掌为他断后。

    纪凤鸣更是直接椅坐在树下,面色苍白,神情疲惫,独挑六道岂是易事,论真气的损耗他比慕紫轩严重百倍,此时听慕紫轩埋怨,呼出口浊气道:“憋太久了,忍不住……”

    这理由倒另慕紫轩一时语塞,眼前旧友为了让师傅安心,让同门放心,总是摆出一副成熟稳重,淡然无争的大师兄模样,俨然就像是第二个卫无双,但慕紫轩却知晓,初识之时,那个一怒之下,不顾凶险,为素不相识之人追杀十二星相千里的少年,才是真正的纪凤鸣。此时只得撇撇嘴问道:“你没憋住,倒把我吓了一跳,看着帝凌天打你那一掌,我还以为来慢一步,只能为你收尸了呢!话说回来,那招是什么名堂?”

    纪凤鸣平淡道:“哦,那个啊,那是分身化影之术,我从昆仑山万年冰层下得了一只百变虫,将它炼制成我的假身,便可一身双化,同时用两个身躯行动。”

    “竟还有这等奇术?”慕紫轩惊道:“一个你就够让人头疼了,两个齐上……那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可惜竟然被毁了!”

    “哪有这等好事!”纪凤鸣笑着摇摇头,“我的功力是一杯水的话,那两个躯体就是两个杯子,此盈则彼虚,此虚则彼盈,只看我如何分配而已,所以对敌时用处并不大,不过,在有些需要一心双用的场合,或许能取得奇效……确实有点可惜。”

    纪凤鸣说罢又惋惜的摇了摇头,但惋惜过后,却也不见他介怀,反而轻轻一语揭过,道:“比起这个,方才的那阵异动更令我介意……慕大盟主,你见多识广,不知你有何看法?”

    纪凤鸣与旧友独处,不必在像在同门面前那时端着大师兄的架子,此时语带调侃,将“慕大盟主”四字念得颇为嘲讽,但慕紫轩却坦然受之,反拍拍纪凤鸣肩膀道:“鸟叫儿你承认自己的见识浅薄,本见多识广的盟主指点你一二也无妨,在万象天宫上空浮现的大鼎虚像,看起来应该是传说中的禹王鼎,相传大禹治水时收九州之铁,铸造九鼎,象征帝皇权威,镇压九州地脉,此后九鼎便与龙脉地气息息相关。王朝天数未尽时,九鼎便镇压龙脉,锁住皇龙气运,保王朝山河稳固。王朝若天数已尽,九鼎应天数移位,形成新的龙脉,如此周而复始。这便是所谓的九鼎离,龙脉易,枭雄并起,王霸迭移。昆仑山是天地清气所钟之地,昆仑山下地脉中,藏着一个九鼎,这虽意外,但细想之后,便觉得也不足为奇。”

    他说了一大串,纪凤鸣却只翻翻眼皮,不屑道:“九鼎之事又不是什么大秘密,我岂会不知,我问你的是净天祭坛,净天祭坛方才好像牵动了昆仑山地脉,使得天地之气向净天祭坛汇聚,这才引动昆仑山中的禹王鼎镇锁地脉。净天祭坛对六道恶灭有何意义?在万象天宫重建净天祭坛是何目的?净天祭坛能牵引天地之气,那用这些天地之气又能做些什么?”纪凤鸣眉头紧锁看着慕紫轩,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问出。

    而慕紫轩两手一摊,一副光棍相,“你们万象天宫里建造的东西,你都不知,我如何知晓?”

    纪凤鸣垂头扶额,无力道:“我错了,是我见识浅薄,识人不明,才会对你慕大盟主抱有希望……”

    心中皆有疑问,但手中可用信息太少,推测一阵无果后,只得无奈放弃,慕紫轩又问道:“没用的话说了这么多,那此行目的呢,你可达成了?”

    “这个自然!”纪凤鸣此时才发出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从怀中掏出一物,摊开手心,便见一滴漆黑污血被凝成了冰晶,静置在他掌心,原本污秽的血液,此时竟如美丽的黑曜石一般,在阳光下折射出纯净深邃的光彩。“五衰之气,已经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