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卷八 第十一章 有凤来仪 2
    昆仑山顶,万象天宫。诸多妙法层出不穷,操纵五行,颠倒阴阳,扭曲时空,错乱神识……好像万象天宫众修演法的鼎盛时期得以再现。

    但对六道恶灭来说则是噩梦降临,两年前被万象天宫弟子鲜血涂染的长阶,如今又被六道恶灭道众再度染红,沦陷两年的道门清圣之地,因一人的到来,道长魔消!

    激战不过片刻,山门已伏尸一地,而伫立尸圈正中的纪凤鸣依然挺立,染红那身道门羽衣的,全是六道恶灭之人的鲜血……

    “再上,……一起动手,他只一个!”人间道死尊者过往死气沉沉的面容,如今应惊慌而有了几分生气,手一引,一团漆黑死气恍若毒雾一般向纪凤鸣飞去。

    畜生道青兜兽使亦大吼一声,化出兽形的他是一只半人半牛的独角巨兽,虬结的肌肉充满爆炸性的力量,足一踏,以崩石裂地的步伐直冲而来!

    有人带头,其他道众亦再度鼓起勇气团攻而上。

    却闻纪凤鸣身不动,口中轻吐一个“缚”字,霎时,无数滕蔓不知从哪出缝隙中疯长而出,青兜兽使锋锐独角离纪凤鸣咽喉只余半尺,却被滕蔓牢牢束缚缚住全身,只留一独角在外,千钧冲劲被硬生生刹住!

    韧性极强的滕蔓在青兜兽使巨力仿佛被拉满的弹弓,却见纪凤鸣探出一手,一把抓在抓在青兜兽使独角之上,同时催动巨灵神力,奋力一拔!

    “呜!!”血液飞溅,伴随青兜兽使一声沉闷呼嚎,头顶独角被硬生生拔出!被束缚住的青兜兽使剧痛之下再绷不住,拉伸到极限的滕蔓瞬间收紧,裹着青兜兽使庞大的身躯轰然砸下,紧跟青兜身后的道众瞬间被砸得七零八落,腿断骨折!

    而与此同时,死尊者的死气亦侵袭而至,纪凤鸣却早有应对,另一手化出乾坤扇,随手一扇,平地乍起飓风,将死尊者的死气吹向两侧夹攻道众,触到死气的道众瞬间好像被酸泼过,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皮肉秫秫的往下掉,只露出森森骨架。

    而风生则雷起,纪凤鸣合扇指天,瞬间怒雷叱咤,盖过惨嚎之声,天罚降临,数道闪电水桶粗的闪电如利剑劈下,砸在道众身上,将他们的惨嚎声永远留在嗓中。

    此时,纪凤鸣背后咫尺,突然多出两道手持毒刃的身影。七情六欲十三使中,六欲使擅长扰乱“眼耳口鼻身意”六觉,如今正是六欲使中的“充耳不闻”和“视而不见”二使配合,将自身行迹从纪凤鸣视觉听觉中抹除,趁着其余人分散注意,绕身背后突然杀来!

    “得手了!”二人兴奋高呼一声,已各自将闪着碧光的毒刃刺入纪凤鸣肩头,毒刃上是见血封喉的毒药,触者必死无疑!

    但在其他人眼中,所见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情形,“充耳不闻”和“视而不见”的全力一击,却是全都击到了空处!

    看着他们刺向空气,还一脸兴奋模样,众道众哪还会不明白,不是这二人影响了纪凤鸣的六识,而是他俩的六识反被纪凤鸣干扰。

    此时,纪凤鸣反握着从青兜兽使脑壳上拔下的尖锐牛角,“视而不见”便在前冲之势下自行将心口撞得牛角上。

    而纪凤鸣腾出手来,一手扣住“充耳不闻”咧开大笑的嘴,把他狠狠掼在地上,砸出蛛网般的裂痕,掌中炎劲再一吐,无尽怒火毫不吝啬的从“充耳不闻”口中灌入,下一瞬,充耳不闻的鼻孔和耳朵腾出火苗来……

    强大,干脆,狠辣,兔起鹘落一瞬间,众多道众已成了纪凤鸣血祭英灵的祭品,六道道众道众无不胆颤……

    “卫……卫无双,是卫无双来了啊!”胸前被角贯穿的“视而不见”并没有立时断气,而是瞳孔涣散的指着纪凤鸣嘶声喊着,他的面容因恐惧而扭曲道极致,手足无措的爬起跑开,欲逃得远远的,但只往山下跑了十几步便已力竭,从阶梯上翻滚而下……

    虽不知“视而不见”死前看到了什么荒诞幻想,但一些年长的六道道众心中竟对他的疯话大有认同之感,眼前的纪凤鸣,俨然就像是三十年前让六道恶灭闻风丧胆的卫无双再现。

    “再来!”纪凤鸣招了招手,一干道众却皆后缩了一步,明知一人之力难以抗衡六道恶灭,只要豁命死拼,多半能将纪凤鸣的尸体永留在昆仑山,但谁也不敢做豁命的那人。

    “叔父,再拦我,咱六道恶灭的面子就丢尽了!”血万戮压低声音狠狠道。

    “丢了面子,总比你丢了性命强,等吧,该出手的不是咱们。”血千秋拽着血万戮的胳膊,一点不敢松开道。

    眼见无人再攻,纪凤鸣冷嗤一声,“束手等死吗?也好,便送你们同葬!”

    话音落,纪凤鸣一敲折扇,周身炎光涌动,便闻一声清呖凤鸣,一道火凤在火焰中振翼而出,带着炽热的高热,拖出一道火线便往人最多的方向掠去。

    “闪,闪开啊!”代表着生命的凤凰,却化作掠夺生命的象征,众人惊骇着意图躲闪,但在胆气尽丧的情况下却拥挤成一团,眼见炽人火焰罩顶而来。

    突然——

    “有吾在,你杀得了谁?”神秘飘渺一声传来,一道身影闪逝而至,不避不闪的挡在凤凰火之前,下一瞬,便已被火焰笼罩包裹。

    可火焰却是极剧缩小,好像不是火焰吞噬人影,而是人影吞噬火焰,火羽凤凰的生命力被抽干一般,迅速熄灭,随后袖袍一卷,吹散残火,火焰之中,赫然露出白衣银面的天道主!

    “天道主!”眼见帝凌天到来,道众如见到救星一般,顿时眼见一亮,叫出声来。

    “那便再杀给你看!”大敌到来,却见纪凤鸣身影忽动,竟翩然而至一名欢呼的道众身旁,手中折扇一敲他肩头,那道众便如冰块一般被敲出裂纹,“咔嚓”,化成碎冰散了一地。

    “找死!”帝凌天声音隐隐有几分怒意,以他修为,天下间任何人对上他都得谨慎以对,戒备非常,但纪凤鸣却偏偏分心去杀一道众,似就只为给他难堪!

    帝凌天一怒,周遭气氛顿寒,便见白衣一卷,天道主招出空灵渺远,携荡涤浊世之威向纪凤鸣攻杀而来。

    纪凤鸣却没任何接招的意图,脚下如缩地成寸般闪至另一道众身旁,绕着那道众的身子变了个向,便又向右边避闪而去。那道众吓了一跳,见纪凤鸣走开才送了口气,却突然,几根利剑般的木刺冒出,见他穿刺而死!

    一者追,一者闪,纪凤鸣和帝凌天你追我逃,但所经之处,便有一道众丧命。

    但因分心杀人,连在帝凌天眼皮子底下杀五人后,纪凤鸣便被帝凌天追上,一掌狠狠印来!

    但掌势临头,纪凤鸣却不再逃窜,而是稳身立住。

    “混沌五行,封!”

    纪凤鸣折扇一指,却见方才杀人的五处赫然是一个五芒星,而帝凌天此时恰在五芒星中心。

    杀人时所留的五行之气彼此相连,融为五行未分前的混沌,化现出一个五棱柱的混沌光牢将帝凌天困锁中央。

    而光牢还在不断收紧,要将内中帝凌天碾压为虚无!

    :。: